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待等天明
(2017-01-10 09:48更新,共4251字)
    自白云山之事过去三个月了,江湖上一个噩耗跟着一个噩耗传来,尤其是墨白衣的死讯,在江湖上一时震动很大,有人惋惜有人得意!可是随后的一波又一波的惨案在坊间被诉说着的时候,很多人都开始为了自己的性命开始担忧了起来。尤其那个震惊整个武林的名字——影月门,被传得神乎其神!这个肆无忌惮的神秘门派,不断地扩充着自己的地盘和力量,大有成为江湖第一大门派的趋势。

    江湖人心慌乱,起初还有一些侠义之士聚集在一起,联合讨伐影月门,可是都没有成功,反而殃及池鱼,血案不断,由此很多人都已经不在敢去招惹影月门,就连听到这个名字都开始变得神色恐慌。

    话说在平静的天水镇,在这个秋高气爽的时节,天空还是那么蓝,万里无云,重山叠嶂,景色宜人。

    且说柳萧萧与丁玲正在院中晾晒草药,这几日来柳萧萧可是收获颇丰,踩到了很多名贵药材。

    丁玲帮着忙活着,一脸的欣喜,说道:“大小姐!你真厉害,竟然可以懂得这么多。跟你学了这么久,我连皮毛都未学到一分。”说着有些不高兴的样子瞅着柳萧萧。

    柳萧萧看着丁玲的样子,不禁好笑,说道:“你呀!都已经这么聪明了,还说自己很笨。我可是自幼学医,而且我也才学了十有六七,医学之博大精深,我可谓是管中窥豹呢!”

    “大小姐就是谦虚!”丁玲说道。

    二人正说着的时候,院落外一阵吵杂的脚步声,再看去时候,十几个黑袍汉子,手提单刀立在不远处,眼神中透着杀气。

    柳萧萧不由得就是一惊,丁玲一看,心说:“这些人来之不善,看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想着抢步上前,轻声对柳萧萧说道:“大小姐!这些人不是什么好人,看来的样子应该是没安好心,一会要是打起来,你就快跑,千万不要让他们抓到。”

    “可是……”柳萧萧还想在说什么,丁玲抬手一指擅闯的黑袍人说道:“你们是什么人?擅闯私宅,还有没有王法了?”丁玲别看年龄不大毕竟是出在大家,也算见过世面,这样的情况下还很镇静自然。

    “呵呵……王法?那是对普通老百姓的,对我们来说,也不过一句空话而已。”说着,人分左右,走出一位虎背熊腰的汉子,看年纪也已经十四开外,此人一身浅青色衣衫,腰系一条狐尾,手里提着一条钢叉,五官相貌有些凶恶,让人看后都会心有余悸。

    “你是他们的头儿?”丁玲问道。

    汉子点点头,说道:“你这小女娃娃还很有勇气?难道你就不怕吗?”

    丁玲“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说道:“你长得却是挺害怕的,不过怕又有什么用,还是说说你们是来做什么的吧?”丁玲把话引回正题。

    “嘿嘿……”汉子有些欣赏面前的丁玲了,说道:“找柳萧萧!”

    “找人?你们这么没有礼数,我家大小姐不会见你。”丁玲说道。

    “见不见那可由不得你,少废话!叫柳萧萧出来。”汉子把脸一沉,没好气的说道。

    “好生无礼!”丁玲说着,手指一动,一颗石子飞出,直奔汉子面门打来,这汉子眼里甚佳,在丁玲有了动作之时便已经有所防范。

    石子飞来汉子轻轻侧身,石子飞过,然而却惨了身后的一个黑袍人,正打在下巴上,打的这个人鬼哭狼嚎。

    丁玲看着哈哈大笑,说道:“怎么样?味道如何?”

    汉子见了怒道:“你这丫头,真是不知死活,来呀把这个女娃娃给我拿了,我要让她知道得罪影月门的后果。”话音未落,五名黑袍人挥刀奔向丁玲,这可吓坏了一旁的柳萧萧,然而柳萧萧自己无能为力,只有干着急,嘴里说道:“玲儿小心!”

