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2017-07-03 21:07更新,共5463字)
  却不想被孟老二给挡在了门外。
  孟老二绝对是孟三最不想遇到的人,这人和孟七的关系太近,自从孟七走后,每次见到她,都和看仇人一样。
  可是,现在,孟三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搭话,只是刚叫了一声“二哥”,还没等说别的,孟老二就已经挥了挥手打断了她的话。
  “别在这里虚情假意的,我没有你这样的妹妹,在我这里,只有小七是我妹妹,其她的,不够资格。”
  孟老二不是善男信女,商场厮杀,杀人不见血的事情他也不是没做过,只是孟三的事情他之前一直想要证据,孟四死了,孟三这边完全没抓到任何能说明她和小七出事有关系的证据。老头因为孟四的死心里多少是有些不舒服的,毕竟是自己的晚辈,老头心里免不了有些唏嘘,所以,坚决不让他们再找孟三的麻烦,现在,孟三自己撞到他的刀口上来了,这就怨不得他了。
  “你对小七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有数,我也都一一的记在心里呢。”
  孟三还要辩解几句,身后却想起了喇叭声,回头看去,黑色轿车擦着她的身边开进了孟家的大门,车子在院子里停下,孟明t臀醢滓黄鸫映瞪舷吕矗饺说哪抗馔笨聪蛘饫铩C厦鱰哪抗馐谴培椭员堑谋墒拥模醢椎哪抗馊粗皇窃谒纳砩贤A袅瞬还布涞墓Ψ颍团部耍梢簿褪钦庖谎勐穑阋匀妹先缱贡摺
  不用孟老二在说什么,孟三已经转身离开了。
  她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也知道是怎么惹到了熙白,自然是万万不敢再留下来面对人家的,只是走出去了很远,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了弟弟的死和熙白是脱不了关系的,理应去找熙白好好理论,可是,脚步却迟迟没敢转过去。
  熙白,真不是她惹得起的。
  孟明t臀跸壬凑饫锸巧塘炕槭碌模霞业娜讼衷诙夹闹琶魇窃趺椿厥拢皇钦馐虏刈挪煌馑刀眩故侵暗哪歉鏊捣ǎ酝庵凰得厦鱰昧死弦拥南不叮隽嗣霞业母伤锱
  孟明t臀醢捉宋荩盗艘换嶙踊埃ㄆ烤捅淮蟾缃腥チ耸榉俊
  她心中有疑惑,不知道大哥是什么事,这么神秘。
  进去了,孟老大却是东扯西扯的,问了许多,不过孟明t故翘隼戳耍蟾缢盗四敲炊嘀挥幸桓鲋行乃枷耄蔷褪俏醢锥运降缀貌缓谩
  花瓶忍不住笑了:“您看呢!”
  熙白的所作所为孟家人都看在眼里的,孟老大的心里也是有了估量的,只是终还是忍不住会担心吗,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感情会贯彻始终,自己对待爱情会一辈子忠贞不渝。
  孟老大没说话,却是自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袋来放到了递给了孟明tC厦鱰蚩募槌隼匆豢矗捶⑾郑呛窈竦囊豁彻善薄
  “我和你二哥商量过了,这一份,理应是你的。”伸手制止了孟明t唇党隹诘幕埃骸霸勖羌壹业撞蝗缥跫液裰兀牵膊徊钅阏庖坏悖媚玫模憔筒灰拼牵蝗坏幕埃褪遣荒米约旱泵霞胰丝创悴荒米约旱闭饧胰耍慊挂颐窃趺茨媚愕币患胰恕!彼凰档氖峭蛞晃醢子懈鍪裁匆煨模飧觯切∑甙布伊⒚母尽
  做了二十几年的兄妹,花瓶又怎么会不了解自己的哥哥,当下也不再推辞,却还是讲股票放到了桌面上。
  “我不是不要,只是懒得操那份闲心,还是放在您这里,我坐等分钱,就好了。”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孟老大叹了口气。
  小七自来对这份家业是没什么野心的,不然的话也不会跑去当她的大头兵了。
  坐等分钱也好,不操心,不卷入集团里的是是非非。安安心心的只管收钱。
  至于其他的事情,老二是比他还要上心的。
  陆家很快就知道了为什么自家回到这个地步,原来是因为孟三得罪了熙世。
  所以,孟三回去的时候,面临的混乱场面是她自己都没预料到的,她完全想象不出来,早上还哭着求她为了让她回去找孟家帮忙而说尽好话的婆家人,会转瞬之间就变了脸色。
  她成了婆婆口中的害人精,扫把星,被破口大骂,没忍住,还了两句嘴,却不想被陆明时毫不客气的甩了一个耳光。公公则是坐在一旁冷冷的说出了他的决定。
  “离婚吧,或许和你脱离关系,熙白会放过陆家。”
  一句话,让孟三如坠深渊。
  孟三是爱着陆明时的,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对孟七做出那些事情来,又在风口浪尖上和陆明时结了婚,只可惜,这份爱情敌不过陆家的前途,徒劳的挣扎在陆家面临着生死存亡一般的选择面前都成了不值一提。
  陆明时甚至比他父母更急于甩脱她这个包袱。
  不过一天时间,陆明时就拖着她去了民政局,离婚证被盖上钢印的那一刻,她的眼前几乎是一片漆黑的。
