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六章 陡生变故
(2017-05-16 12:55更新,共3457字)
    沈奈一 夜好眠,等第二天睡醒之后,她蹙眉发现,那阴影处往外扩宽了几分,而血十字则淡了一些。

    将衣服穿好,沈奈从扇柄中抽出一把短匕,在那阴影附近,用这短匕重新划了个血十字出来。

    这阴影让沈奈对疼痛的敏感度高了很多,她咬着牙,将匕首插回扇子中。

    待温炽见到她,依旧是一个白衣清冷美人,脸上神色无喜无嗔,坐在窗前,抬眼望他,眉目如高山流水,一样的高雅和难近。

    沈奈对他指了指桌子上的一摞册子,道:“我找人去查了城中的瓷器铺子。”

    温炽道:“瓷器铺子?”

    沈奈垂目道:“和那个故事有关。”

    温炽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这时沈奈道:“幽姬伪装成船娘,为了带我去黄泉阵中,她便和那船娘学了那故事,这故事中有几个点我很注意。”

    沈奈道:“这故事里一共三个人,薛生,梅仙,道士,薛生离家被赶出来,梅仙非阳世之人,为遂薛生愿而来,道士则帮助薛生最后找到了梅仙,和我的情况大体类似。”

    温炽道:“若是幽姬欺骗你呢?”

    沈奈道:“改变了装点心的纸盒,点心依旧是原先的点心,即使幽姬改变了描述,故事传达的讯息也不会改变。”

    沈奈继续道:“其一,这故事中有一个细节,红白二色的梅花,正是滇地的驭鬼世家沧家的标志……其二,这故事中还暗藏了只有我能接受的言灵。”

    温炽道:“言灵之术,是将讯息传递到上古的术法, 到了今日已经失传,没想到桃老竟然还会这门术法。”

    沈奈道:“我小的时候,桃爷爷便为我讲过言灵之术,从来没有想到,他竟然应用在了今天。”

    店小二蹬蹬的跑上楼来,敲门道:“姑娘,你要的东西我买回来了。”

    温炽打开门,从那店小二手里拿过了那包装严实的木盒。

    打开木盒,拿走木盒里起防震作用的稻草,从中取出那瓷瓶,果然如雪堆砌,触之温润如玉,而在这瓷瓶的底部,印着两支梅花,分别为红白两色。

    沈奈道:“滇地出名的几个老瓷瓶里,只有这一个瓶底印梅花的,我请店小二在城中寻了好几圈,确定了只有这一个,供在沧家一处分舵中的。”

    温炽喝着茶,忽地瞟了沈奈一眼,沈奈道:“你看我作什么。”

    温炽道:“仅有一个的古瓷瓶,就这么被你拿来了。”

    沈奈道:“我打了沈家偏房的名号,说借瓷瓶一观,驭鬼之人在外面总是互相帮助的,何况沧家与沈家世代交好……”

    温炽放下茶杯,难得露出慵懒的样子,道:“你不是和沧家有婚约……”

    沈奈瞪了他一眼,将那瓷瓶拿起,反复掂量了一会,道:“这瓷瓶是空心的。”

    温炽微微一笑,沈奈淡淡道:“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现在要紧的是看看这瓷瓶里藏了什么。”

    又敲了敲那瓷瓶,沈奈眉头微蹙,忽地将瓷瓶举起,往地上重重一砸。

    满地的碎渣中,沈奈弯腰捡起了一样东西,那是一张纸。

    那纸在阳光下略微显现出透明的纹路,沈奈忽地将那张纸递给温炽,道:“温炽,你看这张纸。”

    温炽接过那张纸,在手里淡淡翻看了一番:“怎么?”

    沈奈道:“这张纸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温炽举起那张纸道:“这张纸上什么都没有。”

    沈奈拿过那张纸,将它收好,有点失望的道:“我以为,上面会写一些鬼语一类的东西。”

    温炽失笑:“恐怕这不是一封信吧。”

    沈奈一怔,拿过这张纸,正打算重新看,忽地门被人紧急拍响:“沈姑娘,外面有事情了!”

    温炽拉开门,店小二急迫道:“刚刚城主派人四处贴了公告,外省人住在滇地的,请速速去城门处检查!”

    温炽道:“检查?查什么?”

    店小二道:“似乎是有人带了死人的痘衣进来!”

    沈奈关上门,道:“温炽,我们走。”

    说完这句话,沈奈自己都觉得额前冷汗涔涔而下,温炽低眉垂目,将二人的包裹拿上,拉着她出了客栈。

    客栈外面的街道上尘土飞扬,不少人匆忙忙的跑着,温炽闪身拉住一个人,道:“前面发生什么事了?”

    那人气喘吁吁的想拨开温炽的手,一看是个温文的公子,好心道:“这位公子,前面在广场上烧那死人的痘衣呢,也不知道有几件,你快带着你家夫人回家吧。”

    沈奈道:“若是出痘,这地的人民百姓要受苦了。”

    温炽道:“业力轮回,今日所受之业,皆是前生因果,大小姐不必太过于伤怀。”

    紫衣青年神色中流露出关怀之意,沈奈转过身,道:“你这具身体也是实体,这人间的痘疫……会不会染到你,我们快点离开。”

    沈奈说完,便要往城门处赶,温炽却拉住她的手腕,道:“大小姐,你……”

    沈奈脸上一红,道:“我只是关心护卫而已,你不要想多。”

