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九章 意外的快递
(2015-12-20 09:47更新,共2162字)
    “黎戈。”

    正在练歌房里等着练歌的黎戈听到声音,站起身——“什么事?”

    “大门口有你的快递,需要你亲自签收,你过去取一下吧。”

    “好。”

    虽然疑惑,可是黎戈还是跑到了门口,那里一个戴着鸭舌帽穿着黑色羽绒服的男人背对着他,旁边放着个大包裹——怎么觉得,有点眼熟?

    “你是……”

    那人转过身来,把压低的帽檐抬起,露出一张成熟却不失俊朗的脸——

    “送快递的。”

    黎戈愣了下,继而有些无奈:“小舅舅……”

    来人正是黎戈的小舅舅周霆深,年近四十却未婚,是个出了名的浪荡子。

    “舅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会来找我?”

    “我回来一个星期了,至于为什么来找你……”周霆深上下打量了黎戈一番:“小戈啊,你这臭小子可真会折腾。”

    “小舅舅,我好着呢。”

    “再逞强?”周霆深上前,“你说说你,真是自找苦吃。”

    黎戈反驳:“舅舅,你是忘了当初外公是怎么教训你的了?”黎戈的话里有种“彼此彼此”的意思——周霆深当初选择这个行业,也是遭到家里人反对的,一个满世界跑的摄影师,居无定所,不像样子……后来周霆深那次与家里闹翻离家后去了中东战场拍摄,杳无音讯,黎戈的外婆日日以泪洗面,还好后来周霆深回来了,虽然当时挺狼狈的——从那以后,家里人也就接受周霆深的这个职业了,只是让他保证不再不顾自己生命危险胡闹了。

    周霆深哑口无言,干咳一声:“那我上头还有两个哥哥呢,你们家就你一独苗……”

    “小舅舅,是你当初自己和我说什么人活一世就应该做自己想做的事。”黎戈一脸淡定。

    周霆深被这个外甥那样面无表情地盯着,终究败下阵来:“好好,说不过你。是我其身不正,总可以了吧?本来以为你小子最乖了,结果最出格的也是你。”

    黎戈被周霆深揍了一拳,龇牙咧嘴:“我这是朝着自己的梦想努力前进好不好?”

    “好好,你有理想,了不起。”周霆深踢了踢地上的大包裹:“这个,给你的。”

    “你还真的送快递来的啊?”

    “你以为我扛着这么大个包裹容易吗?”周霆深敲了下黎戈的脑袋,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两张卡,一张储蓄卡,一张信用卡。

    黎戈一看就摇头:“我不要。”

    “这张卡是你自己的。”周霆深指着那种储蓄卡:“你自己的账户,从小到大的钱都在里头。这一张,就当做你小舅舅的一点心意吧,想买什么就去刷,别给你小舅舅省钱。”

    黎戈皱了皱眉:“我的账户……不是要到成年才能动吗?爷爷不可能……”

    “你妈拿过来的。”

    黎戈犹豫了下,接过了那张储蓄卡,却没拿信用卡:“这个就不用了,小舅舅你拿回去吧。”

    “你和小舅舅还客气什么?”

    “这不是客气。”黎戈正了正脸色:“当初就说好自食其力的,已经拿了这张卡了,就不能再拿小舅舅的卡了。”

    “好好,这个倔脾气……”

    周霆深又和黎戈说了几句话,才离开,黎戈就抱着那个大包裹回了宿舍。

    他打开了那包裹,发现里面是包裹得很好的三件压缩羽绒服,四套保暖内 衣,两双鞋,一打暖贴,一个小药箱,竟然还有黎戈之前落在家里的PAD、游戏机和耳机……

    黎戈知道,那都是黎妈妈准备的, 他想到离家那时,黎妈妈的眼泪,心里就不好受——可是他已经不能走回头路了。

    所有的挫折,所有的苦闷,对于这个时候的黎戈来说,都只会加大他的动力,他现在只有一个信念,无关乎功利心——出道,成名。

    两个月后,黎戈转入了出道预备班,这个班,一共六个人,然而真正出道的只有一半,竞争愈加激烈,而公司也开始了各种前期准备以及宣传——包括各大媒体的放风,以及各种小道消息的有意传播。公司看重黎戈之处,就在于其他人的照片和信息都多多少少在传播,而只有黎戈,一点消息都没有——毫不夸张地说,黎戈是公司的王牌准备,在于最后惊喜的那一击。

    ———————————————分割————————

    “爸爸,这个是?”旗仨看到旗老爷子让人放到她面前的文件,有些惊讶。

    “这是关于我们家族企业的资料以及今年公司报表。”

    “我知道……”旗仨微微蹙着眉:“只是,你为什么把这些文件给我?”

    “仨儿,你也是公司的最大股权持有者之一,”旗老爷子难得那么正经:“以往,都是我帮你照管,现在,你必须自己学着去看,去了解。”

    “可是爸爸,以往旗家的女儿不是都不需要接触这些东西吗?”

    “仨儿,你很聪明,现在让你待在这深宅之中,已经很委屈你了。”老爷子喝了口茶,说:“至少,现在,你可以有事做,同时也可以为以后做准备。”

    “以后?”

    “撇去旗家的产业不说,你以后出嫁了,在夫家也能插得上手。”

    旗仨道:“爸爸,你想得太远了……”

    “仨儿,爸爸已经这个岁数,也不知道还剩下多少时日了,”旗老爷子慈爱地看着幺女:“所以,爸爸能够教你多少东西是多少,爸爸舍不得你受委屈。”

    “爸爸,你又来了……”

    旗老爷子摸摸她的头:“过些时日,跟我去一下港岛。”

    “去港岛……做什么?”

    “你忘了,你姑姑的寿辰到了,我准备带你一起去。”

    “我都忘了, ”旗仨笑了:“我已经好几年没见过姑姑了。”

    旗仨口中的姑姑是旗老爷子唯一的妹妹,当年带着丰厚的嫁妆与港岛宋家联姻,一晃眼过去了近半个世纪,现在也已经儿孙满堂,当年的旗家大小姐,也已经成了港岛人尽皆知的宋老太太,在宋家她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我那个妹妹啊,当年可是真正地养在深闺,刚出嫁的时候也吃了些苦头,后来也是靠她自己,在宋家真正地站稳了脚跟,一路到了现在……”旗老爷子望着女儿:“我带你去看她,也让她好好指点指点你,或许,你从她身上可以学到不少东西。”

    知道了父亲用心良苦,旗仨微微一笑:“知道了,爸爸,我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