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施加仙子化凡人 山幽人稀遇诡怪
(2017-07-07 23:47更新,共4397字)
    且说,爷爷说有事商量。大姐和芯儿急忙进屋,两人忙在椅子上坐好,不知有何事?细细听爷爷讲来。只见爷爷打开柜子,从里面取出一个普通的木匣,打开木匣子一看是金、银、玉、钗等饰品乃凡间之物也。

    爷爷忙道:“每人有一份,拿上之后会变成凡间的平凡女子,也会有凡人的七情六欲,而尝尽人间的酸甜苦辣。更不能身轻如燕在花藤上玩耍,以花蜜而充饥已不能满足你们的食欲了,需吃人间的食物,从而体重也会增加,只比凡间女子走起路来轻盈些罢了。”说着,爷爷便把首饰一件一件取出来,放置桌面上。

    自莫紫妍那晚,闻微风和香草所言人间红尘之事。次日,便告诉六位姐姐,此时姊妹们凡心已炽,更想尝试人间的乐事,欲去红尘的,爷爷见姊妹们去意已定,爷爷不再言语,让姊妹们到跟前来,把物品分给大家,姊妹们便都来到爷爷身边。

    爷爷先拿出一对翡翠手镯递给莫紫妍,紫妍一面接一面谢过。六位姐姐每人一对金镯子,姊妹们也忙叩谢爷爷。爷爷取出一根玉簪插在七妹的发髻上,又拿出一对玉手镯给她戴好,七妹忙谢过爷爷。姊妹们得到了礼物心里十分开心,又想到能去凡间体验人间之事,说不出的感想与滋味。于是喜冲冲地回屋去了。

    闵月芯见姊妹们,身上穿的丝衣已变成蕉叶,而六位姐姐发髻上的一枝花已变成攒珠花了,是用金丝穿绕珍珠和玛瑙、碧玉之类扭成各种花样,乃是凡间之物也。闵月芯回自己的屋内,来至梳妆台前坐下,在镜子前细瞧自己的样子见发髻上依然是七种色彩的花儿,已是假花而以。姊妹们换好衣裳便来到爷爷的屋内。

    爷爷见姊妹们都在,便道:“我们都已是凡人了,屋子也变成茅草屋了。”闵月芯听了半信半疑,忙每个屋子看过来,发现真的变成茅草屋了,以前的光景不复存在。舒适而柔软的大床已变成一堆干草,除了这些已一无所有。闵月芯来至爷爷屋内,心里感觉一丝酸楚,说不出来的滋味,便静静发起呆来。

    忽听姊妹们一阵阵笑语,扰乱了闵月芯的思绪,见爷爷给姊妹们说凡间的事儿。芯儿又怕大家看出她的心事,忙坐在爷爷身边洗耳恭听。爷爷见芯儿来了,笑道:“孩子们,在睡觉之前,你们先去花园走走,累了就回屋休息。”说着,爷爷带大家来至花园中。

    姊妹们感觉自己已不再如此轻盈,走了几步便气喘吁吁的。爷爷鼓励大家,让姊妹们慢慢地慢慢地走走了十几圈,爷爷让大家回屋休息去了。姊妹们艰难地走到茅草屋内,来到草床,倒下便熟睡了。

    次日清晨,爷爷穿了一件蓝色的棉布衣裳,忙去采药,采药完毕。便来至离山最近的人间药铺。老板见是上好的人参,正是急需的,又听爷爷所要的价便宜些,看得出是内行。老板也爽快的付了银子。老板道:“大爷,若有上好的药材,都可拿这里来,不必去其他药铺,我不会比别的药铺价位给您低的,您若不信,可以问问便知。”爷爷笑道:“好!老板果然有眼力会识货,我这人参乃极品也是极少见的,看你是个实在人,以后我就认你这。”老板见爷爷这般说来十分开心。

    爷爷早听百姓说过这个老板是个好医生为百姓着想,也做了不少好事。爷爷道:“这一筐药材我就送给你了,请你收下罢!”老板含笑道:“这可使不得,您采药也不容易,若传出去,岂不让人笑话。这样罢,药材我收下,银子您拿去。”说着非要把银子给爷爷,爷爷无奈只好收下,便告辞离去了。

