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暗涌(2)
(2017-07-03 20:39更新,共3523字)
  “市长,”闻声,陈浩赶紧站起身,“小宋的母亲出了点儿事故,骨折了,在中心医院。小宋要请假一周照顾她母亲。”
  “嗯。”听罢,陈秉宇转身就回了办公室。
  陈浩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市长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居然一点儿都没察觉!而且“嗯”是什么意思?陈浩想了想,大概,是“知道了”的意思吧。
  正在和妈妈聊天的宋曼宁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一看,是陈秉宇来电,赶紧跟妈妈说了一声就跑到病房外面接电话。
  “喂?”宋曼宁这时才想起来,自己都没有告诉陈秉宇一声就请假跑到医院来了。如果但就工作来说,她请假自然是不用惊动市长的,但是就两人现在的关系而言,她这样不告而别就显得有些不尊重人了。所以,宋曼宁的这一声“喂”,说的是又小心又谨慎。
  “在哪个医院?”陈秉宇问。
  “呃……你知道了?”
  “你说呢?”陈秉宇明显有些不悦。
  “我……你办公室一直有人……”
  “是吗?”
  “我太着急了。”
  “那后来不着急了呢?”
  一连串的询问,让宋曼宁有些招架不住。她一急反怒,“你不是应该先问问我妈怎么样了?!”
  “左脚第三、四脚趾裂缝。”陈秉宇淡淡地叙述,“现在打着石膏,需要观察一周,没问题的话回家休养。愈合需要40多天,但是彻底痊愈需要4个月左右。”
  随着陈秉宇的叙述,宋曼宁的眼睛越睁越大,等他说完,宋曼宁马上问道:“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我会问。”陈秉宇顿了一下,“那么,现在回答我,为什么遇到困难不找我?”
  这个问题,宋曼宁显然是答不上来的。这么多年,习惯了什么都靠自己。而且他们现在的关系也不那么明朗,自己的母亲住院,自然想不到第一个去像他求助。而且,就算以后他们在一起了,这种事情也不可能找他的,因为他实在太忙了,工作还做不完,怎么又空去顾及家里的其他事情呢。
  等了半天,没等到宋曼宁的回答,陈秉宇无奈地笑了笑,语调低沉地说:“下次,记得有我在。”
  宋曼宁一下子就哭了。
  从父母离异,她就习惯自己把所有的苦都扛起来。怕妈妈担心,她无时无刻不小心翼翼地把压力、痛苦隐藏起来,如今,突然一个如山一般的男人对她说“有我在”,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彻底摧毁了她心中那本来就不坚固的防线。
  “好了,别哭了。”陈秉宇听到她压抑的哭声,马上安慰道:“别怕,晚上我过去。”
  “不不不,”宋曼宁连忙拒绝,“你太忙了,而且,而且我妈还不知道……”
  “我不去病房,在楼下。”
  陈秉宇这么说,宋曼宁自然没有再拒绝的理由,便温柔地说:“好,那我等你电话。”
  自己的小女人这么顺从,陈秉宇心中那种被忽视的躁郁感也减轻了不少。挂断电话后,就又投入了繁杂的工作中。
  宋曼宁擦干眼泪,回到病房,妈妈正慈爱地看着自己,似乎是在等着自己的解释。她的脸微微一红,宋妈妈便似明了地说:“男朋友?”
  “还不算。”
  “带回来给妈妈看看?”宋妈妈试探地询问。
  “嗯……妈,还不一定。”宋曼宁想了想,决定大概跟妈妈先说说。“我挺喜欢他的。”
  “他对你呢?”宋妈妈一听是自己女儿先动了心,生怕女儿受伤害。
  “他对我……”宋曼宁想到了他灼热的拥抱和亲吻,也想到了他刚才有些气郁的语气,“他对我也不错。可是,他那边有些问题。”
  宋妈妈一听,马上往不好的地方想去,“你的意思是他有老婆?”宋妈妈没等女儿回答,有些焦急地说:“宁宁,有老婆的肯定不行,他是不是还跟你说跟老婆没感情,马上就准备离婚?”
  看妈妈一下激动起来,宋曼宁连忙安抚:“妈,妈,你别着急,听我说。他没结婚。”说完,又觉得不够确切,就补充道:“他离婚两三年了。”
  “离婚啊……”宋妈妈略微思考一下又问:“那有孩子吗?”
  “没有。”宋曼宁起身给妈妈倒了一杯水,送到妈妈手中,又接着说:“他前妻比较难缠,而且,他工作特别忙,可能还没时间考虑我们的事。另外……”宋曼宁犹豫了一下,接着说:“他年龄有点儿大。”
  “多大?”宋妈妈追问。
  “具体多大我也没问,40多吧。”
  “40多?!”宋妈妈显然有些接收不了,毕竟只比她小不了多少。“乖,这年龄有点儿……”
  “妈,你别担心,我们八字还没一撇儿呢,以后的事儿说不定的。”
  “唉,宁宁,你也20多岁了,是谈恋爱的时候。可是,这个人,40多岁,妈妈怕他骗你啊。你看,你到现在连他多大年龄都弄不清楚……”宋妈妈心里了解,对于一个中年男人来说,20出头的小姑娘意味着什么,是再一次的青春和活力。娶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与处于感情想比,恐怕更多的是出于面子的考虑吧。
  “妈,他不会的。”
  “你怎么知道!孩子,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你还太小,人心险恶啊。万一,万一他图的是你年轻漂亮,以后再找个更年轻漂亮的……”宋妈妈说着说着,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婚姻,不由得落下眼泪。
  宋曼宁一看妈妈哭了,赶紧不再说话。她想,年龄上确实是不好让妈妈马上接受。以后等她和陈秉宇真的决定要在一起了,再跟妈妈说也不迟。到时候,妈妈一见他,自然就知道他不是那种骗小姑娘的人渣。而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妈妈放心,好好养病。
  “妈,你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宋曼宁拍拍妈妈的手背,“你不要担心我,我天天这么忙,也没那么多时间去谈恋爱的。”
  “宁宁,妈妈只是希望你能找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的,能过一辈子的。”宋妈妈叹了口气,“女人,嫁对人太重要了啊。”
  宋曼宁哪里会不明白妈妈的担忧,便说:“妈,你放心吧,我要是确定了,一定带回家,让你先过过目。”
  宋妈妈点了点头,心情略略放松了些。
  晚上8点多,宋曼宁的手机震动,是陈秉宇发来的短信:“5分钟后到住院部楼下的停车场。”
  宋曼宁自然不会等5分钟再下楼。她看完短信,并没有隐瞒妈妈,直接跟妈妈说:“他过来了,我下楼一趟,很快就回来。”
  听女儿这样说,宋妈妈也不便阻拦,便点了点头道:“快些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