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初遇(1)
(2017-07-03 20:39更新,共1512字)
  似乎就在一瞬间,整个马甸镇政府就热闹了起来。
  宋曼宁知道杨主任已经顾不上自己了,就径直上了三楼那间所谓的宿舍。她想,大家都各忙各的迎接陈市长检查,自己初来乍到也帮不上忙,不如先偷偷躲起来打扫打扫宿舍。
  她在三楼的公共厕所找到了一块烂毛巾、一把毛快掉光的扫帚和一个拖把,然后关上屋门,打算大干一番。
  宋曼宁把齐肩的头发绑成一个小揪揪,把上衣下摆随意地掖在裤子里,拿起毛巾开始擦屋内唯一摆设——木架床。
  三伏的最后几天,小小的宿舍里热的令人发指。宋曼宁额头的汗不住地往下滴,衣服也被汗水浸透。她随手抹了抹额角的汗,顿时白皙的脸上出现了几道黑黑的印记。
  越劳动越快乐,劳动是人的基本需求。宋曼宁想,马克思老爷子诚不欺我也。劳动、出汗,真是很爽快的事情。
  不由自主地,宋曼宁哼起歌来:“解放军呀么吼嘿,大生产呀么吼嘿,手摇着纺车,吱扭扭扭,吱扭扭扭,嗡嗡嗡嗡吱~~~”
  陈秉宇站在三楼黑暗的走廊里,被霉味儿熏得有些心烦意乱。突然一阵歌声从某扇门后传来,有些走调,但挺轻快。陈秉宇被这歌声搔得心里说不出的怪滋味。
  “上班时间,还有人在宿舍唱歌吗?”他索性把这怪滋味转化成隐隐的怒气。
  旁边跟随的矮胖男人马上像扩音筒一样,在抬高了声音的同时,又把怒气放大了百倍:“李镇长,怎么回事!”
  被唤作李镇长的人,花白头发,50岁左右的年纪。他潜意识地抓了下稀疏的头发,紧张得口不择言:“这……这……平时三楼没有人啊,也就是晚上值班人员休息用用……”
  “没人?没人,大白天还能闹鬼?”矮胖男人再次提高声调。
  他真是恨自己,平时嫌马甸远,来的少,只顾抓其他几个乡镇的先进和亮点,没把马甸这个远、穷乡镇放在眼里。可他万万没想到,这陈市长不按套路出牌,不按区里规划的线路调研,径直往马甸拐。
  三天前,破败的马甸就令陈市长大怒。今天虽说外观上好些,人员也齐备些,可怎么就出了这么个岔子。
  歌声突然停止,显然是听到了走廊里吵杂的声响。
  不待众人有反应,陈秉宇循着声音的痕迹打开了一扇门。
  顿时,一双无措的眼睛映入眼帘。
  陈秉宇愣了一下。
  屋里的人,也愣了。
  他看到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儿,拿着一块抹布站在屋子中间。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在她背后形成氤氲的光圈。屋里的尘土还飘荡着,把有些刺眼的光折射出淡黄的烟雾。
  女孩儿矮矮的,小小的脸上一双丹凤眼,虽然有神,却明显是被这阵仗吓着了,无措的站在那里,仿佛要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