  为了这段婚姻,她付出了多少,背叛了孟七,被孟氏赶了出来,又搭上了自己弟弟的性命,当初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陆明时不说什么,为什么后果却要她一个人承担,凭什么。
  孟七的脸,孟四的脸,还有因为失去唯一的儿子而伤心欲绝的父母亲的脸,此时此刻,全都在她的脑海中不断地交换浮现,最后却是孟老二的那句话。
  “你对小七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有数,我也都一一的记在心里呢。”
  孟老二是什么样的人,她太了解了,既然那么说了,就代表他什么都知道了,而且依他的性子是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更何况还有熙白。
  熙世家大业大,陆家都无力抗争,更何况已经失去孟家庇护的他们一家三口。
  丈夫本来是最亲近最值得信任最值得依赖的人,可是现在,她的丈夫,她最爱的人却是摆摆手要跟她划清界限,生怕受她牵连。
  两人走出民政局,陆明时对孟三的想法毫无所觉,还在指着她警告着,以后离他远一点,不要因为她的过错牵连到整个陆家,孟三的眼睛红了,脑子里全是这个男人的负心薄幸,忘恩负义。
  只觉得这副嘴脸实在是可恨至极,真恨不得让这个人立刻去死。
  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陆明时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孟三抱着他一起冲到了马路上撞上了飞驰而来的货车……
  这是一个悲剧。
  孟明t较⒌氖焙蛉滩蛔∫徽筮裥辏淙辉藜嗣先吐矫魇钡谋撑眩亲源佑辛宋跸壬院螅咕醯靡郧暗囊磺胁还枪墼蒲蹋皇钦饧父鋈巳匆舱娌恢档猛椤
  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只要是不死,总是再找她的别扭。
  孟四也好,孟三也好,包括曾经爱过的陆明时,虽然结局令人唏嘘,却又何尝不是自作自受呢。
  趴在床上享受着熙先生的独家按摩,孟明t鋈痪醯茫约赫庋娜松娴木褪强梢灾憷病
  吃喝不愁,拥有最爱她的家人,还有她最爱的人。
  “想什么呢?”男人看她出神,心生不满,伸手将她的脸转过来面对着自己。
  “想你!”孟明t毖圆换洹
  “想我?”男人的神色晦暗不明,一双眼睛落在女人裸出来的半截细腰上:“想我什么?”
  全身按摩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折磨,尤其是熙先生这种火力正旺阳气正盛的年纪,此时此刻,熙先生内心深处原本潜藏着的欲望早就已经复苏。
  所差的不过是一个默许,或者一个明示。
  秋景的那张名片虽然早已经被他扔进了垃圾桶,可是,证明自己是个堂堂正正的男人,似乎也是势在必行的。
  秋朗前几天都已经第二次扑倒沈君t樍耍故歉瞿腥耍衷谌椿故窃诮魇鼐又瘛
  婚期已经定下来了,十月九号,寓意天长地久。
  不算远,可也算不上近的。偏偏眼前的女人除了拍那个杂志的封面之外,有没有其他的工作,所以,每天都在他面前晃悠。
  看的熙先生眼睛都绿了,要不是顾忌着她的伤还没好利索,他早就扑上去了。
  只是现在,如果运动不算太剧烈,估计应该没事吧。
  想到这个,熙先生的目光又深沉了几分。双手已经按在了那节细腻的腰上。缓缓向上按摩。
  孟明t廖匏酢;乖诤苋险娴乃伎甲耪飧鑫侍猓骸跋氚。绻颐挥錾夏悖嵩趺囱俊
  活了两世,上苍送给她最大的一份厚礼就是让她遇见了这个男人,爱她,疼她,由着她,惯着她,替她承担了一切,毫无怨言的做她的长期饭票。
  以前还觉得那个十年的合约部合理,现在想想看,却只觉得其实那个真的不合理,只是相对于熙先生来说。
  本来只是想给自己找棵摇钱树的,结果呢,却给自己找了个麻烦精,拍戏也好,拍广告也好,现在完全由着她自己的性子来。
  没遇上他,熙先生从来不想如果这种问题。
  “没有如果,遇上了就是遇上了。”
  熙先生的嗓音是沙哑的性感。
  孟明t俣鄣囊廊幻挥蟹⒕酰崆岬阃吩尥庖凰捣ǎ骸耙彩牵錾狭耍狭耍筒恍枰绻U饩褪窃捣郑熳⒍ǖ氖虑椤2鸩豢植豢摹!
  熙先生对这个说法很认同。
  “只是有一样,我不懂诶!”孟明t纳粲行┮苫蟆
  “什么不懂?”
  孟明t錾碜幼矗芽囊路熳永锟梢郧逦目吹桨寥说氖乱迪撸骸拔颐钦馑闶谴忧惫嬖蚩嫉穆穑俊
  她真的一直以为熙先生是要潜她的,之前也是连准备都做好了,没想到熙先生却要和她谈恋爱。
  轻轻地叹口气,熙先生十分无奈的挪开目光:“是啊,只是还没来及潜,就已经爱上了。”不行啊,她的身体还没完全好,只能先忍着,他可不确定自己真的能控制住,他真的不想婚礼上,自己和坐着轮椅的妻子举行婚礼。
  算了,反正已经忍了这么长时间了,也不差再多忍一些时日。只是利息吗?熙先生的目光落在女人的衣领内,利息倒是可以先收取一些的。
  当下,欺身而上,火热的唇瓣含住女人的耳珠:“想知道潜规则究竟是什么样的吗?”
  孟明t唤獾难凵窨垂础
  熙先生轻笑一声:“我可以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