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此生只愿与你白首偕老
(2017-07-03 20:42更新,共4730字)
  虽然柯以扬说竞标弃权,但林旋还是不想放弃,最后柯以扬放弃刚拥有佳人的喜悦,陪她熬了一个通宵,最终林旋凭着这张设计图,在第二天竞标中顺利的拿下了那块地。
  而自从林旋拿下了这块地后,公司的人看她的眼光也不一样了,没人再敢小看她,更不敢再说她是靠男人上位。
  因为林旋的脚受伤,柯以扬放了她大假。
  这天早上,柯以扬去上班了,林旋正准备从柯以扬的公寓里挪回自己的公寓里,门铃便响了起来。
  心中虽疑惑是谁在这个时候来找以扬,但她还是起身,瘸着腿,以缓慢的速度向门边移了去。
  等她来到门边的时候,她刚打开门,整个人就愣在了那里,只见好几天没见的商宜正站在门外。
  面上一阵尴尬,林旋不知道该让商宜进来坐,还是带着商宜去对面她的公寓里。
  就在林旋还在纠结的时候,商宜开了口,“阿旋,你是想让我一直站在门外吗?”声音很平静,甚至还夹杂了点喜悦。
  听到这句话,林旋不敢置信的抬头看了眼商宜,她竟然没生气?
  这样想着,她还真问出了声,“商宜,你没生我气?”
  商宜噗嗤笑出了声,“生你气做什么?柯以扬已经跟我说了,而且你一定不知道蓝心的这套公寓,也是柯以扬名下的,所以我们俩都被柯以扬和蓝心给骗了。”
  商宜说着,已擦过林旋的身子,进了门。
  在她向客厅里走去的时候,还不忘搀扶住已惊楞状态的林旋。
  真的不能怪她惊楞住,实在是这条消息让她感到不可思议。
  “意思就是我回国的那天,其实以扬也是知道的?”林旋一边借助着商宜的力向客厅返回,一边微蹙眉问道。
  她怎么觉得自己又被利用了?
  好似感受到林旋心中所想,商宜摇了摇头,“没,你回来的那天,柯以扬的确是不知道。”说着,她已扶着林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停了停,又接着道,“蓝心今天有事没能来看你,让我向你道个歉,阿旋,你也别生她的气。”
  商宜话音刚落,林旋已接了过去,“蓝心表哥的事也是他安排的?”她不知道自己说这句话时,她的眸中已盛满了怒意,只是被她强行压制住了而已。
  商宜本来是不想回答林旋的,可她还是点了点头,“是的。”
  简单的两个字,却让林旋的眼前猛然一黑,她从沙发上哗啦一声站了起来,嘴里也喃喃道,“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明明那天已说好,以后再也不会利用她,却还是瞒了她这么多事。
  好似早就猜到了林旋会有这种反应,因此商宜才打算面对面告诉林旋这些事,这时的她也不是为柯以扬说话,就是觉得柯以扬毕竟为林旋做了这么多事。
  就算当年她再不喜柯以扬,现在还是喜欢柯以扬能好好的和林旋在一起。
  “阿旋,你冷静点,他做这些都是为了你,你又不是不知道。”商宜说着,又重新将林旋拉坐在了椅子上。
  林旋不再说话,而是努力的平复着她的心情。
  屋子里一时又安静了下来。
  等到林旋终于平静下来,等到商宜以为林旋不再生气时,林旋开了口,对商宜说道,“商宜,我想出去走一圈,你陪我出国吧!”说着,她已将视线放到了商宜的身上。
  好不容易和柯以扬再次走在一起,她本来是充满幸福的,可是今天再听了商宜说了这些后,她虽想恨柯以扬,却恨不起来。
  她知道商宜说的都是对的,但她还是一时接受不了,总觉得她所做的每件事,其实都在男人的算计里面,包括她一直真心对待的蓝心,原来跟以扬的关系还是那么的好,好到将她这个之情都放到了一边。
  林旋回过神来,听得商宜说了一个字,“好。”
  当天下午,两个女生就买了机票和办了签证,去了国外。
  然而,林旋并不知道,等她到了商宜带她去了某个国家的那个小岛上后,她真是有种想要掐死商宜的冲动了。
  俩人刚来岛上的当天晚上,商宜说晚上岛上有个活动,她也不管林旋参不参加,直接将林旋从床上拖了起来,然后给林旋梳妆了一番,还给林旋换上了一套好看的白纱裙。
  看着商宜在她身边忙来忙去的样子,林旋终于忍不住低声嗤笑道,“都说不去了,你还给我弄成这样,你这个丫头,是不是想死啊?姐姐我是来散心的好吗?”
