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2017-07-03 20:50更新,共4914字)
  夏天小朋友,这个名字是夏妈妈取得。在池姝妍撒泼打滚,夏宁冷战无果之后,两人接受了这个名字。
  夏天小朋友是两家唯一的小辈,自然是千娇万宠。而且,池家和夏家有经商的,有当官的,就是没有搞科研的。而夏天小朋友,在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了对科学相当大的兴趣。
  整日盯着天看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一开始,夏天盯着天空,一动不动的盯了半个小时。把池姝妍吓坏了,如果把夏天抱到室内就开始哭闹,一定要在花园里才肯。
  当夏天认识不少字之后,他就开始捧着各种科学书没日没夜的看。
  池姝妍靠在夏宁的怀里,看着书房里的儿子:“阿宁,你说天天怎么会是个书呆子呢。我也不怎么爱上学,看你也不是喜欢读书的样子。”
  “爱读书还不好吗?”夏宁笑道。
  池姝妍白了他一眼:“那要看读什么书好不好!前些日子,钱婶做饭的时候,那小子跑过去问钱婶为什么放盐的时候不称一下,而是随便放进去。你说,谁家做饭的时候放盐是称了先的!”
  “这说明他爱思考。”夏宁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上面不存在的胡子。
  池姝妍哼了一声,走进书房:“夏天,今天不许看了!出去休息一下。”
  夏天抬起头,继承了夏宁的完美的小脸蛋上面露出无奈的表情:“妈妈,我才进来半个小时。”
  池姝妍哼哼唧唧:“半个小时就够了。你才几岁。对了,你学校的作业做了没有?”
  “早就写完了。”夏天没办法,只能把书放下,去了客厅。
  池姝妍还在沾沾自喜的时候,池妈妈的电话就来了:“池姝妍,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还阻拦天天看书呢!你自己不爱看书就算了!还拦着天天……”
  “妈!!!天天给你打小报告对不对!他整天坐在书房里,都快变成书呆子了!!我不跟你说,居然敢打小报告!”池姝妍连忙挂掉电话,冲到客厅。
  “夏天!!你居然敢打电话给外婆!小命不想要了是吧!”池姝妍冲上去抱住夏天,用力的揉搓他的脸。
  夏天哀怨的看着夏宁:“爸爸,你快点把你老婆带走……快点……”
  夏宁好笑的把池姝妍拉起来:“跟孩子闹什么。”
  “每次都给我妈打小报告,害得我每次都被骂!夏天,你要是再打小报告,就给我跪键盘!不跪掉空格键不许起来!”池姝妍气呼呼的道。
  夏天摸了摸自己的脸,还有点疼:“知道了。以后不和外婆打小报告了。”要告诉奶奶!
  池姝妍胜利的看着夏宁:“把你儿子带去跑步,整天坐在家里,会长不高的!”
  夏天看着自己妈妈,他已经是他们班最高的了,怎么可能长不高。妈妈每次都不去,都是他和爸爸去。
  “妈妈,你为什么不去!”夏天指控道。
  池姝妍靠在沙发上:“因为我不用长高了。”
  夏天撅起嘴:“我也不用长高!”
  “胡说,你要是永远这么高,我看你怎么找老婆!”池姝妍挥了挥手:“快去吧。”
  “我才不想要有一个这样子的老婆。”夏天嘀咕着跟在夏宁身后出去了。
  夏天上初中的时候,接触到了很多的化学器材。家里又是有这个条件让他捣鼓这些东西。于是,一发不可收拾。
  “夏天!!!你是不是把我的鎏金耳环拿走了!!!!”池姝妍看着自己空空的首饰盒,怒道。
  夏天从实验室里钻出头来:“没有啊,我没有拿你的鎏金耳环!”
  池姝妍推开实验室的门,一眼就看见了她的耳环,只剩下一只的耳环。“你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夏天,你知不知道这个耳环是你爸爸送给我的!!!”池姝妍要抓狂了,5周年纪念日的礼物,居然就剩下一只了:“还有一只呢!!!”
  夏天指了指桌子上的量杯:“在那个里面。”
  池姝妍看见量杯里面是一种黄色的液体,几乎没学过化学的池姝妍表示她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我的耳环呢!”池姝妍拿起旁边的小棍子,在里面搅了搅,却什么都没有。
  夏天站在门口道:“我想验证一下王水是不是能溶解金子。我想它是可以的!”
  “夏天!!!”池姝妍尖叫:“你居然把我的耳环给溶解了!!臭小子,你给我站住!”
