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结局
(2017-07-03 20:51更新,共6930字)
  欧阳磊之所以没有说让白子灵嫁给他,就是怕白子灵根深蒂固的观念还是接受不了,然后拒绝他。反正都是两个人在一起,无论谁嫁谁娶都一样,只要白子灵愿意和他结婚就好。
  白子灵有些激动得不发一言,然后欧阳磊自动帮她翻译成为愿意,然后慢慢的给白子灵带上自己的戒子,然后在带着戒子的手指上,轻轻的吻了下,落下自己的烙印。
  欧阳磊在求婚的整个过程当中,都是非常的严肃认真,好像在对着自己的女神做着一件非常神圣有意义的事情。
  从白灵被她皇姐刺杀到穿越然后到现在,已经过了很多年。
  很多年以来,白子灵以为自己习惯了冷漠的对待一切。虽然后来面对欧阳磊,他也给了自己很多心动的感觉,不过都只是一瞬而过的心动而已,总能够很快的控制。
  但此刻。
  她不得不承认,她心跳的频率有些不一样,不一样的,急促。而且还有些期待,这一种感觉只有在上辈子和蓝宇结婚的时候才有过的。
  白子灵想她这些年来真的是被欧阳磊慢慢的攻占了心房,取代了以前蓝宇在自己心中的地位了吧。
  她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房被彻底打开的声音。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这个世界上的感情也并不是都不可以相信。
  至少,上辈子的蓝宇可以为自己付出生命,而这辈子的欧阳磊对自己的付出也是能够让她看得到感觉得到的。
  白子灵决定她要珍惜眼前人,忘记过去的一切所有的事情,包括她自己的女皇的事,包括她上辈子的世界观,她决定入乡随俗,好好的和欧阳磊过日子。
  其实,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即使欧阳磊不说,她也能够慢慢的了解到这个世界上的一些和自己原来世界的不同。
  比如说这里不像以前她们的世界是一个女尊国,现在她在的世界虽然总是强调着男女平等,但是还是能够那么明显的可以看出其实就是一个男尊国的世界。
  即使欧阳磊不说,她也能够清楚的明白欧阳磊为自己付出了什么。欧阳磊为了她与生带来的尊严,把自己的公司送给了她,让她觉得自己还是处在一个女尊的世界中。
  基本她说的话决定的事情,欧阳磊都不会去反驳,而且还毫无理由毫无节操的帮助自己去执行。
  她在生活或者是商场上面闯下的祸,都是欧阳磊在背后默默的去帮助她摆平。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欧阳磊除了给自己的公司之外,还有着其他的势力,但是她更知道欧阳磊培养这些势力的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她能够活得更肆意。因为她明白这个是男尊国的世界,这个世界有这个世界的规则,所以她怎么会介意欧阳磊的隐瞒呢?
  而且她更知道欧阳磊背后的势力是有些涉黑的,欧阳家族一直走的都是白道,而且欧阳磊给她一开始的感觉就是特别的阳光,估计欧阳磊想在黑道上面站得住脚,也是为了她能够在商场上面不受威胁吧。
  在这个世界当中,这里的女人都是比较善良的,就好像自己当初的女尊国中男人一样柔弱善良。所以白子灵猜想,欧阳磊不告诉她,是因为觉得她柔弱善良,不希望她沾染上血腥吧。如此一想,欧阳磊的隐瞒也不觉得有什么了。
  白子灵满心感动,用另一边没有被欧阳磊牵着的手捧着他的脸,轻轻的抚摸着,感受着手中的温度。
  欧阳磊心下狂喜,抬眸深情的看着白子灵,这个是不是表示她其实已经是答应了!白子灵看着欧阳磊闪亮得比天上的月亮还要明亮的眼睛,心里当然知道欧阳磊所想。直接在心里骂道,傻瓜。这样的结果他不是应该早就已经知道了吗?他们明明早就已经约定好了的,答应他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欧阳磊当然知道,可是知道是一回事,可是亲身看到她的承认又是另外一回事,毕竟他从来都知道其实他们的婚约是假的,是他自己捏造出来的,在这六年来,他无时无刻的都在担心着白子灵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离开他。毕竟,一开始的时候,白子灵想着离开他的事情是表现得多么的明显。
  可是,欧阳磊不知道的是,白子灵早在刚上高中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个婚约是假的了。那个时候,欧阳磊刚刚把公司送给她,她整天都是忙得像一个陀螺似的。
