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大结局
(2017-07-03 21:03更新,共3363字)
  石小姐,你这谎话说得很像样,但干嘛表现出害羞的模样。看了一眼石元玟,陈不凡的脸再次充血了。
  “哥,你不是说要当面道谢来着,石小姐来了,我先出去了。”陈不凡用那种“你死定”的眼神秒杀我,可惜我跑得快,他杀不着。
  给他们两独处空间,我退出门外,将门带了起来。途径凉亭的时候,看到石元飞扬独自一人站在亭间,向不远处的香梅林张望着,石桌上摆了一壶茶水,看来在这里逗留了不短时间。我本应该上前打个招呼,不知为何,心中有些不安,轻轻挪动脚步,打算溜走。或许那日陈不凡遭袭事件后,我就在刻意避开他吧。
  “陈姑娘。”
  声音唯一不好就是快过脚步,我无可奈何地转过身,对他盈盈一笑。
  “石庄主。”
  “不知我是否可以与姑娘谈谈?”
  我但笑不语,走到他的旁边坐下,正好我也有事找他商量。
  “那日,陈不凡所中之箭,姑娘可知,是何人所为?”
  “额,我怎么可能知道?”我接过他手中的茶杯,喝了一口。
  “哦,但那日姑娘似乎对那图形知道些什么。”
  “没有,只是看错了,嗯,咳咳”
  “陈姑娘,你没事吧?”他想拍拍我的背,而我阻止了他。
  “我有些不舒服,要先回去休息,望石庄主见谅。”
  “陈姑娘,要不要我让尤管家给你看看。”
  “不用了,歇歇就好。”
  “那姑娘慢走。”
  我颔首,快速退出了凉亭,正巧瞥见躲在大树后的尤管家。晚间慕容宏宇归来,他兴高采烈地跟我说,再过三日,就可以回尹雨城了。我听到可以回家了,应该是开心的,但不知怎么就是开心不起来。慕容宏宇见我表情平平,以为我身体不适,我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至于石元飞扬探我口风的事,我想暂时还是不说的好。
  “喂,小姐,我是胸口中了一箭,不是全身烧伤。”
  还没进门,就听到了陈不凡吵吵闹闹的声音,接着有东西摔碎,再然后便没了声响。来不及多想,在门外听墙角的我和慕容宏宇急忙破门而入,却看到一场很少儿不宜的画面。
  石元玟趴在了被被子裹得像粽子的陈不凡身上,两人竟毫不顾忌地嘴对嘴地吻在了一起。慕容宏宇羞红了脸,拽着我转过身子。石元玟见我们两个忽然闯入,惊慌地爬起来,低着头快速地逃了出去,只留下呆傻的陈不凡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
  “老哥,老哥。”我是不会像慕容宏宇那样一直背对站,而是在石元玟离开后,就笑嘻嘻地摇晃陈不凡。
  “嗯,老妹。”他收回神,眼睛尴尬地闪了闪,顺势爬上床。
  “刚刚的事,我们没看到,没看到,哈哈。”
  “刚才是误会啦。”陈不凡一本严肃,但为什么脸越来越红,他忽然一转话锋,“对了,你们找我有事情?”
  “嗯,表哥。”慕容宏宇不知何时转过身,“昨日书信已到,我打算和梦儿一同回去,不知表哥意下如何?”
  “喏。”他不置可否,脸上有些怅然若失。
  “老哥,要不然,你和我们一起回去吧,我想爹和娘一定很高兴的。”
  “额,算了,陈老头太罗嗦了,况且我还有……”
  “有什么?”我听到陈不凡还有
  “困了,我睡了。”他蒙上被子,捂得紧紧的。
  我想掀被子,对陈不凡进行刨根问地三百问,却被慕容宏宇制止了。将门关上时,我看到陈不凡露出了脸,却呈现出呆傻的状态,心中偷笑了一把。按想半个月的调理,陈不凡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看到床边整日为他尽心尽力的石家小姐,是人也会动容的。原本打算信一到就离开,但有两个实际的问题要先考虑,一方面是马匹问题,而另一方面是陈不凡的伤势。马匹的问题,慕容宏宇已与石元飞扬商量过了,而我担心的陈不凡伤势,现在也已大好。
  “宏宇,我现在有点害怕,害怕回家,没脸见家人。”在历经了很多事情后,发现自己当初离家出走的想法是多么可笑,不论世界怎么变,不论在古还是在今,社会还是一个样子。
  “唔。”
  “你说陈老头会不会毒打我一顿,然后不让我出门。”我自言自语,在头脑中想像着恐怖画面,“还有我娘,二娘,三娘和小珠,她们肯定担心死了。”
  “唔。”
  “喂,你有没有听见我说话?”我看他低着头,有一句每一句地随便应付,心中有些不悦。
  “有嘛?”或许我的大声音终于让他从沉思中走了出来,因为他的眼神不再涣散了。
  “你到底在想什么?”我皱着眉,直直地看着他。
  “没……什么。”他的脸越发地红了,用手假意地拂了一下脸颊的几缕长发。
  “我知道。”
  “什么?”
  他看向我,而我示意他低下头,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跳开了,而他却怔住了,摸着被亲过的地方一时难以回神。
  “你快点,迟到可不好。”
  当我和慕容宏宇两个赶到事先约定的小凉亭时,石元飞扬早已站在凉亭的围栏边,而他身边站着管家与一个小厮。我们大家相互打了个招呼,便一起围着石桌坐下,尤管家亲自给我们斟了茶。
  “石庄主,不知我们借的马匹是否有空闲?”
  “当然,只是在下……”
  “有什么,石庄主,只管说。”
  “借与你们的马匹名唤闪电追风,此二马虽温顺乖巧但性子有些古怪,希望你们能够迁就它们一下。”
  “如何古怪?”
  “就是会做一些不寻常的事情。”石元飞扬嘴角嗜着一抹笑容,让人琢磨不透。
  “请庄主放心,我们一定会如同朋友般对待它们。”我还欲再多问,却被慕容宏宇拽了一把。
  “今日茶园的事物过于繁多,我就不亲自相送了,现以茶代酒祝你们一路顺风。”
  “谢庄主。”
  我们一同饮尽杯中茶水,随同一旁听候差遣的小厮,前去马厩领马。凉亭中的石元飞扬表情风清云淡,与尤管家那风雨欲来风满楼的脸色形成了一对强视觉差。
  “庄主,你真把闪电与追风借与他们,那可是……”
  “无碍,下一站,我不是让人另备马匹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