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去求他
(2018-12-20 16:21更新,共2022字)

  冯茹玉听闻戚令秋失踪了,眼皮蓦地一跳。

  “你们可有认真找,确定她不在岚山?”她崴了脚,遇到杀人蜂袭击应该也跑不远,怎么会消失呢?

  难不成真摔到了山崖下?

  若是能找回尸体,还算是有个交代。反正她是死在了杀人蜂手里,和她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若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责任怕是得她们来背了。

  谁让人是她们带出去的呢?

  “娘,找不到就算了。我们就说,她不想嫁给煊王,所以和别人私奔了。这样不但我们不用为她的死负责,还能给煊王送个绿帽子!”戚瑾瑶在一旁说道。

  冯茹玉却连连摇头,“你懂什么?人是我们带出去的,她没能回来,就是我们的责任。所以必须要找到她,不然可就有大麻烦了。”

  戚瑾瑶不解,“有什么可麻烦的?我要是将这事说给太子殿下听,他肯定也会同意的。”

  “所以他才成不了气候!你以为他这太子之位坐得很稳吗?要是够稳,他又何必要娶戚令秋?还不是为了拉拢你爹?”冯茹玉一直都以为自己的女儿是聪慧的。

  但如今看来,是她高看了。

  就算是让她成为了太子妃,恐怕她也很难帮助蔚楚南留住太子妃的位置。

  还不如戚令秋。

  想到这里,冯茹玉的眼皮又是一跳。

  “你说那日,画舫有个孩子落水,是戚令秋救了蔚煊?”冯茹玉忽然问道。

  戚瑾瑶点头,“是啊,要不是她,煊王早就死了!”

  想到那天的事情,戚瑾瑶还有一肚子的气。

  “就算没有他,煊王也不会有事。他若是那么蠢,怎么能成为战神?”冯茹玉不想再提这个,只想问重点,“她下水没有?”

  “下了啊!就是她和煊王身边那个人把煊王拖起来的。娘,你问这个做什么?”戚瑾瑶不太理解。

  “那日,香囊就已经在水里泡了一会儿了,说不定她拿回去之后,还清洗过,如此一来,鸢岚花的残留就不剩多少了。加上今日下雨……恐怕,根本就不会有杀人蜂被吸引到她身边了。”

  冯茹玉没想到,自己千算万算,竟然没算到今日会下雨。

  一盘好棋,就这么被她给浪费了。

  “娘,你的意思是说,她可能根本就没事?”戚瑾瑶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这个消息。

  怎么会没事呢?

  她就应该死在岚山上,再也别回来。

  “她的脚崴了,可能找了个地方躲雨。他们这些人,根本就没有用心找。可能到我们说的地点去看了一圈,就回来了。”

  这些人的心思,冯茹玉怎么会不知道呢?

  “既然她还活着,那她自己会回来,还去找她做什么?”戚瑾瑶一听说她可能还活着,就不想再听任何消息了。

  “你们再去找,这事情先不要让老爷知道,听到没有?”冯茹玉命令下去,让相府里的人封锁消息。

  戚鹤堂正在书房与人议事,根本就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一直到晚上,都还没有戚令秋的任何消息。

  只要戚鹤堂不问,这一夜就能风平浪静地过去。

  可有个人,不想要这样的风平浪静。

  那就是灵巧。

  从早上戚令秋出门开始,她就一直在担心。

  等到她的情况稍微好一点,她就想跟着去岚山。可府里有人盯着她,她不好行动。就只能不安地等待消息。

  快到中午的时候,冯茹玉和戚瑾瑶回来了,却没有戚令秋的身影。

  她抓着茗烟,想要问出大小姐的下落。

  可是茗烟却什么都不肯说。

  灵巧恨不得能将她打一顿,但又怕会被二小姐发现,到时候倒霉的人是她。

  “等着大小姐回来,看她怎么收拾你!”又气又急,她是狠狠地对茗烟说这么一句。

  茗烟却是一点都不怕,那样子让灵巧更加着急了。

  若不是她肯定了大小姐不会再回来,怎么会一点都不担心?

  灵巧知道,有冯茹玉在,相府的人不会全心全意找大小姐的。

  想让大小姐回来,她只能去求一个人。

  煊王。

  天色渐晚,已经没有人的盯着她了。

  想要离开相府,比白日里容易多了。

  “你要去哪儿?”茗烟见她想走,下意识地将她拉住。

  灵巧一个巴掌过去,将她打倒在地。

  见她想要大喊,干脆不留情面地用一旁的棍子将她给打晕了。

  “我早就该这么做了!”灵巧恨不得自己昨晚就将她给打晕了,或许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了。

  知道她回来不是好事,可谁能想到,才不过两三天,大小姐就出事了。

  在夜色的掩护下,灵巧离开了相府,向着煊王府而去。

  她想,她一直都跟在戚令秋身边,煊王应该是认得她的。

  到了王府门口,灵巧急切地拍门,出来的人对她却不待见。

  “你是什么人,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是相府大小姐身边的丫鬟,有急事想求见王爷,还请这位小哥通报一声。”灵巧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你等着。”那人说完,慢悠悠地走了。

  才走到王爷的房门前,就被影七拦住了。

  “什么事?”影七问他。

  “门口来了个丫鬟,自称是相府大小姐身边的,想见王爷。”

  影七微微皱眉,对他挥手道,“你先回去吧。”

  那人点了点头,恭恭敬敬地后退走了。

  影七推门进去,看到蔚煊还抱着戚令秋,不由轻咳了一声。

  从人被带回到这里,换好了衣服开始,蔚煊就没有离开过她。

  原因是,戚令秋一直在喊冷。

  大夫来看过,说人感染了风寒,觉得冷很正常,喝一碗姜汤,多盖两床被子,发发汗就好了。

  影七要去拿被子来,被蔚煊拦住了。

  他说,有人抱着就好,小时候母妃就是这么抱着他的。

  影七差点没忍住给自家主子翻白眼,这能一样吗?

  太妃抱着他是因为疼爱他,不想让他被一床床被子压得喘不过气来。

  他这算什么?

  “什么事?”蔚煊抬眸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不耐烦。

  “相府……”

  “本王不想听相府的消息,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