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逆境中的爱情(5)
(2017-07-03 20:39更新,共5230字)
  谢长灵并没有起身去捡摔碎的手机,她随手拿起了沙发柜上的电话,迅速拨通了极为熟悉的号码。
  接通音响了好几遍,那边才接起电话。
  “喂?”电话那端的声音明显有些苍老。
  “哥!”一声哥哥喊出,谢长灵涕泪交加。
  “长灵,怎么了?”谢长清罕见地焦急。这个妹妹最近几年过得实在不好,可他除了帮助她获得极优越的物质生活外,其他的真的是忙不上忙。
  “陈秉宇,陈秉宇他,他找了个小姘头!”谢长灵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谢长清沉默了,他疼在心尖尖上的妹妹,还是钻在牛角尖里出不来。
  “哥,哥!你一定要帮我,帮我修理他!”
  “长灵,你何必要一直折磨自己,为了一个陈秉宇,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谢长清也激动起来,不由得抬高了声音,“你工作也不干,副校长也不当了,天天一门心思地去捕风捉影,想要整倒他,可是,整倒他对你有什么好处?以前我帮你,是因为他对不起你,靠着我们家上位就忘了恩人。可是现在呢,你们已经离婚那么久了,他就算找十个、一百个姘头跟你也没关系,你知道吗?!”
  “哥,我不好过,我也不能让他好过啊!”
  “长灵,你明明能过得好的!”
  “哥,你也不帮我了吗?”谢长灵的声音里满是绝望,“哥!为什么,为什么你明明可以整倒他,却总是这么不痛不痒地只是阻碍他的政绩?!”
  “你以为整倒一个正市厅级官员这么容易吗?长灵,不要再纠缠了,给你自己一条活路吧!”谢长清语重心长。
  “哥,你确定不帮我?”
  “你想干什么?”谢长清从谢长灵语气里听到了一丝鱼死网破的决然。
  “哥,就一句话,你帮我,还是不帮我。”
  谢长清实在太了解这个妹妹,一旦她下了决心,没有什么事是她做不出来的。面对这样的妹妹,他只好
  重重地叹了口气,“你说吧,怎么帮,除了整倒他。”
  “为什么?”
  “不要问为什么,就是不能整倒他!”
  听出哥哥的严厉,谢长灵也懂得见好就收:“那,那就让他那个小姘头过不上好日子,让他不得安生!”
  “好。”
  挂断电话,谢长灵擦干眼泪,有些焦急地走进卧室,从衣柜的最底层拿出了一盒烟。点燃,她贪婪地吸了一口。烟雾弥散,她微闭着双眼,仰躺在巨大而空旷的床上,任思绪飘远……
  这几日,与凯迈的商谈进展的很顺利,L市已经落地的几项小型投资也紧张有序地推进。再加上天天看到宋曼宁关切的身影,陈秉宇心情大好。
  但宋曼宁却觉得很不是滋味。为什么抱都抱了,一回L市,两人就又成了市长和秘书助理。而且几天来,陈秉宇除了工作,根本没有跟她说话,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那天她给他收拾休息室,他正好进来,竟然也只是扫了她一眼,就转身又出去了。这怎么不令宋曼宁气结!所以,与陈秉宇的好心情想比,宋曼宁明显兴致不高。
  这一切自然逃不过陈秉宇的眼睛,可唯独不同的是,他将宋曼宁的不开心理解为“苍蝇又来骚扰了”。
  于是,晚上陈秉宇回到常委院后,给宋曼宁打了个电话。此时,宋曼宁正在回家的公交车上,看到市长来电,赶紧接起来。
  “你在哪?”陈秉宇直接询问。
  “回家路上。”宋曼宁一五一十地回答,“公交车上,挺吵的。”
  “回来。”
  “啊?”
  “来我这。”然后,陈秉宇直接挂断了电话。
  宋曼宁皱皱眉头,赶紧在下一站跳下车,又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往回赶。路上,她给妈妈发了条短信,说加班晚上回去晚些。
  到了陈秉宇家门口,宋曼宁还没伸手敲门,门就已经打开了。
  陈秉宇穿着白天的衬衫和西裤,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还挺快的。”
  “市长,有什么工作安排吗?”
  “没有。”
  陈秉宇简单地回答,却令宋曼宁很是无语,“那我这么着急拐回来……”
  “你不高兴?”陈秉宇思考了下,“回来之后,你好像不太高兴。为什么?”
  此时,两人就站在门口的玄关,宋曼宁进去也不是,出来也不是。只好皱了皱眉:“先把门关上吧。”然后转身关上了背后的房门。
  两人一前一后坐在客厅沙发上,陈秉宇事先倒好的两杯热茶正氤氲地冒着热气。
  “还没问答我的问题。”
  宋曼宁歪着脑袋想了想,决定实话实说,但有些话自己开口还是有些羞涩。“我,我看回来以后,你都不理我。”
  陈秉宇有些吃惊,不理她?他没有吧。不过他也暗暗高兴,幸亏这小丫头不开心的原因并不是那只苍蝇。问题出在自己身上,那就更好解决了。
  “我不是和以前一样吗,没有不理你。”陈秉宇解释道。
  “可是,我们跟以前不一样了啊!”宋曼宁着急地抢白。
  陈秉宇一笑,故意逗她:“怎么不一样?”
