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变故(4)
(2017-07-03 20:39更新,共5225字)
  当晚,宋曼宁无心睡眠。她翻来覆去地想着以后的事情。
  她倒也不是怕别人说什么,而是觉得自己有些太幼稚,帮不了陈秉宇也就罢了,还很可能给他添乱。就拿今天来说吧,如果照片和匿名信都是赵啸那个变态写的,那根本就是自己招来的苍蝇臭虫,陈秉宇却要和自己一起受着不白之冤。
  赵啸那边也不知道究竟是是什么目的。单纯的泄愤么?他俩之间的事早已经做了了结,宋曼宁自认没有对不起他。就算他性格偏执,为了她这个前女友桌花得功夫也太大了,狗仔队偷拍的伎俩都用上了。可他还能有什么目的呢?宋曼宁百思不得其解。只好放弃对心理不正常人士的揣摩,转而思考更现实的问题。
  明天要和齐建国夫妇吃饭,宋曼宁思来想去,都不知道见到他们该说什么。他们比自己的妈妈还要年长,按理说应该当长辈,可自己现在又是陈秉宇的小女友……真是越想头越大。所以宋曼宁只好也放弃了对这个问题的思考。
  陈秉宇这边虽然也有些睡不着,但好在脑子够清楚,能想明白不少事儿。
  他给陈浩发了短信,让他想办法查一下赵啸的情况,以此来推测赵啸的目的和下一步可能的行动方向。
  陈秉宇又认真反思了今天出现的嫉妒情绪。他认为,作为一个动了心的男人,吃醋和嫉妒的情绪都是正常的。但自己在表达这种情绪的时候,有些或许严肃,吓到了宋曼宁。所以下次尽量调整,不要被这种情绪控制。
  至于和齐建国吃饭的事儿,他倒看的简单。不过是给老朋友践行,顺便借这个机会正式公开一下他和宋曼宁的关系。起初,他也并不急于把和宋曼宁的关系公开,因为公开后会带来不少的麻烦。但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小女人会被别人觊觎后,他就不想再拖延了,必须宣示主权。所以今天说践行要带上“爱人”也是顺水推舟的事情。
  纵使宋曼宁再紧张,太阳依旧照常升起。
  眼看着已经到了陈秉宇约好来接她的时间,她还在家里磨磨唧唧不出门。
  衣服换了好几套,从雪纺衫小伞裙到蕾丝连衣裙换了个遍,最后还是在宋妈妈的建议下穿了件米色的长袖雪纺连衣裙。
  临出门的时候宋妈妈特意叮嘱她要早些回来。宋曼宁脸一红,知道妈妈是怕她夜不归宿,便重重地点了点头。
  陈秉宇看到她的时候眼前一亮,待她刚在副驾驶坐稳就伸出右臂拦住了她的腰身。“漂亮。”
  听到他的夸奖,宋曼宁有些害羞但更多的是小得意:“不能给你丢人不是。”
  虽然一路上都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可真到了饭店包厢门口,宋曼宁还是紧张起来,满手心都是汗。她拉着陈秉宇的袖口,求助似的望着他。陈秉宇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伸手就握住了她的手,在她耳边轻语道:“有我呢,别怕。不知道说什么就只管吃饭。”
  宋曼宁这才稍微放松点儿,深呼吸了几次,正准备鼓起勇气推开包厢的门。
  身后却传来了陈秉宇爽朗的声音:“书记,嫂子!”
  原来齐建国和他爱人刚刚赶到,四个人就这么在包厢门口相遇了。
  “书记,嫂子,这是宋曼宁。”陈秉宇大方地向齐建国夫妇介绍道。
  宋曼宁被陈秉宇一鼓励,此时倒也不紧张了,她甜甜一笑:“齐书记,嫂子,你们好。”
  齐建国的风格属于比较平易近人那种,说话不愠不火,笑容常在脸上。看宋曼宁客气有礼,他便微笑着说:“早就听秉宇说起来了,结果我们都忙,拖到今天才见面。”
  齐建国的爱人却有些吃惊,还不加掩饰地问了一句:“弟妹这么年轻啊?”
  齐建国瞪了她一眼。
  陈秉宇忙笑着岔开话题:“还不是弟妹呢,小宋愿不愿意点头答应还不好说。”
  一句话,轻松了气氛。
  “小宋,你可得答应啊,现在像秉宇这样的男人可是不好找喽!”齐建国转头对宋曼宁说着。
  宋曼宁含着笑意点了点头。
  “来来,先进去,边吃边说。”陈秉宇说着,推开了包厢门。
  吃饭时,宋曼宁倒没有想象中的紧张。她一边听着陈秉宇和齐建国二人的谈话,一边耐心地陪着齐建国爱人聊天。可惜年龄相差实在太大,她也只好把齐建国的爱人当作一个热心阿姨。
  因为陈秉宇和齐建国已经开诚布公了,所以席间的气氛松弛自然,并没有过多的程式化。两人不知不觉也聊了两个多小时,知道齐太太一个哈欠连着一个哈欠的打起来,他们才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
  回家的路上,陈秉宇问道:“还习惯吗?”
