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大结局
(2016-09-08 17:22更新,共2038字)
    一支部队行动总是有他的目的,就好像长策军行动的主要目的,就是成为帝国的利刃,将所有挡住帝国的阻碍都给清除掉。

    而同样的,西云帝国的王深通兵法,知道战场上的事情就是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因此长策军的真正目的不仅仅是扰乱赤芷王朝的后方,要是有机会,还要彻底摧毁赤芷王朝的有生力量,让他们对长策军闻风丧胆。

    这就是为什么所有的长策士兵一个个都身经百战,不仅仅在战场搏杀技能上厉害,还都会一定程度的巫术,用来应变各种复杂的情况。

    消灭赤芷王朝的有生力量,这是王给赵傅下达的密令,除了赵傅没有第二个人知道长策军还有这种任务在身。

    一道红色的光线,直径大约五十几米的圆形光柱,从远方射来,直接穿透挡在它前面的所有东西,最后击碎锋刃城的城墙。

    没有人知道这道光线是从哪里来的,所有人都只能呆呆地看着地上焦黑的一道轨迹。光线还没有接触地面,仅仅是灼烧就有这样的效果,可想而知这道光线的杀伤力有多强悍。

    之前还坚不可摧的锋刃城堡垒,现在已经成为一片废墟。

    亲卫看见这种破坏力咽了口唾沫,下意识地看向赵傅。

    “大人……这是……”

    “锋刃城的城主已经死了,帝国军的前路将是一片坦途。”

    赵傅像是在给亲卫解释,又像是在向遥远的王交代。

    有着超凡军事嗅觉的王策划了这么多年的进攻计划,怎么可能仅仅一个长策军就满足了。

    虹光大炮,这个集结了两百年西云帝国心血的致命武器,无论是破坏力还是攻击覆盖范围都足以让整个大陆的人颤抖。只不过这种大炮需要一个基点,也就是攻击目标。

    赵傅扔在主君身上的东西不是什么毫无杀伤力的黏土,恰恰是最致命,最能代表死神的死亡邀请函。

    “下令进攻吧。”

    在虹光大炮的威慑下,这场战斗的胜负已经没有了悬念。锋刃城的坍塌与被虹光大炮歼灭的军民就有七成之多,剩下的人再也没有了战斗的心思,长策军现在发动攻击只会是毫无伤亡的收割。

    呜呜呜。

    雄壮的攻击号角响起,长策军的将士们虽然不知道刚才那一道恐怖的光是什么,但他们亲眼看见了那一道光攻击的目标不是他们,而是锋刃城。那也就是说,那道恐怖的光柱是他们这边的武器,是站在他们这边的。

    唰唰唰。

    所有士兵上马,将马腹侧面的马刀抽出来,化为一道无坚不摧的洪流朝着被轰开的缺口里冲进去。

    “为什么,为什么!”

    一身狼狈的盖尔站在一堆死尸之中,双眼已经溢出了血泪。

    赵傅不得不对盖尔的实力和生命力感到钦佩。

    他亲眼看见虹光擦中了盖尔。其他人仅仅是离虹光近一些,都受到了致命的伤害,而被直接打中的盖尔竟然还能够站起来。

    嗖嗖嗖!

    三把标枪借助着战马的冲势朝着盖尔投掷过来。

    盖尔勉强提起双刀,将前两把标枪给格挡开。

    眼看着第三把标枪要扎在盖尔的咽喉上时,盖尔大吼一声,身上一阵白色的光芒散开,标枪成为一团齑粉。

    不过这种白光并没有持续太久,挡下这最后一击后盖尔就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哗啦啦。

    一片盔甲撞击的声音,盖尔抬头一看,二十几名骑士将标枪拿在手中,目光森冷地看着盖尔。

    在战场上没有所谓的英雄,尤其是当两方各为其主的时候,更没有话本中一人当千的英雄存在。

    “光明……”

    不等盖尔将话说完,所有的标枪凌空而起。这一次盖尔再也没有了抵挡的力气,被所有的标枪扎中,立在原地久久不倒。

    这样的景象在周围不断地发生,不过那些人没有盖尔支撑这么久。

    咚咚咚。

    战鼓声从身后传来。

    赵傅回头一看,在远方地平线处,密密麻麻的部队一个个显现出来,将地平线都给遮住了。

    一面西云帝国的旗帜在风中飘扬,长策军气势大振。

    赵傅的心中也是一阵感动,虽然之前有和王商量过用虹光大炮攻破锋刃城的计划,但是这个计划并不是百分百的成功。

    一者赵傅不一定能够顺利到达锋刃城下,二者虹光大炮要精准地摧毁锋刃城最主要的领导集体,要不然光是毁掉建筑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这也是为什么赵傅之前要坚持将引导团扔在主君的身上,而不是其他的地方。

    主君周围围绕着的人都会是锋刃城颇具分量的人,这是容易令人忽略的常识,却被赵傅给抓住了。这也就避免了赵傅派遣间谍进入锋刃城,计算虹光大炮攻击角度的问题。

    源源不断而来的大军让锋刃城剩下的军民不得不放弃抵抗,赵傅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在短短三天之内就攻破两座要塞的将军。

    夜幕降临,在临时搭建起来的王帐中,西云帝国重要的文臣武将分列两边。

    王端坐在王座上,笑盈盈地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赵傅。

    “参见王。”

    赵傅一只手抚在心脏的位置,单膝跪在地上。

    王笑着对赵傅点头,“赵傅,你做得很好,没有让我失望。”

    王站起来,转到王帐挂着的一张大陆版图上,“等了这么多年,我西云帝国世代君王的梦想终于要在今天实现了。”

    所有人的眼中都充满了狂热,相比于朝堂上的争斗,对外扩张能够给这些达官贵人带来更大的利益。毕竟新扩展的疆土需要人去看守,而这看守的人,王只有从他们之中挑选。

    王转过身来,一脸严肃地看着赵傅,“从今日起,赵傅为我西云帝国唯一威武王,为我西云帝国开疆拓土,享有无上荣光!”

    所有人都是一惊,看向赵傅的眼中充满敬畏。

    威武王,可以无王令调动西云帝国任何军队,这已经是至高无上的权位。

    赵傅嘴角微微勾了起来,将头微微低下,“遵,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