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浮生叹 第二十四章(10)
(2018-01-14 03:05更新,共3561字)
    此时两人距离甚近,梁越一抬头,就看到陆黔嘴角现出一大团淤血,半张脸也微微发胀。而他左臂背在身后,弯在腰处,轻轻敲击,随着拳心动作,面部也显出微小痛感。知道他定是打架吃了瘪,一时间欢天喜地,真如报了大仇般,笑道:“哎?你的脸,这是怎么了?”玄霜起初觉得陆黔奇怪,当时尚不明就里,此刻方知,定然也是为他不住捶腰的动作所感。

    陆黔听了,却是勃然大怒,喝道:“不准你盯着我看!”抡起右拳,在梁越脸上连连重击。梁越被打得昏天黑地,脸上仍带着嘲笑不散。

    陆黔喘了几口气,道:“梁大掌门,你既然高兴,我就让你高兴到底。正好本大王出外办事,特地给你带了件礼物回来,你定会爱不释手的。”

    梁越冷哼道:“黄鼠狼给鸡拜年,你能安着什么好心了?是你的东西,我一概不要,拿走!”陆黔狞笑道:“那由不得你。”拽起他一只手掌,将反背的拳头拿了出来,覆盖在他掌面,放进了一件什么东西,微笑着退开两步。

    梁越一拿到那东西,看也不看它一眼,立即扬臂欲丢。手腕才举,忽觉触感有异,缓慢摊开手掌,颤抖着举到眼前。从玄霜角度,也能清晰看出,见他手上托的是一颗还带着血丝的眼球,黑白分明,就像仍然充有眼神。玄霜极力隐忍,才算没叫出声来。

    梁越低声道:“这……这是……你拿这种东西给我,想干什么?”

    陆黔微笑道:“不干什么,全出于我一片仁慈之心。这是你点苍派一名王姓师妹的左眼,她一听说,我知道她的梁大哥在哪里,并且,正受着非人道的虐待,就央求我带她来见你。我当然不能让她过来,那怎么办呢?我就挖下她的一只眼睛,千里迢迢的赶来看看你。现在她要表达的心意,你都感受到了吧?你说说我对你,哪一点不够仁至义尽?嗯?哈哈哈……”

    梁越似是受了极大刺激,身子剧颤,牵连得铁链作响,嘴里叽哩呱啦,发出一连串谁也听不清的诅咒。许久才冷笑道:“你在说谎,单凭这一颗人人都有的眼珠,你就想来骗我,我梁某人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陆黔微笑道:“是,你说的对,眼珠人人皆有,实在说明不了什么。难道非要我给你送上点苍派的千百颗人头,那可是独此一家,绝无二货,你才能相信我的话?”

    梁越再也无法忍耐,怒喝:“你这混蛋,竟敢发兵攻打点苍……你到底把我的师父,师娘怎样了?”

    陆黔微笑道:“哦,原来你还记得他们是你的师父、师娘,我还以为你当了昆仑派的大掌门,威风八面,早就把以前的点苍派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不过你尽可放心,我对小美人儿,一向温柔体贴,但是年纪大些的女子,不管模样再怎么标致,我也没兴趣了。我对你的师娘没胃口,至于你的师妹,如果她寻死觅活的非要跟着我,我就勉为其难的收她做小好了。”

    梁越已给气得头脑阵阵发晕,道:“你记挂的,不就是这个昆仑派掌门的位子?灭了点苍,你同样什么都得不到。昆仑派……现在怎样了?”陆黔道:“你不用牵记,昆仑派现下是还没什么事,不过早早晚晚,都是要灭的。”

    梁越怒道:“老天无眼,怎不降下道雷来劈死了你!”陆黔微笑道:“本大王就是老天派遣来救赎俗人的使者,在世间自是横行无忌,有什么奇怪的?哦,你不说,我也差点忘了,跟你说了这会子话,倒耽搁了咱们每日的例行惩戒,你这不自觉的小子,怎么也不提醒我一句?”接着只见寒光一闪。

    玄霜看到剑尖拖过梁越脚掌,便有半截沾血的短小东西飞到一旁,漾开团小血泊,明白被切下的又是他的脚趾了,不由反胃。

    陆黔意犹未尽,走到一旁,用长钩子钳起一块烙铁,伸入熊熊燃烧的壁炉中灼烤,一边微侧开身子,有意将钩子来回翻动,让梁越看清烙铁被烤成鲜红的情形。梁越竟似习以为常,待在原地木然盯着,没显出半点恐惧。

    不多会儿,陆黔拿着钩子走了回来,脸上的笑容先令人不寒而栗。三两下将梁越胸前衣衫撕开,将烙铁在他身前缓慢挪动,单是本身散发出的灼热气浪,也足以令人汗流浃背。

    陆黔带着欣赏的眼光瞧着烙铁,露齿一笑,手腕猛向前一推,烙铁紧贴在梁越胸前。响起一阵嘶嘶啦啦的清脆暴响,烙铁与皮肉相触,散开团白色烟雾来,弥漫在两人身边,传出一股肉块烧糊的气息。陆黔迅速松开烙铁,反手一剑,拿捏得恰到好处,在他胸前割下薄薄的一块肉来,用钩子串上,送到他嘴边,狞笑道:“喂,我请你吃东西,还不谢主隆恩?”

