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金屋藏娇42
(2017-07-03 20:34更新,共4680字)
  御史大夫暴胜之为田胜求情,也被皇帝处死。但是为了追悼皇太子自然是当初处死皇太子的丞相,是首罪。就这样,一番清洗下来,御史大夫,丞相,三公九卿早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列侯。到时霍家霍光的到了一个托孤的机会。
  “婕妤还是请吧,不要让奴婢为难。”皇帝要册立钩弋夫人的幼子刘弗为皇太子,为了不再出现吕后那样的情况,因此皇帝刘彻要求留子去母。
  “妾身谢陛下之恩。一杯鸩酒,钩弋夫人觉得自己回到了渭河南边的桃花林,那么踏着桃香而来的男子,是那样的俊美,“陛下不知道妾身期许来生,陛下可否是妾身一人的。”
  一个天生祥瑞的女子,双手成拳非天子不能够打开,这样的初见仿佛就是天命。
  后元二年,刘彻驾崩五祚宫,享年七十,霍光上谥号孝武皇帝,庙号世宗。一个走过了七十年人生的帝王,晚年为了防止外戚干政,而竭力的处置了卫家。最后册立年幼的第六子,留下了文治武功和穷兵黩武的评说让史家百年之后评说真假。
  “阿娇,是你么!”在最后,那一刻,刘彻恍惚之间看见了,在晨曦之下那个神情冷淡的表姐,陈氏之交。
  后宫女子擅权干政非吕后一人之起,史家评论是否过于苛刻尚且不言不伦,作为一个不被儿子尊敬的母亲,作为一个被丈夫弃之如缕的糟糠,为何非要是忍受着一个戚夫人。如代王王后,如薄太后无子无宠,如陈皇后罢退长门,帝王恩宠何其可怜,可叹。长安城明月依旧,墙照宫闱,夜深人不知,而夜未央,妾身不愿意入长门。
  最美不过初见
  “这沛县底下的穷小子,也敢来这吕家,怕是会丢尽脸面吧。”刘家季子,刘季谁都知道一个泗水亭长而已,谁都知道的人不但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就是亭长那一点的微薄银钱。
  最后刘季不但是拿不出来,反倒是自个儿挥霍了不少的,刘家人本来就是好些的孩子,伯仲叔季可不好闲来无事说笑的东西。更何况,刘家还有一个继母一个年幼的弟弟呢!
  “你怎么的是到了这个地方了,要知道这可是吕家,县长一向是与吕家交好的。若是你没有那么多的钱,也别来这里了。没由来的让别人是讨厌你,刘季可有听我说话。”
  “萧兄好意刘某心领了,但是刘某是非得来这吕家不可的。”
  刘邦拱手道谢一声,便也是不管萧何了。
  “我怎的也是痴了不成,难道是忘记了刘季的性子。我一个主簿而已,还能够怎么做不成,罢了罢了。”
  萧何叹气一声,便是离开了。刘季此人性子就是如此的,刘家尚且不操心自己又是何苦呢!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泗水亭长啊。”刘季看着吕家的前院,繁花锦簇虽然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花种。但是也还是不能够妨碍刘邦赏看一二,至少这也是难得的东西了不是么!反倒是一旁的人,见到刘邦没有搭理自己,反倒是觉得事情是有些的不对劲儿了。
  “是,刘某是泗水亭长,到时不知道尊下是哪一位了。”这倒是有些让人觉得被奚落了,战国四公子爱好养门客,春申君,信陵君这些人是不介意花费千金为自己养些幕僚之客,毕竟在一定的时候还是能够救自己一命。
  而这秦始皇灭六国,但是这养士的风气反倒是一点都没有下降,这不就算是吕家因为罪责,哪怕是到了沛县也还是并没有抛弃那些个旧俗。门客受到主人的高待,但是毕竟也是没有功名在身的人,既然是如此那么事情自然就是算不得是多么的好了,这刘季好歹也是沛县的亭长不是。
  “这人,既是一个后生之辈。”吕公看着不远处的刘季,秦始皇驾崩于东巡之路上,赵高李斯篡权,而秦二世自己尚且昏聩不知。公子扶苏被奸人所害,至于大将军蒙恬被赵高忌惮,自然也是要除之而后快的。
  如今大秦天下尚且不过二世就要亡,又是何来的千秋万代,秦始皇在皇陵不知道是否悔恨,大秦天下居然是落入奸臣之手,而胡亥此人也绝非是一个帝王之料。
  吕公有些面术之道,对于常人也是有过一二的窥探,“有为之人,有为之人。”
  吕公抚掌而笑,对于眼前的人更是欣喜了。吕家是难得能够见到这个样的人,想到自己的女儿吕雉,吕公心中算是有了心思和打算。但凡是要上门的人,都是要好好的跟着门童说说自己究竟是给了多少贯钱,如今刘季的话,似乎是好没有被吕公察觉。
  但是萧何却是不一定的,但凡是宾客对于座位,想来都是以银钱的多少来断定的,能够近到主人跟前的人,自然是银钱给的是极其多的人,但是不论是谁都是知道泗水亭长刘邦是一个缺钱的人。
  不说别的,就是这一顿狗肉,樊哙乃一个介屠夫贩卖狗肉为营生,而这刘季也是为了解馋。想来对于这狗肉是用赊账的方式得到的,没有人知道这刘邦到底是差了多少的钱,但是这樊哙与刘邦之间的关系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本来以为是刘邦来混吃混喝的,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事情并不是这样了。到底来说,还是这看热闹的人是多了一层出来,“这刘季,吕公还是不要轻信的好。”
  “无碍无碍,老夫了解,了解。”吕公似乎是一点都不在意,而萧何也是不知道,这吕公究竟是将自己的话听进去没有。
  “泗水亭长刘季,见过吕公。”吕公也是抱拳施以一礼,“刘家小子可是后生之辈啊。这边上坐,可否?”
