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三年之后
(2017-07-31 22:48更新,共3675字)
    三年后。

    没有人不知道许氏的掌权人许箴,如今再也没有人称呼她为“许大小姐”,熟悉的人叫她“许女王”,不熟悉的人叫她“许总”,她再也不是三年前那个以纨绔和败家出名的大小姐,而是庞大的许氏集团的掌权人,她真的好似脱胎换骨一般,雷厉风行的作风与从前判若两人,集团里原本对她颇有微词的下属也渐渐被她收服,不再有异声,心甘情愿被她管理。到现在,很多上流社会的人家都拿许箴作为案例来教育自己家不成器的子女,你就算年轻的时候爱玩爱闹没关系,可是你也得有“许女王”的本事才有资格去玩——人家玩可以玩出名气,可是认真工作起来也让人望尘莫及。

    白色修身及膝裙,外面是一件黑色珠片镶边的背心长褂,一条黑色的腰带扣紧,勾勒出了纤细的腰肢,脚踩一双白色高跟鞋,“咯噔咯噔”走在地砖上,却像是敲在了每个员工的心上——这声音他们再熟悉不过,也更加谨慎做事,不敢有所懈怠。

    “总裁。”人力资源部的经理站起身来,向她问好。

    “招聘怎么样?”挽着一头青丝,画着精致妆容的女人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任何情绪,这也是其可怕之处。

    “我差不多都面试过了,有五个感觉还是可以的,但是具体还是要总裁这边定夺。”经理说着一边把简历资料交给她。

    许箴简单翻了翻,说:“直接进行最后的面试吧,我亲自来面。”

    “是。”那经理又有些迟疑地开口:“许总……”

    许箴抬头扫了她一眼:“怎么了,有话说?”

    “没、没事。”经理道:“那我去通知那些人。”

    “嗯,下午一点半开始,让人来我办公室。”

    “好的,许总。”

    看着许箴离开,经理抹了一把汗——不说……应该没关系吧,这个……许总自己也会发现的吧……

    许箴中午的时候直接让秘书给她叫了外卖,简单吃了点,看了会儿文件,看了看时间,差不多是面试的时间,就让秘书去安排了——这次的面试是招聘总裁助理,她原来的助理怀孕休假,她身边一些事需要人来做,所以还是要重新招人。

    许箴提过最好是男性,所以人力资源部直接把筛选条件定位了“男性”。许箴之前也没时间看简历,只能让人一边面试一边看。

    前面的四位,一个是毕业研究生,一个是博士生,还有两个都是大企业出来的,有足够的经验,许箴更属意第四位,因为他的应答都比较合她的心意,如果第五个没什么特色的话,她就直接给第四位画勾了。

    “最后一位。”许箴按了桌子上的铃,就听到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打开,接着是皮鞋的声音。

    她低头翻过资料,看第五位的简历,第一栏——姓名:骆琤……骆琤……

    许箴因为自己看花眼了又仔细地看了好几遍——真的是骆琤!而简历上贴着的蓝白照片上的人,清俊的脸庞,一副无边眼镜,带着微微的笑意……

    “请问,可以开始了吗?”清朗的声音。

    许箴抬起头,看到了坐在对面椅子上的人——比照片上要更瘦些的面庞,还是万年不变的无框眼镜,透过镜片仿佛都能看到那温柔的眼神,嘴角微微上扬,泛着浅浅的笑容……

    “骆……骆琤……”

    “是的,许总,我叫骆琤。”他向许箴伸出手:“男,33岁,今天是来应聘总裁助理这一职务。”

    许箴顿了下,也伸出手,回握,轻启红唇:“我,是许箴。”

    “我知道,许氏的总裁。”依旧温柔的笑容:“请问许总,我的面试现在开始了吗?”

    许箴看着他,说:“可以开始了。第一个问题:你的上一份工作是什么?”

    “一家大型企业的总经理。”

    “为什么要离职?”

    “这是第二个问题吗?”

    “是,你只要回答我就好了。”

    “因为,”骆琤抿了抿唇,说:“因为我个人的原因,不得不离职。”

    许箴盯着他:“那,为什么要选择来我这里应聘这一个小小的助理职位?”

    “因为,”骆琤微笑:“我想要为许总工作。”

    许箴缓缓道:“这里没有你之前那么高的薪水,工作也会很繁杂,还要忍耐一个……脾气非常不好的老板,你真的……做好决定了吗?”

    骆琤凝视着许箴,眼神温柔,语气坚定:“我很坚决。”

    “不会后悔?”

    “不会。”

    这次是许箴向他伸出手:“那么恭喜你,被录用了。”

    骆琤回握住她的手:“谢谢许总的认可,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

    两个四目相交,这一刻,近在咫尺——没有了那么多的既定条件,他们终于,在此刻重新开始了。

    ——————————————————分割————————

    温哥华西蒙弗雷泽大学。

    穿着粉紫色连衣裙留着半丸子头的女孩坐在学校花园里,面前是一个花架,她正对着花园的向日葵的画画,安静专注,连落叶落在她头上身上都不在意,细致温柔的眉眼也如同画一般。

    “Janice!”突然有人叫她。

    她转过头,看到了同样是华人的女孩子,“怎么了?”

    “你和我一起把这个入社海报贴到学校布告栏去,今年咱们一定要多招些新生进来,不能又落在别的社团后面!”

