第二百四十二章:倾岩之恋7(番外)
(2019-04-15 17:55更新,共4338字)
  罗马大学,商学院某大一课堂。
  “同学们好,我是新来的Vivin教授,今后教各位国际金融。”白倾岩站在讲台上,一副无框眼镜掩去他犀利的眸光,浅笑清隽的男人乍一看似乎真的那么几分为人师表的味道。
  关键时候剑桥大学的文聘起了作用,书总算没白读。
  霖一瞠目结舌,她没想到白倾岩会出现在意大利,更没想到他成了她的授课老师,逃课成了霖一的常态。
  “这位同学,本学期你已经翘课两次,若再有下一次,本老师会直接将你拉黑。”
  低调而新奇的教书之旅正式拉开序幕。看斯文禽兽Vivin教授如何潜规则女留学生霖一同学。
  白霖一并不知道白倾岩正在被神秘组织追杀?
  而白倾岩被神秘人注射了消忆针,遗忘了部分记忆的白倾岩这么多年消失不见,是因为一直呆在这个神秘组织里,位高权重的他竟然是这个恐怖组织的高层,真实身份更是霖一想也想不到的。
  四处寻找白倾岩的霖一,在一次意外中被卷入了意大利黑手党门派争斗中,邓梵纯为了救她,丢掉了自己的性命,死状更是极其残忍。
  Zorn姗姗来迟,抱着邓梵纯冰冷的身体,痛不欲生。
  他的爱人已经永远的离开了他,再也不会对他笑,跟他闹,心痛得生不如死,他发誓,一定会为邓梵纯报仇雪恨。
  Zorn与神秘组织联手,一个月杀至黑手党总部,Zorn手刃杀害邓梵纯凶手,霖一发现了她朝思暮想的二叔,冲上去扑在他怀里,却被他一掌推开,并将她一个人丢在了危机四伏的陌生街头。
  Zorn的儿子,年仅两岁的“小玄”被黑客高手“茨”带进神秘组织抚养,Zorn自此不知去向。
  同月,白霖一归国,与母亲团聚。
  四年后,代管白氏的安森飞往东非洽谈燃油生意,意外发现白倾岩的踪迹。
  安森、天震惊喜交加,再次燃起寻找老大的心。
  得知消息后的霖一瞒着母亲,跟着安森、天震一同前往寻找。三人却差点惨遭神秘杀手灭口,危难时刻,小玄现身,出言制止。
  霖一认出小玄就是她之前从一群坏蛋手下救下的小男孩,他如天使一般,漂亮可爱。
  霖一被小玄带进组织,“被迫”当起了他的二十四孝保姆。
  自从“茨”拒绝与青出于蓝的徒弟小玄同住后,小玄就将自己的窝挪到了“冷面阎罗”白倾岩的屋檐下。这也意味着,霖一将跟着小主人一起住在白倾岩的羽翼下。
  白霖一掏出她与二叔的合影照片,证明她的身份,“不用怀疑,你就是我二叔!”
  白倾岩眉头皱得死紧,他不喜欢这个突然冒出来,且自以为是的侄女,四年前是,四年后更是。
  “毫无PS痕迹,鉴定完毕。”唯恐天下不乱的黑客“茨”瞟了眼照片,插嘴。
  “闭嘴。”白倾岩紧皱着眉头,面无表情地冷斥道。
  在场所有人瞠目结舌,亲叔侄,滚在一张床上!原来Vivin不是性冷淡,而是喜欢这么个调调,这口味,啧啧!
  霖一开始在基地小心翼翼地生活,她一边努力修好与二叔的关系,一边打听二叔失忆的来龙去脉,均是一无所获。
  霖一听信“白狐”的谗言,觉得或许能用身体换回二叔的记忆。熟悉的事情,或许能勾起二叔的回忆,让他能重新记起她。
  她记得,二叔对她的身体十分痴狂,决定试一试。
  二叔不好压,让她压力那个山大呀!
  那一夜,战况很激烈,某大叔食髓知味,极致的享受。
  接下来的时间里,白霖一用各种方法引、诱她二叔,白倾岩被她弄得烦不胜烦,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成功吃掉了她。
  再次发生了亲密关系,二叔却依旧没有想起他们之间的过往,霖一很失望,甚至想到了放弃和退缩。
  白倾岩将她的退缩看在眼里,心中却十分不屑和烦躁,女人都是朝三暮四的产物。
  她不是说爱他吗?
