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他的回忆(2)
(2017-07-03 20:39更新,共3355字)
  陈秉宇走后,宋曼宁慌乱的那么一会儿。至于为什么慌乱,她也说不清楚。毕竟,要慌乱,也应该是陈秉宇在的时候啊。
  慌乱过后,她又有些懊恼,为什么要说自己晚上值班到10点呢,其实,并不用自己值班的啊。也许,也许自己说要回镇里,陈秉宇还会顺路送她一程。可万一他真的要送,她该说什么?一大波假设性问题涌了上来……
  宋曼宁使劲儿摇了摇头:瞎想什么,吃饱撑的了吧!人家市长只是随口一说,你紧张个屁啊。
  这么一安慰自己,反而轻松了起来。
  她跟两位老人告别之后,就踏上了返回镇政府的路。
  照常,在镇政府旁边吃了碗米线和白吉馍,就算是解决了一顿晚饭。
  因为下午的经历,宋曼宁的心情多少有些不平静,她拿出手机,胡乱地翻看通讯录,想了半天,还是拨通了好友马静的电话。
  “嘟……嘟……嘟……”响了一会儿,传来话务台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宋曼宁苦笑了下:这真是满心话语无人诉说。她微微叹了口气,却看到手机屏幕亮了起来,还伴随着她的来电音乐——蓝精灵。
  看了一眼屏幕,陌生的号码。
  或许是骚扰电话,宋曼宁想。可手机依旧孜孜不倦地响着。宋曼宁转念又想:反正也没人说话,哪怕是诈骗,有人陪着聊一聊也好。
  然后,她随手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端,寂静无声。
  宋曼宁以为是身边嘈杂的车流淹没的那边的声音,于是,她清了清嗓子:“喂,您好,哪位?”
  依旧是沉默。
  就在宋曼宁突然意识到电话的来源,内心极其慌乱,准备挂机的时候。一个仿佛来自心底深处的声音传来:“宁宁。”
  冰冷,从握着电话的指尖开始,迅速蔓延全身。宋曼宁微微颤抖,喉咙里仿佛被堵上了厚实的棉花,无法发声;而胸口则仿佛被细小的针尖一下一下扎着、刺着。
  “宁宁,是我。”电话那端的人仿佛有些急切,“别挂电话好吗?”
  浑身的力气仿佛要被抽空,宋曼宁几乎站立不稳,如果不是在外面,她或许已经瘫倒在地。
  “宁宁,你还在怪我吗?”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宋曼宁突然爆发,“赵啸,你够了!以后别再骚扰我!”吼完,她飞快地挂断了电话。
  是了,这就是她逃不脱的梦魇。赵啸像个鬼魅一样,总是在她想忘记、努力忘记、已经快要忘记的时候,出现在她的梦中。
  分手后,赵啸离开了厦门。宋曼宁则继续留在厦门读书,毕业后返乡工作,手机号码换了不知道多少个。可赵啸,总是有办法联系上她,然后每年打几个电话给她。
  跗骨之蛆,如果活人也有,那么,赵啸就是她的跗骨之蛆。疼痛、恐惧、恶心,几乎人类所拥有的最令人不快的体验,都是他带来的。
  原来,爱情,可以伤人到这种程度。
  电话又响了起来,宋曼宁却几乎不敢看屏幕。
  “小宋?你怎么在这站着?”身后传来的声音将宋曼宁拉回现实。“手机响着呢,怎么不接?”
  是党政办的杨主任。镇里每天都安排两名男同志值夜班,以防备突发事件。今天晚上正好轮到杨主任和另外一个男同志,杨主任就出来买晚饭。
  宋曼宁愣了一下,赶紧看了一眼屏幕。马静两个大字,正在屏幕上跳跃。她接通电话,然后给了杨主任一个充满歉意的微笑,“杨主任,我接个电话。”
  “行,那我先走了,我们都在值班室,没事儿了来打牌。”杨主任的笑很有感染力,宋曼宁也微笑起来。
  自从张老五事件之后,宋曼宁心里就和杨主任近了很多,虽然他们除了工作上几乎没有任何交流,但她笃定,杨主任对自己很有善意。至少,不像奇怪的戚建海,总是一副阴阳怪气、让人捉摸不透的模样。
  “宋妞!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啊!”马静的声音依旧响亮,“农村咋样?爽不?”
  “他给我打电话了。”宋曼宁实在需要倾诉,而除了马静,她想不到第二人选。
  电话那端也突然沉默了一下。“这阴魂不散的,他怎么又搞到你手机号了!”
  “不知道,他还是那几句话。我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特别烦躁,就吼了他一句,然后挂了电话。”
  “你吼他啦!”马静突然高兴起来,“可以啊,小妞,你长本事了,都能吼回去了!”
  “呃……”宋曼宁突然有点语塞,原来马静心里,自己这么没骨气啊。
  “别想那么多了,就当他是个苍蝇,嗡嗡嗡的,已经飞走了!”马静说话,几乎不带喘气儿的,“哎哎,我跟你说,最近我发现个帅哥,就在我们隔壁公司……”
  宋曼宁脑海里迅速塞满了马静蹦豆子似的言语,心里那一抹乌云渐渐被驱散开去。
  这就是她的好友,在最无助、最黑暗的时候,没有抛弃她,仍旧像小太阳一样温暖着她。只可惜,以前她们俩在一起时两个小太阳,而现在,更多的是“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了。
  听了半天,宋曼宁大概明白,自己的这位好友深陷爱河了,而对方的名字她居然还不知道,只知道是隔壁公司的。用马静的话来说,就是帅得“标新立异、与众不同”,衣着打扮“超有品味”。
  “看上了,竟然还不知道名字,这不像你的风格啊。”宋曼宁调侃。
  “别提了,我托了好几个人问,愣是没问出来。我怀疑啊,是他本人不让说!”马静的声音听起来忿忿的。
  “你直接去问!”宋曼宁怂恿道。
  “呃……”这次,轮到马静语塞了。
  马静上学时候也谈过几个男朋友,最后都是好聚好散,甚至还偶尔联系,以朋友相处。她是那种很开朗,很大气的女孩。受伤了,倾诉一下,睡一觉,就充满朝气地迎接艳阳。而遇到自己喜欢的,则是勇往直前,敢作敢当。而这次,看来她真的遇上难题了。
  倾吐完感情之后,久未联系的俩人,又互相倾诉了一番自己苦逼的小职员生活,一起感叹了下“人生无常、世事艰辛”之后,愉快地挂断了电话。宋曼宁心里也敞亮了很多:一个电话罢了,难道还不过日子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