    梁越紧闭双唇,脸上摆出极度厌恶的神情。陆黔道:“本大王的面子,没有人能够不买。好,既然你不愿吃这个,我自然知道该拿什么招待你。”用手指捏着那块肉取下,重新夹起地上热度未熄的烙铁,推到梁越唇边。

    梁越嘴唇滚烫难忍,只得张开了嘴,缺口一开,那烙铁长驱直入,抵上了他咽喉。梁越双眼泪水直流,满心想大声惨叫,喉咙偏是被堵的一个音也发不出来。陆黔阴笑着将那块肉送到自己嘴里,津津有味的咀嚼。

    玄霜抑制不住,“哇”的一声,朝旁干呕,仿佛自己的胸口也灼热难忍。直等反应过来,现正身处险境,再想躲进草堆隐蔽,已是不及。陆黔向角落瞟了一眼,淡淡道:“哦?谁在那边?”

    梁越硬撑着道:“你……你不会……自己去看……问我干什么了?”陆黔笑道:“我说是先前给你吓跑的小厮,又回来了?”接着长剑前横,“嗤”的一声作响,喝道:“什么人?自己滚出来!躲在暗处看热闹可不过瘾,哪比得上亲历亲尝?”

    玄霜缩在草堆后,内心几度交战,终于定下了念头:“他是我额娘的下属,我则是他的少主人,他不敢伤我,我就可以趁机收买人心。总不见得一直躲着,不明不白的给他杀了。”向旁翻出个筋斗,叫道:“喂,你别靠近!站住了!跟我保持些距离!”学着他的模样,拔剑出鞘,在身前一削,将堆放的一捆稻草拦腰斩断,片片碎草屑在两人中间飘洒,阻隔了视线。

    陆黔挥手拂尽面前草屑,喝道:“哪里冒出来的小鬼头?吃我一剑!”长剑紧跟着递出直刺,玄霜叫道:“哎呀,我关照过你的,你怎么听不懂人话?”一个筋斗向旁翻出,蹬脚跃起。陆黔长剑上举,要在他纵起跨越时,将他一剑钉在剑尖上。不料玄霜只是虚晃一招,见他举剑,身子立即下俯,贴着地面如游鱼般在他剑底滑过,而陆黔高举的长剑倒像是给他迎门来的。

    陆黔盛怒,剑势下转,连连下劈,玄霜在他剑底不住翻滚,忽然捉住个破绽,抬脚蹬住他下落的剑身,双臂后撑,另一脚在陆黔腿下来了个“扫堂腿”。这一招自是险到极处,陆黔向后跃起闪避,垂下的剑锋贴着玄霜头皮掠过,也吓出了他一身冷汗。

    陆黔微感诧异,道:“小鬼头,还有两下子啊!你师父是谁?”玄霜趁机跃起,信口开河道:“大胆,老子称霸江湖时,你还没生出来,也敢对我放肆?生了几条命?”陆黔微含无奈的苦笑了笑,道:“是么?倒是真人不露相啊,莫非你还是个返老还童的活神仙?”长剑专攻下盘,交替刺他脚尖,要看他闪避时一跳一跳的傻相。

    玄霜猜出他企图,脚底一点,直纵到他身后,道:“然也,然也!你既知我身份,还不快快跪地磕头?老子心情好了,才饶你一条小命。”灵机一动,学着在赫图阿拉看到江冽尘与季镖头对战时所用招式,反肘撞向他背心,前臂弹起,砸他后脑。

    陆黔反应比之季镖头却快得许多,转身抛了长剑,架开他前臂,右手一鞭,向他劈头砸下,喝道:“神仙小娃娃,瞧本大王这一鞭怎样?”玄霜急仰头躲避,护着面门的手臂却被抽出道口子,火辣辣的直疼。陆黔武功原较玄霜高出甚远,一招抢占上风,后着更是绵延不绝,一鞭卷住他双腿,扬手一拖。玄霜一跤坐倒,不及抵御,陆黔转鞭又向他天灵盖上抽去。

    玄霜见形势紧迫,不便再逞英雄,忙叫:“住手,你不能动我!”陆黔长鞭早已运用自如,在另一端眼看要抽到他头顶时,敏捷的抬手捞住。双手一错,拉得长鞭“啪”一声清响,冷笑道:“那你倒说说,为什么不能动你啊?不过我有言在先,如果说出来的不能令我满意,还是要让你死。”

    一边的梁越冷笑道:“这小子告诉我,他是你的亲戚,也是结义的好兄弟,你绝对不敢动他。”陆黔冷笑一声,带了些稀奇的转头看看玄霜,眼神中更多的却仍是嘲讽,道:“哦,我那么荣幸?跟小神仙做了拜把兄弟,怎地我自己却不知情?”

    玄霜心道:“梁越,我几时告诉过你这句话,连暗示都谈不上,你也用不着这么急着害死我。”悠闲的从地上爬起,拍了拍衣上沾满的草屑,微笑道:“现下不是,没什么着急的,反正很快也就是了。陆大寨主,闻名已久了,我是韵贵妃的独子,名叫爱新觉罗玄霜,官封凌贝勒,有礼了。”

    陆黔微一凝思,道:“哦,你就是外边吵翻了天要找的那个凌贝勒。你这是犯了什么事?”玄霜道:“我听了陆大寨主威名,有心结交,我额娘为阻止此事,软禁了我。我逃了十天,功夫不负有心人,足算叫我逃出来了。我此来目的,就是来跟你套交情的,咱们拜个把子,我虚长你几岁……咳……就不跟你计较……让你做大哥,怎样?”

    梁越嘶声道:“你……你是韵贵妃的亲儿子?你跟陆黔两个原来是一丘之貉,狼狈为奸……”

    陆黔冷喝道:“闭嘴!”又转向玄霜,眉毛挑得一高一低,冷笑道:“凌贝勒,你不用得意,说来说去,也只是个仗着你娘势力往上爬的后生小子,没半点真才实学,又有什么了不起了?”

    玄霜叫道:“我不是!”这话触及了他忌讳,因此格外激动,非即刻辩明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