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初遇
(2019-05-27 00:26更新,共4397字)
    命运有时如棋盘,与之博弈,却难其行。

    “咳咳,咳咳。”

    “三小姐!”十月看着昏睡在石块上的人仿佛有了丝动静,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欣喜往前靠近道:“三小姐,我是十月。”

    “我这一睡,睡了多久?”我摸了摸额头,觉得自己的脑袋依旧是昏沉沉。

    “三小姐,这里有水你先喝一点。”十月小心翼翼的将用树叶折成的饮水器皿递到苏嫣然的嘴边,回禀道:“三小姐,你估摸着睡了一炷香的时间。”

    “这么久?”清甜的溪水缓缓渗入我的嘴中,让原本干涸枯萎的身体重新萌发了一丝生机。我望着独自一人的十月,有些奇怪道:“咦,怎么不见朝露?”

    “这……”十月慢慢地低下头,有些结巴道:“三小姐,朝露……朝露说她去引开刺客……所以,所以……”

    “什么!”听到十月的回答,我简直大吃一惊,我不敢相信在生死关头竟要朝露牺牲自我方能护我安全。“十月,朝露她离开有了多久?”

    十月挠挠头,说:“依着天上星辰的变化,约莫着一个时辰多吧。”

    “还好,还不算很久。十月你过来扶着我,我们一起去寻朝露。”

    “啊?”十月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有些犯糊涂的问道:“三小姐,朝露是要替您去引开刺客,既然这样那为什么还要去寻找她啊?”

    夜风起,枝叶发出“簌簌”令人毛骨悚然的声响,我头顶满天星辰,看着十月淡然道:“即使我们不寻朝露,你以为又会有谁能走出这里。”.

    小道上,一群黑衣人正行动极快的检查周围的异样。忽然,一名黑衣男子拾起地上的一小撮泥土放近自己的鼻尖嗅了嗅,随后朝着负手而立的黑衣人汇报道:“头儿,你看这里有炭火燃尽的迹象。”

    “哼,看来江家三小姐就在这附近。”黑衣人眯起眼,神情有些冷峻,他命令道:“去,告诉弟兄们,今夜不准休息务必给我活捉三小姐!”

    “是!”黑衣男子双手握拳,欲要退下,但他好像想到了一件事,又忍不住走上前看着黑衣人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问题?”黑衣人斜眼看了他一眼,有些责备道:“你做事这么婆婆妈妈,以后怎么能成大器!”

    “头儿,我看那江家三小姐身边好像还跟了两个奴仆?”

    “嗯,我看见了。”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面对黑衣人强大的气场,他实在不敢说出内心真正的想法……

    黑衣人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的黑衣男子,冷声道:“主人家只要活的三小姐,至于无关人等饶他们一条性命也不是不行。”

    “头儿!”黑衣男子听到黑衣人的回答,心中觉得很是惊喜。

    “呵,你这蠢货!你真以为我会饶他们一命?”黑衣人大步向前,一把抓过黑衣男子的颈领呵斥道:“我警告你,你最好给我安分点!别和上次一样,就因为你的一时心软,结果造成整个任务的失败。”

    “大哥……”

    “别叫我大哥!你记住了,这次务必要抓到江家三小姐!不然我可就真的保不住你头上的这颗脑袋了!”黑衣人甩开手上的黑衣男子,怒骂道:“你还快滚!”

    “是!头儿!”黑衣男子拾起掉落在地上的长剑,他好想抬头看看大哥脸上的表情,可最终还是选择背过身一头扎进了漆黑的暗夜里。

    黑衣人瞧着消失在暗夜里的黑衣男子,默默地叹了一口气。他不是没有想过,要将他送进学堂跟着师傅识字念书懂得书上许多的学问。

    只是太平盛世虽在,但压榨克扣犹存。

    生存都是一个难题,又怎么会有机会去学堂念书?

    算了算了,这些都是命吧。

    夜深,溪畔边,有一男子正搀扶着一女子缓慢的朝着前方步行。

    “三小姐,你的脸色好差。要不要停下来休息一会?”十月小心的搀扶着苏嫣然,生怕她一个不留神就会跌进冰冷的溪水里。

    “咳咳。”我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深吸一口气,摇摇头道:“算了,还是不休息了。我们沿着流动的溪水应该很快就能走出这个死局。”

    “是,三小姐。”十月伸出手紧紧地扶住前行的苏嫣然,并细心的提醒她注意脚下锋利的小石子。

    “哎?那是什么东西?”