    丁玲没有回话,见五个黑袍人挥刀而来,将拳头一攥,眼观六路,辨认来人的虚实,跃身迎了上去,擦着刀锋而过挥拳反击,丁玲力战五个黑袍人,施展拳脚功夫。

    为首汉子瞥眼看着柳萧萧,眼神中充满了邪念,毕竟柳萧萧的相貌可谓倾城倾国,加上那特有的气质,是个男人都会动心,

    “这个女子应该就是门主说的柳萧萧了,好可人的美人儿,唉,只可惜你却和墨白衣有所瓜葛,所以只有死。”汉子想着,迈步走向柳萧萧。

    一脸的凶恶让柳萧萧甚是害怕,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哼哼……”一声怪笑,说道:“你就是柳萧萧吧?被称为女菩萨的神医?”

    “你要做什么?”柳萧萧声音有些微微发颤的问道。

    “杀了你!”汉子直截了当的说道。

    “难道你就不怕王法吗?”柳萧萧说着,手不由自主的将架子旁的一根木棒抓了起来,横在胸前。

    汉子苦苦一笑,说道:“死前的挣扎?我奉劝你还是乖乖地听话,我会让你死的很……”还未说完。

    就见一柄如蛇一般剑想自己太阳穴刺来,汉子急忙闪身,这柄剑擦着衣襟划过,汉子还未站稳,剑如长了双眼般,又扫了过来。汉子急忙跃身而起,一个后翻方才躲过。

    “谁?”汉子暴怒的问道。

    人影一晃,柳萧萧身前站着一位一身黑衣,头戴面具,身材笔直的人,手中一柄水墨链剑,凝视着汉子。

    “教训你的人。”黑衣人冷冷的说道。

    汉子不屑的撇了一下嘴,说道:“好狂妄!你知道你阻碍影月门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

    “你的废话真多。”黑衣人说完,手中水墨链剑一抖,剑如蛟龙直奔汉子刺来,汉子见来人这般猖狂,连忙用手中钢叉一挡,随即悬身避开,纵步轮动钢叉砸向黑衣人,黑衣人没有躲闪,手腕一翻链剑收回,一招“横江解锁”硬生生将钢叉的力道化解于无形,同时伸出二指点向汉子腋下要穴。

    汉子抽身避开,复又抖钢叉挑向黑衣人的天井穴,黑衣人水墨链剑环身,封开钢叉,两个人就这样你来我往,厮杀在一起,转眼间十几个回合过去,黑衣人买了一个破绽,汉子见机可趁,近身猛攻,哪知道这是黑衣人的虚招,正在汉子志得意满,胸有成竹的时候,黑衣人一招“云袖回风”招法之快,令人应接不暇,尚未看清,汉子已然倒在血泊之中。

    手中钢叉也被削成数段,叮叮当当掉落在地。

    “啊……”带来的黑袍人们,不禁惊讶,自己的首领就这样身首异处,不由得手里的单刀紧握。

    “还有谁不想活着。”黑衣人的目光落到了剩下的那些黑袍人身上。

    此时的丁玲也已经空手夺刀,伤了两个黑袍人,力战其余三个黑袍人,正在丁玲舍命相搏的时候,又一个人的出现让这场厮杀尽快结束。

    一道倩影加入了战团,手中剑轻扬慢舞之间,三个黑袍人业已命丧黄泉。

    剩下的黑袍人见了都明白今天遇上的都是劲敌,也只有拼死一搏,要不然回去也是一个死。

    然而他们还没有动作,就见那黑衣人,身影到了近前,手中水墨链剑扬起,血花片片,惨叫连天。当收起剑时,死尸横倒,鲜血满地。黑衣人踩着死尸走向柳萧萧,嘴里说道:“助纣为虐者只有这样的下场、”

    当丁玲看到帮助自己的人时,脸上的喜悦难以言表,叫道:“小姐。”

    柳萧萧把目光移了过去,心里也随即踏实了很多,叫道:“静雅妹妹。”

    来的人正是柴静雅,只不过现在的柴静雅看上去有些虚弱,脸色很是不好。

    柴静雅一笑,说道:“姐姐!”

    柳萧萧走上前去,挽住柴静雅的手,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那份心不言而喻。

    “姐姐!你还好吧?”柴静雅问道。

    “好”说着,怜惜的眼神,望着柴静雅,嘴里说道:“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想起走时的柴静雅和现在判若两人。

    “说来话长了,能见到姐姐,真的好高兴!”柴静雅说道。

    “小姐!”丁玲也过来和柴静雅相见。

    三个人相拥而泣,这种场面到让黑衣人有些动容,不过还是提醒的说道:“柴姑娘!我们是来办正事的,有什么话还是离开这里再说吧!”

