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夜半鬼影(下)
(2017-12-31 19:46更新,共2601字)
    林村长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对着那张大嫂村妇说道:“好的,张大嫂,我会派人找出那些打你家老头子的凶手来得,你就放心吧!”然后对着众人信誓旦旦的大声说道:“既然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情了,十分钟后在村公所的门口集合,我们一定要帮张大嫂找出打她家老头的凶手来。”众村民听到林村长的话语后,纷纷表示道:“好的!”然后众村民一哄而散,各自朝着自己的家走去,陈所长转身对着我们三人说道:“林村长也帮了我们不少忙,还让我们在他家里过夜休息,现在有点事情了,我们不能就这样闲看着吧?”我听到陈所长这番话后,心里暗自想到:看来今晚真是夜长梦多了,没休息睡觉时间了,没办法,领导都发话了,谁还敢提反对意见?除非不想要这个十分钟后,村公所屋子前,站满形形色色的众村民们,这里至少聚集大约一百多号的村民,手里都拿着各种各样令人眼花缭乱的家伙,有的拿着锄头,有的拿扁担,甚至我还看见有个村民手里还抄着一把九齿钉耙,难道这村子里竟然还隐藏着传说中二师兄转世,眼前这场面活脱脱的让我联想起古代的农民起义军,义和团起义?心里也难免蹦出一个想法来:人民群众力量真是不可小视啊!

    林村长往众人的面前赫然一站,双手潇洒背在身后,林村长用眼光扫了扫众村民后,大声的问道:“乡亲们都准备好了吗?”众村民也纷纷回应道:“都准备好了。”林村长接着说道:“那好,大家分成两组,一组从村子的南面往北面寻找打伤何大哥的凶手,另外一组从村子的东面往西面寻找那凶手,大家都明白了吗?”众村民再次纷纷的回应道:“知道了。”林村长很快把这一百多号的村民分为了两个组,每组大约都是五十多号的人,我们四个闲杂人等也自然加入到由林村长带队那一组里面,然后两组人员开始准备按计划寻找起那凶手来,借着淡色如雪的月光,和手中微弱的手电发出的光芒来,到处寻找着那打人凶手的下落,终于在离村子不远的一地方发现那些人的踪迹和身影,林村长抬起手示意道:“大家小心点,也许那些人手中也有武器。”而那些人好像也发现我们的存在,也纷纷走到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我看到这情景开始有些纳闷起来,这些行凶的家伙按照常理被人发现后应该撒腿就跑啊!可是现在这些家伙感觉好像要与我们对峙起来,这不符合常理啊!

    林村长做为这支“农民起义军”的首领,首先发话大声说道:“对面的,你们为什么要行凶打伤我们村子里的人,你们是出于什么目的伤人啊?”好像这些家伙并没有想答话意思,一直沉默不语,我感觉到那群家伙非一般的毛贼可言,对面那群家伙只有八个人而已,论人数上我们这边占有绝对的优势,可是那群家伙怎么会如此气定神闲呢?林村长见那群家伙没有答话,带着警告的口气说道:“如果你们不说话,我们可要采取去行动了!”

    月的工资了,我们三人也纷纷点点头应声道:“好的,陈所长。”这时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剑拔弩张的气氛,看来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是再所难免了,那群家伙慢慢地一步一步的逼进我们,等我们手中的手电照出他们本来面目的时候,我们这边的众人都倒吸一口冷气,瞧见那群家伙脑袋上戴着黑色的头套,就是那种只留着眼睛,鼻子,嘴巴的头套,身穿着黑色紧身黑色T恤,下身穿着一条迷彩裤,双脚上穿着厚重的军靴,最抢眼还是他们手中拿着一把大约足有七八十公分的大砍刀,我们的手电光照在那把大砍刀上,反射出阵阵的寒光,我见此情景不由用胳膊碰了碰在身边小刘那小子一下,说道:“小刘那群人看上不像是一般的打家劫舍的毛贼,看上去更像是受过训练的恐怖份子啊。”

    小刘直视着前面,嘴角微微的上翘,脸上显露着捉摸不定的诡异笑容,回道:“不用这么紧张吧!淡定,熊猫大侠。”那八个穿待如中东地区“恐怖份子”的家伙,一下就加快自己的步伐,举着手中那把大砍刀杀气腾腾的就冲了过来,而众村民见状也做好随时开战的准备,双方一近身,就是一场昏天暗地的混战,那八个家伙虽然在人数上不占优势,但是身手不错,从场面来看根本不处下风,反而这些村民有点招架不住的感觉,那八个家伙正如我的所预料那样,一定是受过训练得,而这些村民看上去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根本没有能力能控制得住那八个“恐怖份子”,那八个家伙宛如虎入羊群般的在这些村民之间周旋,双方就这样僵持三四分钟后,那些村民真得有点快顶不住了,其中一个“恐怖份子”抬腿踢翻一个手拿扁担的村民后,举起手中的那把大砍刀毫不留情朝着那名倒在地上的村民劈砍而去,我心里登时暗叫道:大事不好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影窜到那名“恐怖份子”的旁边,一把就抓住那家伙的持刀的手臂,那名“恐怖份子”见自己手臂被人抓住,连忙抬腿朝着抓住自己手臂那身影猛踢而去,那身影似乎早就料道一样,一侧身轻松就躲过那记断子绝孙脚的攻击,那身影快如闪电落地般挥出自己的拳头,这记重拳不偏不倚击中那名“恐怖份子”的一侧脸颊,那家伙蓦然间就被打飞出两三米远,并且摔倒在地上后还连滚好几圈,手中的那把大砍刀也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几名村民手中的手电照亮打翻那名“恐怖份子”身影到底是位武林高手显身了,等我看清那身影到底是谁的时候,我登时傻眼了,竟然是小刘那小子,从刚才那几下漂亮的身手来看,这几年那小子练的叫什么截拳道的功夫真是没有白练啊!三下五除二就撂倒一个,我见状握紧拳头,兴奋的说道:“小刘你小子好生给那些家伙一点颜色瞧瞧!最好打得他们满地找自己的狗牙,或者最好凑得他们叫缴刀不杀。”

    池静见状也大声欢呼道:“刘哥好帅啊!”小刘那小子似乎也听到我们欢呼加油的声音,那张老脸上显露出一副得意洋洋神色来,就在得意的屁股要翘上天的时候,另外一名“恐怖份子”手持大砍刀扑向正在得意洋洋的小刘那小子,似乎小刘那小子是故意那样得,难道是在麻痹那些“恐怖份子”不成?那名“恐怖份子”挥舞着手中那把寒光乍现的大砍刀朝小刘后背砍杀而来,小刘就在那名“恐怖份子”手中的那把大砍刀碰到自己的时候,一个漂亮的侧身闪避,那名“恐怖份子”手中的大砍刀擦着小刘的身子划过,小刘见那家伙露出这么大的破绽,就是一记毫不含糊的侧踢腿猛踢向那名“恐怖份子”的面门,那家伙登时被小刘这记洒脱的腿击踢出三四米开外,重重的摔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痛苦哀叫着,小刘那小子更加得意洋洋了,踢出去的腿并没有收回来,摆出一个自以为相当漂亮的pose来,可是了?而我和池静,还有陈所长突然用手掌挡住自己的眼睛,不忍再看着小刘那小子如此拙劣出丑的表演了,我嘴里自言自语说道:“哎呦我去!这下你小子耍帅出丑了吧,丢人丢大了,你个傻小子,小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