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浮生叹 第二十九章(16)
(2018-10-12 13:23更新,共3500字)
    程嘉璇应了一声,探手到座下包裹中掏摸,这一下却摸了个空。努力回想随沈世韵离开吟雪宫之时,自己好像的确因太过匆忙,又与玄霜嬉闹得忘了神,将随身携带的玉马解下,放在书架中一层空隙处,以防追逐时不慎打碎。

    这本是出于谨慎考虑,但等离开时却忘了拿。僵硬的笑笑,道:“这是奴婢粗心,忘了将玉马带来,请娘娘恕罪……”还不忘找个理由,叉手指点道:“还不是要怪那个李亦杰?他整天找奴婢麻烦,弄得我心里一团火,才会出了这样差错。娘娘知道,平日里奴婢办事一向谨慎……”

    沈世韵冷冷道:“既是自己大意,就别将罪过赖到他人身上。没有人是生来就给你顶罪的。”李亦杰好不容易听到沈世韵说话稍向着自己些,还不知是否为了给程嘉璇立规矩有意而为,可在心里仍感一阵暖意。

    程嘉璇道:“是,奴婢该死。那……现在该怎么办?”沈世韵道:“犯了错就设法补救,眼前时间还来得及,你回宫去拿。也不用跑得太快,当心忙中添乱,路上再摔一跤,打碎了玉马,本宫可不轻饶。”程嘉璇踌躇道:“这个……可是……”手指扭了扭衣角,可怜兮兮的看向玄霜。沈世韵道:“怎么,还要本宫亲自去不成?”

    玄霜跳起身,整了整长身衣衫,道:“我也陪小璇一起去。”沈世韵道:“你给我老实坐下!我想小璇还没无能到连放在架上的玉马都抱不回来。真是那样,本宫也没必要养她了。”

    李亦杰心里五味杂陈。沈世韵即使待程嘉璇和玄霜都未显亲厚,并非是针对自己一人。最多却也只能表明:她如今的人情味真是越来越淡。若是本性中全无劣根,也不该短短六年,就被环境腐化得如此严重。但在他眼里,沈世韵就如女神般完美,要相信她是贪图权势享乐的俗人,那是硬生生将心中的美好打破,情何以堪?

    贺礼无一不是价值连城,一件赛过一件。实则福亲王未必就真结有这许多交情,而宫中之人最善循势巴结,见皇上为这位汉人王爷专门开办寿宴,其受宠信之深可想而知,跟他拉拢关系,日后也能多得些好处。

    李亦杰对此类官场之道大类详知,却不愿效仿。既存不屑与之同流合污之想,同时却也有心无力。他是两手空空的投靠沈世韵,财力也不允许这等肆意挥霍。第三也是最关键的一点,他不是个好名利之人,做盟主、忍辱负重的留在宫中全是为了沈世韵。只要能好生守在心爱的女人身边,便已知足,再不愿另争上游。

    寿礼赠献已近尾声,程嘉璇却仍未回转。沈世韵沉下了脸,低声向吟雪宫随行来的一位小厮嘱咐几句,临时更换一件礼物献上,心里却已恼了。

    等贺礼进献已毕,福亲王在几人引领下走上了台。李亦杰虽知今日是他的五十大寿,但瞧他模样,仍是十分精明干练,粗看才不过是三、四十岁。身上同有股英姿勃发的战气,足可想见年纪轻时,作战时必是英勇无敌,横扫千军,无怪乎备受先皇宠信。

    那福亲王走到正中,抱拳向四面施下一礼,随后才向顺治大拜,朗声道:“皇上劳神费时,为老臣庆贺寿辰,臣谢主隆恩。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顺治笑道:“福亲王太客气了,你是我朝的大功臣,朕巴不得大清多出几个像您这样的忠将。相比国库多取些钱银,又打什么紧了?”

    福亲王道:“皇上的赏赐,老臣怎敢平白领受?看得出送贺礼的众位大人都费了番心思,搜罗来不少稀世奇珍,老臣还真受之有愧啊。只怕往后睡觉,也要睡不安稳啦。皇上和大清都待老臣不薄,先皇陛下更对我恩重如山,如今就借着这个机会,让老臣也送大清一件礼物,从此封入国库,作为镇国之宝。”

    顺治笑道:“这一件事,福亲王,你虽是好意,可办得还真有些不合规矩了。今天这里没有君臣,你是寿星老爷,坦然收受贺礼便是,哪有让你反过来送礼的?”

    福亲王道:“只因那件礼物有天降横财之意,并非老臣劳碌所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在大清的土地上出现的宝物,也理当归皇上所有,老臣……实在是不敢私吞哪。”

    陆黔低声道:“韵贵妃,我瞧这老东西倒像只老狐狸。”沈世韵淡淡道:“哦,你才察觉到么?他要不是靠这般欺下媚上,哪能哄得先帝待见?本宫甚至怀疑,他奋勇救驾的感人事迹也不过是一出苦肉计。他还能将朝堂上文武百官也拨弄得团团转,还是有几分本事的。嗯,说起来,倒是你的本家啊,多学着点儿。”

    那边福亲王已在下令:“抬上来!”几名家丁抬了个镶满珠宝翠钻的大箱子上了台,放在他面前,各自退下。顺治道:“福亲王好大的阵仗。朕也听说过,宴席上将展示一份特别大礼,却没想到是出于王爷之手。那到底是什么宝物?朕都有些好奇了。”