    柴静雅点头,她很清楚现在也不是闲话家常的时候,毕竟有一条她难舍的性命在等待她的归去。

    “姐姐,我这次来是来请姐姐帮忙的。”柴静雅说道。

    “怎么了?”柳萧萧看到柴静雅神色不对,知道应该是遇到难事了。

    “救人!”柴静雅只说了二字。

    柳萧萧点头,说道:“既然如此!丁玲快去收拾,救人要紧。”柳萧萧没有过多去问,她很清楚自己是一个行医人,自己的目的就是治病救人。

    柴静雅感激的眼含泪水,说道:“姐姐……”

    “不要说了。”柳萧萧一笑,“医者治病救人,无需多言,更何况你我姐妹一场。”

    黑衣人看着,心说:“这个女子虽然不是什么侠女,却有侠女风范,实在令人敬佩!”

    时间不大,丁玲将柳萧萧所用之物备齐,说道:“收拾好了!”

    柳萧萧接过药箱,看了一下,说道:“我们走吧!”说着看了一眼居住多年的房屋,她明白踏出这院落之后,或许再也回不来了。

    黑衣人催促的说道:“此地不可久留,我们杀了影月门的人,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还是快走吧!”

    四人离开,就在四个人离开不久,一个高大汉子带着六个黑袍人也来到了此地,当看到院中场面,不由得惊讶。

    “这是谁干的?”高大汉子怒道。

    有一个黑袍人走上前,施礼说道:“旗主!我们的人都死了,而且熊首领也……也被杀了。”

    “什么?熊豹也死了。”说着推开黑袍人,迈步行去,当看到穿淡青衣衫的汉子时候,也吓出了一身冷汗,死的凄惨。

    “这是谁干的?我一定要查出凶手,我要让他碎尸万段。”高大汉子暴跳如雷。

    “呵呵……”一个女人的笑声让人酥麻,“当然是和我们作对的人喽。”

    高大汉子扭头过看去,说道:“是你啊!你怎么也来了?”

    “我来看热闹,唉,可惜了,可惜了这些死士。”女子有些叹息的瞅了瞅,转身留下一句话“让你的人把死去的手下掩埋了吧!对了,接到了门主令,让我们即可回去。似乎有什么大事在等待我们。”女子说完咯咯一笑,向院外走去。

    高大汉子很是看不惯的哼了一声,心说:“臭娘们!在我面前摆架子,你不就是仗着门主宠爱,如此目中无人,我们走着瞧!”想着,对手下说道:“把弟兄们掩埋了,还有这个院子,给我一把火烧了。”

    熊熊大火,烟上高天,好一座清净瓦舍被这群穷凶极恶之人付之一炬。这才带着人离开……

    半个月后,江南的一间清净房屋内,柳萧萧还在忙碌着,焦急等待的柴静雅在回廊下徘徊着,心里忐忑不安,双手合十默默祈祷。

    依靠在房门的黑衣人,虽然看不清表情,却也难以掩饰那一份焦急。

    此时谁也无能为力,只有等待,等待奇迹的出现。虽然只有一般的把握,但每个人都不愿意去放弃,对于他们来说,墨白衣的生命是举足轻重的,是不可代替的。

    时间在飞逝,黄昏来临,夜晚星空璀璨。

    柳萧萧一脸愁绪的望着无尽的月空,疲惫的身躯只有依靠在窗前,等待奇迹。

    “姐姐……”身后柴静雅轻声呼唤

    柳萧萧似乎没有听到,柴静雅又呼唤了一句“姐姐!你怎么了?”

    “啊……”回过神的柳萧萧,这才看到端着一碗参汤的柴静雅站在面前,她竟然连她何时进来都不知道。

    “你怎么来了?”柳萧萧问道。

    “你忙了一天了,晚饭都没有吃,我让丁玲熬了参汤,你喝点吧!”说着端起递给柳萧萧。

    柳萧萧勉强一笑,说道:“我倒没事,只是你……”

    柴静雅说道:“姐姐!辛苦你了,你为我做的太多了,静雅真的不知道如何报答你。”

    “我们是姐妹,而且我也是一个医者,救人是我的本分!只是墨白衣的伤势太过严重,也只能等待奇迹了。”柳萧萧说道。

    “不管如何我都很感谢姐姐。”柴静雅真诚的说道。

    “我也会尽我所能,让你们团聚。”柳萧萧这这些日子里也知道了很多墨白衣和柴静雅的事情,她也下定决心帮助柴静雅唤醒墨白衣。

    夜的漫长,也许是因为心的等待。

    等待天明期望奇迹的发生……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