    爷爷有了这些银子,忙去购买粮食和日用品已完毕。怕姊妹们醒来饿了没人照顾,忙回山上去了。爷爷安排好姊妹们,又忙着采药去,采药完毕。便又来至这个药铺。见小二在店内,忙把一筐药材交给小二,爷爷离去了。小二见老板给病人看完病。忙道:“老板,刚一位大爷送来了一筐药材,让你一定收下,说是他一片心意。”老板叹道:“大爷是哪一位?多早晚来的?”小二道:“那位大爷就今早卖给咱们上好的人参。”老板点点头。小二又接着说:“你刚给张大娘看病时他来的。”老板无奈的叹道:“我怎么忍心要他的东西,何况他这般年纪了。”小二说:“可不是吗?我推脱了半天。说啥也不肯要的,可那大爷就是认死理,还说如不收下就是看不起他,从今往后不再与我们合作了,唬了我一跳,见好就收罢。何必得罪老人家的一番好意呢。”老板听了乐道:“你小子跟着我才一个月,学得到也快,越来越会处理事儿了,好了咱们去把大爷送来的药材整理一下。”小二听了摸摸脑袋心里乐呵呵的,心想:“老板这般夸我,我得好好干。做让别人讨厌的事没必要,尽量多学学别人的为人处事,来修改自己的缺陷。虽说不能尽善尽美,可也能留下一个好印象何乐而不为呢。”想到这,便跟老板去了。

    爷爷每天把药材送到那药铺,银两也越来越多。姊妹们体验做人的感觉,倒也安居乐业的。爷爷和姊妹们一起挖野菜、采野果、还去打猎等。爷爷闲时教姊妹们防身术。在爷爷的指点下,姊妹们已烧出色香味不同的家常菜来。爷爷见姊妹们已适应人间的生活,十分开心,告知大家明日出发,去五道馆学艺。

    次日清晨,爷爷唤醒了美梦中的七姊妹,姊妹们忙起床,爷爷又让大家女扮男装。莫紫妍早早在一旁等候出发。微风和香草向爷爷问好行了礼。微风、香草便和爷爷说话儿。闵月芯和昔日相处的奇花异草好友依依不舍告别。闵月芯抱起小石头含泪来至爷爷身边,便背过去,怕爷爷见她伤心的样子。微风道:“不早了,爷爷也该上路了,多多保重,后会有期。”爷爷道:“就此别过。”香草笑道:“芯儿,不让爷爷失望,去了五道馆好生儿学艺罢!”闵月芯道:“谢谢你好姐姐,我会努力的,有时间来五道馆看大家。”香草含笑道:“我和微风哥哥会去看大家的。”爷爷等便和他们告辞。

    大家欲要离去,见微风手拿指挥棒,便和鸟儿们说了几句,鸟儿们唱起悦耳动听的歌,接着又用棒儿,来回挥动两下。百花怒放,随风儿轻盈的摆动着。在这个美丽的世界里,处处都闪烁一种奇异的光彩来,引来众多彩蝶在花丛中随着动听的歌声翩翩起舞。

    姊妹们乐道:“真是太美了!”爷爷道:“孩子们,不早了咱们该上路了。”大家向微风、香草挥手告别渐渐远去了。他们目送着爷爷、姊妹们,一直消失在迷雾中才罢了。二位感叹着,一溜烟不见了,去何处无人知晓。

    且说,由爷爷带姊妹们翻山越岭,来至瀑布边。姊妹们望见飞溅跳跃的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如颗颗黄豆大小一般的水晶石,那扬起的水沫儿宛如朵朵白梅一般,也有一番情趣。但离瀑布不远处,有一片丛林密布,瘴气弥漫。爷爷禁止姊妹们靠近那片密林。晚饭完毕。姊妹们洗去身上的灰尘,便已入睡。

    夜色柔美。莫紫妍、闵月红二人,在水中追逐嬉闹,传出一阵阵清脆甜美的笑音。夜已深。远远望去,篝火在那里“噼里啪啦”地燃烧着。不远处,黑乎乎的地方,忽传来低沉的吼叫声,把欢笑中的两人唬了一跳。此时的闵月红心里怦怦直跳,紧紧抓住紫妍的手不肯放。莫紫妍忙拉着惊魂未定的闵月红一下子忙窜上了岸。

    二人忙趴地上。迷雾笼罩的一片漆黑的丛林。忽隐隐约约感觉有鬼影似的,闵月红浑身起鸡皮疙瘩,瑟瑟发抖,难道有鬼?紫妍见月红这般情景,便紧紧拉住她的手,轻声道:“别怕有我呢。”听了紫妍的话语已缓解了月红害怕的心灵。这时,薄纱似的鬼影,从月红脸上扫来扫去,只感觉痒酥酥的,“阿,阿,阿嚏!”

