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缘分的闪光(1)
(2017-07-03 20:39更新,共4097字)
  11月底,L市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很薄,很小。但随着这场雪的到来,秋季禁烧工作也算告一段落。宋曼宁渐渐和镇里的人、村里的人熟悉起来,但和戚建海始终是亲近不起来。
  她听别的同事说,戚建海一直想提拔成副科级领导,但是因为以前和张老五的矛盾,总是通不过考察。现如今,宋曼宁刚刚毕业,考来就是副主任科员。戚建海心里很是不忿。高萱也曾私下提醒过她,戚建海很会使绊子,让宋曼宁多加小心。可宋曼宁想,只要自己做好工作,戚建海又能使出什么幺蛾子来呢?况且,自己是光明正大考试来的,又不是走的什么歪门邪道,再说了,一个副主任科员的待遇而已,又算什么呢?她恰恰忽略了,在乡镇,一把手顶天了,才不过是个正科级领导而已。很多同事混了一辈子,连个副主任科员的虚职都混不上。
  那天,党政办杨主任拿来一个通知,大意是说市政府要从基层选拔优秀公务员去市直机关轮训。说是轮训,其实就是借调去干活。杨主任觉得这个机会不错,便专程到组织宣传办去通知宋曼宁。
  当时,戚建海也在。他看到杨主任倒是很热络,有是拍肩膀,又是开玩笑的。待杨主任说明来意,戚建海哈哈一笑说:“杨主任有眼光!小宋能力强得很,还有眼力劲儿!别看人家是副科,我叫她干啥她干啥!”
  听了这话,宋曼宁心里很不是滋味,总觉得人格受到了侮辱,什么叫“我叫她干啥她干啥”,又不是奴隶!但她也不便当场发作,咬了咬牙忍了下来。
  杨主任自然听出了戚建海话里的酸味,也不多言语。跟戚建海和高萱寒暄的两句也走了。
  杨主任走后,戚建海莫名其妙地跟宋曼宁说:“小宋,杨主任挺好吧?”
  宋曼宁没有接话。
  戚建海看了看她,接着说:“杨主任对你很照顾,你以后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他。”
  阴阳怪气的模样,让宋曼宁心里阵阵作呕。一旁坐着的高萱有些看不下去,但又不想直接跟戚建海起冲突,只得岔开话题:“哎,小宋,杨主任说那个轮训,你去不去啊?”
  没想到,戚建海仍不收敛,步步紧逼:“小宋,你要是想去,可得请杨主任帮你活动活动。”
  宋曼宁装作没听到,转头对高萱说:“姐,这个估计不是说去就能去的,我看通知上有咨询电话,我打个电话问问。”
  说罢,借口离开了办公室。
  一出办公室,宋曼宁长出了一口气:真压抑,戚建海怎么就这么与众不同、标新立异、特立独行呢?!
  迎面走来了萌萌,宋曼宁本想问她要不要一起咨询轮训的事儿。但突然想到萌萌并没有公务员身份,只是镇里招聘的临时工,并不具备参与轮训的资格,只好作罢。
  以往,这种到上级单位参加轮训或者借调的事情,都是要走关系,谁在“朝中”有人,便有了直通车,可直达市直机关,有时候借调久了,遇着机会就能办理正式调动。但这两年这条捷径走起来不那么顺当了。部分市直机关会通过考试选拔一批优秀的基层公务员到本单位参与日常工作,如果特别优秀,则会正式进行组织考察,然后办理调动手续。因此,这种轮训或者借调的机会十分紧俏。
  宋曼宁考虑了一下,就填写了报名表。可供选择的职位不少,但当她看到“市政府办公室”的时候,陈秉宇的模样浮现在眼前。她毫不犹豫地选了市政府办公室,而后提交信息,耐心等待。10分钟过后,她看到网站上“审核通过”四个大字,微微松了口气。接下来,就是复习备考了。她觉得以现在的工作强度,完全有时间做好充足的准备。
  隔天早上,戚建海一见到宋曼宁就问:“小宋,报上名没?”
