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意外发生
(2017-07-17 07:38更新,共5438字)
    沈欢的突然出现让房间里所有的人都是一惊,雷厉风行的沈欢不由分说的拉着关林向外就走,纹身男子一见顿时暴怒,一个箭步窜了过来,叫道:“站住!”

    沈欢瞥了一眼纹身男子站了下来说道:“干什么?”

    纹身男子冷哼一声说道:“你是谁呀?闯进来,你还有没有点规矩?”

    沈欢不屑的说道:“你管不着,给我让开。”

    纹身男子见沈欢如此硬气,而且还是当着一桌人面前,脸色一沉骂道:“我操,你特么……。”话还未说完,沈欢抬腿一脚就将纹身男子踹到了墙壁上。

    “敢骂我,找死!”说完瞟了一眼关琳说道:“跟我走!”

    沈欢这一脚下去,屋里的人可就炸开锅了,叫喊着纷纷站起来冲向沈欢。此时的沈欢已经拉着关琳来到了楼道内,瞥了一眼曲远说道:“交给你了!”

    曲远无奈的开着沈欢,心说:“死丫头闯了祸让我给你出头,好吧!唉,真是个不省心的丫头。”想着迈步就堵在了门口。那些人骂骂咧咧的冲过来,其中一个长得很结实的年轻人见曲远堵在门口,骂道:“你特妈的给我滚远点,别挡了老子的路。”说着抡拳便打向曲远的面门,曲远纹丝未动,见对方的拳头近在咫尺猛然间抬手扣住寸关尺,抬脚踢了出去,这小子直接飞了出去砸在了奔过来的人身上,稀里哗啦声音不绝于耳。

    曲远就如同一位门神一般,将所有人都堵在了屋里。

    纹身男子此时站了起来,刚才的那一脚让他差一点肋骨被踹断了,看到曲远堵在门口,一腔怒气上涌,心说:“卧槽,坏了老子的好事。今天老子要让你们付出代价。”想着伸手操起一旁的椅子,迈步奔了过来,嘴里说道:“卧槽,你特么的早死。”话未尽,手中椅子猛地砸向曲远的脑袋,曲远的速度快的惊人,纹身男子只是眼前一闪,人已经到了侧面,还没等有所反应,曲远一拳打在了纹身男子的脸上,打的纹身男子斜者飞了出去,在空中转了两个圈摔倒在地,鲜血直流。这一下子所有人都不敢再动手了。

    错愕的看着曲远,眼神中闪着恐惧的目光。曲远跟没事人一样,说道:“你们还有谁想走出去,可以试试。”

    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敢动的。

    曲远如同一个大流 氓一样,伸手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从口袋里取出香烟和打火机,很有范的叼着烟,帅气的点着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吐了出来,说道:“你们想好了没?是想走出去还是想爬出去?”

    这些人没有一个人敢回答,都攥着拳头怒视着曲远却没人上前。

    “呵呵……就特么你们还出来混社会?卧槽,真特么丢人,我告诉你们方才被你们逼酒的那个是我妹妹。”曲远扫视着这些杂碎,怒骂的说着,当听到关琳是这个男人的妹妹时候便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有几个人当时腿都软了,吓得低着头不敢直视曲远。

    这个时候楼道内杂乱的脚步声,几名保安手拎着警棍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位身材挺拔,身着保安制服的年轻人,当年轻人看到坐在椅子上的曲远便是一愣,随即说道:“远哥!”脸上浮现出了惊讶的喜悦,曲远闻言望去,说道:“刘正孝。”说着曲远站了起来,没有想到刘正孝竟然会在这里上班。

    刘正孝走进来一看,没有多问说道:“你们几个把这里收拾一下。”说着用手里的警棍指着房间的人又说道:“真是瞎了你们的狗眼,敢在这里闹事你们是不想活了。给我滚!”

    这些人一见,哪里还敢撒野,架着伤势严重被曲远打的不轻的纹身男子,狼狈的离开了。

    “你竟然在这里做保安?”曲远走到刘正孝近前问道。

    刘正孝说道:“混口饭吃,我也没啥本事!也就这点能耐,古人不是说嘛!学会文武艺货卖帝王家,帝王不留自寻出路了。”

    曲远说道:“是金子总会发光。”

    两个人说着向外走,这时候叶灵心看到曲远招手说道:“曲远!吃饭啦!”

