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为何纠缠
(2017-08-08 22:40更新,共3008字)
    太子大婚总算是过去了,各家心思也盘算的差不多,最大的变数就是这位太子妃将来如何游走六宫。

    柳若亭因宫中贵人是其堂姐,又因与太子妃是手帕交,格外破例被召唤进宫。

    坐在刚刚收拾出来的花房里,柳若亭捧着一杯樱花茶,慢悠悠地打量着花房里的琉璃架子。

    卫子墨换好了衣服走了进来,就看见柳若亭如同一只误闯进来的鸟儿一样,顿时笑了起来。

    “别说你了,我刚进来这花房也这反映。”卫子墨接过樱花茶,笑着说道。

    柳若亭认真地看了看卫子墨,缓缓地松了口气:“看得出来太子疼你。”

    卫子墨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瞪了柳若亭一眼:“又来取笑我,等你嫁人了,我也要取笑回来。”

    柳若亭对卫子墨仍然自称“我”不置可否,在宫里生活原本就委屈了卫子墨,倘若她这会儿眼巴巴地划清界限,卫子墨恐怕浑身都不痛快。

    柳若亭不在意,不代表旁边伺候的严嬷嬷不在意。老宫女顿时冷下脸来,严肃地插嘴道。

    “娘娘,万万不可再以我自称,您要自称本宫才行。”宫里的规矩大,否则也不是宫廷了。

    卫子墨张了张嘴,还是将不满咽了下去,不着痕迹地给柳若亭使了个眼色。柳若亭抿嘴一笑,附和道:“是了是了,倘若平日里说习惯了,那一日应当拿出太子妃的款来却忘了,那就贻笑大方了。”

    卫子墨咬牙切齿地瞪了柳若亭一眼:“就你机灵,我,额,本宫。本宫倒是要看看,那一日你这妮子若是栽在这宫规上才让本宫多笑两日呢。”

    柳若亭端庄的用帕子按了按嘴角,淡淡一笑:“劳烦娘娘惦记,怕是没有这一日了。毕竟,若亭的家姐已经入宫,断不会再让柳家女儿入宫的。”

    卫子墨眨眨眼,入宫的事其实她也不太明白。毕竟她家也从未想过让她入宫的事,若没有皇后这样神来一笔,太子妃的位置怕是也轮不到她来坐。

    站在一旁的严嬷嬷听着柳若亭如是说倒是高看了这位柳家五小姐一眼,有多少女子一门心思想要进宫一展身手,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偏偏这个小丫头看的这样明白。

    “对了,我,额,本宫,哎呀麻烦死了”卫子墨实在是习惯不了宫里的这些条条框框:“平日里东宫也就我一个人,我也不耐烦同侧妃们聊天,反正也没什么可聊的,你有空就进宫来陪我吧。”

    柳若亭浅笑着抿了一口茶:“可别,若是旁人看到了还以为我对太子殿下有什么想法呢。瓜前李下的我可不沾这个腥。”

    若要人不说那就不要做。并非谁都会把你往好方面想。世上惯有那样的人,在他们眼中你做什么都是有企图的,你说什么都是有目的的。总来东宫,他们不会说你与太子妃姐妹情深,反而会说你窥视太子殿下。

    卫子墨不耐烦地摆摆手:“就是这种人多,自己是贼,看谁都是贼。”

    严嬷嬷咳嗽了一声,卫子墨撇了撇嘴。

    “话虽在理,娘娘可不能这样随便说。”柳若亭笑着放下茶杯:“女人多的地方心思也就多,谁都知道大家各自心思,却偏偏要猜来猜去。只怕这也是深宫中唯一有趣的游戏了吧。”

    一辈子都要在这小小一方天地里生活,若是不斗来斗去,人生岂不是无趣的要死。

    卫子墨冷哼一声:“可别带上我,我忙的要死。七早八早就要起来学规矩,过了午时还得看书背文。可没那么闲空跟她们斗心眼。”

    毕竟卫子墨是将门出身,诗书礼仪方面虽然也有点底子但毕竟薄弱许多。皇后是下了死心要将卫子墨培养成一个出色的太子妃。不仅仅是礼仪方面派来了严嬷嬷严加管教,更安排了各色女先生给卫子墨讲习课程。

    卫子墨是骑马扬鞭的,性子本就跳脱。严嬷嬷第一天来的时候还做好了心理准备苦口婆心威逼利诱规劝卫子墨。谁知道卫子墨对这样紧凑的学习时间丝毫异议都没有。不如说她十分喜欢这样的安排。每日学礼仪的时候既勤快又听话,到了下午学文习字的时候更是能够潜下心来。女先生们为此狠狠惊讶了一下。最让她们惊讶的是,这位太子妃对侧妃们的态度并非大度而是完全无视掉了。每日虽然早起有问安,也就是点点头面带微笑。无论侧妃们说什么,一概挂着笑脸一个字都不说。原本侧妃们是来摸小姑娘性子的,几天下来反而被卫子墨的笑容吓的心里发毛。

