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可否永恒(大结局)
(2017-07-03 20:29更新,共4838字)
  任东辰差点叫起来,“你以为你老公家是金库,开口就会这么多。我哪里有这许多闲钱。”
  “你不养那么多没用的女人,这些钱对你来说,根本就不算钱。”
  “我花国库的钱才不算钱。你得找个理由让我花国库的钱。”
  “可是,国库的钱,不就是你们家的么。”
  “是我们家的,但是在老爹手上,我说了不算。”
  温非咬着嘴唇琢磨了一会,“你爹的早晚都是你的,支出一点应该没问题吧。”
  任东辰换了一个角度问:“扶植一个江湖组织,并不一定要那么多钱吧。我们可以打压他的对手,然后让他们逐步强大起来。”
  “我也这样想,可是我们成立还不到两年,手头资金奇缺。”
  任东辰觉得自己应该妥协。
  “行,需要多少我给多少就是了。”
  温非开心的蹦起来,“谢谢老公,走吧,去见儿子。”
  两个人手拉手进门,被一些熟悉温非的武馆学徒看见了。他们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因为大家都知道,温非是大师傅的老婆。如今明目张胆的牵着另一个男人的手回家,这是不是太嚣张了。
  熊成远远的看见,扭身就往里跑。功夫不大,欧阳子纯和岳阳都出来了。
  三个人一字排开,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温非笑嘻嘻的走过去:“三位哥哥不要紧张,我们是来看你们的。”
  欧阳子纯的脸不是很好看。他看见温非又回到了丈夫身边心底有说不出的失落。岳阳闷闷的眼神复杂。只有熊成很开心。
  “就是,我一直以为你把我们都忘了。岳阳说你不会。我想也是。子希还在这里,你怎么可能忘记呢。”
  “是啊,子希呢。”
  “奶妈带着呢,在后院。”
  温非拖着任东辰的手就往后面跑。
  欧阳子纯突然喊住她。
  “非儿,决定了?”
  温非一愣神,瞬间明白他的意思了。
  “欧阳大哥,对不起,我忘记给你解释了。我们之间的误会已经解除。他已经想起我了。”
  “你要回到他的身边?”
  温非点点头。
  欧阳子纯站了会,转身就走。
  任东辰突然开口了。
  “等一下。”
  欧阳子纯站住,但并没有转身。
  任东辰没有介意他这种不欢迎的态度。
  “多谢三位在本王失忆的那段日子悉心照顾我的王妃,本王不会忘记。非儿也说了,没有你们她走不出那段日子。本王是知恩图报的人。你们需要什么样的帮助。只管提出,本王定当尽全力办到。”
  欧阳子纯情绪十分低落,淡淡的答:“谢了,我们没有什么需要王爷帮助的。其实非……,王妃在这里给我们的帮助也不少。”
  气氛陷入尴尬之中。温非急忙用一个傻笑打破僵局:“好了,不要站在这里说这些没意思的话。我好想儿子,想尽快见到他了。”
  熊成颠颠的跑进去,喊奶妈。
  任东辰对温非说:“急着见孩子,快点进去,不就能见到了么。”
  温非一听也是,拔腿跟在熊成身后进后院了。
  只剩下任东辰,欧阳子纯和岳阳了。
  任东辰看了一眼两人:“你们的事,王妃已经跟我说了。我愿意给出力所能及的帮助,请不要见外。”
  欧阳子纯不想接受他的帮助,“谢了,真的不需要。”
  “但是我已经答应非儿,要给你们一定帮助的,我不能食言。”
  “我们真的不需要帮助。”
  任东辰顿了一下:“风虎堂的人我会派人将他们歼灭的。你们不用担心。”
  “这是我们私人的恩怨,不用王爷插手。”
  “我插手管这件事,也不完全是为了你。风虎堂的确是一个该除掉的组织。他们多次与我作对。我早有收拾他们的心,我们可以联手。”
  把帮助换成联手,欧阳子纯的抵触心理减少了。
  “王爷也对他们不满?”
  “对,他们曾派杀手对我不利,我自然不会放过他们。非儿说我们联手可以尽早铲除风虎堂。如果我记得不错,风虎堂已经存在三十年了,也该他们没落了。”
  欧阳子纯终于转过身来,正视任东辰。
  “王爷,真有心灭他们?”
