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生辰棉里藏刀 鸿门宴后起之秀
(2016-03-15 09:47更新,共2617字)
    段生平交代了事情,急匆匆收拾行囊就奔那烟南镇去了。其实段生平的生意并没有什么可以打理的,一切井然有序,吴亦只是帮衬着应付突发的事情。其所谓无巧不成书,天公难做美。段生平前脚离家,后脚陈四爷的请柬就送了过来,吴亦拆开一看,顿时一惊,那请柬不为别的,正是为着陈四爷的生辰。

    陈四爷唤了官家,吩咐下去今年宴席不分座次,均按宾客自愿。入席当然也就不分轻贵。上屋堂内只放八个座次,宴请这其他八大家族人士。按理说,现在的吴亦代表的是段家,自家的那份礼钱,自然也要随到,可是陈四爷自去年生辰就有言在先,今年不论谁家不来人捧场,就是不给他陈四爷面子,到时候别怪翻脸,如此一来,吴家陷入了两难境地。

    吴亦回到府上,愁眉不展,官家也不敢多问,老爷这时候最需要的就是静一静。六岁的吴奇趴在门框处看着父亲,不由得笑出声来。吴亦顿时无名火起:“你笑什么!”管家吓得连忙跪在了地上,吴奇倒是不怕,笑着走了进来,完全没有一个六岁小孩该有的顽皮,倒是十分老成稳重。“爹,恕孩儿直言,这种小事何需犯愁?”吴亦倒是起了兴趣:“你可知我愁的是什么事?”吴奇坐在父亲腿边:“父亲愁的莫过于三,一是自己代表段家出席四姥爷的生辰,怕礼数不周,四姥爷记下来,成了段叔的不是。二则是去年四姥爷名话说了,今年谁都要到,父亲代表了段家去了,自家如若派了官家去,就会显得对四姥爷不敬,不去又没有个说法。三则是您愁的是现在事情太过巧了,段叔刚走,帖子就到了,您是怕有人在暗地里对吴家做手脚。我说的对吗?”吴亦着实吃了一惊,他自己的心思全让这个儿子看了过去,况且这孩子才六岁……吴亦点了点头:“你既然知道了,那有什么办法?”

    吴奇摇了摇头:“爹您糊涂啊,段叔家是走帮的,赠的都是西域的奇珍异宝,今年一切照旧。吴家您是当家,我是您的长子,这家父不在自然就由长子接替,此乃天经地义。至于最后一条,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任他自摆鸿门宴,去去便知。”

    “你可知鸿门宴是怎么回事?”

    “项羽请刘邦。”

    “凶多吉少。”

    “自古鸿门宴,都是请客的吃亏。”吴亦点了点头:“那吴家的礼份就你来办吧。”吴奇点了点头,叫了官家自去准备。

    闲话休叙,到了陈四爷生辰的这天,陈府上下一片繁忙,唯独陈四爷和李三爷坐的安稳。吴亦赶了个早,席未落满,就先到了,陈四爷连忙起身:“八爷来的早啊!”吴亦连忙还礼:“哪里,今天我是代表段二爷来的,自然不是八爷的名号了,还请四爷见谅。”李三爷一听,连忙起身:“既然是二爷,恕我礼数不周,还望二爷见谅。”吴亦心头一紧,怕是真落了套儿了,陈四爷一句话问的就是吴亦今天的身份,若是代表吴家,那免不了段二爷回来怪罪,若是代表段家,那一会要看这吴家到底给个什么礼数。现如今李三爷起身行礼,这名分就等于是坐实了,再想有个变数,怕是难于登天。

    席位坐定,南来北往内八桌外八桌,分一十六座,落三十二筷。上八桌,正当中坐陈四爷,自右往左依次为夏殷,吴亦,李三爷,张文礼,徐习,潘兴,王永,唯独缺了吴家的人。吴亦急的手头直冒汗,陈四爷和在座的其他几位谈笑风生,李三爷细细品着茶,像是在等什么。