  现在为何踟蹰不前?
  原来她的爱也不过如此,这么的经不起考验。
  第二天,白倾岩命她吃事后避孕药。白霖一伤心,忆起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喧嚣的心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
  跟二叔聊过去的事情,聊那个失去的孩子。二叔心中闪过一丝痛苦,心痛的感觉。
  小玄听见了他们的谈话,心中隐隐有暗伤。
  同为孩子,为什么他被抛弃。而且是那么的彻底。
  一天深夜,无意中听见茨与白狐的对话。
  原来白倾岩之所以会失忆,竟是拜他们所赐,而二叔本人却毫不知情。霖一惊恐不已,差点被人发现,急忙逃回别墅,将她听到的内容告知二叔。
  怎料白倾岩根本不信她所说的话,反认为她居心叵测。
  霖一决定带二叔逃跑。毫无疑问,连当事人都不配合的跑路,难度相当之大。
  小玄意外得知她的计划,一直想去外面走走的小家伙半威胁半利诱,让她带他一起走。
  “除非你不打电话,不取钱,不用身份证,什么都不干,否则,我一串代码,就能找到你。”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黑客高手小玄冷声威胁道。
  白霖一无语,只好带他一起逃离。
  小玄偷了军工厂最新研制的麻醉剂用在白倾岩身上,三天后,睡得跟猪头没两样的男人被一大一小辗辗转转带到了中国。
  ……
  白霖一在偏远的山村开起了养鱼场,请了一个工人,专门饲养观赏型锦鲤。虽然不缺钱,但坐吃山空,总有一天会变成穷光蛋。
  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对养鱼这件事十分感兴趣。
  不过——
  只用了两天不到的时间,这两尊大神就将霖一买回来的一大池子鱼苗种全部喂死。
  看着浮在水面上满满的白花花的鱼肚白,霖一气的抄起扫帚满屋子追打白倾岩。
  小玄在一边捧腹大笑,笑得差点流出眼泪。
  ……
  “Zorn是你爹地?”霖一惊讶,Zorn对邓梵纯的爱不用怀疑,只是,咳咳,看来不仅是异性恋,同性恋里也有出轨。
  小玄双眸如夜隼迸射出危险的利芒,“女人,你管得太多了。”说完掏出一把银白袖珍手枪,面无表情地专心擦拭。
  父亲对他不管不问,一直是他心中最大的伤口。
  白霖一嘴角抽搐,自动噤声。
  ……
  远离喧嚣的山村,同一屋檐下,三人之间的较量精彩无比。
  小玄被卷入当地一伙黑势力拐卖儿童妇女事情中,危急时刻,白倾岩赶到营救。
  小玄受了轻伤,却引发了白倾岩对他身世的猜疑。
  “听着,我怀疑……你是我儿子。”白倾岩皱眉,盯着面前小小一团的家伙。
  “你确定?”
  “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
  白临渊狱中表现良好,减刑提前释放。
  白氏夫妇思念女儿,根据霖一提供的地址前来探望。霖一一直对父母隐瞒了二叔的事情,曲氏夫妇的突然到来,杀得“一家三口”措手不及。
  新一轮硝烟正式点燃。
  “要赶人,赶他就行,不关我的事,我跟他不熟。”小玄急忙撇清与男人的关系,关于身世,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隐瞒。
  白倾岩被赶走。小玄留下。
  霖一再次怀孕。
  白父强行让女儿堕胎,霖一痛苦,小玄告密,白倾岩上门要人。
  “我跟她不是亲叔侄,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白倾岩冷呵,本来,他没打算将这个秘密说出来。
  原来,白倾岩和白临渊并不是亲兄弟,四十多年前,白夫人背叛了她的丈夫,同另一男人发生了一夜情,不想竟意外怀上了白临渊。
  “你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
  霖一哭得撕心裂肺,若是早知道这个消息,她就不会因为精神抑郁而失去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你滚!”霖一无法原谅他明明早就知道实情,却一直听着她叫他二叔,而不对她说出真相。
  霖一抑郁倾向严重,无法忍受父母和白倾岩三重夹击的精神压力,离家出走,并刻意隐瞒行踪。
  在全球第一黑客小玄的帮助下,四天后,找到了霖一藏身的小城市,白倾岩乘坐专机赶至,带回霖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