  “哎呀,散心也得看帅哥好吗?”商宜说着,摆了摆手,在看到自己已将林旋打扮好后,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拉着林旋出了门。
  沙滩上,林旋刚被商宜拉过来,入眼就是一片漆黑,更别说什么商宜提的那种活动了,连一个人影都没见到。
  林旋刚想跟商宜说可不可以回去了,商宜已开了口,“阿旋,你先站这里等会哈,我待会过来。”
  说完,她也没管林旋同不同意,人直接跑开了,只留下林旋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行。
  “喂,乐商宜,你搞什么鬼啊!”林旋轻轻的跺了跺她那只受伤的脚。
  然而就在这时,本来还身处黑暗中的她,身边忽然渐次亮起了灯光。
  那些灯光照的她有点眼晕,在她有点眼晕的时候,她又看清了她现在脚下站着的地方,竟铺满了玫瑰花瓣,而这条铺满玫瑰花瓣的路是通往她前方不远处的一个临时搭建的舞台上。
  那个舞台仅仅只有一块纱布遮住,充当背景,在舞台上还飘着好些五彩缤纷的泡泡,整个舞台在灯光的折射下显得美轮美奂,让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在林旋还沉浸在这种感觉当中时,她眼前的人也越来越多,那些人没有立刻围上前,反而是自主的在花瓣的红地毯旁站成了两排。
  更让她不敢相信的是,在这些人当中,她竟看到了她的妈妈,还有安中冥、蓝心等人。
  “你们……”林旋刚想开口说话,消失了一段的时间的商宜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来到了林旋的面前,打断了她的话,“阿旋,今晚的你一定是个很美很美的新娘。”
  说着,她已将她身后不远处的林悦欣给拉了出来,“阿姨,这段路由你来陪着阿旋走吧!”
  如果说林旋这个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那就是她智商的问题,在她的手刚被商宜交到了自己妈妈的手上后,她就看到了在一个男人的身影,正从临时搭建的舞台上向她的方向走了来。
  是他!
  男人今晚也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以此来配她的一身白,在她的记忆力,从未见过他穿过白色的西装,但他穿起来,果然又跟她想象中那般好看。
  “妈妈……以扬……”林旋的眼睛一瞬间湿润,她的一只手也紧紧的捂住了嘴。
  此刻的她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她心底的震撼。
  “阿旋,好女儿,妈妈能陪你走这条路,真的很开心。”林悦欣说着,也满眼含了泪,牵着林旋的手向柯以扬的方向走了去。
  在三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时,本来很安静的周围也瞬间沸腾了起来。
  首先说话的就是商宜,“阿旋,祝你和柯以扬白首偕老。”
  接着就是蓝心的声音,“阿旋,不知道你还有没有生我的气,但是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为了你好啦!”
  还有安中冥,他虽没说话,但他眼中带着祝福的笑意也传到了林旋他们这边。
  林旋就在这一声声的祝福声中,被自己的母亲将手交到了柯以扬的手上。
  “阿旋,你终于是我老婆了。”说完,他又看了眼林悦欣,说道,“妈,谢谢你,将阿旋送到了我身边。”
  看着自己的女儿出嫁,还是被自己牵着手送到了别人的手中,林悦欣含着泪,哽咽道,“好好对我们家阿旋,她这辈子过的太苦了……”
  “妈……”林悦欣一句话还没说完,林旋的眼泪刷的一下掉了下来。
  哪怕到了此时,就算她的手已被柯以扬紧紧的握在了手中,她还是觉得非常的不真实,包括妈妈说的那句话,她更加觉得不真实。
  林悦欣没再说什么,伸手抱了抱林旋的身子,就对柯以扬嘱咐道,“去吧,别误了时辰。”
  柯以扬也不再延时,握紧了林旋的手,他偏头,在她耳边低声道,“我们先结婚,明天再跟妈好好说话好不好?嗯?”
  “嗯。”林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点头答应的。
  然后,就在她点头答应的情况下,她的人已被柯以扬牵着手向舞台那边走了去。
  舞台上。
  林旋和柯以扬面对来宾并排站着,在他们的身后,是伴娘商宜和蓝心,还有伴郎安中冥。
  就在林旋还恍恍惚惚的时候,牧师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柯先生,你愿意娶林旋小姐为妻,不论生老病死,今生都与她不离不弃吗?”
  “愿意,此生只愿与你白首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