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变故(5)
(2017-07-03 20:39更新,共5269字)
  很快,齐建国调离的正式文件就下来了,他告别了工作了数年的L市,也告别了自己曾经主政一方的显赫地位。到省里后,厅局级干部一抓没有一大把也有一小撮,所以他不会像在L市这样,跺跺脚就地动山摇了。
  陈秉宇提前一天接到了口头通知,第二天组织上又专门召开市委常委扩大会议,正式宣布由他暂时代理主持L市的党政工作。虽说是暂时,是代理,但实际上是组织把他放在那个位置上,对他进行考验,看他能不能胜任。干得好,顺理成章接住书记的位置,干不好那就退回原位,等着组织认命一位更有能力的人。
  这次他能顺利暂代书记之职,实在是令一大批官场中人大跌眼镜,因为大家多少都知道些他背后的故事,万万没想到谢家会轻轻松松放了这个“负心汉”、“白眼狼”。甚至有人暗地里猜测,是谢家故意抬高他,然后再重重一摔,使之一败涂地无法翻身。
  对工作上的这一变动,陈秉宇心态十分平和,依旧是那一副平静无波的模样,为人处事也冷淡依旧,那些曾经落井下石的并没有被打击报复。当然,变化还是有的,比如代理上书记的职务之后,他更忙了,也更累了。忙得狠了,有时候一个星期还见不上一次宋曼宁。
  所以,要陪宋曼宁买车的事自然被取消了。好在宋曼宁通情达理,主动打电话说已经请老司机张建国出马,帮忙选好了车型,只是纠结于红白二色,所以就问问陈秉宇的意见。当时,陈秉宇正忙得焦头烂额,看白色纸张打印的文字材料看得想吐,不假思索地回答:“红色!”然后,宋曼宁就欢天喜地地去刷卡订车了。
  半个月后提车,宋曼宁第一时间就把车开到了市政府门外,可是围着市政府大院正着反着转了两圈,最后还是悻悻然开回了家里。谁让陈秉宇太忙根本没时间见她呢。
  这期间,宋曼宁和张凯又见过几次,而且她隐隐约约感觉到张凯的意思,所以后来张凯再约她的时候,她就不每次都答应了。偶尔答应一次,也只是简单吃个饭,而且是轮流买单。她并不想失去这个朋友,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表白之前让他知道自己的态度。
  张凯也聪明,这么一来二去的,他也明白了个七八成。可他就想不通问题到底出在哪。直到有个同事神神秘秘地八卦市领导秘辛的时候,他才恍然大悟。但是年轻人嘛,总是存着一丝幻想和侥幸。所以他拨通了宋曼宁的电话。乱七八糟地扯了半天,他才支支吾吾地问出来:“听说你有男朋友了?”
  宋曼宁早就听出了他语气里的不对头,以为他是要表白。如今他这么一问,反倒令宋曼宁松了口气。“嗯,有了。”
  人家都已经承认了,张凯也松了口气:“那……祝贺你啊!有喜讯了早点儿说,给你帮忙去!”
  于是,宋曼宁的这一段小桃花就这样终结了。好在终结的方式比较隐晦,所以两人还可以继续做朋友。
  陈秉宇这边忙得成效显著,他代职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之前产业集聚区的考核方案与干部管理结合起来,由组织部重新制定一个《产业集聚区领导干部工作实绩考核办法》。这一记敲山震虎惊得那些等着在产业集聚区养老的县级干部们人心惶惶,纷纷绞尽脑汁地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转眼又过了一个农历年头,按照省里的惯例,过完春节假期就要公布上一年各地市经济指标排名。L市这次经历增速位列第三,成绩喜人。
  陈秉宇从省里开会回来,召开了全市县处级以上干部大会,论功行赏。对全市经济贡献最大的几个部门单位,产业集聚区,大型国有私营企业都的得到了物质奖励。托了后腿的则要由一把手在主席台上进行表态发言。这种形式说好听了是发言,其实就是检讨,这其中就有呼叫产业集聚区的邓建设。
  大会开完的当天晚上,陈秉宇又组织召开了市委常委会,按照《产业集聚区领导干部工作实绩考核办法》对全市38个产业集聚区进行排名,后三位的产业集聚区管委会主任就地免职,这其中依然有邓建设。
  邓建设得到消息后,马上打电话给谢长清,可谢长清只是长叹了口气:“白纸黑字的制度在那儿,我说什么也没用。”
  邓建设知道,这次自己的政治生命算是彻底完结了。他也清楚,这事儿谁都怪不了,只能怨自己没本事干好工作。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不论是和宋曼宁的感情还是工作上的成就,陈秉宇都十分满意,可他又隐隐约约有些不安心,总觉得这平静无波的外表下暗藏着什么不得而知的阴谋。
  直到谢长清亲自到L市来质问他的时候,他的这种不安心才有了解释。
  那天,天很热,他不想再加班,正犹豫着是不是去接宋曼宁,突然就听到手机铃声。
  从上次他给谢长清打过电话后,两人就没有私下再联系过。所以,他一看是谢长清的电话,有些吃惊。
  电话刚一接通,就听到谢长清在那端问:“在办公室吗?有事要见你。”
  陈秉宇一愣,“在。”
  “我马上上楼。”说罢,谢长清便挂断了电话。
  五分钟后,陈秉宇见到了风尘仆仆的谢长清。他显然才从省里赶来,可是能有多大多重要多紧急的事情能劳得动一个省级领导亲自驱车跑一趟呢?