  宋曼宁红着脸,低着头,不说话。
  陈秉宇哈哈一笑,“跟我说说,你怎么想的。”
  “我是喜欢你。”宋曼宁一咬牙,一闭眼,心一横说了出来,“可是,我也知道,我跟你差距有多远。不只是身份,还有年龄。我很矛盾,想接近你,又怕空欢喜一场。在北京,你喝醉了,我不知道你说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要是,要是想让我当个见不得光的,见不得光的情妇,我……”
  陈秉宇打断她:“刚开始说得还挺明白,怎么越说越离谱。”
  宋曼宁眼泪汪汪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地问:“那,你是怎么想的?”
  陈秉宇一贯冷淡清默的脸上,罕见地露出了温柔的表情,他伸手揉了揉宋曼宁的头发:“我啊,我想过得快乐,也想然让你快乐。可是,现在还不行。”
  “嗯,我也知道。”宋曼宁不自觉地咬了咬下唇,“咱俩,咱俩要是……对你影响不好。”
  “你总是这样为我考虑。”陈秉宇叹了口气,“对我影响怎样倒也是无所谓了,主要是你。”
  “我?”
  “嗯,我的前妻,你也是见识过的。”提起谢长灵,陈秉宇微微皱起了眉头。
  宋曼宁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竟然伸出手,轻轻覆上了他的额头,“别皱眉。”
  陈秉宇轻挑眉毛:“皱眉显老?”
  宋曼宁嗖地把手收回来,“那你继续皱吧!”
  看着眼前小女人别扭的样子,陈秉宇哈哈大笑,长臂一揽,把她揽入怀中。
  “先这样吧,等忙完手头的事情,我给你个答案。”
  宋曼宁听得似懂非懂,只觉得脑袋晕晕乎乎,被陈秉宇怀中的热量蒸得满脸通红,身上也渐渐出了一层薄汗,口中呢喃:“市长……”
  陈秉宇的笑声从她头顶传来,“对了,还要讨论这个。”
  宋曼宁轻轻从他怀中挣扎出来,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什么?”
  “称呼,你不觉得喊我市长,有点儿别扭吗?”
  “有点儿。”
  “我也不喜欢你对我用敬语,您来您去的。”陈秉宇想了想,又问她:“你想喊我什么?”
  “啊?”虽然也知道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喊“市长”、称呼“您”有些奇怪,但宋曼宁倒真是从来没有认认真真地想过该怎么喊他。
  “喊名字,你试试。”
  宋曼宁张了半天嘴,还是没喊出来。“换一个。”
  “换一个?”陈秉宇突然想起来宋曼宁对谢长灵的称呼——“阿姨”,于是便兴起了逗弄的心思:“要不你喊我叔叔?”说完,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按年龄,是该这么称呼我。”
  宋曼宁一下就急了,“我不,我就是喊你老陈,我也不能喊你叔叔,什么乱七八糟的!”
  陈秉宇又哈哈大笑起来,“哎呀,小猫的尖牙利爪又露出来了!真是厉害,了不起!”陈秉宇捏了捏宋曼宁的手心,“那你就喊老陈吧。”
  “也不好,老陈,把你喊老了。”宋曼宁想了想,“我回去练练,试试喊你名字。”
  看着宋曼宁认真的样子,陈秉宇满心的喜爱只能用紧紧的拥抱来表达。于是他又把宋曼宁抱在了怀中。
  宋曼宁伏在他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身体也慢慢放松,突然就心猿意马起来,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思绪乱飞乱飘。耳畔陈秉宇的呼吸也浊重起来,这令宋曼宁又紧张又期待。
  可是,陈秉宇却陡然放开了她,冷静地对她说:“很晚了,早点儿回去。”说罢,他起身,径直拿起搭在沙发靠背上的外套,“走吧,我送你。”
  “啊?”宋曼宁吃惊地长大了嘴巴,“不要不要,万一被人看到了!”
  “你嫌丢人?”
  “当然不是,可是这会儿不好打车,总不能再叫建国哥过来吧?”
  陈秉宇一步跨到她面前,低着头看着她,认真地说:“我,会,开,车。”
  “你会开车,可是哪里有车让你……”
  剩下的话,消失在了紧贴的唇瓣之中。
  宋曼宁惊恐地睁大了双眼。
  陈秉宇佯装不悦地伸手抚上她的眼睛,微微离开令他魂牵梦萦的殷红双唇:“闭一下眼吧。”
  宋曼宁听话地闭上了眼睛,细致地感受来自他的霸道温存……
  辗转、舔咬、吸吮,宋曼宁是越吻越吃惊,她实在是很想挣脱开来,好好地问问那个越抱越紧的“老陈”:你怎么这么会接吻!
  就在她呼吸越来越不稳,腿都快要发抖的时候,陈秉宇停了下来。他看了看宋曼宁更加红润的嘴唇,满意地点了点头。“走吧。”
  然后,就这么打开门,跨了出去。
  留下呆愣在客厅里的宋曼宁,沉浸在刚才的深吻里不能自拔。哎,谁能告诉她,老男人都是这样经验丰富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