  他的爸爸白森耀在第三个星期都没有见到白子灵之后,就开始慌了,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到了一个周末的下午,他休假跑到了欧阳磊他们所在的别墅去找白子灵。他以为周末了白子灵不用去上学,那么一定会在家里的,可是他去到别墅之后,等了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等到白子灵。
  一直等到了晚上,白子灵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别墅里面。白森耀看到自己的女儿那么累,一问才知道是白子灵被派到公司里面上班去了,可是因为一个从来没有意识到欧阳磊会大方到把自己的公司送给白子灵,一个是因为白森耀没有问所以没有意识把这个公司是她自己的事情告诉白森耀。
  就这样,一个美丽的误会产生了,白森耀以为欧阳磊欺负他女儿,让他女儿给他干苦力,而自己却不知道干什么去了。那个时候欧阳磊在忙着建立自己的黑暗势力,所以经常也是很晚才回到家里,那天也不例外,白子灵回来之后,欧阳磊也还没有回到家。
  于是,白森耀一气之下决定要白子灵跟自己回家,这样不懂得心疼自己女人的男朋友不要也罢。他就不相信他白森耀的女儿不能够找到一个比欧阳磊更好的男人。可是这个时候,白子灵刚刚在商场上面重新找到一点点自己的自信,找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面存在的意义,他怎么可能会愿意跟着白森耀离开。
  白森耀看到自己的女儿那么固执,以为是因为自己的女儿以为她和欧阳磊之间有婚约,将来欧阳磊一定是自己的老公,所以才这么努力的帮助欧阳磊干活的。于是在权衡之下,觉得欧阳磊虽然对自己和他的家人有恩,但是依然抵不过自己的女儿重要,便一股脑全部把欧阳磊骗白子灵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开始的时候,白子灵是震惊的,但是很快便恢复了冷静。想到自己刚刚醒来的时候,要才没有才,要美貌没有美貌,可是欧阳磊还这样千方百计的想要和白子灵在一起,一定是爱惨了白子灵了吧。
  那个时候,白子灵是感动的,也是心疼的,因为她的心已经慢慢的住进了欧阳磊,但是想到欧阳磊爱的却是原来的白子灵。可是原来的白子灵并不是她啊,她是白灵。然而心痛却又被嫉妒所战胜,她觉得反正白子灵已经死了,现在她就是白子灵,她要把这样重情的欧阳磊占为己有。
  所以,她在跟白森耀解释了之后,让他回去,并让他不要告诉欧阳磊她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可是她的心里其实还是有些不舒服的。后来又一次,在机缘巧合上,她遇到了白子灵初中时候的同桌,才知道原来欧阳磊是在她穿越过来才开始对白子灵好好的,所以她就放开心思去接受欧阳磊。
  白子灵反手拉着欧阳磊的手,轻轻的用力拉了啦,欧阳磊便借力起来了!然后动情的吻在了一起。
  白子灵因为欧阳磊的吻,身子变得不像自己,有些发软,还有些默默地,心有些急促的跳动。
  一吻作罢,欧阳磊用力抱着白子灵,把她拥入自己的怀中,“小白,可不可以!?”此时他的呼吸已经有些絮乱。
  白子灵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欧阳磊得到他心中想要的答案,便快速的拦腰抱起白子灵,一步一步向着那个圆形的大床走去。
  他把白子灵轻轻的放在了那张大的夸张的床上,然后顺势压了上去。白子灵想到上辈子她和蓝宇洞房的时候,蓝宇因为第一次,所以痛的皱起了眉头,咬得嘴唇都破了,然后她心思一动,直接翻身两个人的位置互换把欧阳磊压到了下面。
  欧阳磊没有想到在床上白子灵这么生猛,抿着唇,无言的咽了咽喉咙,然后直直的看着白子灵。
  “欧阳磊,听说第一次都会比较痛,你怕吗?”那个压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嗓音突然开口说道。
  欧阳磊眼眸一顿,直直的看着面前的女人,脸上有些微红,在如此暗色调的灯光下并不能看出来。他不知道为什么白子灵要这么说,不过他确实知道女人第一次在突破那道防线的时候会比较痛,所以他把她的话理解为白子灵因为怕痛所以问他。
  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能说他怕小白痛就不进行下去吧,那么他以后的‘幸福’人生怎么办?不过他也决定了,如果白子灵真的怕的话,大不了他就把和她结合的时间推迟好了,不过只是推迟而已。
  白子灵看到欧阳磊不出声,以为他真的是怕了,便由上而下的看着面前的女人,看着面前的欧阳磊笑得有些说不出来的,邪恶道,“怕也没有用,我会好好的待你的,以后就会很舒服了!”
