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砰然的心动(2)
(2017-07-03 20:39更新,共4067字)
  正在宋曼宁不知所措的档口,陈浩也从门外走了进来。他边走进来边说:“市长,这是我刚从综合科借的工作人员,姓宋,叫宋曼宁。”说完,他对着宋曼宁说:“小宋,整理好了吧?”
  宋曼宁机械地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说,赶紧从休息室快步走了出去。
  “宋曼宁?马甸镇的?”陈秉宇问陈浩。
  陈浩的笑容浮上面庞:“您也记得啊!说来也巧,综合科从底下县区借调了三个人,别的科室都嫌她是个女同志,不愿意要。综合科就塞给我了。本来我看名字只是觉得熟悉,今天一见人,才发现以前见过。”
  陈秉宇点了点头:“确实巧。”
  然后,他随手解下领带。陈浩赶紧上前,想要接过来。
  但陈秉宇摆了摆手,自己打开衣柜门,但悬挂领带的胳膊却是一顿。
  衣柜里的衣服并不多,大多是衬衫和西裤。以前都是陈浩打理着,衬衫挂一侧、西裤挂一侧、领带挂中间。陈秉宇也并不介意,重要场合就是白衬衫或者浅蓝条纹衬衫配黑色西裤,再随意拎一条深蓝色或蓝灰色斜条纹领带配上。因为他的衬衫和领带都是常规色,所以随意搭配起来也不会太跳脱,但要说出彩,自然也是不可能的。
  而现在,每一件衬衫旁边都搭配好了一条领带,旁边还配着一条西裤。颜色依着衬衫的颜色由浅到深排列整齐,像是等待阅兵的队列。几件休闲衬衫和休闲裤亦是被搭配得妥妥当当,整齐地悬挂在另一侧。
  这突然令陈秉宇想起了一个词——家。在他记忆中,谢实德的妻子,也就是他的前岳母,便常常帮谢实德搭配衣服,使得黝黑瘦小的谢实德看起来更精神干练。曾经,他也希望有这样一个妻子,每天穿着她亲手搭配的衣服,神采奕奕地上班。那时,他心中妻子的模样正是少年时期的谢长灵。
  片刻的迟疑过后,陈秉宇随手拿了一个空衣架,把领带挂了上去。
  陈浩自然也看到了衣柜的不同,心里暗暗称赞:小宋干得不错!
  “中午吃食堂”,在陈浩准备先出去的时候,陈秉宇突然喊住他。
  “好的,市长。”
  陈浩出休息室后,随手轻轻地把门带上了。跑了一上午,想必陈秉宇已经很累了,需要休息休息。
  此时,宋曼宁并未回秘书室,就站在休息室门边等待。陈秉宇的安排,她自然也听到了。看到陈浩出来,宋曼宁微微一笑,低声问:“陈科长,需要我去买饭吗?”
  陈浩点了点头,随后又低声回答:“我带你一起去。”
  陈秉宇口中的“食堂”,是市直机关的公共食堂,一个一个的窗口被私人承包,竞争还算激烈,所以饭菜种类繁多、口味也还不错。
  带着宋曼宁到了食堂,陈浩有点儿纠结,虽然吃的种类多,但天长日久的吃下来,也很难再出什么新意。
  宋曼宁仿佛看出了他的犹豫,“市长喜欢吃米还是面?”
  “难就难在他没什么特别的喜好,唯独不怎么吃辣。”说完,陈浩又纠正,“偶尔也吃,而且是特辣。”
  宋曼宁笑了笑,心里默默地想,原来陈市长是个对生活质量没有什么规划和要求的人哪。怪不得他的衣柜里,一水儿的白衬衣、浅蓝条纹衬衣、浅蓝格子衬衣、深蓝条纹衬衣……领带不是各种蓝就是各种灰,了不起再有个细纹格子。
  “小宋,你有什么好建议?”