  宋曼宁先是摇了摇头,接着又点了点头:“虽然没什么话题,但是感觉可以接受,不会难受。”
  陈秉宇微微笑了笑:“辛苦你了。”
  “怎么会辛苦!”宋曼宁瞪大眼睛,“我还担心做的不好给你添乱呢!不过,也没想象的那么难,下次我一定做的更好。”
  看着宋曼宁认真的模样,幸福再次溢满胸膛,陈秉宇突然有些冲动:“晚上不回去,行吗?”
  “不行,”宋曼宁撇了撇嘴,“我妈专门叮嘱我早点儿回去……”
  “什么时候方便,我去拜访一下吧。”
  “去我家?”宋曼宁有些吃惊。
  “对。”
  “怎么突然想起这个?”
  “见过你妈妈,她就放心把你交给我了。”
  宋曼宁点点头,觉得带他回家是很自然的事情:“嗯,那我回家跟妈妈说说。”
  “所以在见到你妈妈,得到她的认可前,我们都要忍一忍。”陈秉宇说的一本正经。
  “忍什么?”宋曼宁不解地问。
  此时,正好到了宋曼宁家大门口,陈秉宇把车停在比较暗的地方。然后拉起宋曼宁的手放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
  宋曼宁反射性地想缩回手,却被陈秉宇以更大的力道按下。因为她的碰触,他轻轻叹了口气。
  “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宋曼宁颤着声音问。
  “有一会儿了。”陈秉宇声音暗哑:“今天也算是善始善终了。”
  宋曼宁的脑子又跟不上了,只好追问:“什么意思?”
  “见到你的时候,它就这样,送你回家它还这样……”陈秉宇说着,手上使立,拖着宋曼宁的手上下滑动。
  手中坚硬的触感,令宋曼宁觉得自己一下子被烧起来了。她脸红红地说:“要不……要不……我帮你?”
  陈秉宇温柔地笑了笑:“没事儿,最近经常这样,习惯了。”
  宋曼宁的脑子轰地炸开了,满脑子小星星,分外闪耀斑斓。“我……我怎么不知道……”她的声音抖得不像话,直接让陈秉宇想到了自己生病那几天她低声啜泣的模样,心火反而更炽。
  “怕吓着你。”陈秉宇把她的手拉开,“回去吧,抓紧时间跟你妈妈说。”
  宋曼宁有点儿依依不舍,伸手拉住他的衣袖,“要不你把我带回你那儿吧,我跟妈妈说一声不回去了。”
  这是何等的诱惑?!摆明了是要给他。可陈秉宇咬紧了牙关:“快回去,别让你妈担心。”
  宋曼宁又扭捏了半天,才在陈秉宇的催促下下车回家。
  陈秉宇何尝不想把她带回家,可是他不能,尤其是今晚更不能。因为宋妈妈已经表了态,不反对他们,但也并没有说支持,甚至没有提出要见见他。这就证明宋妈妈还是不放心,所以今晚特别交代宋曼宁要早点儿回家。如果他一意孤行真的把宋曼宁带走了,恐怕会给宋妈妈留下极其恶劣的印象。那么,以后他和宋曼宁的路就更不好走了。
  而且,陈秉宇也清楚,以后机会多的是。宋曼宁的情动他看得一清二楚,甚至还下手验证过。宋曼宁都已经心甘情愿要给他了,他只需要安排个最好的时间和环境,把他最心爱的果实采撷了就行。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就是这个意思。
  想的明白是一方面,需要洗个冷水澡则是另一方面。陈秉宇到家后,仍旧满脑子宋曼宁娇羞的模样。一时难以平复心头的渴望。于是,他做了一件年轻时都很不屑很少做的事情——自己解决,自我解放。
  在最后将要释放的关口,他几乎屏住呼吸,脑海中全是宋曼宁不着寸缕随着他一起一伏的样子。
  刚清理完,宋曼宁正好打来电话。
  陈秉宇有种被抓包的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接电话,毕竟他在脑子里用意识把宋曼宁摆弄了一遍。
  电话响了一会儿他才接起,声音透出释放过后的慵懒:“喂?”
  宋曼宁从没听到过他这样的声音,便有些紧张:“怎么了?又不舒服?”
  “没有”,陈秉宇罕见地红了脸,“你怎么打电话了?”
  “我……怕你……”话到嘴边,她却说不出口了。
  下车的时候,宋曼宁觉得自己腿都是软的。身体的反应再明显不过。不仅是陈秉宇,她也很渴望。所以
  陈秉宇说的“我们先忍一忍”非常之贴切。她到家,跟妈妈大概说了几句,就慌慌张张地洗了澡,换了睡衣躺在床。
  陈秉宇那暗哑低沉的嗓音环绕在耳畔,她忍不住就打了电话,可电话接通却说不出口。因为她本想说的话是:我怕你strong得难受……(英语都上了,湖泊也是不容易)
  似乎是感觉到她的尴尬,陈秉宇轻笑出声:“已经好多了,总不会一直那样的。”
  “唔,那就好。”宋曼宁咕哝着:“你好的还挺快,比我还快。”
  陈秉宇没听清,问道:“你说什么的?”
  宋曼宁哪好意思再说一遍,“没什么,我说晚了早点休息,明天还上班呢!”
  说到这,宋曼宁才突然想起,明天周一,她还要坐两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才能到单位!
  她一声哀嚎,看来,必须尽快买辆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