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后继有人 入股是项技术活
(2016-07-20 10:10更新,共2212字)
    项氏集团建立后,各地有识之士纷纷慕名而来。

    项梁和项羽正需要大量人力物力,对主动送上门来的英豪自然来者不拒。这些人中,陈婴和英布两人实力最为雄厚,所以成了项氏集团的顶梁柱。

    陈婴在东阳县很有名,不是因为他有钱,而是因为他忠厚。县里人一遇到事,都喜欢找他帮忙,对他很是敬重。

    陈胜革命后,东阳县几千百姓聚在一起,杀了胡作非为的县令,准备参加到革命中来。可杀了县令他们才发现,队伍还缺一个令人信服的头领。这时候,大家自然想到了陈婴。

    陈婴虽然乐于助人,但却不愿当头领。不过,世上的事就是这样,你越是不想当,众人就越要拉你下水。陈婴就这样被众人强拉着上了贼船。

    陈婴当了头领后,附近起义的队伍纷纷闻风而来,归于他旗下。到了两万人马时,众人纷纷要求陈婴自立为王。陈婴此时站在贼船上进退两难,不得已只好回家去问老母亲。知儿莫若母,老母亲告诉陈婴:“你只是个做侯的料,没有称王的命。”

    老母亲的话毫不客气。她一针见血地告诉陈婴,众人推你为王并不是看中你的才能,而是把你当成挡箭牌。如果革命最终成功,他们可以封妻荫子,荣华富贵一生;一旦革命失败,他们作为附从之人容易逃命,而你却成了罪魁祸首和替罪羊。

    这下,陈婴是铁了心不肯称王了。为了安抚众人心,他指出了一条光明大道:投奔项氏集团,因为他们那两位当家的都是楚国名将之后,威望高,号召力大,要想干出一番事业,就得找这样的主儿。

    大伙一听,觉得很有道理,都投赞成票。于是,项梁叔侄捡了一个大便宜。

    看到陈婴带着数万人马来投,项梁的脸上乐开了花。更加令他惊喜的是,天上掉的馅饼不止这一块,还有一块也砸他头上了。

    那一块馅饼便是英布。

    英布是庐江郡六县(今安徽省六安市)人。他和刘邦一样,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在他年少时,一个算命先生曾说,他长大后一定会受刑,而受刑后则会当王。意思就是预言英布是个多灾多难的人,但终会否极泰来,飞黄腾达。

    若干年后,英布因为一点小事犯了罪(在刑罚泛滥成灾的大秦王朝,想当个良民比登天还难),结果却是罪小刑大。他不仅被判了黥刑(在罪犯的面额上刺刻涂墨),还被判了苦刑,被押送到骊山脚下给秦始皇造房子。寒来暑往,冬去春来,英布一辈子最青春的光阴都被耗在这里了。

    但是,在受刑期间,乐观的英布并没有自暴自弃,而是专门结交劳改队伍中的英雄豪杰之士,积累自己的人脉。

    都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这话一点也不假。有一天,英布利用监管人员打盹的工夫,带着结交的英雄豪杰们跑了。他们一直向南跑到了鄱阳湖,然后索性当起了强盗。很快,革命的春风刮过来了,于是,他也准备闹革命。但是,考虑到了势单力孤,英布便带着兄弟们去投奔县长吴芮。吴芮一看英布这人有英雄之气,便马上与他签订了联盟协议。为了强化联盟的稳固性,吴芮还把自己闺女嫁给了英布。

    英布既得夫人又得兵,自然高兴得手舞足蹈。但是,秦朝大军很快便攻来了。因刚刚扯虎皮拉大旗,兵不强马不壮,又惧怕杀人狂魔章邯来剿,英布和老丈人吴芮一番商量后,也决定傍上项梁这棵大树。

    这样一来,项家叔侄的实力,一下子就由八千江东子弟兵,变成了八万大军。项氏集团发展如此迅速,当真令人始料不及。

    随着实力的大增,项氏集团开始了征服中原之旅。谁知在进军途中,驻扎在彭城的楚国景驹居然不识时务地让他们吃了闭门羹。

    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项梁刚到中原,哪里容得下这样的绊脚石,于是驱兵杀向彭城。尽管实权在握的秦嘉组织精锐部队进行了顽强抵抗,但仍然无法抵挡项军的强大攻势。结果,秦嘉战死,景驹逃到了魏国,并最终客死他乡。

    计划赶不上变化。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刘邦大为震惊。震惊之余,他开始坐下来冷静思考该何去何从,并最终决定投奔项氏集团。当然,说“投奔”有些言过其实,称之为“借兵”倒更准确。

    于是,在薛县,刘邦和项梁这两位重量级人物面对面地好好聊了聊。

    “我想入股。”刘邦开门见山。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项梁道。

    “我想加盟。”刘邦直言不讳。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项梁道。

    “我想借兵。”刘邦开始亮剑。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项梁以不变应万变。

    “我是真的想借兵。”这下,轮到刘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他怀疑项梁在忽悠自己。

    “我是真的欢迎,欢迎,热烈欢迎。”项梁坚定地说。

    对话到此结束。对刘邦借兵的请求,项梁一诺千金,不仅给了他五千精兵,还给了他十员战将。

    就这样,刘邦空手而来,满载而归。而项梁在借兵给刘邦的同时,也是在利用他为自己扫除革命路上的障碍。而且,这一借,还借出了一段奇缘。

    常言道,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刘邦在顺利打败雍齿,拿下丰邑后,自然就该还兵了。也就是在这时,他和项羽邂逅了。

    当时,已经四十九岁的刘邦在那个寿命普遍较短的年代已经属于“老者”了,而二十五岁的项羽正是血气方刚的青年。用我们现在的观点看,这两人之间大大小小的代沟不知隔了多少个。但是,刘邦和项羽见面后,竟然十分投缘,国事、家事无所不谈。两人越谈心越近,干脆就拜把子结成了兄弟。

    拜把子结异姓兄弟这一套,是刘邦拉帮结派的惯用伎俩。他不顾满地是泥,“扑通”一声,就跪到了地上。

    项羽毕竟年轻,天真无邪的他哪里知道刘邦有那么多“拜把史”。眼见比自己大二十四岁的刘邦满心诚意地跪在地上,他如果不跟着跪下去,良心和道义上都说不过去。于是,两人设案焚香,拜天拜地,一同起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然而,历史总是充满了讽刺。两人成了拜把兄弟后,项羽只活了六年。最后,三十一岁的他,在乌江被大哥刘邦逼得自杀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