  “报上了。”宋曼宁如实回答。
  “那好,以后可就是市领导了啊,好好准备!”
  宋曼宁被戚建海的鼓励吓了一跳,“谢谢主任。”
  “该准备准备,咱们最近事情也比较多,工作上可不能耽误啊,小宋?”
  果然,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最近工作多?有什么工作,我怎么不知道?!宋曼宁在心里翻了翻白眼,但嘴上仍答着:“好。”
  “咱们这党员档案一直摆放比较混乱,我考虑着你抽空给整理整理。”戚建海仿若无事地安排着。
  整理党员档案?全镇一共有1259名党员,就有1259份档案!摆了整整8个铁皮柜,占了一整间档案室!
  现在戚建海居然莫名其妙让她整档案?这不是摆明了不让她复习么!
  宋曼宁顿时恼了,“主任,这么多档案,要不等我考试完再整吧?”
  “那可不行。我前两天跟区里对接,他们说最近准备下来检查档案室呢。这事可不敢拖。”戚建海煞有介事地说。
  宋曼宁一听,心里的责任感陡增,“好,那我先整档案。”
  整整一周,宋曼宁埋头在档案室整理档案。不少档案都是五、六十年代的,上面积了一层厚厚的灰,用手一拂,呛得宋曼宁直咳嗽。档案室很久没有整理了,不少老党员已经去世,党员档案却还在。
  宋曼宁打开一份档案,里面的入党志愿书纸张泛黄,但字迹清晰。志愿书上歪歪斜斜地写着:“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对党忠诚……”下面依旧是歪歪斜斜的签名:“郭铁蛋”,“蛋”字还是个不太圆的“O”。郭铁蛋老人是老红军,是全镇仍健在的三名老红军中的一员。宋曼宁看着他的入党志愿书,仿佛感受到了他入党时候那种澎湃的激情,那种为党和人民奉献一生的壮志。泪水,就这样模糊了眼睛。她小心地避开,生怕泪珠打湿了档案。
  宋曼宁想,那时候,究竟是什么样的信仰,让他们告别家乡参加革命,让他们舍小家顾大家,让他们置生死于不顾……
  档案整理完那天,是冬日少有的晴朗天气。宋曼宁看着整洁的档案柜,内心满满的喜悦。万事俱备,只差检查了,宋曼宁想,区里来检查,肯定会满意的。
  宋曼宁心里高兴,就主动给戚建海打了个电话:“戚主任,档案整理好了,你跟区里沟通下,随时来检查都可以的。”
  电话那端静了片刻,而后说:“小宋,我突然想起个事情,想请你帮个忙啊。”
  宋曼宁一愣,有种掉到坑里的感觉。“主任,您说。”
  “是这样,最近下村检查私搭乱建,一天要下村两次,防止村民违规盖房,你知道吧?”
  “嗯,知道。”制止私搭乱建是农村环境整治的重要内容,也是一项日常工作,镇政府领导要求一天要检查两次,由包村部门负责。这宋曼宁心里明白,但据她所知,当时戚建海安排工作的时候,特地说由他一人负责这块工作,但却很少见他为制止私搭乱建专门下村检查。
  “我最近其他事情多,你一天去村里转两圈看看情况吧。”戚建海依旧说的不痛不痒,似乎只是安排一项小小的工作。
  一个村虽然没多大,但宋曼宁一个人靠着两条腿一天转两遍,那绝对是所有时间都要耗上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纵是傻子也知道,戚建海是摆明了不叫她好好复习。
  宋曼宁左思右想,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个戚大主任。
  无奈,主任安排的工作还是要做。宋曼宁借了萌萌的电动车,每天去转两遍,倒是也节省了不少时间。只不过在借电动车的时候,萌萌说:“没听说让一个小姑娘去制止私搭乱建的。就算你真看见有人盖房子,你还能上去说不许盖啊?!”听完这话,宋曼宁只能无奈地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