    一旁的莫紫妍,心想:“这不是折磨人吗?月色朦胧,是何怪物,也不晓得,如何对付才好呢?可又随怪物这般胡闹怎么行。”想到这。见闵月红的一声喷嚏响起,那鬼影便又离开了。又感觉好笑,不由得差一点笑出声来,忙又捂住嘴。“唔”莫紫妍的鼻子被鬼影给捏住了,便喘着气息,莫紫妍强忍着把眼睛眯成一条缝。想看清是怎样的怪物,谁知鼻子可以呼吸了,却又痒的直钻心。莫紫妍无法忍受,想一下抓住鬼影,可偏偏扑了个空。

    那离莫闵不远处,又有几个鬼影,笑嘻嘻的不笑还好一笑却不知是何音声,只是听到叽叽嘎嘎啦,不知说些甚么来。这诡异的声音实在让人无法忍受,直感觉痒的专心。弄得莫闵想笑又不敢做声来,只能憋了又憋。其中一个鬼影倒也说些人话,道:“想必你们吓破胆了罢,我们无此恶意,若你们有胆量就跟我们去一个好玩的地方。”话音刚落,却不知怎么了?莫闵二人中了邪似的,莫紫妍却不知哪来的胆量,忙道:“我们才不是甚么胆小鬼,去就去。”二人朝鬼影方向追去。瘴气弥漫模糊了视线,眼前雾蒙蒙的,无法辨认事物。只闻见叽叽嘎嘎莫紫妍忽有些清醒过来,心里倒也有几分害怕,心下想来:“莫非是妖不成?是妖也好是怪也罢,总之冷静对待突如其来的事就好。”想到这。深深吸一口气,让怦怦直跳的心,慢慢平静下来。闵月红心想:“我怎这般鲁莽,稀里糊涂来这里。我必须和紫妍快些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想到这。只闻见整个丛林被风吹的呜呜作响,陷入一片阴森之中。莫闵二人缓缓的转身。只见,柔和的月光洒在幽暗的丛林中,透过微弱的月光,树枝上露出鸟形,这只鸟呼啦啦的飞走了。这时,她们便深深地舒了一口气。月红笑道:“哈哈!唬了我一跳,我以为何等怪物?原来竟是它在作怪呢。”莫紫妍叹道:“月红你莫要小瞧了它,爷爷让我们,步步留心,时时在意,多加提防才对,需谨言慎行,否则后患无穷只有这样才稳妥。”月红听了这番言语,细细想来,句句在理,便不言语了。

    莫紫妍见有一鬼影它的眼睛宛如黑夜幽幽两盏灯一般。莫紫妍吓了一身冷汗,忙道:“月红,你看那鬼影一下子窜到了树上了。”闵月红顺紫妍指的方向望去,心想:“可恶的家伙让你神气让你得意,扰的我心乱如麻。”想到这。便从地上抓起一块东西朝那鬼影抛去。“啪”的一声东西弹到另一棵树上。此时,闵月红瞪着那可恨的鬼影,却没注意滚落下来的东西,眼看就要砸到闵月红了,莫紫妍忙拽过月红来,月红回头一看好大的一块石头险一点砸到她头上,闵月红不由得大叫起来,随着一声尖叫,一下子被没站稳,便倒下去了。

    谁知那鬼影竟然哈哈大笑起来,乐道:“怎样这地方好玩罢?这里都是我的兄弟姐妹呦,不过它们也是逗你们玩的,消遣一下别有风趣。” 莫紫妍见鬼影这般捉弄她们,泣不成声,故假装没听见,反皱眉没好气地对闵月红说:“好了,好了!别恼火了,不鲁莽会有这些事吗?”说着,一面扶起闵月红,一面拿绢子擦去闵月红脸上的灰尘。闵月红噘起嘴,忙说:“谢谢紫妍,咱们回去罢。”莫紫妍点点头。她们准备朝回走去了。

    鬼影见她们不搭理他倒也没了主意,忙道:“二位姑娘你们去哪里?”莫紫妍冷笑道:“你一个鬼影,折腾我们二位姑娘按的何心?又心存何意?”鬼影被问的一时不知所措,只得哈哈大笑。莫紫妍道:“你那笑音可捅破天,你瞧瞧你那张大嘴呀可把世间万物一口吞下去。看看你那赖皮鬼影样儿,和癞蛤蟆一起相媲美,你们真真是半斤八两呦。”鬼影听了这些心里乱糟糟,十分不自在。一时搞不清甚么是半斤八两的意思?忙问道:“兄弟你是否听清刚才那姑娘所言之语?”谁知鬼影身边的猫头鹰连忙摇摇头。鬼影见猫头鹰也不知,十分生气又很无奈,这淘气的鬼影感觉面子全无,便一怒化成了猫头鹰,一溜烟不见了。

    莫闵二人苦涩一笑,无奈摇摇头。莫紫妍心下想来:“不过是无知无文的鬼影,连我说的甚么他一字也不通。我何以恼火真是不值。”想到这,便豁然开朗不再郁闷,心情也大好起来。

    忽见那瘴气弥漫的地方的迷雾中闪烁着无数小光点,吸引着她们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