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三兄妹
(2017-07-03 20:45更新,共3260字)
  以往的陈家大宅在W市的这处高档住宅区里算的上是最安静的一户人家,几乎不会出现任何的声音,也鲜有陌生人出入,进进出出就那么几口人。
  而这几年却渐渐成了这个住宅里最热闹的一户人家,虽然来往的外人仍旧不多,但却经常看到这一家大小在自家门前的小院里嬉闹,孩子们童稚的笑声时不时的会吸引来小区其他住户的注意。
  这户人家在这小区也算是出了名的了,当初说陈家的这个独子是自闭症患者,沦落到要去穷乡僻壤的地方买老婆,偏偏这个儿子还在演艺圈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各家媒体这么大肆报道和渲染下,想要不知道这家人的一些事儿都不可能。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确实也都不看好陈家儿子的这段婚姻,你说这用钱能买来的老婆能和你一条心?而且陈家的这个儿媳妇他们也都打眼看过,是个标志的美人,据说能力也很好,有些住户偶尔几次在小区里看到她,几句交谈下来,也都知道她的交际能力很好。
  你说,这么一个样样都拿的出手,放在外面,人人都会追求的美人,当初又是在利益驱动下才嫁的陈家儿子,等她羽翼丰满了,还不得说飞就飞走了啊。
  陈家到最后只怕是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局。
  可让众人跌破眼镜的是,这一年又一年的过去,孩子也是一个接一个的,都生了三个了,眼看着这最大的孩子都上小学了,那两个小的也都进了幼儿园,这俩夫妻还恩恩爱爱的每天同进同出的,着实是让大家有点不解,这陈家的傻儿子就那么好?还是说陈家给了他们这个儿媳妇数不清的好处?或者这个儿媳有什么把柄在陈家人手上?
  再多的猜测,当事人不做任何的回应,这也就只能是个猜测而已,时间过的越久,这种猜测就会越少,毕竟是人家家里的事,你再好奇也和你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能住在这个小区的人,大多数还是很有分寸的,知道什么话该讲什么话不该讲,但大人有分寸却不代表孩子也有分寸,招弟就知道有好几次,这个小区的孩子围着放学回家的小睿宏他们起哄。
  离这个小区门口不到两边米的地方就有一所远近闻名的小学,教学质量是W市里最好的,到了上学的年龄,陈家的三个孩子就读的就是这个小学。
  一开始的时候,因为不放心,贺琴,招弟他们还会接送小睿宏上下学,后来时间一久,觉得这么近也不会有什么意外,招弟为了锻炼小睿宏的自主能力就让他自己上下学了,后来有了弟弟妹妹,小睿宏也大了,就自告奋勇的每天带着弟弟妹妹一起上学,等看到弟弟妹妹进了教室之后,他再往自己就读的小学部走去,下午放学的时候,他也是让弟弟妹妹在教室里等他,他过来接了他们再一起回家。
  这天,陈睿宏刚到小学附设的幼儿园门口,就看到幼儿园的操场上蹲着两个小身影,他一看,这不是他的弟弟陈睿铭和妹妹陈可悦吗?
  他再一细看,发现小可悦蹲在地上一脸的不高兴,隐隐约约似乎还有哭过的痕迹,而小睿铭却站在妹妹的身边,一脸小大人样的说着什么。
  等到陈睿宏走近了,这才听到弟弟在说的什么。
  “可悦,你怎么那么笨呢?人家骂你,你居然就乖乖的被骂了,真丢我们陈家的脸,今天回家,我要告诉爸爸妈妈,让妈妈好好教训教训你,妈妈早就说过的,陈家的孩子出去一定要不卑不亢,”说到这个不卑不亢的时候,小家伙还挠了挠自己的大脑门,这个词是这么说的吧?妈妈好像是这么说的,应该没错。
  等自我确定没说错之后,他才接着教训妹妹:“妈妈还说了,咱们的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是最善良,最诚实,最大……大……”
  小家伙使劲的挠脑袋,就是想不起来,这大后面是说的什么来着,反正就是很聪明的意思的那个。
  “大智若愚。”陈睿宏在一旁听了一会儿,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这肯定是有小朋友说爸爸的坏话,让这俩个小家伙听到了,他们这才一个哭一个气的,他上前帮弟弟续上这个词,这才吸引了两个小家伙过于专注于谈话的注意力。
  “大哥,大哥。”两个小家伙在听到声音之后,同时朝这边看了过来,等看到是陈睿宏,就都站了起来,亲热的迎了上来。
  陈睿宏伸手将小可悦脸上的泪痕擦拭干净,又摸了摸小睿铭的大脑袋。
  其实他自己年纪也不大,才10岁都不到的一个孩子,可这会儿,却老气横秋的当起了大人。
  “可悦,大哥也要批评你,这次你二哥说的对,别人说爸爸坏话的时候,你要理直气壮的驳回去,咱们没什么好心虚的,咱们的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比起别人只有更好的,没有更差的,妈妈说了,爸爸是天使,他只是有点不食人间烟火而已,我们要做的是要保护爸爸的这份美好,而不是人云亦云的以为这种美好是愚笨,我们要做一个能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聪明人,知道吗?”
  听到大哥也帮着二哥来教训自己,小姑娘就有点不乐意了,马上开口为自己辩解了几句。
  “大哥,我没有,悦悦没觉得爸爸不好,可是他们人太多,悦悦当时一个人,一张嘴巴说不过他们那么多张嘴巴,这才气哭的。”
  “你傻啊,你不会很大声的喊我的名字的吗?我一定听的到的,你吵不过人家,我帮你吵。”小睿铭一听就不乐意了,有他这个二哥在,妹妹居然不懂得搬救兵,怎么那么笨啊。
  小可悦一听二哥说她傻,眼睛都气圆了,撅了撅嘴巴就不说话了,她决定了,等会儿回家,她要找爸爸告状,二哥居然说他的小公主笨,她要让爸爸罚二哥练琴,看他还敢不敢欺负她。二哥最怕的就是练琴了,平时练琴房都不敢进的,这次她非得让他练的哇哇大哭,看他还敢不敢说自己笨。
  陈睿宏见妹妹这会儿的心情都平复的差不多了,都有心思吵架了,这才笑着一手拉着一个的一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