  夏天飞快的往外面跑:“妈,这说明你的耳环是真金,不是假的。”
  “夏天!你给我站住!”池姝妍当然是跑不过夏天,气喘吁吁的站在沙发背后,怒道。
  夏天关上实验室的门,不跑的是傻瓜。
  池姝妍的大哥二哥终于收心娶老婆生孩子的时候,夏天都已经1岁多了。所以,夏天当然不让的成为了家里的大哥。
  “朵朵,好可爱。让姑姑亲一亲。”池姝妍抱着大哥的二女儿,亲了又亲。
  池二哥的儿子池文哲站在夏天的身边:“哥,姑姑在家里是不是对你不好?”
  “被你发现了。哎,谁让她是我妈呢。我也只能受着。”夏天说的自己像是那首歌里唱的‘小白菜,地里黄……’
  夏宁站在他们身后,听见夏天这么说拍了一下他的头:“你妈对你很不好?”
  夏天捂着自己的头:“爸爸就会和妈妈合起来欺负我!妈妈上次罚我跪键盘,你还不让我搬救兵!”
  夏宁哼了哼:“谁让你用你妈的耳环做实验的!”
  夏天瘪着嘴:“下次用别的就是了。”
  池文哲对夏天道:“哥,我们去找阿然吧。他肯定在打球。”
  阿然全名叫池文然,是池大哥的大儿子。生的三大五粗,最爱体育运动。
  夏天摇头:“这么热,就他能在外面待下去。我要去做实验了,你去吗?”
  池文哲立刻就忘记了要去找大堂哥的事情,屁颠屁颠的跟着大表哥走了。“我跟你说,有时候,有一些东西加在一起是会发生变化的。但是,你不能乱加。比如说,氢气和氧气点燃,就会……”
  “哥,点燃是这个样子吗?”池文哲握着火柴往杯子里伸。
  夏天倒吸一口气,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把人拉开,然后就看见自己的量杯被炸掉了。“池文哲!!我不是告诉你不要乱动吗!!我的杯子……”
  池姝妍抱着朵朵,听见爆炸声连忙赶到实验室:“天天,你在不在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夏天连忙大声道:“没事,就是一个小爆炸的实验。”
  池姝妍拍了拍门:“开门,让我进去看一看!”
  夏天不情不愿的打开门,让妈妈进来。
  池姝妍看见桌子上一片狼藉,还有一些玻璃碎片:“这就是小爆炸!你人有没有事?文哲,你有没有伤到?”
  “姑姑,我没事。都是我不好,刚刚不小心动了哥哥的实验。”池文哲连忙认错。
  池姝妍道:“没关系,没受伤就好。”
  夏天正抱怨妈妈居然没有骂池文哲,一低头就看见朵朵拿着自己的实验工具。“朵朵!!快放开!!!”
  但是已经太迟了,火焰从朵朵面前的杯子里窜起来。
  池姝妍吓了一跳,连忙把朵朵抱起来:“朵朵,有没有烫到?”
  朵朵眼泪汪汪:“没有……好害怕……”
  夏天连忙拿湿布把杯子盖住,火慢慢的熄灭了。“害怕还去动我的东西!”
  朵朵搂着池姝妍的脖子:“姑姑……哥哥,哥哥骂我……”
  “夏天!你胆子大起来了!居然骂妹妹!你……”池姝妍还没有说完就被夏天推了出去:“妈妈,你还是抱着朵朵看电视去吧。这里太危险了!”
  等两个女人走了之后,夏天哼了哼:“我妈就是太偏心了。朵朵一来,我就不是她儿子了。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她居然还骂我!”
  池文哲拍了拍他的肩膀:“都是朵朵的错。你不知道,在家里,阿然给朵朵背了多少的黑锅。”
  在打球的池文然打了个喷嚏。想到自己今天要去姑姑那里就早早的收手,骑上自行车就走。
  “然然来了,快点喝口水。今天又去打球了?”池姝妍递过一杯水。大哥家的两个孩子都是好孩子,哪像夏天,就会惹她生气!
  池文然笑的腼腆:“姑姑,我不渴。天天哥和阿哲呢?”
  “实验室里,你还是别去了。里面太危险了。”池姝妍不想池文然进去。
  池文然也听她的话,乖乖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夏天带着池文哲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家妈妈坐在池文然旁边这里捏一下那里捏一下。
  “妈,什么时候吃饭?”夏天瞪了一眼池文然,他妈妈就喜欢大伯家的两个孩子。好像他不是亲生的一样。
  “你还知道吃饭啊!今天去酒店里吃,早上就说过了。你又没有听!你爸爸已经去了,我们也出发吧。”池姝妍抱起一旁一直吃零食的朵朵,往外面走。
  夏天跟上去,把朵朵手里的巧克力拿掉:“再吃你就变成大胖妞了。小心没有人要。”
  朵朵哇的一声就哭了。
  池姝妍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轻轻踢了一脚夏天:“你又逗你妹妹。快点把巧克力还给她!你还想不想吃晚饭了!”
  夏天不情不愿的把巧克力递过去。这就是他妈,永远不会向着他。%n(%o_%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