    曲远应了一声,然后对刘正孝说道:“你在哪里住?有时间我去找你喝点。”

    刘正孝说道:“我家在城北……。”刘正孝将自己的住址和电话告诉了曲远,曲远一一记下说道:“嗯,好我得先去应付了,改天我们约。”

    “远哥你先忙,我们有时间再说。”刘正孝便和曲远分开。

    …………

    沈欢和叶灵心道别之后带着曲远还有关琳上了车。沈欢没有开车则是和关琳坐到了后排座,曲远驾车离开了酒吧!

    曲远问道:“我们去哪里?”

    沈欢说道:“先送琳琳回家吧!”

    关琳气色很难看得一言不发的依靠在沈欢肩头,沈欢看着关琳这个样子心里自然难受。

    关琳低低的声音说道:“欢姐,不要把今天的事情告诉我的妈妈好吗?”

    沈欢说道:“好,姐姐答应你,不过以后不许这么傻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或者给曲远,你说你如果今天不是被我们遇上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呢?你一个大姑娘怎么和这些人渣交往,以后可要多留意,人心叵测的。”

    关琳应道:“嗯,我知道了,谢谢欢姐!”

    很快车子在一栋高层大楼前停了下来,沈欢对曲远说:“我送琳琳上去,你在这里等我。”

    曲远说道:“好,你把她送上去吧!”

    在沈欢的陪同下关琳走进了楼中,等待有些无聊,曲远打开车载音乐,将身子深深靠进座椅中,闭起双目畅游在歌曲之中。

    正听兴致勃勃时候,突然一阵悦耳的提示音,曲远猛地坐起来,就见操作盘上公屏之上现实远程影像介入,曲远说道:“接入影像。”公屏一闪影像显现出来。

    影像里出现了一男一女穿着情路套装向曲远打着招呼。曲远一笑,已经认出来了二人,男的叫岳翎枫,女的叫苏梦瞳。二人均是帝国国防高等大学的特聘教师,也是曲远的战友,自然看到二人很是激动,说道:“我还以为你们两个人间蒸发了,在哪里游荡呢?这么久不联系我,不会是把我忘了吧?”

    岳翎枫说道:“怎么会把我们的英雄忘了。唉,身不由己啊!所以不能常联系,你怎么样啊?听说你去了琅琊市。”

    曲远苦笑的说道:“为国出力,哪里需要去哪里,呵呵……对了你们两个这是在什么地方?好漂亮啊!”不禁看着公屏那面的景色称赞着。

    苏梦瞳说道:“这里是我们帝国的最北疆,难得的休假,我们就来这里游玩一番。唉,只可惜你却不在。”

    随着苏梦瞳的影像移动,曲远看到的可谓人间美景,秀丽河山。蔚蓝的天空,云海翻腾飞跃,时而青山若隐若现,那云海与群峰不断变换着浮现在眼中,犹如仙境,忽而峰峦叠嶂隐没在云雾间,忽而绝壁处古寺道观悬浮在云雾之上,同那仙境天宫不二。主峰上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在艳阳下格外醒目,加之云海浮现与蓝天白云交相辉映,琼楼玉宇幻美不胜收。

    看的曲远陶醉在其中,深情久久不能自拔,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地方,然而由于工作几次都被阻断。

    岳翎枫看着曲远那一副表情,说道:“怎么样?这云海奇观可入的法眼?”

    曲远没好气的说道:“你这是来气我的吗?臭小子,你等着我的。”

    正说着时候沈欢开车门钻了进来,看着公屏上的岳翎枫和苏梦瞳挥了挥手笑着说:“你们这是在什么地方?好漂亮啊!好似仙境一般。”

    岳翎枫一见是沈欢坏笑的说道:“这不是沈大小姐吗?哎呦竟然把我们曲教官勾搭到手了,真是佩服。”

    沈欢笑骂着说道:“去,一天没个正形的。我可没有勾搭他,是他诱拐少女。”

    苏梦瞳说道:“都一样了,呵呵……你们今天也休息啊?”