  陈秉宇第一个反应就是谢长灵出事了。
  “谢主任。”陈秉宇语气平淡。
  “秉宇,你……”谢长清犹豫了一下,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个信封递给陈秉宇,“你看看吧。”
  陈秉宇接过信封,先是仔细看了下封皮,并无任何异常,又抽出里面的一封信和一张照片。
  信中写道:当你们在逍遥快活站在人生巅峰的时候,你们是否会想起当年被踩在脚下的垫脚石?腐朽不堪,腐朽不堪……当年的事情,你们都忘了吗?
  照片是年轻时候的谢长清和一个年龄相仿的男人的合影。男人身材修长,眉目淡漠,透出一股子消极厌世的气息。
  “冯西大哥?”陈秉宇不能说不吃惊,但他仍旧把情绪隐藏得很好。“这是匿名信?”陈秉宇虽然心中已经有了定论,但仍旧问了出来。
  “对,看样子,寄信的人知道当年的事。”谢长清的声音略带嘶哑,听起来很疲惫。“当年的事情,只有我们三个知道,我没有说过,冯西已经不在人世了……”说到这,谢长清眼神凌厉地看着陈秉宇。
  陈秉宇苦笑了下:“我做这些有什么好处?”
  一句话,问倒了谢长清。是啊,他们早已达成协议,井水不犯河水,现在陈秉宇正值事业上升期,真的没有必要做这些损人不利己的事。可是当时也只有他们三个知道……想到这,谢长清不禁皱起眉头。
  陈秉宇却有不同的想法,信加照片,这种组合形式他也曾收到过呢。那时,他推测是赵啸干的。那么这次谢长清收到的信呢?只是形式上的巧合,还是是同一个人做的?陈秉宇这会儿也想不明白了。
  两人各自沉默了半晌,谢长清突然开口,说的内容却与匿名信无关。他说:“你和长灵离婚了,可我父母到底养了你几年。现在二老年纪大了,抽空回去看看他们。前几天我妈还念叨你。”
  陈秉宇的鼻头酸了一下,眼泪差点夺眶而出。“好,忙完这几天就去。”
  “还有长灵,你也别怪她。她也有苦衷的。”谢长清顺势说。
  陈秉宇不置可否。
  这时,敲门声传来,陈秉宇定了定神:“请进。”
  应声而入的不是别人,竟然是宋曼宁。
  看到有个陌生人在,宋曼宁一愣。她的新车里程突破了5000公里,特地跑来很陈秉宇炫耀炫耀。谁知到了8楼却没看到陈浩。她就只好直接往陈秉宇办公室走,不想他这里却有人。于是,她歉意的笑了笑:“对不起,我不知道办公室有人。”说着就要退出办公室。
  “没事,过来吧。”陈秉宇的声音传来,有些说不出的涩意。
  宋曼宁虽不清楚刚才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但陈秉宇既然这么说了,她肯定要听他的。只是没想到陈秉宇竟然起身走到她身边,冲着那个陌生人说:“谢主任,这是曼宁。”
  宋曼宁这才定睛去看那男人。约莫60岁左右,瘦小精干,眉宇之间和谢长灵有些相似。陈秉宇称他为谢主任,那么……他就是谢长灵的哥哥谢长清,也就是陈秉宇的前任大舅子。被自己的推论结果吓了一跳,宋曼宁顿时紧张起来,连个象征性的微笑都挤不出来。
  谢长清显然也怔忡了片刻,但好在不动声色的本事练得炉火纯青,所以按捺住心头说不出的感觉,给了宋曼宁一个比较和缓的神色,但并没有笑容。“嗯,听秉宇说过。”
  虽然说话有点儿冷淡和生硬,但宋曼宁明白,一个大哥面对取代自己妹妹位置的女人,怎么可能和颜悦色地闲话家常呢。
  宋曼宁此时的心绪也平复得差不多了,露出年轻人特有的充满朝气的笑容道:“我正好开车路过,想着时间不早了就过来看看。谢主任也一起吃饭吧?”坦白说,她并不想和谢长清一起吃饭,但话已至此,这个虚伪的邀约则是必须要有的场面话。
  谢长清自然也明白,便起身道:“秉宇,我过来主要就是刚才的事,既然已经把事情说清楚了,我就先走了。”他并没有搭宋曼宁的话,而是转向陈秉宇。
  陈秉宇心里明白,便点头说道:“那我和曼宁一起送您……”
  陈浩从厕所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陈秉宇和宋曼宁并肩走着,另一侧是表情严肃的谢长清。陈浩一看,就明白了个大概,懊恼地不行,不停责怪自己怎么早不拉屎晚不拉屎偏偏刚才去拉屎,让宋曼宁和谢长清打了个照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