    “好的。”

    Janice简单收拾了下东西,就拿和她一起向学校布告栏走去,这个布告栏很大,除了贴着学校的一些告示,其他都是学生们自由发挥的空间了,比如这种社团五花八门的海报。

    Janice贴好了她社团的海报,要离开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旁边贴着的一张更大的海报,那是一个演唱会的海报,上面是一个戴着半边面具,画着烟熏妆的男人脸庞,即便如此,还是可以看出男人五官俊美,那深邃的眼神一眼似乎就可以把人吸引进去……海报上的字是中文字:纪非世界巡回演唱会——温哥华站;时间:9月15日晚上7点……

    Janice的手轻抚着海报上的那张脸,嘴里默念着:“纪非……”

    “Janice,你是不是对这个演唱会感兴趣啊?”旁边的女同学问道。

    “嗯……觉得好像挺有趣的。”

    “纪非啊,超级火的偶像歌手,不只在中国,全世界都有一堆的迷妹,我们温哥华这样的华人区域,更是有好多疯狂粉丝,他的演唱会可是一票难求哦~”

    “哦,这样啊。”

    “不过呢,我哥哥是温哥华演唱会主办方的工作人员,拿到了两张票,本来我想要和我男朋友一起去的,可是那家伙要去看球赛,就去不了,我已经送出一张票了,还多出来一张票,要不就给你吧。”

    Janice一顿,才点头:“好啊,谢谢你。”

    “客气什么啊?我们都同学三年了,你平时也挺照顾我的啊,还帮我交作业,这一张票而已……不过看不出来你对这种演唱会感兴趣,本来以为你是不吃什么烟火……来着?”

    Janice笑了:“你是不是想说‘不食人间烟火’?”

    “对对,我中文没你好,你从中国来的,和我们本地的就是不一样。”

    Janice笑着说:“我没有你想得那么好。”

    “怎么不好了?你又漂亮人又聪明脾气又好,大家都很喜欢你,我都说了要把你介绍给我那个哥哥了,我哥哥人高也帅气啊,其实也很不错的……”

    Janice抿唇一笑:“我说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可是都没有看到你喜欢的那个人……”

    “他……”Janice道:“不在温哥华。”

    “他在中国吗?”

    “嗯……一般是在国内。”Janice在心里加了一句:不过现在不在了。

    “哎,好可惜……”

    ……

    而此时,在温哥华的演唱会场馆里,正在进行排练的纪非接到了大洋彼岸的电话——

    “有话快说,我这里忙着呢。”他没什么耐心地说。

    “纪非,你这脾气真是越来越坏了……”电话那头的是许箴。

    “比不上你,人家不都是叫你冰山女王?”纪非嘲讽道。

    “算了,不和你计较,我这次打电话给你可是要和你说一个你肯定很高兴的消息。”

    “什么消息?”纪非漫不经心地问。

    “我知道嘉学的下落了。”

    纪非手里的手机差点掉在地板上,“你、你说什么?!你知道嘉学的下落了?”

    “对,是骆琤告诉我的。”

    “骆琤?骆琤回去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说他在半个月前遇到了嘉学。”

    “在哪里?”纪非急切地问。

    “在温哥华的华人区,他们还聊了几句。”

    “温哥华的华人区……”纪非感觉心跳如雷:“我现在……就在温哥华……”

    “他说嘉学可能是在某个学校里,因为他看到了嘉学身边的人叫她一起回学校。”

    “那是……哪个学校?”

    “这个就不知道了,不过温哥华的学校本来就不多吧,如果真的要找一个人,应该没……”许箴还没说完,纪非就已经挂了电话。

    现场的工作人员就看到纪非从舞台上跳了下来,然后抓起一旁的包就往外跑——

    “纪非,你去哪里?!”经纪人喊道。

    “去学校!”留下这句话,纪非就不见身影了。

    “去……学校?!”经纪人和其他工作人员都是一脸莫名其妙——这个节骨眼跑出去,还说要去学校……他又是抽了什么疯了?不过经过了这三年的工作人员也习惯了纪非时不时的异常,毕竟他这三年太不好过了,其他人看在眼里,也都于心不忍,而现在突然一下子像是活过来的纪非,让他们担心,又有点隐隐的……期待?……

    纪非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开车的也是个华人,虽然中文没有那么流利,但是交流起来完全没问题:“客人,您要去哪里?”

    “去学校,去大学。”

    “大学?哪所大学啊?”

    “就……就所有的大学我都要去,先从最近的大学开始!”

    纪非激动地说。

    司机觉得奇怪,可是人家既然说了,反正顾客是上帝,“那就先去西蒙弗雷泽大学吧。”

    “好,快开车吧!”

    “好,客人您坐好, 别忘了系好安全带。”

    纪非现在的心跳非常快,他看着窗外飞掠过去的风景,在心里默念着:“嘉学,嘉学,我来找你了……你一定要等我……嘉学……我们一定会见面的……”

    他拿出自己的手机,翻到那条一直留着的那条短信,那是三年前魏嘉学离开之前,发给他的:

    ‘纪非,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我对你说:我爱你。再见。希望你一直一直都好。’

    这一次,我去找你,不用你费一点力,我就会来到你的身旁。

    这一次,不会再放开你……我要对你说“爱你”,也想听你亲口说出那三个字:我爱你……

    (正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