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变故(2)
(2017-07-03 20:39更新,共5381字)
  自从听妈妈说赵啸找过她之后,宋曼宁就一直有些忐忑,总觉得赵啸还会再闹出点儿什么幺蛾子来。所以她很小心谨慎,对一些不熟悉的电话号码全部拒接,上班时候外出,也尽量和同事一起。如履薄冰地过了一周,赵啸并没有出现,她才算是松了口气。
  周五下午快下班,她接到了一个电话,竟然是很久不见张凯。他们俩从到市里之后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全都是上下班在电梯里遇到。私下里联系也不多,只是偶尔张凯给她发个短信,聊聊近况。她知道,张凯到财政局后很受重视,承担了不少重要任务,领导很是看好他。也就因为受重视,所以张凯分外忙碌些,虽然他一直想多和宋曼宁联系,但实在是没有闲下来的时间。
  张凯在电话里说,他们这一批借调去市里的人要统一办理调动手续了,结果今天几个人递交材料的时候,才发现没有宋曼宁。他们打听之后才知道,宋曼宁前一段儿回原单位了。所以他打来电话,表示一下关心。最后,两人约定周六中午见个面,一起吃个饭,见面地点就约在市政府大门外,因为……张凯还要加班。
  周六,提前约定时间五分钟,宋曼宁就到了市政府大门旁边的树荫处。不一会儿,就看到张凯从大院里往外快步走来。
  “好啊,好久不见啦,你最近忙什么呢?”待张凯走近,宋曼宁先开口打了招呼。
  “还是财政上的那些事儿,现在看见数字头都是大的。”张凯一笑,便露出了整齐洁白的牙齿,一脸的阳光灿烂,“我刚把工作做了个小结,下午可以给自己放个小假了。”
  “那好啊,可以休息休息了。”宋曼宁说着,却余光扫见一辆熟悉的轿车从市政府院里驶出——一辆旧奥迪。宋曼宁想,陈秉宇果然又加班了,怪不得没联系自己呢!
  看到宋曼宁有些愣神,张凯喊道:“嘿,曼宁,中午想吃什么?我请客。”
  “不行不行,上次就是你请的,这次换我了。”说起上次吃饭,宋曼宁又想起了陈秉宇。那次正好遇到陈浩给他买酸辣粉。可是他不善吃辣,又不愿意浪费,宋曼宁几乎都能想到陈秉宇吃酸辣粉时狼狈的模样。
  “哪有让女生请客的道理,你定吃什么,我来买单。”说完,宋曼宁却半天没有回答。。张凯疑惑地看着她:“怎么又发愣了?”
  “啊?”宋曼宁回过神来,“没,我在想吃什么呢。”她随口撒了个小谎。
  “看你为难的,算了,我来定吧,听说这边新开了一家泰国菜,我们去尝尝。”
  “嗯,好。”宋曼宁笑着点了点头。
  因为泰国菜并不远,两人就决定走过去。
  初秋的阳光还有些刺眼,宋曼宁鼻尖上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张凯体贴地走快半步,帮她挡去一些阳光。宋曼宁抬头看了看张凯,冲他甜甜一笑表示感谢。
  张凯竟然脸红了,然后故意转头往旁边看。其实,从第一次见面,他就很喜欢宋曼宁,但是到市里之后实在是太忙,几次想约她出来,都被公事耽搁了。所以只好给她发发短信,却又不敢发得太多,怕打扰了她的工作。万一惹怒了她,出师未捷身先死,那就得不偿失了。但这次一听说她回原单位了,张凯就有些着急。便直接约了她出来见面,为了这一次见面,他昨晚熬夜加班到凌晨3点,睡了四五个小时,今天一早又到单位继续加班,早餐都没吃。
  这会儿,看到宋曼宁的笑容,张凯有些微微的晕眩感。“怎么回镇里了?在市里不习惯?”他试探着询问。
  宋曼宁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嗯,政府办那边工作强度太大了,我有点儿抗不住。”她推测,张凯应该是不知道她和陈秉宇的事情,不然他不会这么直接就问了出来。既然不知道,她也不想多做解释,便用了个最老套的理由。
  张凯赞同地点了点头,他自己在财政局还忙得脚不沾地,更别说市政府这样的中心部门了。“回镇里也好,你在镇里也有工作经验了,老环境更方便工作。”说完,他冲宋曼宁眨了眨眼。“等你什么时候当了镇长别忘了请吃饭啊。”
  一句玩笑话,倒是活跃起了两人之间的气氛,一路说说笑笑,就到了吃泰国菜的地方。
  宋曼宁以前在厦门吃过一次泰国菜,但因为那时候是穷学生,舍不得老去消费。回到L市以后,忙着工作,也没发现又泰国餐馆。所以,这次吃泰国菜,她还是挺激动的。
  刚刚落座,就跟张凯说:“咱们点个冬阴功虾汤吧,我真是怀念那个酸酸辣辣的味道!”
