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原来如此(3)
(2017-07-03 20:39更新,共4224字)
  一出家门,宋曼宁就迫不及待地挽起了陈秉宇的手臂:“我妈对你挺满意的。”
  “嗯。”陈秉宇不动声色,说出来的话却令宋曼宁大跌眼镜。他说:“考核通过,可以享受成果了。”
  他的意思是……?宋曼宁摇了摇头,自我安慰一般地在心里对自己说:不会吧,他怎么会这么猴急?!
  认识陈秉宇这么久,宋曼宁从来不知道陈秉宇也会开这么快的车。以往,他在市区开车,时速都控制在50左右,经常有后面的车不耐烦从左侧超车呼啸而过。宋曼宁也曾问过原因,他淡淡地说:“开那么快干什么,安全第一。”而今天,他似乎把“安全”二字给抛在了脑后,一路上压着限速的上限跑,超车超得令宋曼宁眼花缭乱。到了陈秉宇那儿,宋曼宁来不及从“超车惊魂”中缓过气来,就腾地被陈秉宇打横抱起来,扔在了卧室的大床上。她挣扎着要起身,却被陈秉宇灼~热的眼神制止……
  在他俯身上来的一刹那间,宋曼宁咕哝着说了一句完整的话:“我要先洗澡!”没想到陈秉宇竟然听了进去,只可惜采取的方式依然是抱。
  宋曼宁又挣扎,说:“我自己去。”
  陈秉宇皱了下眉头,手劲儿一松,吓得宋曼宁赶紧抱紧他的脖子。
  陈秉宇轻笑出声,“你不是要自己去吗?给了你机会了,你不珍惜。”说罢,便紧紧抱~着,再也不松手了。
  进了主卫的浴室,陈秉宇把她往洗漱台上一放,就开始动手找她裙子上的拉锁。宋曼宁哪里肯依,左晃晃右晃晃,左扭扭右扭扭地不让他得手。也不知是热的还是急得,不一会儿,陈秉宇一脑门的汗,鬓角还有汗珠顺着脸颊流下,汇集到下巴尖处变成大大的一滴,不偏不倚正好滴在宋曼宁的手背上。宋曼宁调皮地反手把汗滴重新抹回他的脸上,咯咯咯地笑个不行。
  这笑声搔~得陈秉宇心痒难耐。他压低声音,“在哪呢?”
  宋曼宁故意装迷糊,笑嘻嘻地看着他,“什么在哪呢?”
  然后,拿来浴巾,把她擦擦干,裹起来,抱着就往卧室回。
  “哎,你不擦擦啊?”宋曼宁看着他胸口的水珠,忍不住出声问道。
  陈秉宇并不答话,把她丢在床上之后,拆了她身上的浴巾,在自己身上擦拭起来。
  噢,要命,他用她刚刚擦过的浴巾,怎么比肌~肤~相~亲还让人脸红。
  醒来,已经是夕阳西下。(湖泊说:我不会告诉你们中间写了1000字,然后狠心全部删除了,已哭晕。)
  宋曼宁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正好看到陈秉宇在盯着她。
  她脸一红,娇嗔道:“看什么啊?”
  陈秉宇有些怜惜地轻抚她的脸颊:“还是很疼吗?”
  宋曼宁愣怔住了。疼,很疼,非常疼。从没有人告诉她,会这么这么这么的疼。那些小说上写的都是骗人的!疼得她一头冷汗下去,一头冷汗又上来。
  看着宋曼宁不说话,陈秉宇满心自责,把她拥入怀中轻声叹息。
  宋曼宁在他怀中,喃喃地说:“是不是以后就会好了?”
