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亲密(1)
(2017-07-03 20:39更新,共4961字)
  很快,一周过去,宋妈妈的脚恢复良好,可以出院了,不过还是要卧床静养。宋曼宁本想继续请假照顾,可妈妈坚持不同意,说宋曼宁总请假影响不好。最后,母女二人决定,先请个钟点工每天到家里来做饭、打扫卫生。
  商量好之后,宋曼宁马上到家政服务中心聘了一名钟点工。钟点工阿姨50岁左右,干净利索,待人热情。巧的是,正好就住在她家附近,每天来去做饭很方便。这么一安排,宋曼宁也放下心来,决定周一就去正常上班。
  上班的头天晚上,她给陈秉宇打了个电话。
  “我明天去上班。”她故意掩饰内心的期待,说得仿佛平平淡淡。
  “你妈怎么办?”陈秉宇问道。
  “下午去找了钟点工,中午晚上来做饭、打扫卫生。”宋曼宁想了想,又加了句:“我妈让我早点上班,怕老请假,影响不好。”
  陈秉宇轻笑出声,“好吧。欢迎宋秘书重新回到工作岗位。”
  “嗯……”宋曼宁故意“嗯”得很大声。
  陈秉宇自然不能当听不到,只好问:“怎么了?”
  “你说说,你是觉得我上班好,还是不上班好啊?”宋曼宁想得其实很简单。不上班,和他就是简单的私人关系,说什么、做什么就像正常的恋人一样。可是一旦上班,就是办公室恋情加“抱了了领导的大腿”,怎么都觉得不符合常理。
  听到这个问题,陈秉宇作为一个老男人,显然想得更多,他理解的则是这样:“还是上班吧,虽然我很希望你每天在家等我,可是你年轻,总要多看看、多经历经历,才不枉此生。”
  宋曼宁惊呆了,因为她明白,陈秉宇以为她问的是“结婚后上班还是不上班”。她赶紧解释:“你……你想哪儿去了!我意思是,意思是现在这种情况,你怎么说到那么远去了……”
  陈秉宇一瞬间,竟然也有些尴尬。是啊,他最近总是想到以后。有时候抱着宋曼宁,就会有种地老天荒的感觉。回过神来,发现是在车里,就有种浓重的失落感。他一个人住在常委院那个空旷的四室两厅里时,不止一次地想,如果她在,那该多好。能听到她说话、看到她微笑,吃着她亲手做的饭菜,穿着她细心搭配得衣服……
  电话那边半天不吭声,宋曼宁有些紧张,小心翼翼地说:“怎么不说话?”
  “请钟点工的费用高吗?工资够不够?”陈秉宇突然问。
  “呃……”宋曼宁有些无语,沉默了半天,问了一个这么现实的问题,不过她也照实回答:“够的。”
  “那就好。”
  两人突然都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宋曼宁清了清嗓子,“那个……要不……早点睡吧?”
  “嗯。”陈秉宇淡淡地回答。
  挂断电话,宋曼宁躺在被窝里,翻来覆去睡不着。这几天,没有工作,没有其他,她更加真切地感受到陈秉宇的温柔,偶尔她也会觉得陈秉宇在她面前有点儿孩子气。她想,这可能就是一个男人爱女人的表现吧,无论年长年幼,在爱人面前,都会有大男人的一面,也会有小男孩儿的一面。
  第二天一早,陈秉宇就到了办公室。别人不知道,他自己心里却是极清楚,因为他期待看到宋曼宁。宋曼宁也是如此。
  两人相见,宋曼宁微微躬身,“市长早。”
  陈秉宇的视线淡淡从她脸上扫过,“嗯,早。”
  这么简单的一句问候,两人心里却都是欣喜满满。甚至,连一旁的陈浩都察觉出了一丝莫名其妙的甜蜜。不过,陈浩摇了摇头,暗示自己实在是多想了:市长和小宋?不可能吧!
  上班期间,有一次宋曼宁进去倒水,看到陈秉宇那样专注、严肃的表情,又想起私底下他温柔宠爱的模样,心里说不出来的甜腻。
  倒完水转身要出去,却破天荒地被陈秉宇喊住了。
  两人在办公室一向只是领导和同志的关系,就算有工作,陈秉宇也是安排给陈浩,不会单独叫她。可这次……
  她刚转身,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然后,头顶传来他灼热的呼吸和低沉的声线:“天天都能见到你,真好。”
  宋曼宁的脸一下红到了耳根儿,微微挣扎:“喂,正上班呢!”
  “呵”,陈秉宇轻笑,然后用极低极低得声音说:“脸皮真薄。”
  宋曼宁没听清,咕哝地问:“你说什么?”