    “嗯?”顺着十月的目光,发现溪边低矮的草丛上好像系挂着未知的不明物。

    “三小姐。”十月转过头看着我开心的问道:“三小姐,那个会不会是朝露留下的标记?”

    “十月,你扶我上前仔细的看看。”不知道怎么了,心里莫名的开始慌乱。

    “嘿!三小姐,你快看看这个!”十月一把扯过草从上的布条,递到我的面前兴奋的说道:“这个布条肯定是朝露姐姐留下的。”

    “糟糕!”

    “三小姐,你在说什么?”

    我抬起头,和十月平视道:“十月,我们的处境更加糟糕了。”

    “怎么会呢?”十月一脸的惊讶,他反问道:“三小姐,我们不是有了路标吗?有了路标的提示,我们应该更能够早些出去呀?”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我哀叹了口气,解释道:“如果朝露真的已经找到出去的路,那么这个布条上面就不会有这么多的血迹。”

    “什么?这布条上有血迹?”

    “嗯。”我将手上的布条递给十月,提醒他翻过布条的另一边看看。

    “十月……”

    “三小姐?怎么了?”

    “十月,如果我记得没错,朝露今天穿的应该是青碧色的襦裙吧。”

    “这个?”十月挠挠头,认真的回忆后,道:“嗯,好像是这样子。”

    “朝露穿的是青碧色,而我穿的是水蓝色。可这布条的颜色却是乌色!”想到这,我忍不住冷笑一声,自嘲道:“真厉害,我竟没有想到。”

    “三小姐,你想到了什么?”

    “呵,我们很有可能中了别人设的圈套。”我紧紧握住十月,催促道:“先不说了,我们抓紧离开这里。”

    十月点点头,回道:“好。”

    可话音刚落,便听见不远处的草丛中传来“沙沙”的声响。

    “三小姐!”十月惊呼:“是不是被刺客追上了?”

    我伸出手嘘声道,“嘘,先藏好。”

    “唉,真是倒霉!追了这么久,也不见江家三小姐的影子!”说话的是一个身形较矮的黑衣人。

    “别抱怨了!咱们坐在这里休息一会,等会再看看能不能抓到江家三小姐。”背对着我们的是一个体型较为胖实的刺客。

    “真不知大哥怎么想的!他放着悬赏榜上面那么多简单挣钱的单子不接,非得带着弟兄们去做难度系数这么高的!江家三小姐哎!建安候心尖上的宝珠!你说,我们得罪了官府有什么好处!”

    体型较为胖实的刺客解开腰上系挂着的小酒壶,抿了一口,回道: “可能大哥有他自己的道理。”

    “放屁!他有什么狗屁道理!”身形较矮的黑衣人“嚯”的站起身,情绪激动道:“你说说,哪一次不是拿兄弟们的生死来换自己的富贵!可跟他这么久了,也没见他要和我们富贵同享!他简直就是忘恩负义!只想着自己!”

    “大哥不是这样的人。”体型较为胖实的刺客又抿了一口酒,沉思道:“我相信大哥,他不会只想着自己的。”

    “呵!随你怎么想!反正我干完这票,一定要和大哥说说提高酬金的事!”身形较矮的黑衣人拍拍屁股上的泥土,正准备起身,忽然他发现草丛中有什么异物,好像动了一下。他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身型胖实的刺客的肩膀,示意他往这边看。

    “糟糕!”若不是刚刚觉得脚酸挪动了身子,现在也不至于被这两个黑衣人发现。“怎么办?我们该如何制服这两个黑衣人!”我快速的转动脑筋思考解决的方法,却发现在实力悬殊面前根本无用。

    “三小姐,你照顾好自己!”

    “什么?十月你要做什么?”面对十月突如其来的叮嘱,我觉得非常心慌。

    “告诉二少爷,来世我还愿意做他的书童。”十月看着我,浅浅的笑道。

    “十月,你……”

    “三小姐,你快跑啊!”豁然间,十月跳出草丛,好像用尽了生平最后的力气,狠狠地将本想上前查看的两个刺客压制在自己的身下。我看着他一直冲着我咧嘴大笑,完全不顾身下的刺客刺向他身体里的一刀又一刀。

    他咧开的笑容里,渐渐地渗出鲜红的血迹,可是他还在微笑,还在催促:“三小姐,你快跑!你快跑!”

