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大结局
(2017-07-03 20:20更新,共3864字)
  果果说:出差回来,就把结局码了出来,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这篇文的喜欢,也谢谢大家的耐心等待。
  陈果儿脚步一缓,病房里并没有其他人,窗户开着,能感觉到淡淡的风感。齐跃东坐在轮椅上,穿着病号服,两条裤腿里有一只空荡荡的,陈果儿已经知道这里救了周成海的证据。是的,齐跃东在这次事故中丢失了一条腿,不管是今世还是前生,齐跃东最后的结局都是与部队无缘。
  现在他的眼神,就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带着看破一切的淡然与忧伤。偏他的嘴角上扬,那抹含在嘴边的笑容饱含了太多的情绪,令到陈果儿心头有些不是滋味,她再不敢与他对视,走过去,然后站定。
  “这次的事情谢谢你,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陈果儿打起十二分精神,她不相信齐跃东这样一个善于钻营的人会出于善心去救一个人。
  齐跃东一笑,却朝窗外望了眼:“如果我要求你跟我在一起呢,你会愿意吗?”
  “不可能!”很肯定的回答。
  “呵呵,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你一直选择的都是他,还真是感动人啊。陈果儿,这一世你是如愿了,而我也算是还清了欠你的,以后,就各过各的吧!”
  不曾想他竟是这般的直接说出这么一番话,陈果儿很是意外,“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说的前世今世这样的故事,但是你现在这样,也是因为救我未婚夫,所以如果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我会尽量办到,其他如果没有什么,我就先走了!”陈果儿握了握手,没有承认。
  “果儿,我知道是你!”齐跃东幽幽一声叹息,“你走吧!”
  这句话一出,陈果儿的背脊有些僵直,尽管如她猜测,可当真那人说出这样的话时,她一时间怔忡住,半饷,转身离开。一些人,一些事,只会在特定的时间段出现在我们的生命里,当时间一到,这些人就会离开,然后过往的一切都烟消云散。
  站在蔡东青的办公室门口,陈果儿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她告诉自己要冷静,只不过紧绷的身体却出卖了她,最后,她还是用力推开了那扇门,看到了正坐在办公桌后蔡东青。
  他已经一个姿势很久没动,直到听见办公室的门响才抬起头,看到陈果儿,不自觉眯起了眼,站起来,迎了过来。
  “果儿,你怎么会有时间过来?”他伸出手来想碰她乌黑的青丝,天知道,他有多么的激动与惊喜,他就想抚一抚她,以此证明他现在不是在做梦,果儿竟然会来自己的办公室。
  陈果儿的头一偏,却叫他的手落了空,他却并不恼,脸上的笑容倒越发的深了,“怎么闹起脾气了,谁惹到了你了?过来有什么事吗?”
  “我为什么过来?难道你不知道吗?蔡东青,没想到你是如此自私,别人的命在你看到到底是什么?这次事故,难道不是你的杰作吗?你以为推一个替死鬼出来,别人就不知道真相了吗?”陈果儿厉声质问,因为气愤,她身子都隐隐有些颤抖。
  蔡东青哈哈一笑,重重的把陈果儿搂在了怀中,用力将她紧紧的禁锢在怀中,按了她的头放在自己胸口,像抱着失而复得的珍宝,“果儿,你真可爱,你知不知道,在樟木你就那样的离我而去,把我的心也带走了。实际上我们才是一类人。那个周成海算什么啊,不过是生活在最底层的蝼蚁,在B市这个地方,任何一个稍微有点权势的人伸只手都能弄死他。我不过稍稍露出那么点意思,他就差点死掉,你说,下次他还会不会如此幸运?”
  陈果儿费尽力气想挣开他的怀抱,可惜男子的力气终究不是女子可比拟的,她闷在他怀里,恨声道:“一类人?蔡东青,你太高估自己了,还有,你觉得我会再给你一次机会吗?”
  蔡东青根本不将陈果儿的这些威胁放在眼里,不过是一个小女子,即使有着陈家当靠山,能拿自己怎么办呢?他在她耳边低呤,“乖,不闹,你不会给我机会,我可以把所有机会都留给你!”
  陈果儿轻轻一声叹息,停止了挣扎,“蔡东青,你太自负了。和W组织的合作,就是你给自己做的最大陷阱!”
  这次不等陈果儿挣扎,蔡东青先放开了手,紧紧盯视着陈果儿的眼,却不想陈果儿含笑看着他,这一瞬间的蔡东青好像是备战的雄鹰,浑身散发着强势,等待着一触即发,终是似笑非笑的问道:“你还知道什么?”他不错过陈果儿眼里的任何一丝变化,心里却早已天翻地覆,毕竟,和W的合作,即使是他自己的人,知道的也为数不多,他脑袋飞快的转着,思索着任何一个环节上的漏洞。
  陈果儿的笑意加深,神情轻松,说:“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拿到手里的东西,也足够要了你的命。现在你只有两条路,要么滚出国去,要么就等着死!”
  蔡东青不动声色的微笑:“口说无凭……”
  如此直接。陈果儿虽然还在笑,但眼眸深邃已然冷硬,她拿出手机,开始播放视频。
  看到熟悉的画面,蔡东青终于收起笑意,盯着陈果儿的眼睛里风起云涌,半晌才说:“我放过他?你把东西给我”他是一个商人,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最有利,有时候和命比起来,喜欢真的不算什么,现在的陈果儿在他看来,就是一朵带着毒气的花,恨不得一下子碾碎。
  “我不相信你,只有两个选择,是你滚出国或者等死,东西我会帮你留着,在我手里绝对安全!”陈果儿根本不给蔡东青商量的余地,她不能留下任何一丝隐患。上一世,有人曾拍到这些视频,后来那个人用这些视频来敲诈蔡东青,不过最后的结果却是什么都没有得到,反被蔡东青销毁了这些视频。知道这次的事情是蔡东青的手笔后,陈果儿便让二哥找到那个人用钱买下了所有的证据,也算是救了那人一命吧。而她,拿到这些东西,不是为了伸张正义,不过只是想握着这个把柄让蔡东青有所顾忌吧了。
  她了解蔡东青,这个人想要得到什么东西从不计较手段,没有什么不能被利用没有什么不能牺牲的,只要结果是自己想要的。但是只要涉及到自己性命,他绝对会迅速脱身的。
  蔡东青的神情开始变得阴霾了起来,看着陈果儿的眼睛轻轻说:“你放心。”
  蔡东青看着陈果儿走出去,半饷,他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最后睁开眼睛看了看腕表,起身,往外面走去,即使现在他恨不得喝光陈果儿的血,可是依然拿她没有办法,被人扼住喉咙,实在是太难受了。进不了的话,就只能先退了,养精蓄锐,这次,是他自己大意了。
  回到病房,看着周成海倚在病床上朝着自己微笑的脸,陈果儿忽而发现不知不觉中,这个夏天就要过去了,而马上就要进入硕果累累的秋季了,如同她此时的心境一样,一朵一朵开满了鲜花,绚烂美丽朝气蓬勃。
  这年的秋季,陈果儿拿到了鲜红的结婚证,打开结婚证,照片上的男人一身笔挺军装,轮廓分明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笑容,可他眼底深处却氤氲着挥不去的温柔,怀里的自己笑的那么满足,满足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