  “应该吧。”陈秉宇也不太确定。
  “要一直疼怎么办?”宋曼宁真是怕了。
  “那就不做了。”陈秉宇接着说,“反正也有别的办法。”
  听着他意有所指的话,宋曼宁有些含羞,“下次再试试吧。”
  “嗯,下次,应该会好一些。”陈秉宇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他以前只有谢长灵一个女人,而她早已经不是处~女,所以从未听她说过疼,甚至,甚至他非常直观地能感觉到谢长灵的享受和满足。可眼前的宋曼宁却像是疼得死过了一回,更别提享受了。
  宋曼宁蜷了蜷有点儿发麻的腿,腿~根儿~处果然还是疼得不行。“我不想动弹。”
  “那你躺着。”说罢,陈秉宇坐起身子,就要下床,可身形却滞了一滞。他侧下身子,随手捞起扔在地上的浴巾,裹在腰上。
  宋曼宁偷偷笑了笑:只听说女的害羞,没想到他也会害羞。
  似乎是听到了宋曼宁偷笑,陈秉宇转身疑惑地看着她。
  夕阳从窗外斜斜映入,照到陈秉宇身上,看着他整个人泛出金色的光芒,暖洋洋的。宋曼宁顺口说了句:“你都没什么赘肉。”
  陈秉宇似乎有些不自然,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宋曼宁窝在丝被里想着刚才的种种,觉得好像完成了人生的一件大事。虽然身体极为不舒服,但心里却是大大的满足。
  正想着呢,陈秉宇突然走了进来,一只手湿漉漉的,一只手用拇指和食指夹着她的手机。“手机在客厅震,我给你拿过来了。”
  宋曼宁赶紧起身去接,完全忽略了自己还光溜溜的。陈秉宇眼色一暗,冲她抬了抬下巴,示意她拉一拉被子。宋曼宁这才发现自己的窘相,赶紧拉好了被子,又从陈秉宇手里接过了手机。
  居然是马静。
  “宋妞,你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一接通,就是马静急吼吼的声音。
  宋曼宁揉了揉眉头,“电话没在手边儿。”
  “噢!那好吧,原谅你了。你没事儿吧,听起来怎么有点儿虚弱?”虽然神经大条,但到底是关心自己的好姐妹。
  “没事儿,没睡好。”宋曼宁撒了个小谎。
  “没事儿就行,我快到L市了,晚上一起吃饭啊,喊着你家老陈!”
  “你来了?”宋曼宁有些吃惊。
  “对了,老早不是跟你说栗浸在这边的分公司已经选好地址了,后天准备开业,我们提前过来看一下前期准备工作。”
  “那好,晚上想吃什么?”
  “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一起吃。”马静难得说出这么感性的话,随即却又哈哈大笑,“先见面再说。”
  两人又约了一下见面地点和时间,就挂断了电话。
  宋曼宁听到陈秉宇还在厨房忙活,就自己起床梳洗了一番。穿戴整齐后,陈秉宇已经将两菜一汤端上了餐桌。
  宋曼宁边吃着,边说:“马静过来了,一会儿要去见面,你也一起吧?”
  “嗯。”陈秉宇点点头,“她的男朋友栗浸也过来吗?”
  “对,他们的分公司要开业了。”
  “行动迅速。”陈秉宇其实早就对栗浸青睐有加,这次栗浸在L市开分公司,如果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跟陈秉宇开口寻求支持了,栗浸却从未表示过什么,甚至连暗示都没有。所以,虽然他不喜欢应酬,但像栗浸这样正直又有能力的青年,他非常愿意多接触。
  最终,四个人还约在上次见面的“随便吃吃”。宋曼宁和马静依旧聊得热火朝天,陈秉宇和栗浸则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栗总,听说你是从国外回来的?”陈秉宇轻声询问。
  栗浸点了点头,“嗯,高中时期家里出了点儿变故,母亲就带我去加拿大了,在那边读的大学。”
  “那怎么想回国创业呢?”
  “人老了,就想念故土,我母亲不太会讲英文,在那边朋友也不多。我就想带她回来,希望她过的开心些。”
  “那她现在在国内吗?”
  栗浸竟然笑起来,笑容里却有一丝清冷。“刚回来,就发现老房子也拆了,老朋友都天各一方,住了不到半年,又回加拿大了。我这边公司刚起步,也不能陪她回去……”
  陈秉宇有些遗憾地说:“是啊,这些年城市发展快,不少旧城区都面临拆迁改造,老住户都要搬迁安置。可是你母亲一个人在加拿大,你也不放心吧?”
  “嗯,忙完手头的事,我打算带她去加拿大一趟。”栗浸边说,边往马静那边看了一眼。马静也像心有灵犀似的,回望了一眼,给栗浸一个灿烂的笑容。
  栗浸转过头来,若有所思地望着陈秉宇:“陈市长,你是否做过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陈秉宇心中一惊,不知道栗浸为何问出这样尖锐的问题,随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缓缓回答道:“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