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2017-07-21 16:17更新,共2001字)
    他知道凭殷蕴之的道行很轻易就能走出去,而他还得去找小鹰,自从被她一掌击落,小鹰便失去了联系。

    刚走不久,天空中响起一阵长鸣。

    “小鹰!”曹炎高兴地朝着它喊了一声,小鹰一个盘旋飞了下来。曹炎跃到他的背上,一起飞上天空。

    “以后我叫你什么好呢?”曹炎想了想,道:“我既然是凌月轩的人,不如就叫你月鹰吧。”

    月鹰欢快地叫了一声。

    月色中,一鹰一人,继续向着北方中原地区飞去。

    直至第二天凌晨,他们已到达三圣脉附近。

    曹炎取出武清的储物袋,盘点了一下,一把钩镰枪,一把绿色盾牌,一堆闪闪发光的灵石,以及一堆药丸。

    他叹了口气道:“修士的东西,除了些兵器,没什么可用的。这次回来,钱倒收获不小,但对我的功法却毫不帮助。”

    月鹰轻快的鸣叫一声,似乎想告诉他什么。

    曹炎好奇地问道:“难道你有办法?”

    月鹰点了点头,一个盘旋,延着三圣脉向西飞去。

    地面上的山越来越高,雪也越积越厚。曹炎感到一阵寒冷。

    月鹰呼啸一声,盘旋而下,落到一处陡峭的崖壁上,只见狭窄的崖壁之间有一个不起眼的洞穴,若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曹炎感叹一声,看来月鹰也经历过不少风雨。

    他们一同进入洞穴,这洞穴却不似外面般寒冷,温暖舒适,犹如到了春天一样。而且四周布满发着荧光的奇石,非常亮堂。

    地上的路平整宽阔,一看便知是人为开凿的。在洞顶有许多尖利的石柱,不时有水珠滴落,在荧光的照射下,看起来晶莹剔透,犹如珍珠一般。

    他们继续往里走,在最里端,他们看到一个宽阔的圆形平台,在平台正前方的墙壁上,有数个古朴的大字:郭成思迅。

    “这……这难道是人名?”曹炎猜道。

    月鹰点了点头。

    这一定是某位修真前辈的居所,只为躲避人世间的纷纷扰扰,才在这里凿洞清居。曹炎暗猜道。

    月鹰又用翅膀指着亮晶晶的平台,做了敲的姿势。

    “你是叫我敲碎这里?”曹炎问道。

    月鹰又点了点头。

    曹炎手腕一动,三爪利刃突现手上。随后高高跃起,朝着平面猛的刺去。

    “呯!”犹如打碎镜面一般,平台寸寸裂开,最后整个坍塌。而在下方现出一个巨大的八卦图案,神秘的流光在代表太极的阴阳轮上来回浮动,似乎一刻都未停过。

    月鹰突然在曹炎的手臂爪了一下,顿时留出鲜血,曹炎还不知道为什么它要这么做,又被月鹰一翅膀拍了下去。

    血液溅到太极图上,太极图开始飞速转动,一道精光从阴阳轮中射出,一行行文字也随之飘了上来。

    “天玄九道!”

    曹炎不可思议的看着空中浮现的一段段文字。他的目光紧紧地跟随着,生怕落下。

    每一句,每一个字都让他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新鲜、神奇。而且意境独到,完全颠覆了他对剑仙修真诀的理解。

    剑修与修士本为一家,既可以用同一种方式炼化,也可以分开,各行其道。专而精,可得剑修真谛,虚而散,可得修士真谛。

    而剑修重炼体,修士重炼气。气为阴,体为阳,阴阳相合,方为太极玄清……。

    曹炎盘膝坐在阴阳轮上,脑海中不断回忆着天玄九道中的每一句话。

    月鹰叼起一块灵石,放入他的手中,他感到一丝温暖,旋而抓紧灵石。

    他将意念中的内灵珠用念力渐渐融化,化成白雾一样的气体。然后将灵石中的灵力一点一点的吸入体内,融进白色雾气之中。

    只是水蓝一般的灵力非常微弱,眨眼间就别被白色雾气所吞没。但他没有放弃,扔掉手中色泽暗淡的灵石,又重新拿起一块。

    就这样,一个时辰过去,二个时辰过去…………

    曹炎面前已堆起了一座灵石山,而月鹰蹲在门口,静静地为他护法。

    他身体外原本的淡蓝色微光如今已变成了青色,而在他的体内,意念之中,一股可观的水蓝液体与白色雾气相互争斗,一来一往,犹如龙虎。

    心随意走,气随心走。

    一道道光波,在一个平面蔓延开来。

    曹炎已满头是汗,但他知道这时候千万不能放松。整个境界都可能因为他的气泄而崩散。

    一天过去,两天过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曹炎已经感觉到自己念力在枯竭、心神也开始疲劳。可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刻都不能放松,一旦放松,就会功亏一篑。

    心念中,两股力量的周旋犹如一个无底洞,不停的要求着更多的力量来稳定结构。他犹如茫茫大海上的一叶孤舟。从未感觉到如此的茫然、无助。

    他似乎渐渐意识到自己可能根本无法完成心念的转换,这一切对于他一个毫无修士资质的人来说实在太过牵强。这种修炼应该基于深厚的修士功底。

    从石子到飞刀,从飞刀到三爪利刃,从三爪利刃到荡剑式、破剑式。伴随着的,是自己对剑修的感悟,对力量的所有追寻。

    每一次的成功都来之不易,如今已走到这一步,怎可以轻易放弃!

    他握紧手中灵石,即便是念尽而亡,也要坚持下去。

    月鹰不知什么时候已来到他的身旁,似乎它也知道这是关键的时候,静静地看着曹炎,发出低低的鸣叫。

    四天.……五天……。六天……。

    两股力量越来越强。

    白色气流在意念中疯狂暴走,蓝色液体则翻起惊涛骇浪。

    一时间,翻云覆雨,激烈异常。

    曹炎强压心神,这紧要关头,他口中念着唯一有镇心能力的《冰心诀》,竭尽全力维持意念的稳定。

    “呯呯!”两股力量交击声不断,周身光芒越来越盛。

    突然,太极八卦圆盘似乎被什么激活,再次动了起来。

    它不停的旋转,八道精光从八个角齐射出,在曹炎处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