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生命中的逗号(8)
(2017-07-03 20:39更新,共2352字)
  陈秉宇忍不住在宋曼宁颈项间轻轻吻了一下,宋曼宁听到陈秉宇就在她的耳根儿处轻言慢语:“最近工作开心吗?”
  “呃……”宋曼宁脑海里尽是粉红泡泡,有些不会思考,“工作还行啊。”
  “我是说有人说什么吗?”
  “说什么啊?”宋曼宁的注意力都在耳朵上,无奈之下只得开口阻止:“你别在我耳朵边儿说话,痒痒。”
  陈秉宇轻笑,随即抱着她坐在沙发上,认真看着她问道:“你周围有人说闲话吗?”
  宋曼宁迟疑了一下,还是照实回答:“有肯定是有,不过没人当面说,没关系的。”
  宋曼宁和陈秉宇的关系已经公开了。显然镇里不少人都知道,他们不敢当着宋曼宁的面说些什么,私下里却没少议论。这些闲言碎语,宋曼宁都是从高萱那里听来的,总结起来,无非就是什么老牛吃嫩草、傍大腿、小三上位之类的话。高萱每次讲起来都义愤填膺的,倒是宋曼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对了,以前那个组织宣传办公室的主任戚建海不是老给我穿小鞋嘛,现在对我态度大转变,老想跟我拉拉关系。”想起戚建海的样子,宋曼宁就觉得又心寒又可笑,戚建海以前的不可一世和现在的唯唯诺诺对比实在是太鲜明了,活脱脱的“两面人”。宋曼宁接着说:“想想他的样子,挺无奈的。他也不容易,干了二十多年,连个副科级干部都没当上。”
  一提起工作上的事,陈秉宇像换了个人一样,厉声说道:“那是他个人的问题,位置没有摆正,一门心思想当官,不想干实事,哪有那么容易。”
  “人嘛,都是有欲望的啊,有的要钱财,有的要地位。其实,我觉得追求功名利禄倒也没有错,但是不能把这些当做唯一的价值追求。”宋曼宁看着陈秉宇,一副讨要表扬的样子:“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陈秉宇看着她可爱的样子,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对,就你聪明。”
  “哎呀哎呀,跑题了,你还没说要跟我商量什么呢!”宋曼宁最近学会了顺着杆儿往上爬,陈秉宇一夸她,她就顺势撒起娇来。
  “明天我要去省里汇报工作,主要就是汇报今天栗浸那个事儿,不过我想把实情说出来。”
  “那……会对你影响不好吗?”
  “会有一点儿,但是影响范围非常有限,不会像谢主任那样影响恶劣。但是,我想跟你商量的是我打算借着这次机会,提出辞职。”陈秉宇的面容和语调都毫无波澜,说出的话却如一声炸雷。
  “辞职?”宋曼宁惊愕地睁大了眼睛,“这可是你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的成果啊。为什么要辞职?因为我?是不是怕我听不惯那些闲言碎语啊?我没关系的,真的,他们说他们的,我好好干我的工作就行了。”
  陈秉宇轻抚她的长发,像是在安抚她焦躁不安的情绪,“不全是因为你。”陈秉宇轻轻吻了吻宋曼宁的额头,低声说道:“冯西大哥的事情还有栗浸的对这件事的处理方式,对我触动很大。之前,我其实并没有什么方向,只是觉得要对得起自己的职位和工资。后来遇到你,就想让你开心、快乐,无忧无虑。现在又知道了冯西大哥当年的那些事情,我就常常思考,人生究竟有什么意义。为爱情?为亲情?为报恩?我活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明白,但我想换一种方式,去探寻人生。”
  宋曼宁愣了愣,傻傻地说:“那个……我没听太明白,不过既然你决定了,我就支持你。”
  陈秉宇哑然失笑:这小东西没听明白就赶紧表明“支持”的立场,真是太信任他了。陈秉宇将宋曼宁搂在怀里,“辞职了,我就没工作了,也没有经济来源……”
  “呃……那倒是,我工资也不高,你好像也没什么存款的样子……”宋曼宁深知有情饮水饱只是个好听的噱头,“没关系,我也辞职,创业,挣钱支持你!”
  “哈哈哈”,陈秉宇这次大笑出声,他的小女人实在是太可爱了。“挣钱这种事情,当然是我来。我只是想换一种生活方式。在现在这个环境里,各种条条框框太多。我中规中矩地活了40多年,现在想……”
  “你想出轨?!”宋曼宁也随着他开起了玩笑。
  “不敢不敢。”
  两人笑闹作一团,陈秉宇一天的疲惫似乎也被这温馨而轻松的谈话一扫而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