  “当然。”
  “我们愿意做先锋。”欧阳子纯说。
  “好,但要过一段时间。本王需要安排一下。”
  “我们可以等十年。”
  “十年倒不用,半年即可。”
  “多谢王爷肯仗义相助。”
  任东辰微一点头,打算结束这段话。他能感觉到欧阳子纯和岳阳对他的敌视。他想:赶紧带温非回家,放在外面越久,招惹的人越多。这次以后一定把她好好的看在自己身边,祸水绝不外流。
  三个男人正大眼瞪小眼,都觉得尴尬非常的时候。温非从里面抱着孩子出来了。
  “老公,两个月不见。我儿子长的更漂亮了。”
  任东辰看见一个粉团一样的小肉团偎在温非的怀里,啃着一个手指头。乌黑油亮的大眼睛,不停的转悠。小家伙白嫩的小脸,让人看见就想咬上一口。在看见任东辰的时候,居然裂开没牙的小嘴,咯咯的笑起来。不啃手了,张开手臂,向任东辰扑过来。
  那眉毛,那眼睛,那小嘴,跟温非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要说哪一点像他这个父亲,只有一点,就是他那鼻子,跟他是一个形状的。
  “果然是我儿子,见了老子就上来了。”
  温非将孩子交到他手里,“是啊,父子天性,不要像你一样太花心就行了。”
  任东辰没抱过小孩,接到手里,横过来竖过去,不知道怎么样才好。
  温非笑:“孩子又不是烧饼,让你调过来转过去的怕烧不熟啊。”
  跟在后面出来的还有彩玉,知道小姐和任东辰和好了。彩玉最开心。走上来将被任东辰抱的不舒服了的小孩接过去。
  “千岁,还是奴婢来抱吧。您再折腾,他就要抗议了。”
  任东辰脸一红,赶紧把肉团交出去。小孩子一转脸就朝岳阳身上扑。张着小嘴喊两个音节,差点把任东辰气晕过去。
  “爸……爸……”
  “非儿!”他生气,儿子叫别人爸爸,他怎么办。
  温非嘿嘿一笑:“你不要介意,他一直跟三哥关系好,就喜欢三哥带着睡,所以,嘿嘿嘿……”
  “赶紧抱着他回家。”
  “不要小肚鸡肠么,这孩子一出世就是三位哥哥在照看。我早说了,他们都是孩子的干爹。”
  “他都喊干爹爸爸了,我这亲爹怎么办。”
  “亲爹也是爸爸啊。”
  “不行,我要带你们回府。”
  “我们才进门。”温非抱怨。
  “但是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对不对?我已经离开很久了。再不回去,王府就要被人占了。你不希望儿子没有尊贵的地位吧。”
  “嗯,谁要占王府啊?”
  “当然是孩子的爷爷。”
  “可是你不是不在乎他的威胁么?”
  “那是策略,是逼他退步。难道我真的会为了对抗他,带着你逃到齐兰去。”
  温非受伤的叫起来:“啊?你骗我。我以为你真的愿意放下王位,什么都不要呢。你又骗我。我不理你了。”
  扭身就走,任东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毫不费力的将她圈进了怀里,“傻女人,我没有骗你。你是我一定要的,江山也是我不会放弃的。我生来就是皇子,就像我们的儿子一样,生来就要做王。你让我放弃所有,做农夫。我能养的活你么?我很清楚,肯定不行。让我做农夫,可能还不如生来就做农夫的人做的好。再者,你是千金之躯,要你给我夜夜织布,你会么?”
  这是现实,再真实不过了。她哪里会织布啊。
  “所以,我们的生活在上面,不是在下面。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明白,浪漫是要经济基础的。温非耷拉着一张脸,什么也不说了。
  欧阳子纯和岳阳对视了一眼。岳阳开口了。
  “是啊,你应该回去,这里始终不应该是你呆的地方。我们有空就去看孩子。”
  温非当然明白,她如果要和任东辰在一起,就必然回到王府里。因为那里才是任东辰的天地。作为他的女人只能跟着他。他到那里,她就要跟到那里。
  “好吧,我们回家。”这句话说的有气无力,“但是,回去要是看见你左拥右抱,我立马带着孩子离开你。”后一句说的气势汹汹。
  任东辰微微一笑:“好,要是你看见我又找新女人了。你可以直接把王府烧掉。”
  未来有谁知道,承诺是否可以永远,没人可以保证。爱本来就是玄而又玄的东西。这一刻可以爱的死去活来的两个人,下一刻也许就会分道扬镳。
  女人喜欢承诺,男人被迫给出承诺,但是这些承诺又能维持多久。
  不过这一刻男人的承诺是真的,发自内心的。他爱着女人,所以愿意给出任何承诺,只为了让女人安心。
  所以每一个爱情故事都不能写到最后,因为王子和公主的爱情也会被时间消磨干净。
  我们只能把故事写到这里,来满足喜欢圆满的读者们。至于以后,交给未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