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浮生叹 第二十四章(29)
(2018-02-15 01:45更新,共3203字)
    南宫雪又气又好笑,道:“你怎么连打水仗都不懂?我在华山长大,自小虽也是门规极严,可只要你完成了当日功课,其余时间,都可自由支配。所以我跟师兄一闲下来,就到山边那口大瀑布下玩打水仗……”

    暗夜殒道:“那是你的童年。我从小除了练功,就是完成教主指派的任务,去抢夺某件宝物,或是什么人触犯了祭影教,就去杀他满门,根本没有闲下来的时间,你说的那些,在我眼里只是些无稽之谈。我没玩过什么,也不喜欢玩,都是些幼稚的把戏。”

    南宫雪道:“不懂得玩,那是很无趣的。我想你也不是不喜欢,只是从没玩过罢了。我来教你啊,水仗就是咱俩以水作武器,互相泼水,直到哪一方主动求饶,就算结束。或是谁的衣服湿的更彻底,就算他输了。其中没什么硬规矩,可以耍诈,可以从背后暗算,只要力求目的能达成,也就是了。”她也有十几年没与人打过水仗,作讲解时自己也不禁激动,跃跃欲试。

    暗夜殒仍是一副冷淡神情,道:“最后就这样了?那有什么意义么?”南宫雪苦笑道:“意义……不过是小孩子玩的游戏,哪有什么意义?一定要说的话,或许就是能够开心些吧。”

    暗夜殒道:“我没觉得什么开心。”那第一捧水泼到脸上,他第一反应便是震怒,只觉还从没受过这等侮辱。他与人相处,都是漫不经心,三言两语应付了事,即使如玄霜、程嘉华等走得近些的,也是盼望在平等中带有分差,能让他们在关键处对自己完全服从。因此对南宫雪时常的“不听管教”便难以忍受,冷冷道:“你真的想试试?”手心里已蕴满一团真气,就要向她身边的湖面击下。

    南宫雪看得出他这掌力威势,一旦发出非同小可,只怕自己就要当场成了落汤鸡,连忙摆手赔笑道:“算啦,算啦,反正你不喜欢玩,那就别玩啦。不如来一场比赛,等下谁抓到的鱼多,就算谁赢了,你看怎样?”暗夜殒道:“早知胜负,何必再浪费时间?”南宫雪赔笑道:“是你赢,是你赢了。”

    暗夜殒冷冷道:“不,我陪你玩。你不是说过了,可以耍诈的?”掌力一吐,湖面上激起一层大浪,冲天而起。

    南宫雪急忙向旁一闪,这点微薄退避却丝毫不起作用,大浪冲着头顶浇下,顿时整个人被一阵铺天盖地的水流淹没,眼前只看到些白色浪花。

    等她感到过了一年之久,才有些水珠从脸上大滴大滴的滑下,扎好的头发全部散乱,湿答答的粘在脸上,尖端的头发碎屑刺在眼皮上,也是一阵难过,简直恨不得一把将这些恼人的乱发拔个精光。布衣吸水,拖得她身子极是沉重,裹着湖水的衣服包在身上,阵阵冷意侵入身体。

    暗夜殒冷冷瞧着,等到浪头散去,她狼狈的身影现在眼前,只觉有趣,嘴角终于扯出了一线淡淡笑容。

    直到一弯如钩弦月挂上中天,这场风波才稍稍平息。南宫雪上岸后,脸色苍白,连打了几个喷嚏。暗夜殒或是终感于心有愧,脱下外衣给她披在身上。虽说是将衣服折了折,当做一团破布般向她丢了过去,但他能主动表达些善意,实属不易,南宫雪还是有些感动。将木柴摆在一道,堆放整齐,将刚才的树枝尖端抵在圆木顶端,笑道:“依你看,是谁来生火的好啊?”

    暗夜殒道:“君子有成人之美。既然你连姿势都摆好了,就等生火,我怎好再扫了你的兴?”南宫雪气笑道:“你?君子?就你也算——?我摆出姿势,那是在给你示范。”暗夜殒道:“是么,那也没什么两样,再次易手仅是浪费时间。你就勉为其难的去做吧,我相信你的能力。”

    南宫雪笑道:“问题是,我可不大相信,还是你来做的好。哼,你下午不守诺言,骂我是伪善的正派弟子,这句话你忘了,我可没忘,所以应该罚你!”暗夜殒语气冷若冰霜的道:“你敢说罚我?”南宫雪苦笑了笑,道:“你为何不能用大道理来说服我,总是摆出黑脸吓人,偏偏我还真会被你吓到,真叫做没天理了。”

    暗夜殒道:“你们正派的那一套,我没兴趣。在我眼里,只有拳头才是道理。”南宫雪道:“你又犯戒了,什么‘你们正派’,告诉过你了,不许说。”暗夜殒自知理亏,不再争辩。

    南宫雪将树枝夹在手掌之间,反复转动,直弄了半天,也只钻出一点零星小火苗。暗夜殒等得心烦,埋怨道:“真笨!”像抓鱼时一样握住树枝上端,时针顺逆,相互翻搅。不料这次却没出到风头,那树枝一碰,前头断了一截,陷了下去,连那一丁点火星也捣灭了。