    卫子墨每夜都等着太子会来一同用晚膳,若太子留宿必定要拉着太子一同温书。两人一同学习,互相帮助。一开始太子还以为卫子墨不过是那这件事做个引子找话跟他说,几天下来却没曾想卫子墨的学习态度如此认真。说实话太子一年到头神经都是绷紧的,也确实有过那么一两次想要破罐子破摔做出点出格的事情来松口气。可他在御书房忙了一天之后回东宫想要松懈一下的时候却看到他的小小的太子妃神色肃穆地认真学习。这种滋味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太子也私下找来了卫子墨的先生们,试探地询问卫子墨的学习进度,没想到让他大吃一惊。

    原本预计要花半年学习的课程卫子墨一个月就倒背如流。由此可见,卫子墨并非外面所传的那样没脑子,人家小丫头聪明着呢。

    柳若亭抿嘴笑着看着卫子墨。皇后也许并不知道自己神来一笔为宫廷里招来了最大的麻烦。旁人都要适应宫廷里的生活,偏卫子墨不同,她似乎生下来就是为了给皇宫带来一丝清风的。她用全身心的热情告诉宫里的人,你们生活在一个多么幸福多么便利的地方。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当中。柳若亭可以打赌,用不了半年,卫子墨再跟太子聊天的时候就不是那些侧妃们拍马能够赶上的了。

    一个女人,漂亮是天赐的,可以漂亮一时很难漂亮一世。一开始男人或许会将你那漂亮的脸蛋捧在手里,可久而久之,男人们就会追求心灵上的契合。

    卫子墨可不光有脑子的。

    “哦对了小亭,上次的纪汇文你看得怎么样了?看完了跟我说一声,我这边还有礼记和试论,你都拿回去看。”卫子墨一开始的认知就将柳若亭划分到不是省油灯的类型里。

    严嬷嬷一听吓了一跳,纪汇文本就不是女孩子家启蒙看的书,没想到这位五小姐居然也跟着看纪汇文。

    柳若亭一听有新书看,倒是来了兴致:“可以有,我看完了同你来讨要。纪汇文的注解你有没有,也一并借给我吧。”

    严嬷嬷头皮都麻了,轻咳一声:“柳五小姐,女子无才便是德……”

    柳若亭眨眨眼,旋即用帕子遮住嘴:“嬷嬷教训的是,若亭也不过是看着玩,并没有拿出去显摆。”

    严嬷嬷噎了个,这话她也就只能规劝一下,毕竟柳若亭不是宫中的主子,她也没有责任和义务去管人家的规矩。想来柳若亭将来也不会嫁入宫中,甚至连王公贵族都不会选,只能祈祷将来嫁一位才子,琴瑟和鸣吧。

    卫子墨吩咐贴身的宫女去整理她已经做好的笔记包好了一会儿给柳若亭拿出宫去看。

    “对了,那位陈文乐将军上次来参加宫宴了,你见到他没?”卫子墨还记得陈文乐看柳若亭的眼神呢。

    柳若亭摇摇头:“我同娘坐在一起,哪儿能见到外男。”

    听到声音,算不得见。

    卫子墨啧了一声:“他若不是邻国将军多好,我让我娘拉个线,也许就是你的好姻缘呢。”

    柳若亭呵呵笑了起来:“我倒是不知道娘娘如此看好陈将军。”

    卫子墨一脸正色:“我哥都称赞他呢。”

    柳若亭应付似的嗯嗯了两声,喝茶不接茬了。

    等到柳若亭出宫的时候,严嬷嬷决定太子妃的礼仪课程还是加上些内容吧。比如有些话在宫里不能说,有些内容也不要妄自揣摩。更不能随意跟自己的小姐妹聊邻国将军英勇威武。

    柳若亭坐着软轿往外走,却觉得这路怎么这样长。

    虽然宫内的路她没有刻意去记,可大致需要多少时间还是心里有数的。这时间已经超了来时的时间许多,莫非绕了道?

    “柳小姐请下轿。”外面宫女轻声说道。

    柳若亭心中虽然有些诧异,还是伸出手让宫女扶着下了轿子。抬眼就看到满园的碧翠,这应当是御花园才对。

    皱了皱眉,柳若亭微微转过头,果然在一棵垂柳边上看到了微笑的三皇子。

    这种感觉极其难以形容,明明她已经拒绝了,为什么这位皇子就是穷追不舍呢?

    柳若亭从不觉得自己有魅力会让一个男人神魂颠倒,那么这位皇子究竟打的是什么算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