  宋曼宁略微思考,答道:“食堂的饭菜就这些,咱们可以每天更换不同的搭配。今天吃米,明天吃面,后天喝汤,菜式上荤素搭配,再弄点儿小咸菜开开胃。”
  陈浩赞许地看着宋曼宁,“还是女生细心。以前给陈市长买饭,都是我吃啥给他买啥,他倒也没责怪过,但有时候我自己都不想吃。”
  宋曼宁拿着陈秉宇的饭卡,给他买了一大份砂锅面,配了一个饼子和几段酸黄瓜,又用保温盒一一装好。陈浩午餐也和陈秉宇的一样,而宋曼宁胃口小,只要了一小份砂锅面。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陈秉宇正在打电话,宋曼宁站在门口,陈浩把午餐摆放在茶几上。陈秉宇一边打电话,一边冲陈浩点了点头,示意让他先出去。
  “吃饭吧,小宋。”忙了一上午,总算松了口气,陈浩赶紧喊宋曼宁一起吃饭。
  “陈科长,市长经常在食堂吃放吗?”宋曼宁边吃面边问,一不小心烫了嘴,哎呦一声,疼的两眼泪。
  “小心点儿。”陈浩拿了纸巾给她,“很经常,有时候一天三顿都吃食堂。”
  宋曼宁用纸巾擦擦嘴边的面汤,还好,没有烫起泡。“他爱人没从省里跟着过来?”问完,她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儿八卦,甚至有妄议领导私事的嫌疑。
  陈浩犹豫了一下,“市长一个人的。”陈浩冲宋曼宁笑了笑,意思是:我也只能回答到这种程度了。
  宋曼宁自然不再多问,埋头吃起饭来。
  这时,专线电话突然又响了起来。
  陈浩迅速接通电话,“市长。”
  “去机场,快。”陈秉宇的声音里罕见的焦急。
  2分钟的时间,又剩下了宋曼宁自己。
  她扒拉着剩下的砂锅面,心不在焉地吃着:市长是单身?那么,他是一直单身,还是离异?莫非高萱听说的是真的?
  多想无益,宋曼宁还是决定干点儿实在的事儿。她到陈秉宇的办公室,看到茶几上的午餐根本没有动过。原本冒着热气的砂锅面,现在冷冷清清地摆在那里,衬得旁边的饼子也皱皱巴巴的,一点儿也不精神。
  又被情绪影响了,宋曼宁心想。给陈秉宇买饭是件小事儿,但在陈浩把午餐端进去的时候,她突然特别期待看到陈秉宇把食物吃得光光的样子。
  理论上来说,让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的硕士来做这些工作,实在是大材小用。但宋曼宁想,跟着陈浩,为陈秉宇做好后勤服务,让他有更多的经历去工作、去谋划全市的发展大计,其实也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啊。而且,经过之前的几次接触,宋曼宁隐隐觉得,陈秉宇不是个浮夸的政客。能在他身边工作,可以学的东西还多着呢!眼前,她需要考虑的,就是怎么熟悉陈秉宇的生活工作模式,把自己手头看似简单的工作,做精致一些、贴心一些。
  现在,陈秉宇没吃饭,急匆匆地走了。要是有什么急事,说不定这一顿饭就免了。她想,以后是不是应该准备一些送餐电话,或者备一些养胃的、好吃的东西。
  心动不如行动,她赶紧上网查了查周围一些餐厅的电话,一一详细做了记录。又趁着中午休息,去附近的超市准备了一堆吃的,饼干、面包、火腿肠、榨菜丝……
  可买完东西回来,宋曼宁犯了难,这些碎东碎西的东西放在哪儿呢?她环顾了一下秘书室,除了锁起来的柜子,其他地方都被塞得满满的。无奈,她只好先把一大袋吃的放在自己脚边。
  因为担心陈秉宇他们突然回来,或者临时有什么事通知,宋曼宁也不敢回家,就坐在办公室等,等着等着,不小心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下午快上班时,陈秉宇回来了。他路过秘书室,用余光瞄了一眼,看到宋曼宁趴着睡得正香,脸上凝固的表情竟然舒缓了不少。
  陈浩在这边着急忙慌得想,怎么给陈秉宇弄点儿吃的。陈秉宇中午着急出去,午饭没吃,下午一上班又要开会,根本没时间吃饭。
  宋曼宁悠悠转醒,正好看到陈浩皱眉。“科长?你们回来啦?”没等陈浩回话,宋曼宁自顾自地说:“市长还没吃饭吧?我中午买了面包和榨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