    暗夜殒脸上挂不住,苦笑道:“这个……失误,失误。”站起身躲到一边,南宫雪笑道:“好啦,我不难为你。烤鱼前还得刮了鱼鳞,剔除内脏,这些事你是内行,就交给你了。”暗夜殒道:“为什么我是内行?我不愿意。”南宫雪笑道:“好啦,殒公子,殒大王,你就好好歇着吧,我是不敢再劳碌你啦。”

    于是一应事务全由南宫雪处理,弄了许久,才总算生起堆像样的篝火。又取过湿透的布衣,用几根木头搭了个支架,盼着能快速烤干。用树枝串着鱼,在火边来回挪动,时而让火苗舔上鱼身。她经验稀少,手上不慎烫出几个水泡,大半天才弄出几条成品,先递给暗夜殒一串。暗夜殒默然接过,淡淡道:“我不在乎的。”

    南宫雪一会工夫又烤好了第二串,轻轻咬了一口,喜道:“嗯,真好吃,看来我的手艺还不错!”一面就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暗夜殒淡笑道:“你听过王婆卖瓜没有?”南宫雪微微一怔,道:“什么?啊……你笑我自卖自夸?”

    暗夜殒道:“好,有自知之明,孺子可教。”这一串只吃了几口,就丢在了一旁,双臂支在膝盖上,眼神深邃的望着远方。南宫雪虽稍觉挫败,但想他性格向来如此,倒也没特别沮丧。很快地上丢了一堆横七竖八的树棍,这才为刚才吃相稍觉惭愧,好在他似乎并没看着自己。沉默了一阵,也学着他的模样,双臂环抱膝盖,抬头仰望着苍穹,低声道:“你很喜欢蓝色么?”

    暗夜殒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淡淡道:“是谁说的?为什么这样问?”

    南宫雪道:“我还记得,你以前最喜欢穿的不就是一件蓝色锦缎的长袍么?那的确很适合你。我也喜欢蓝色啊,不论是淡蓝还是深蓝,都有种特殊的依恋。就如天空般的蔚蓝,让人感到翱翔天际的自由,心灵会开阔起来,仿佛与白云共舞。夜晚的湛蓝也耐人寻味,浩大广袤,无边无际,如同海洋般的幽邃,你会感到它所示的是一种博大的胸怀,在它面前,个人都是很渺小的。多看看夜空,才能发现,原来每个人你争我夺的凡尘琐事,都是些最微不足道的蝇头小利。”

    暗夜殒苦笑两声,也抬起头陪她望天,道:“你的想象力真够丰富。很抱歉让你失望,我并不是因为……什么喜欢蓝色,只是以前,根本没有其他衣服,不过穿得久了,习以为常,对这颜色并不讨厌就是了。”

    南宫雪道:“我今天看中的那块缎料,你觉得怎样?如果咱们都穿这蓝色衬底的衣服,在城镇中行走,给那些居民看到,又会作何想法?那怕是要受不少指指点点。”暗夜殒道:“你觉得呢?”南宫雪给他言语一堵,才想到这问题极易生出误解,干笑两声。

    暗夜殒忽道:“对了,今天在布庄,是我自己想及恨事,本来与你无关,不该对你发火,对不住。”南宫雪托腮笑道:“真是新奇呀,我没有听错吧?明天倒要去看看太阳的升起方向了,你竟然会给我道歉?”暗夜殒怔怔道:“有那么意外?”

    南宫雪笑道:“别人当然不算什么,可都说物以稀为贵,以你这般桀骜的心性,肯拉下面子给我道歉,难道我还不该荣幸?虽然我也不知究竟说错了什么话,但你心里若是不快,随便找个人迁怒,也不失为一种好方法,我又怎会怪你?那时只是怕你就不睬我了。”暗夜殒道:“我说过送你回华山,即使不为我的计划,说过的话也绝无反悔。”

    南宫雪心里萌动着稍许感激,见面前篝火爆开一个个火花,瞧来煞是好看,不比天上的星星逊色多少。秋风送爽,明月当空,洒下一层薄薄的清辉。虽然同是夜晚,但比起前几日的出生入死,处境真是判若云泥。心里油然升起一片柔情,道:“殒公子,我跟你说说我和师兄的事,可好?”

    暗夜殒本不想听这些女孩儿家的情爱心思,但想对她本就有些愧疚,而分别在即,也不愿给她留下过差印象。装作淡漠的道:“随便,你爱说就说,只是我未必会听,恕不点评。”南宫雪听得出他是有意气自己,道:“好,你不听,那我就说给这月亮听,说给这些野地里的小花小草听。你不点评,可也不准笑我,这些都是我的秘密,从没对任何人说过。”暗夜殒听她说得天真,刚想讥讽,终究还是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