    福亲王微笑道:“皇上请看,就在这里了。”说着双手将盒盖揭开,从中取出一把银光闪闪的短刀。刀柄是一块蓝幽幽的水晶所打造。刚一出箱,立即带起一股铮然之息,丝丝寒气扑面而来。这宝刀之强势,竟是令任何人都不得轻易忽视了它。

    顺治最先开口,笑道:“好啊,果然是好刀!不知福亲王从哪里得来,保密得真好,朕竟也是一点不知。”

    福亲王是明白人,知道帝王喜欢臣下为人精明,却又不愿太过精明,否则处处算计他的皇位,防不胜防。能将一事瞒得滴水不漏,在外人面前是能力,在皇上心里却会留有芥蒂。忙道:“老臣也是近日才得到,都是为了在宴席上能给皇上一个惊喜,才让家丁隐瞒实情不报,却不是有意欺骗皇上……”

    顺治笑道:“好啦,朕又没责骂你,何必这么紧张?这把刀确是精良……”福亲王眼见这一事算是圆了过去,微笑道:“更精良的,还在后头呢。皇上请看——”说着抬起双掌扣了扣,又有两名家丁走上台。一人生得高大强壮,另一人矮小瘦弱。福亲王使个眼神示意,那瘦弱者俯身拾起短刀,强壮者则手持一把巨斧,经人验过后,果为精铁打造。两人走到戏台正中,面对面的站定,各将武器高抬。

    这场比武一开始,实力相差就太过悬殊,结果如何,几乎是不看可知。也有不少胆小的妃嫔惊慌失措,双手蒙住眼睛,却还耐不住兴奋,从指缝间观望。

    台边一名福亲王府家丁高声报数,“三”字一落,两件兵刃裹带劲风,齐向对方迎去。铛的一声锋刃交鸣,一件物事被劈空斩断,沉重落地。众人瞪眼去看时,真是大出意料之外,断折的竟是那铁制巨斧。而就连另一端受牵动波及,在斧柄上挂不住,摇晃两下,也齐柄而断。

    这还不算,更令人惊愕的是,落在地上的两截斧头各自现出一条条纵横裂纹,一路蔓延,布满整截斧身,喀嚓几声脆响,又沿细纹裂为无数碎块。这些碎块也如前时,片片龟裂,反复几次后,地上连一缕粉末也瞧不见了。

    一时间举座皆惊,唯有福亲王满意的捋了捋大胡子,面带微笑。其后又分别试过了铜、银、金器,那短刀堪称无坚不摧,与它相撞的兵器都相继败下阵来。

    顺治最先回过神来,抚掌笑道:“好,好啊!这可真是把宝刀!福亲王,你是给大清送了一份好礼啊!不知宝刀原先可有名字?”

    福亲王微笑道:“回皇上,名字是有的,以前有段时期,在江湖上名声还不小。不过单以字面拆解,含意未免有些大逆不道,在这种喜庆日子里,臣可不想让皇上误会些什么,还道老臣意欲不利于朝廷。名字么,无外乎一个称谓,宝刀既已归皇上所有,便请皇上为它重新赐名,也预示着宝刀彻底属于皇上,隐喻我大清将永保风调雨顺,国泰民安,那岂非两全其美?”

    顺治道:“福亲王怎地突然迷信起来?就算它曾有个震响九州的名号,那也是旧有者想取威慑世人之意,朕何须以此罪人?况且你刚立大功,如有二心,那又何必专程将宝刀献给朕?这刀么,还是保留它原有的名字便了。爱卿但说无妨。”

    福亲王道:“它就是上古流传的‘七煞’之一,索命斩。”

    场中又是一片惊异嗟叹。朝中有些老臣,早在努尔哈赤执掌后金政权时,便就追随。那时都听说过和硕庄亲王舒尔哈齐图谋自立,要寻七煞至宝篡权一事。而后舒尔哈齐被其兄长秘密处死,已出现过的七煞也都不知所踪,此事才算暂时压下。

    不料事隔多年,又在此地见到隐埋多年的宝物。尤其是这索命斩,以及与其并称的残影剑,都曾是舒尔哈齐在沙场征战时的佩刀佩剑,寻常人即想远观一眼,亦不可得。

    顺治坦然一笑,道:“原来如此,名字的确是不大吉利,但要换个角度去想,这索命二字,索的是反贼乱党之命,那就是含意极好的了。朕十分好奇,不知爱卿从哪儿搜罗来这绝世宝刀?”他见百官人心惶惶,于是故作淡定,以安众乱。

    福亲王道:“老臣人老了,不中用啦,还哪里有这样的本事?那是一位少年英雄进献给老臣的礼物。”

    顺治有惜才之心,道:“哦?能否请那位少侠到此,给朕一见?朕要论功行赏!”

    福亲王笑道:“既是皇上召见,他哪敢抗旨?不过老臣正好有一事要向皇上禀报,我已私自认他做了义子,还未向皇上通明。”

    顺治笑道:“准奏。这位少侠手段超常,若能留之为我朝效力,实是不尽之助。福亲王能为朕觅得人才,这又是大功一件,双喜临门哪。”

    福亲王笑道:“那老臣就替小儿多谢皇上。”低声向身旁的家丁耳语几句,那人领命而去。

    陆黔皱眉道:“奇了,怪了,那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索命斩?怎会在那老狐狸手上?”

    沈世韵道:“本宫虽未亲眼见过索命斩,但从效用看来,当是真品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