    “是呀,难得学院放假,出来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宴。比不了你们两口子啊!如胶似漆的。”沈欢的话里酸酸的羡慕。

    岳翎枫说道:“你就羡慕嫉妒恨吧!”

    苏梦瞳则说道:“羡慕什么啊!我们也要执行任务了,这一次可以说相当艰巨。”

    …………

    挂断了影像,曲远舒了一口气说道:“天也不早了,我们回学院吧!”

    沈欢说道:“走吧!”

    曲远启动车子向学院方向而去,路上沈欢说道:“我想让关琳去进修,她不能就这样把自己浪费掉。”

    曲远边开车便说道:“同意,可是她会同意吗?这个丫头实在是太倔强了。”

    沈欢想了想说道:“我会说服她的。”

    曲远为了缓解车内的气氛,将车载音乐打开。

    这样二人会感到一丝轻松。

    曲远似乎想到了什么对沈欢说:“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吧!今晚我亲自下厨如何?”

    沈欢眼前一亮说道:“嗯,主意不错,只是就怕你找各种理由放我鸽子。”

    曲远说道:“绝对不会啊!我可不敢。”

    沈欢没好气说道:“不敢,你都放我几回鸽子了。哼,我都不敢再相信你了。”

    曲远和沈欢着,公屏上出现信号,沈欢一看是学院打来的,知道一定有事,说道:“接通连线。”

    信号接通,对方说道:“超能特战军事学院通知:所有准军士学院,今晚八点作战科集合。”

    沈欢无奈的看着曲远回道:“明白。”

    曲远耸了一下肩头,说道:“天不遂人愿!你我也只有受苦的命了。”

    说着集中精神开车,闯过几条繁华街道,看着过往人群脸上洋溢的幸福笑容,心中却很自以为豪。向前行了约有五百米,到了十字路口,曲远变道打了左转向。示意后面的车自己要左行。

    车子刚刚行至到十字路中央。眼见右侧路上,飞驰而来的车奔着自己的车冲来,汽笛声拉的老长,再想躲避,已经为时已晚。那紧急的刹车声,刺耳让人心里越发承受不住。

    在这一瞬间,曲远竟然将方向盘猛地扣死,一脚油门,这辆车原地转了一个圈,曲远面向了撞来车。

    随之便是‘轰’的一声巨响,

    这一霎那,沈欢惊呆了,气浪冲开了车门,沈欢被弹了出去。

    人们的惊声的叫喊,

    “出事了,快报警。”

    “快看看人有没有事。”

    “还活着吗?”

    沈欢无助的恐惧在眼神中停留下来,那是她看到了车内的曲远,面脸是血的样子。

    摔倒在地上,弹出了好远,躺在了血泊中。

    然而在飞出去的那一刻,沈欢看到了曲远最后竟然是微笑的。那种挚爱的微笑,火热滚烫。

    围拢上来的人,七手八脚的将受伤的人从车子内抬了出来。

    曲远此时竟然还有意识的说:“救救我女朋友。救救她……她不能……救救她……”看着躺在血泊中的沈欢,心仿佛要窒息了,看着她美丽的面庞上留下的鲜血。

    时间凝固了……

    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琅琊市第一特种军医急救中心内,闻讯而来的人们挤满了楼道,所有人都再为曲远和沈欢祈祷着,希望他们能够度过这场劫难。

    彷徨焦急的等待中,手术室的灯还在亮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显出一份忧虑和担心。

    此时楼道内响起了脚步声,所有人目光移过去,就见来的一行人均是一身军装,而且为首的官阶可谓不小。

    有人窃窃私语的说道:“司马院长竟然也来了。”

    “是呀!还有院内的几位领导,竟然还有琅琊市武警公安,看来这件事非同一般啊!”