  张凯依旧满脸阳光,伸手把菜单推到宋曼宁那边,“想吃什么就点,管饱。”
  年轻人,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两人一会儿聊聊大学生活里的趣事,一会儿说说工作中的经历,不知不觉就吃了两个多小时。而且,宋曼宁对张凯还颇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
  当天的陈秉宇,可没这么好过了。他中午有接待活动,这倒也没什么,坏就坏在偏偏出政府大院的时候看到了宋曼宁和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一起。他一直跟自己说,年轻人嘛,哪能没个朋友。可他俩的背影仍旧时不时出现在脑海里。他承认,自己是嫉妒了。嫉妒他们俩年龄相仿,男孩儿高大帅气,宋曼宁则娇俏可爱,站在一起恍若一对璧人。如果是放在20年前,甚至是10年前,他根本就对这种事情不屑一顾,可现在……他的自信心岌岌可危。
  一顿午饭味同嚼蜡,陈浩看在眼里,但心里也明镜似的,因为他也看到了宋曼宁。于是,他偷偷给宋曼宁打了好几个电话。可惜,都没人接听。陈浩咧了咧嘴,冲着电话嘟囔了一句:“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
  吃了午饭,张凯约宋曼宁去博物馆看看,说有个欧洲的雕塑展。宋曼宁想着自己也没什么事儿,就欣然答应了。
  然后,她和张凯就在博物馆遇到了陪客人来参观的陈秉宇……
  起先,宋曼宁并没有看到陈秉宇,因为她正专注于看那些造型各异的雕塑。倒是张凯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声在她耳边说:“你看那边,好像是陈市长来了。”
  宋曼宁蓦地紧张起来,赶紧往旁边瞅了一眼:可不就是嘛,不仅陈秉宇在,市委宣传部长、主管文化的副市长都在。除了他们,还有几个客商模样的人,想来是像在L市投资的吧。这种时候,当然不能傻不拉几地去跟陈秉宇打招呼,所以她眼珠一转——走为上计。
  一转脸儿,也不管张凯跟没跟上,就往博物馆的出口处跑。
  从张凯低声跟她说话,到她转身就跑。陈秉宇看了个清清楚楚,心中的郁郁之气更盛。不跟他打招呼,他能理解;可是,她跑个什么劲儿?他带客商参观,她当她的游客,井水不犯河水,她值当视他为洪水猛兽,看见就跑么……越想,心里越不舒坦,仿佛百爪挠心。
  身后跟着的陈浩,轻轻叹了口气,又拿出了手机,边给宋曼宁打电话,边在心里暗暗祷告:快接吧快接吧,再不接市长气得要冒烟儿了。
  过了好一会儿,宋曼宁故意压低的声音传来:“陈浩哥,你们也在博物馆啊?”
  听到宋曼宁说话,陈浩反而不知道如何开口。难道他能说“小宋,陈市长吃醋了”?显然是不能的。所以,他措了半天辞,“小宋啊,一个小时以后,市长的公务活动的结束了,他中午没吃好饭……”
  话未说完,便被宋曼宁打断:“好好,我在附近等着你们,我给他弄点儿吃的。”
  陈浩偷偷地笑了笑,“好的,那就先这样。”看来小宋还是很关心市长的,所以,她和旁边那个小帅哥应该是没什么。想到这,陈浩突然觉得自己太八卦了,默念了好几遍“不听不问不说”,才平复了心情,快步跟上陈秉宇一行人。
  接完电话,宋曼宁转身就对张凯说:“我一会儿有点事,要不咱们今天先……”
  张凯故作轻松地一笑,“好,改天再约你。”其实,在宋曼宁说“陈浩”的时候,他就知道宋曼宁接的是陈秉宇秘书的电话,但他压根儿没把宋曼宁和陈秉宇往一块儿想。反倒是以为宋曼宁和陈浩之间有什么事儿。这个猜想令他心中有些郁闷,但又很快驱散:这么可爱的女孩儿,有几个人追,也是很正常的!而他,自然要迎难而上奋勇直追了。
  宋曼宁和张凯两人各自离开。宋曼宁也没地方去,就傻傻地打了个车,到常委家属院门口等着。一等就是一个半小时,都没见到旧奥迪的影子。
  她等得实在是累,就给陈浩打了个电话。“你们回来了吗?”
  “哎呀,小宋,对不起啊,我忘了跟你说了,市长接了个电话,就去书记办公室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陈浩语气中满是歉意。
  宋曼宁倒也不责怪,“那要不我去咱办公室等着?”
  “好好,你过来吧,我在办公室呢。”
  二十分钟后,宋曼宁出现在秘书室门口。
  而陈浩正拿着一个大信封仔细研究,并没有看到宋曼宁已经来了。
  “陈浩哥,看什么呢?”宋曼宁开口问道。
  “小宋啊,这么快,你先坐着。”陈浩边说,边把手中的信封扬了扬,“谁知道啊,刚才楼下传达室送上来一个信封,说是一个男同志交给我的。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是谁送的。”
  “打开看看啊,一看不就揭晓答案了。”
  “嗯,正准备打开呢。”说着,他撕开了信封。然后,从信封中抽出了一沓照片和一封信。
  看到照片,宋曼宁和陈浩都愣在了原地……
  照片有二三十张,有的是宋曼宁和陈秉宇一起散步,有的是陈秉宇停车在她家门口接她或送她,还有几张模糊不清,但隐约能看出车里的两人在拥抱。而最可怕的几张,则是中午宋曼宁在市政府门口和张凯见面、一起吃泰国菜的照片。
  看到这,宋曼宁不禁觉得毛骨悚然。
  陈浩下意识想收起照片,宋曼宁却开口道:“陈浩哥,看看那封信写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