  “你是说的什么话,这县令公子对雉儿是喜欢的不得了,你与县令又是故交,两家人都是知根知底的,你这如今要将雉儿许配给这样一个人,你这是好狠的心,究竟是想的是些什么事情。”
  “无知妇人,这刘季是个不错的人选。雉儿是我的女儿,我自然是会为她考虑最好的。”
  吕家夫妇在自己商讨自己的事情,而门外本来是有事情找父母的吕雉,反倒是自己噤声然后转身离开了。
  “大小姐,”吕雉离开了,自然又是错过了最后的那些话,“自然是不会将女儿嫁给那些不好的人。”
  “但是也还是要容许我去打探一番,这样才是好的,刘家若是只有三件草屋那可怎么办才是好。”
  “今夜之事,万万不可去告诉爹娘,明白了。”
  “小姐,知道了。”吕雉说到底也不过是吕家娇养的大小姐而已,对于自己的事情就算是心中羞涩,但是到底也是因为民俗而没有介意,女儿家大了自然就该是许配人家了。
  “不知道大哥可是还好。”吕家长子吕泽早已经是不在这个吕家,娶妻生子后便是在县令之下做个差事,官职不大但是到底也是不错了。平民白丁吕家是不愿意的。
  “大公子,想必是好的,公子武艺高强自然是不必说的了。”“你且就是贫吧!”到了自己的房门前吕雉自己也是进去了,乱世儿女中,女儿家的苛责也自然是没有那么严重了,因此吕雉心中自然是有了一番的计量了。
  “行了,明日总归是早起,你也去安置了吧。”如今吕家可是没有那么的注重这些虚礼了,就算是还有奴仆伺候着但是,晚间也是不会留下什么个守夜的人。吕家人自己照顾着自己还是绰绰有余的,所以伺候的人本来就是忠仆,也是吕家的老人。
  “大嫂,今个儿我要出去一趟,大嫂不需要挂念。”
  “小桃自是要照顾好小姐,可是不能让小姐委屈了。”知道自己的大姑子一向是有主意的人,吕泽的媳妇也不问究竟是什么原因非要这般不可。相信自己的这个大姑子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这样的性格自然是做女儿好,但是与人做媳妇儿,总归还是有些让人担心了。
  “小姐,没有想到这边的景色到时极其好的。”小桃出自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相比较之言吕雉到时更加喜欢质朴的小桃。跟着吕雉,小桃自己也到时欢快的,从小就是伴着自己的小姐长大的,知道自己的小姐其实并非是那么暴虐的人,小桃自己却也是不放肆。“那,我把你留在这儿可是好,至少是一片桃林伴着你,倒也是不错。”
  “小姐独自一人,不知道可是迷失道路。”吕雉闻言转身,桃花下一身的锦衣女子,当真是映衬了灼灼其华。
  “在下沛县刘季,不知小姐何许人氏。”桃花纷纷扬扬,吕雉看着这个父亲要将自己许配的人,不是县令公子那样温润之人,反倒是有些粗犷了。
  “沛县刘季,如此之人。”吕雉低声念叨着一句,也不管刘季,转身便离开了。
  桃树下,一个女子妙龄就这样的闯入了一个男子的心,最美不过是初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