    当一行人来到时候,很多人倏然而立。司马院长摆了摆手示意所有人不要大声喧哗。

    然后便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询问身边的人说道:“这件事一定要查明,绝不能马虎。”

    “嗯,我已经下达指令,琅琊市进入紧急状态。”一位武警公安局长说道。

    司马院长说道:“好,这件事就叫有你们地方武警和公安去处理了。切勿漏掉半点蛛丝马迹,毕竟这件事情对我们来说事关重大,如果是真的,那么我们将面临一场浩劫,你一定要详细查明,而且在这之前必须封锁消息。”

    武警公安局长点头说道:“司马院长放心,我一定会亲自抓这个案子。”

    司马院长想到了什么问道:“哦,对了,你们说还有一个嫌疑人没有死?”

    武警公安局长点头回道:“是的,已经被我们秘密关押起来治疗了,这个人或许就是我们的突破口。”

    “那就辛苦蒋老弟。”司马院长说着心中一阵翻腾,他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有这样的发现,这个发现似乎太惊人,让人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蒋局长认真的说道:“都是为国为民,哪来的辛不辛苦,只要琅琊市乃至我华夏帝国不受到损失,我就很满意了,身为军人这就是我的心念。”

    “有你坐镇琅琊市,我觉得帝国高层眼光是对的。”说着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楼道的尽头……。

    琅琊市西城区的一家豪华宾馆最高层第15号房。

    宽大的房间,简洁而又内涵的摆设,大厅的沙发上猛地站起一人,对着眼前一位卑躬屈膝的男子便是左右开弓,两声啪啪清脆的声音,随后传来的却是怒骂的声音:“混蛋,竟然把事情搞砸了。你们这帮废物。”

    脸上如火烧一般灼热的男子只是低头,丝毫不敢有任何动作。打完后的男子怒气未消的说道:“马上派人给我仔细查,一定要找到那两个蠢货的下落,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大人,我这就去。”闻言的男子有些慌乱的说着,可是却迈不动步,他已经不知道要如何离开了,心里乱的如麻一般。

    看着还未走的属下,气就不打一处来,骂道:“还站在这里做什么?滚,真是心烦。玛德一群废物。”属下闻言急忙退了出去,如同离开了地狱一般。

    就在这人属下离开后,房内的一扇门被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位妖艳的至极的女子,红玫瑰色的紧身衣袍,衬托着那火辣的曲线,凹凸有致的姿态,显得那样的美,腰间用金丝软带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鲜红的嘴角,透着万种风情,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更带着三分英气,七分豪态。

    “呵呵……旷兄生那么大气小心伤身体。”迈着让人神魂颠倒的步伐走到了生气的男人面前。

    旷平瞧了一眼这位妖艳勾魂的女子,冷笑的说道:“川岛明艳?你竟然在这里?你是怎么进来的?”

    一连串的问句却将川岛明艳逗乐了,说道:“哈哈……你可不要忘了我是做什么的。这点小事情……呵呵……小菜一碟。”

    旷平白了一眼川岛明艳冷哼一声嘀咕着:“哼,不过鸡鸣狗盗之辈。”

    川岛明艳一屁股坐到了茶几上,倾斜着身子,一览无余的可以看到她那半遮半掩的胸部,挑逗的说道:“鸡鸣狗盗?我记得这个词应该出自华夏帝国 《史记·孟尝君列传》载:齐孟尝君出使秦被昭王扣留,孟一食客装狗钻入秦营偷出狐白裘献给昭王妾以说情放孟。孟逃至函谷关时昭王又令追捕。另一食客装鸡叫引众鸡齐鸣骗开城门,孟得以逃回齐。嗯,这种微不足道的本领,有时可以成为利器,不是吗?”

    旷平不耐烦的说道:“你来不会就是偷窥我的吧?有何事不妨直说,我很累想要休息。”

    川岛明艳说道:“既然这样我就直说了,上面有令让你尽快启动死亡行动。”

    旷平抬了下眼,一脸不满的说道:“我知道了。”

    “可不要让老大失望啊!呵呵……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说着川岛明艳站了起来,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迈步向房门走去……。

    琅琊市已经被一股暗流无形的笼罩起来,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却还没有感觉到恐怖的降临,黑暗的魔爪已经渐渐逼近,死亡的气息也正在悄无声息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