    除去建安候家的三小姐这个名头,我和你一样只不过是普通人,我何德何能受你如此恩待。

    十月,你怎么会这么傻。

    我胡乱的抹掉满脸的泪痕,不愿再看十月一眼,提起裙角朝前狂奔。只是,还未跑出多远,便被身后飞驰的夺命冷箭刺中背部,那一瞬间,我能感受到自己骨头破碎的,撕裂的声音。呼啸而来的痛感压得我喘不过气,直不起身。

    是要死在这里了吗?呵,罢了,我原本就没有这个性命可以逃离这里。

    “他奶奶的,这奴仆的力气真他 妈 的大!差点要死在他的手里!”身形较矮的黑衣人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肩膀,看着地上被自己的同伙一箭射中的江家三小姐,笑道:“老六,还是你有办法。这下总算能够交差了!”

    体型壮实的刺客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个头稍矮的黑衣人大步向前,他蹲下身子,仔细的打量着眼前昏迷不醒的苏嫣然。看见她容貌的那一刹那,他忽然就明白了,这次的主人家为什么会出如此高的赏金来捕获一个区区侯爷家的三小姐。

    “老六啊。”

    “三哥,怎么了?”

    个头稍矮的黑衣人指着地上的苏嫣然,感叹道:“我终于明白这次榜首的悬赏会如此之高,你别说,这江家三小姐长得真是美极了!和天上的九天玄女一样的美!”

    “这样啊?”体型壮实的刺客很敷衍的点了点头,懒得多话。他现在只想快些领着江家三小姐到大哥面前交差,交完差自己就能早点回家睡觉了。

    “这么美的美人就这么交差是不是太可惜了?”个头稍矮的黑衣人心中划过邪念,他转过头看着大个子刺客命令道:“老六,归途遥远,我们这么随意的挪动江家三小姐,只怕她没过多久就会一命呜呼了。”

    “啊?那该咋办啊?”

    “要不这样好了,你先去回禀大哥说我们已经抓到了三小姐,然后让他带人来接我们。”

    “这个……”大个子的刺客看着黑衣人一脸的跃跃欲试,忽然便懂了。可他却也未出声制止黑衣人,只是叮嘱道,大哥应该很快就到,你自己注意一点。

    “好了,好了。你快去吧。”黑衣人一脸的不耐烦。

    “哦,三哥,那我就走了。”

    “呵呵,总算是走了!”黑衣人瞧着自家兄弟渐渐消失的背影,立即抱起江家三小姐走到河畔的巨石上。

    “小美人,今天你就是属于哥哥我了,我会好好疼你的。”

    背上的冷箭刺的我神志越来越模糊,我努力保持着脑中幸存的一丝理智,等待着眼前这个猥琐肮脏的猎物的到来。

    即使是要同归于尽,也决不允许他人破坏我的清白,建安候家的清誉。

    “小美人,等得着急了吧。哥哥我这就来了。”

    真是恶心!我屏住气息,趁着身前的人解开自己的衣裳之时,伸出手将自己怀中的匕首狠狠地刺向他的胸口!

    “他奶奶的,你这小贱人竟然刺伤我!”“啪”一声,黑衣人反手一个巴掌重重地打在苏嫣然脸上,他扯过苏嫣然的衣领怒骂道:“我今天睡你,是看得起你,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

    “呸”

    黑衣人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口水,觉得简直就是怒火中烧!他挥起手又是一个巴掌打在苏嫣然的脸上,那本就白净娇嫩的小脸瞬间变得火红浮肿。

    “妈的,看我今天不给点你教训!”

    “不要,不要!”我的奋力厮打,在一个壮实的成年男子面前根本一无是处。

    可我宁愿死,也不愿受此屈辱。

    正当我准备咬舌自尽之时,不知道从哪里又飞出一支冷箭,重重地射在了这个黑衣人的脑袋上。耳畔的脚步声离得越来越近,我想大概就是这只冷箭的主人吧。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又是一个取我性命之人。

    朦胧的月色里,我看不清来人的模样,只是他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水沉香让人觉得莫名心安。趁着微弱的月光,我看见他解下自己的外衫将我裹好抱紧在怀里,嘴里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只觉得他的神情很是悲伤。

    乌云散了,露出柔和的白月光。

    这一刻,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他的脸上,长着一双好看的眉眼,和天上的星辰相比也不算为过。

    许是他察觉我在偷偷打量着他,只见他伸出手很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小脑袋,小声道:“你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