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反心理 私人行动
(2017-10-16 21:07更新,共2186字)
    2023年4月21日下午3点09分,一位名叫尤尔焚·弗洛伊德的男人透过黑客入侵的方式,透过电子设备向全世界的人类发表了有关异能和异能者的事情,当时他在旁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神经病。警方很快的就通过追踪和定位信号逮捕了他,就在同年的5月1日这疯狂的男人因为扰乱治安的罪名,被送上了法庭。当法官要落下铁锤判定他的罪行时,一名男子不顾警卫的拦截闯进了法庭,虽然警卫当即就向他射击,他面对枪林弹雨张开嘴念出了“SMELT”,来到他身旁的子弹都定在空中变成了液体状,从液体底部飘出的白色的烟雾把它包裹了起来,烟雾散去一个个悬浮着的金属的不规律多边形物体呈现在众人的眼前,他指向法庭中央的尤尔焚·弗洛伊德,念出“BURNDOWM”,尤尔焚·弗洛伊德先是发了疯般发出刺耳的尖叫,接着赤红的火焰从他的嘴巴,眼睛,耳朵中喷出,他的皮肤被烧出了破洞后可以已清楚看到他的内脏早就被烧光,他的骨骼也变成了黑色但他依然站立着,短短几秒的时间内,他被火焰烧成灰,他几秒的惨叫和被火焚烧的身躯可以说是法庭上所有人的噩梦,在尤尔焚·弗洛伊德死后那个男人又把手放在额头上念出了和刚刚一样的单词,他和刚刚一样被火烧成了灰,为了不引起恐慌全世界的政府一致决定封锁所有消息。第二天有人用了和尤尔焚·弗洛伊德一样的手法,将录像向人类播出,全世界的噩梦就此开始,世界就如同回到了中世纪的欧洲那混沌的时段,人们活在恐慌和怀疑中,一旦发现异能者就会被残忍的杀害。2042年3月25日早上3点45分,一个异能者在华盛顿发动了一次恐怖袭击,当时另一个异能者出现将其杀死后便离开,此举让世界各地的政府明白要想打赢这场战役没有异能者的协助是不行的,世界各地的政府决定建立异能者的组织来进行研究和抵抗其他异能者,并命名为反能会(CounterattackForceOrganization-CFO),各国政府一致同意将本部设立在美国,世界各地也设立分部来收纳愿意加入CFO的异能者。

    2044年5月6日东京时间的4点15分,一架CFO俄罗斯莫斯科分部的音速运输机正在飞往东京的路上,在飞机休息室的沙发上躺着一名叫伊丹文的异能者,突然传来广播把他从睡梦中叫了起来:“伊丹文!别睡了,还有20分钟就到目的地了”。伊丹文坐了起来这时小桌上的通话器响了起来,

    他把通话器放到耳边通话器另一端的人用俄语说道:“伊丹文你马上给我会来。”

    “发音很不标准嘛,吾可爱的妹妹。”伊丹文慢悠悠的说道。通话器另一头的人叫伊丹宗,伊丹文的亲妹妹,是CFO俄罗斯分部第3部队的队长(顺带一提,CFO分成十个部队,分别是一到九部队和试验队,数字越小,部队中成员的实力就越强,试验队垫底)。

    伊丹宗用中文大喊:“要你管啊,这次的异能者很强,日本分部派出去的5个异能者全数歼灭。”

    伊丹文用严肃的说:“吾的妹妹啊,吾乃血魔神不,是吸收了冥界力量的堕·血魔神,愚蠢的人类是无法战胜吾的”

    “啊是吗,那我可不管你了你这中二笨蛋老哥。”伊丹宗说着切断了通话器。

    伊丹文从沙发上跳起来,拿起搭在沙发扶手上的黑色长袍,一边把它穿起来一边打着哈欠走到了飞机的尾部,看着报时器上的时间一点一点的减少,伊丹文的内心越来越激动和一个可以以一敌五的异能者交手一年也没几次。当报时器上的数字都归0时机舱的打了开来,强大的气流将伊丹文吸出机舱,他在降落时顶着强大的气流艰难的念出了:“SHADOW”,他的身体变成纯黑色逐渐得也变得透明起来,在降落到大楼顶端的时候,潜入楼顶四周墙壁的影子里,在影子中的他环视了一周后,发现了一个黄发的男人座在五个叠在一起的尸体的上忘情的瞭望着灯火通明的都市,嘴里似乎还在说些什么。伊丹文从影子中走出来蹑手蹑脚的靠近他。当伊丹文与他只有几公分的差距时,“哇!”他突然大叫黄发男吓得一个重心不稳从尸堆上掉了下去,但他很快爬了起来看着率先挑衅的伊丹文,他张开嘴念出了:“WIND”,平静的楼顶刮起强风把伊丹文吹到了边缘因为及时的用手勾住墙壁才没掉下去,他又念道:“AIRBOMB”,气流将伊丹文冲到了几百米高,伊丹文再次念道:“SHADOW”,与尸体的影子合为一体而毫发无伤,伊丹文从影子里走出来,黄发男用标准的日语说:“你是影的能力者,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因为伊丹文除了俄语和中文对其他的语言一窍不通并没有做出答复,那人以为伊丹文是在捉弄他,又念出了:“WINDBLADE”,强风变成了一把把的刀刃飞向伊丹文,而伊丹文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刀刃一次次的划过他的身体腥红的血肉和白色的骨骼暴露在空气中,在他命悬一线的时候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念出了:“KILLOTHER”,黄发男突然露出了痛苦的表情,鲜血顺着手臂滴到了地上,当他把衣服的袖子卷起来的时候他的脸上又露出了惊恐和疑惑,但明显他的惊恐要大于疑惑,他的手臂上都是深到可以见到骨骼的伤口,他又抬头看向伊丹文,他身上的伤口全部都治愈了,那人大喊:“不可能!”,伊丹文趁机蹲下来把手放在一片影子上,念出:“WEAPON-BOW”,一把纯黑的弓和纯黑的箭从影子中浮了出来,他将箭放置在弓上,将弦到最大后松开了手,借助弓弦的弹力箭矢飞了出去,一道黑影划破天际射穿了黄发男的胸口。伴随着黄发男倒地伊丹文手中的弓和飞翔中的箭矢也消失了(用‘WEAPON’召唤的武器离开召唤者30秒就会消失),他拿出放置在裤兜里通话器摁了3位数的号码后说道:“missioncompleted”,那架载他来到东京的音速运输机,降落在大厦的屋顶,机长打开舱门向他比了一个“快点上来”的手势,伊丹文上去后飞机调头飞反回了俄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