    “今年来的都齐,这吴家为何没人来啊!”李三爷突然冒了这么一句,陈四爷知道,这是要给吴亦一个下马威。再座的也清楚,吴亦即代表了段家人,吴家自然没人可来,李三爷这句话出来,就是要给吴家人一个难堪。潘兴忙的接过话去:“吴家忙着事情,有些许不便,怕是来不了了。”吴亦的为人都是知道的,平日里九大家族虽有利益相争,但是该记的人情还是要记得。

    “他忙事情,你倒是很清楚啊!”李三爷没有给潘兴好脸色,潘兴也知道,李陈两家联手,自己一个卖药的哪来的势力去斗啊,李三爷这一句话潘兴再不敢多说一句,毕竟自家的银子都存在陈四爷的庄上,若是封了票号,家就要败了。

    “按理,您说怎么办啊?”陈四爷一脸笑的问向了夏殷,夏殷一般不参合这些事情,话到嘴边了,不说也不行:“我看,去年老四说了要全到,今年吴家没人来,就是坏了规矩,按……”一个规矩没说出口,就听正门口高报:“吴家掌柜入席。”李三爷顿时瞪大了眼睛,在座的无一不惊,吴家何来的掌柜!

    吴奇一抬腿,一跨步,看这陈府真是远瞧雾气沼沼,瓦窑四潲,就跟一块砖抠的一样。门口有四棵门槐,有上马石下马石,拴马的桩子。对过儿是磨砖对缝八字影壁;路北广梁大门,上有电灯,下有懒凳。内有回事房、管事处、传达处。二门四扇绿屏风洒金星,四个斗方写的是“斋庄中正”;背面是“严肃整齐”。进二门方砖墁地,海墁的院子,夏景天高搭天棚三丈六,四个堵头写的是“吉星高照”。院里有对对花盆,石榴树,茶叶末色养鱼缸,九尺高夹竹桃,迎春、探春、栀子、翠柏、梧桐树,各种鲜花,各样洋花,真有四时不谢之花,八节长春之草。正房五间为上,前出廊,后出厦,东西厢房,东西配房,东西耳房。东跨院是厨房,西跨院是茅房,倒座儿书房五间为待客厅。明摘合页的窗户,可扇的大玻璃,夏景天是米须的帘子,冬景天子口的风门儿。往屋里一看,真是画露天机,别有洞天。

    陈四爷见是个孩子,不由的吃了一惊:“你是谁家的孩子?”吴奇笑了笑,双手抱拳,上了礼数:“四爷说笑了,自是吴家的掌柜,于名分您该喊一声老七,于礼数您该请一声落座,怎么会有孩子的说法?”陈四爷心里不由的咯噔一下,这个孩子不一般。

    “只听闻吴家的掌柜是吴亦,怎么,这世上还有返老还童的说法?”李三爷走的是当铺的行当,三教九流什么人没见过,这种事情自然有处理的套路。

    “返老还童自是没有的,若是有,三爷您还不待第一个试上一试?”

    “放肆!”李三爷话语上何时吃过这等的亏:“你即说情理,那于情,你自代表吴家,上来不祝寿却顶撞长辈,于礼按辈分我是你爷爷,哪里有孙子质问爷爷的?”

    “辈分?俗话说天子犯法与民同罪,即报了是吴家掌柜,何顾四爷上来叫我孩子?难不成下三门在你们眼里就是孩子?即是吴家掌柜,三爷您何顾称孙子?我们下三门是陈家的孩子,到您这成了孙子,您……何时给陈四爷当的父亲?古有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何况金银珠宝。李三爷您,是要借您‘儿子’的手,把我们下三门给搜刮尽喽?”

    李三爷一时语塞,陈四爷见形式不妙,连忙招呼下人:“来人,将这孩子带去下座,这不是他说话的地方。”

    “陈四爷,您可琢磨好喽,坐了下座,那就是吴家人在陈家不受待见,陈家礼数不周。若是吴家掌柜坐在下面,这有些话就不是童言无忌了,比如,段二爷为何赶么巧儿的,偏偏在这个时候生意上出了事情……”

    正所谓鸿门宴落座请八方,斩刘邦奈何有张良。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