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生命中的逗号(10)
(2017-07-03 20:39更新,共2148字)
  聂书记站起身,显然是要“送客”,陈秉宇却僵持着不愿起身。
  “秉宇。”聂书记饱含了严厉的声音传来,“以后不要再提起你和冯西的莫逆之交,对任何人都不要再提。好了,你可以走了。”
  陈秉宇无奈,只得站起身来,“聂书记,我还有一件事。”
  聂书记看了看他,似乎在猜测他要说的是什么事。
  “聂书记,我想提出辞职。”陈秉宇有些激动。
  “什么?!”聂书记的声音陡然高出了一个调,“我没有听错吧?你要辞职?”
  陈秉宇缓缓地点了点头,“对。盘山公路事件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虽然栗浸没有揭发我,但是我自己心理上受到了很大的冲击,而且此事诱发了5条人命……”
  “你就因为一件陈年旧事要辞职?”聂书记再次打断的陈秉宇的话,而且他也因为吃惊和愤怒脸色涨红。
  “不只因为这个……”
  “是不是还因为那个年轻的女同志?是不是她受不了周围人的议论?她应该清楚,既然选择了你,就要承受更多的压力和流言,这是作为一名领导家属所必须承受的。”在官场浸淫多年,聂书记怎么会不知道堂堂一个市长找了个年轻老婆会是多么具有话题效应的时间。就连他在省里都没少听到有关陈秉宇的调侃。所以,他直接将这个疑问甩了出来,想看看陈秉宇是个什么态度。
  “不,小宋并没有提出什么。辞职是我一个人的决定。我也会为这个决定负责。”陈秉宇坚定地说。
  “负责?你为自己负责?那谁为L市的人民负责,谁为L市以后的发展负责?陈秉宇,你要知道,你现在这个位置,辞职已经不是你自己能决定的了!”聂书记越说越严厉,“陈秉宇,我们看好你的能力,知道你内心纯粹,不染世俗。我们也尽量保护你这种纯粹,可是你呢?你就这样甩手不干了?你难道不怕辜负了组织、辜负了我们、辜负了300万市民对你的信任和嘱托?!”
  一连串责问,像一声声炸雷在陈秉宇脑海中炸响。是呵,他觉得对不起冯西、对不起宋曼宁,甚至也对不起他自己,他的人生单调乏味到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可是他已经被放到了这个位置上,就要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地继续干下去,哪怕辜负了所有亲人、朋友,也不能辜负老百姓。
  聂书记抓住了陈秉宇这一瞬间的犹疑,顺势开口道:“秉宇,我当什么都没有听见,你也什么都没有说,你回L市吧。”说完,聂书记径直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看起了文件。
  陈秉宇张了张口,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淡淡地道了声:“那我先回去了。”就离开了书记办公室。
  陈秉宇走后,聂书记拨通了省委组织部部长的电话,“尽快安排对陈秉宇的考察。”
  自从陈秉宇代任书记一职以来,L市的经济增速可谓起死回生,L市的人均生产总值增长了40%,创造了全国闻名的“L市速度深化”,被各大媒体竞相报道。陈秉宇的能力和才华,谁都看得到。如今,说他强势也好,说他不体恤下属也罢,他是铁了心,决不能让这样一个人才从H省流失。
  陈浩看到陈秉宇面色复杂地从省委大楼上下来,他并不敢多言,赶紧打开了车门,让陈秉宇上车。
  坐定之后,陈秉宇低沉地说了句:“去老常委家属院。”
  陈浩心中升起疑问无数。自打他跟着陈秉宇当秘书以来,陈秉宇从来没有到省里哪个领导家里去过,如今却要去老常委家属院,难道是要为以后接任市委书记铺路?不不不,陈浩很快否定了自己的猜想,他知道陈秉宇不是这种人。那现在他们去老常委家属院干什么呢?
  很快,陈浩的疑问就得到了解答。
  到家属院外,陈秉宇拨了个电话,他们的车才被允许进入院内。
  不一会儿,一幢独栋小楼映入眼帘。原来,陈秉宇要去的地方是谢家。
  陈秉宇示意张建国和陈浩停车等着,便下车走向小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