    温炽拉着她的手腕却没有放开,他按住沈奈的肩,道:“虽然我以实体行走阳世,但是这些痘疫都是人间疾病,和鬼道之人没有任何干系。”

    沈奈低声道:“我知道了。”

    温炽一笑,放开她道:“但是,若是……”

    温炽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另一股匆匆而来的人群所打断,两人不再说话,而是互相牵着离开了这处。

    走到城门的时候,排队的人犹如长蛇一般在门口蜿蜒,各色人等,都是一脸灰败,无比紧张,温炽和沈奈两人夹杂在队伍中,排了很久,队伍还没有移动。

    有人悄声道:“大约前面检查出了什么……”

    等到日下西山,排队检查才快轮到温炽和沈奈。

    两人前面是个坐着马车的富商,见快轮到自己了,忙不迭的从车上下来,向着检查的人又鞠躬又打千,还送上了一叠银票。

    然而那检查的兵士收了银票,却将他推了回来,喝道:“今天就查到这里!”

    人群起了一阵骚动,那士兵抽出刀,扬在空中,大声喝道:“所有人不许回客栈,都去城边的帐篷住下!”

    沈奈道:“这四周……都已经拿木板圈起来了,今夜这些人是一定要在这里过夜了。”

    兵士们走了过来,把人分配到帐篷里住下,沈奈和温炽被分到了一处小帐篷,沈奈看着,见到刚刚那富商被兵士叫了出去,随后便喜滋滋的回来收拾了东西,悄然从帐篷间离开了。

    温炽道:“沈奈。”

    沈奈闻言转过头来,却见温炽示意她去那边排队打水,沈奈道:“这边的水也不知道是不是洁净,我水囊里有之前的水……”

    温炽道:“那水既然是当众分给外乡人的,必然无事,你去取吧。”

    沈奈拿了另一个空水囊,起身去打水了。

    温炽留在原地,温柔的望了一眼沈奈,这时一群士兵气势汹汹的冲到了帐篷前:“跟我们走!”

    温炽起身,淡淡道:“走?”

    那士兵道:“我们怀疑你身上染了痘疫,跟我们走一趟!”

    沈奈打水回来后,却见帐篷里空空荡荡,她心中一凛,放下水囊,冲出帐篷:“温炽!”

    周边人有老有少,有高有矮,但是没有那个紫衣青年,沈奈越看越慌,正在她手足无措的时候,有个小女孩偷偷拉了她一把,道:“姐姐,你在找那个紫色衣服的好看哥哥吗?”

    沈奈点了点头,弯下了腰,那小女孩道:“那个哥哥被那些士兵带走了,说是他染了痘疫。”

    沈奈的眉头一跳,眼中隐隐有黑色的暗光和白色的光芒交织流动,她握住手中的扇子,道:“一定是他们弄错了,这个哥哥是不会有瘟疫的。”

    小女孩有些怯怯的看了她一眼,松开了手,沈奈对她微微笑了笑:“谢谢小妹妹。”

    沈奈的衣服已经隐隐有红色透出,她执着扇子,大步向那些士兵走去。

    那小女孩在她身后叫道:“姐姐,不要去!”

    沈奈闻言转头,那小女孩道:“那个紫衣哥哥说了,请大小姐不要去,他需要把这件事处理妥当。”

    沈奈站在原地,手中扇子捏了又松,最终,她长出了口气:“这是他的意思。”

    是夜月明星稀,沈奈蜷缩在帐篷中,望着天空上的星辰,一点睡意也没有。

    她默默的掐着时间,等到子时一过,她立刻站了起来。

    红衣白发,阴阳双瞳。

    手中折扇展开,白色的扇子上布满了红色的花纹。

    鬼体沈奈步出帐篷,从帐篷中穿过,走到了那正守卫城门的士兵背后。

    纤细苍白的手抬了起来,在那士兵后脑一触,那士兵便觉如同全身坠入冰窖,不停发抖,这时面前横过一个红衣女鬼,这士兵立刻想到了滇地流传的鬼故事,不由吓的放声大嚎起来。

    沈奈竖起手指,阴森的看着他。

    这士兵嚎了半晌,发现自己的喉咙一点声音都说不出来。

    沈奈竖起第二根手指,道:“你是想一辈子做个哑巴,还是……一晚上就够了?”

    那士兵双腿发软,然而跪又跪不下来,只能撑着望着那红衣女鬼可怖的双眼。

    沈奈道:“点头……或者,你想……”

    那士兵忙不迭道:“一晚上就够了!”

    沈奈将匕首收回扇子中,道:“那个紫衣的男人,你们把他带到了哪里?”

    那士兵道:“小的……小的一介凡人,不知道那紫衣公子……那紫衣公子,被老大他们带上了一辆马车,之后去哪……我也不知道了!”

    沈奈神色冰冷,道:“不知道的话,活着也没有什么用了。”

    那士兵魂飞魄散:“大人不要!”

    沈奈慢慢横过扇子,遮住了下半张脸,让脸上只余一双眼睛,那士兵凝望着那双眼,只觉其中有无数漩涡出现又沉没,他渐渐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只觉得浑身的魂魄几乎都要破裂开来,但这种破碎又有种不同的舒适……

    这时沈奈身后忽地燃起明亮的火光,这火光照到了那士兵的眼里,让他的神智重新恢复了清醒。

    他惊慌的望着沈奈,沈奈唰地将扇子收回来,扇子在这士兵脖颈上一敲,那士兵立刻软软的瘫倒在地,这时那火光中传出一个高亢的声音:“沈小姐,沈家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