  欧阳磊看着白子灵那个痞子样,却决定非常的勾魂,他紧捏着手指,眼眸紧紧的缩在她的身上,他很想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的揉虐,但是他在忍。
  可是他能够忍,白子灵却忍不下去了,在进行了为时不断的前戏之后,白子灵一口想把欧阳磊吃下,结果…
  当然是响起了白子灵惨叫声和欧阳磊的道歉声,安慰声。然后慢慢的变成了和谐声。
  第二天白子灵醒来的时候,睡眼稀松的眼睛睁开,看到的便是陌生的地方,然后快速的闭上眼睛再睁开,眼中已经是一片清明。她想起昨天晚上是她的生日,然后…
  可是她身边却没有人,然后她伸手到旁边摸摸,发现是冷的,心里难免有一些失望。不过失望的情绪没有维持多久,如果欧阳磊因为得到她了就不珍惜的话,大不了一拍两散就好。如今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刚刚穿越过来的小女孩了,现在她已经学会了很多东西,即使离开欧阳磊,不依靠任何人,以她现在的本事,她也一样能够活得很好。
  正在白子灵神游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打开了,白子灵已有自主的往门口看去。
  只见欧阳磊穿着睡衣,可是一脸清爽的样子,显然已经起来很久了,再看他睡衣的外面围着围裙,看起来就是一个典型的家庭煮男。不过这个家庭煮男比其他的更加有型,更加帅就是了。
  欧阳磊看到白子灵已经睁开了眼睛,便一连笑意的走过去,做到了床边,温柔宠溺的看着白子灵,“你已经醒了,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呢?累不累?”
  虽然平时欧阳磊对白子灵一向都是很温柔,可是经过了昨天晚上,这一种温柔感觉比以前更加的有过而不及了,可是他怎么能够问出这样的话呢?白子灵来这里虽然已经有六七年了,可是根深蒂固的思想还是不能很放得开,听到欧阳磊问她累不累这个问题的时候,她还是不其然的想到了昨天晚上的疯狂,脸一下子就红了。
  欧阳磊看到白子灵这样可爱的样子,很不争气的又起了反应了,不过他知道他不能够在第一次便这么频发的要白子灵,这样对她的身体不好,所以他硬是把自己的欲望压制了下去,然后俯下身子蜻蜓点水一般对着白子灵的嘴巴啃了一下,“既然起来了,那就快点起来洗漱吧,来尝尝我的手艺!”
  白子灵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欧阳磊今天自己亲自动手给她做早餐吗?可是他会做吗,白子灵非常怀疑。
  其实白子灵不知道的是,欧阳磊其实早在一年前就为了这一天能够给白子灵做美味的早餐,便偷偷的每天抽出时间来练习做菜了,而且他智商比较高,所以学得很快,经过了这么久的训练,他现在的手艺比一般酒店里面的厨师也是不逞多让的。
  吃完早餐的两个人,便像往常一样,欧阳磊送白子灵去学校。可是到了学校的时候,欧阳磊却亲自下来给白子灵开门。
  白子灵挑眉看了一下他,然后不以为意,把手放到欧阳磊伸出的手上,由他带着自己下了车,可是让她想不明白的是欧阳磊送他下车了之后还没有走,“你今天不用去海沙帮了吗?”
  “嗯,海沙帮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以后我可以有很多时间陪着你了,以后我们都不要再分开了!”欧阳磊一语双关的说道。
  白子灵又怎么会不知道欧阳磊的意思,“好的!永远不分开。”其实她这么久也只是想找一个这样的温暖而已,现在她找到了,自然也不会放手。
  两个人一起走进了校园,他们一进校门,便有很多人给他们洒下花瓣,同时播放着婚礼进行曲…
  显然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而这个阴谋家不是身边这一位又是谁,不过大学生结婚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白子灵停下来一脸幸福的看着欧阳磊,欧阳磊笑着问道,“喜欢吗?”
  白子灵没有说话,回应的就是送给欧阳磊的一个深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