  陈秉宇轻轻放开拥抱她的双手,“没什么,去忙吧。”
  宋曼宁逃也似的离开。开门正好看到陈浩抬手敲门,心里又是咯噔一下,来不及打招呼,就直接回了秘书室。
  陈浩满腹狐疑地看着宋曼宁的背影:怎么回事儿,这么莽莽撞撞的,不像小宋的性格啊。
  不过,目前有更重要的事情。陈浩收拾起脸上吃惊的表情,迈步走进陈秉宇办公室。
  “市长。”
  此时,陈秉宇已经安坐在办公桌后面,埋头看起文件来。听到陈浩进来,他抬头看了看陈浩,示意他坐下说。
  陈浩并没有坐下,直接汇报:“市长,徐建磊市长的秘书打电话跟我沟通,问您在不在办公室,说徐市长有重要工作,需要当面向您汇报。”
  “好。”陈秉宇点头同意。
  一般来说,临时向市长汇报工作,都需要通过秘书代转。这次,徐建磊没有打电话,反而让秘书先确定自己在不在办公室,直接约了面谈,肯定是事件紧急。
  这时,陈秉宇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是徐建磊打来的。
  “喂,建磊。”陈秉宇沉声道。
  看到陈秉宇接电话,陈浩便转身,轻声离开了办公室。
  电话那端,徐建磊罕见地着急:“刚才我秘书跟小陈沟通,听说你在办公室。我现在正往你办公室去,凯迈那边出问题了。”
  “好,我在办公室等你,见面详谈。”
  挂断电话,陈秉宇安排陈浩倒好水,放在茶几上。
  10分钟后,敲门声响起,正是徐建磊。
  徐建磊快步走进办公室,端起茶几上的水喝了一口。“还是你了解我,不喝水不会开口说话啊。”
  陈秉宇微笑了一下,“说正事儿。”
  “凯迈集团的投资意向有转移,说是要往J市投资。”徐建磊缓了口气,接着说:“J市给的条件非常优惠,税收折扣、地块折扣,各种证件、执照全程代办,保姆式服务啊!”
  陈秉宇心中一惊。J市是L市临近的一个地级市,这几年省里各项政策扶持力度十分大,发展极为迅猛,经济增速一直保持15%以上,直接威胁到L市在全省的地位。
  一般来说,企业到哪个地市投资,已经确定投资意向之后,别的地市是不会横插一把的。但这次J市的行为……陈秉宇苦笑着摇了摇头,又是那边搞的鬼。
  “建磊,弄清楚J市给了什么政策,我们一并执行。”
  “已经打听清楚了,但是,有一项我们不行。”
  “怎么?”陈秉宇挑眉询问。
  “省里面把一些审批权下放到J市,没有给我们。所以,凯迈在我们这要经过一系列审批,时间要2个月左右。在J市,只需要15天。”徐建磊有些无奈地说。
  陈秉宇略微沉思,“对企业来说,时间就是金钱,就是经济效益。建磊,我们比J市着手早,所以用地这个大头已经解决了,其他的各项证照,给凯迈承诺,所有的手续,15天内,争取10天内,全部完成。”
  “这……”徐建磊有些犹豫,因为承诺后,一旦完不成,L市的信誉将受到极恶劣的影响。
  “不要有顾虑,破釜沉舟,我亲自去协调。”陈秉宇斩钉截铁:“你先去北京,继续跟凯迈谈判,另外,相关证照的审批可能还需要几个部委,到时候你也和部委沟通联络一下,争取尽快完成。”
  徐建磊也被陈秉宇的气势所感染,“好,我这就去北京。”
  4月4日,陈秉宇前往W市,徐建磊前往北京。接下来几天,二人分别往返奔波于L市、W市和北京之间,在短短一周时间,与所有相关部委、单位都沟通完毕,只待与凯迈集团签订协议,所有的后续工作就可以继续推进,各种需要审批的项目都将在10个工作日完成。
  4月10日,徐建磊在北京,直接面见了凯迈集团的总裁,将陈秉宇亲自为凯迈投资沟通联络的事情告诉了他。凯迈总裁对L市市领导的真诚打动,当场决定签约。
  L市与凯迈集团的投资协议签订,定在2013年4月15日。
  凯迈集团总裁和市长陈秉宇共同签署合作协议,凯迈集团先期投资20亿元,兴建呼叫中心和凯迈大学。
  当天晚上,陈秉宇宴请凯迈集团总裁一行。席间,凯迈集团总裁动情地说:“您的诚意打动了我,预祝我们合作顺利,以后凯迈集团的投资也将第一个考虑L市。”
  陈秉宇则淡然一笑,似把所有的疲累都抛诸脑后,“我代表L市468万市民,感谢凯迈集团的青睐。”
  宋曼宁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自己爱的男人。他那么费心费力地打赢了这一仗。片刻,宋曼宁内心激动得难以言喻,不知不觉竟然热泪盈眶。
  而此时,一个不速之客又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她的身侧。
  阴郁的声音传来:“宋曼宁,你是有多爱他,站着看着他就能哭出来!”
  宋曼宁震惊地转头,正看到赵啸满面怒容地站在她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