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试探
(2015-12-10 15:16更新,共2022字)
    苏凡渊抱着夏一欢刚走出跆拳道社,夏一欢就睁开了双眼。

    “你放我下来!”夏一欢瞪着苏凡渊,没想到她的第二步会失败。

    “哟,这脸到是变得很快嘛!”苏凡渊戏谑的看着怀中的夏一欢。

    说实在的,远远看着夏一欢,简直没肉。可这一抱住她,好吧!他觉得,这丫的身材肯定不错。

    “我数三声,你再不放我下来,我会让你吃不完兜着走!”夏一欢威胁着。

    一听到夏一欢的威胁,苏凡渊决定还是放夏一欢下来,毕竟,他打不过夏一欢。

    他这人,什么都好说,就是不能威胁他。想想那些威胁他的人,都被他折磨得半死不活。

    可是面对夏一欢,他认怂。

    “这样才对嘛!”夏一欢挑眉一笑。

    苏凡渊的额头顿时出现了三道黑线。

    不过,瞬间,那三道黑线就没有了。

    因为,此时此刻的苏凡渊特别的想知道,夏一欢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刚才,只要是个人都可以看出来,夏一欢是假装摔倒扑在雷禹廷的身上,然后再假装晕倒。让他震惊的是,前些天,雷禹廷不仅仅答应跟夏一欢过招,今天居然还没有把夏一欢给推开。要知道,雷禹廷的洁癖可是出了名的好么。

    就连他这个十多年的兄弟,也不敢随意碰雷禹廷一下。

    “夏一欢,你是不是喜欢雷禹廷?”苏凡渊一脸贼笑的看着夏一欢,若是夏一欢真的喜欢雷禹廷,搞不好,他还可以撮合他们两呢!

    一听到苏凡渊的话以后,夏一欢一脸警惕的看着苏凡渊那张算计的狐狸脸。

    这只老狐狸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不过,她夏一欢可不会把喜欢雷禹廷的事告诉苏凡渊,因为,苏凡渊可是雷禹廷的好兄弟,她怎么知道她告诉苏凡渊以后,苏凡渊会不会嘴贱的告诉雷禹廷。

    哼,万一雷禹廷这个时候知道了,那她的计划岂不是全都泡汤了?

    “谁说我喜欢了?”夏一欢双手环抱着,高傲的抬起头看着苏凡渊。

    宁死不屈!

    苏凡渊一脸无语,拜托,她喜欢雷禹廷就不会假装摔倒,扑在雷禹廷的身上,然后趁机占雷禹廷的便宜。

    而且,那语气,分明是要死的语气嘛!现在,这般生龙活虎,不喜欢雷禹廷那是想要做什么?

    “苏凡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八卦了?”夏一欢皱着眉头,苏凡渊这么八卦,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

    “切,谁说我八卦了,不过,我八卦,也得看对象。”苏凡渊眯着桃花眼,对着夏一欢放电。

    好吧!若是换成其他女生,恐怖早就已经激动得晕过去了,可是她夏一欢是谁啊?依然不为所动。

    看着夏一欢那一脸傲娇的模样,苏凡渊第一次有了挫败感。为什么这夏一欢就不能像其他女生一样呢?

    搞得他都觉得他的魅力是不是减弱了。

    “哎?一欢?”沈梦瑶换好以后出来以后,便看见站在楼下的夏一欢以及苏凡渊。

    苏凡渊低头看着沈梦瑶,沈梦瑶见苏凡渊看着她,她的脸刷的一下就红起来,羞涩的垂下头,不敢看着苏凡渊,一颗小小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不已。

    对夏一欢的埋怨以及嫉妒,在这一刻化为乌有。

    苏凡渊满意的看着沈梦瑶的表现,这才是一个女生该有的I表现好么!夏一欢,你学着点。

    这些话,苏凡渊只敢在心里默默的腹诽着,他要是敢当着夏一欢的面说出来,一定会被夏一欢活活给劈死的。

    “走,我们不要理这种人。”见沈梦瑶那羞涩的样子,夏一欢想都没想的一把拉着沈梦瑶离开。

    这苏凡渊,一看就是花心大萝卜,她可不能让单纯的沈梦瑶因为他那张好看的皮囊就被他骗走了。

    “喂!我这种人是哪种人啊!夏一欢!”见夏一欢头也不回的拉着沈梦瑶离开,苏凡渊很是无语。

    他苏凡渊,好歹也是堂堂苏氏集团的太子爷,怎么到了夏一欢的眼种,他就变成了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了呢?

    转身,苏凡渊走进楼去。

    嘭的一声,雷禹廷办公室的门被苏凡渊一脚给踹开了。

    而雷禹廷,早就对这样的事情见怪不怪了。

    “哎!”苏凡渊颓废的坐在雷禹廷对面的太师椅上。

    “怎么?又在夏一欢那受到打击了?”雷禹廷头也不抬的问道。

    “哼!我非常的确定,夏一欢根本就不是个女的!”苏凡渊听到雷禹廷的话以后,激动地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

    “此话怎讲?”雷禹廷听到苏凡渊那激动地声音,他放下手中的文件,抬起头看着苏凡渊。

    “你说她,为什么看我,就不能带着欣赏美物的目光,为什么一定要带着防我,好像我是瘟神,不对,准确的来说,是个坏人一样呢?”苏凡渊说完以后,又开始不规不矩坐在了雷禹廷的办公桌上。

    雷禹廷听完苏凡渊的话以后,毫无兴趣的低头,又继续工作。

    原以为能够听到关于夏一欢的更多消息,没想到竟是苏凡渊的个人抱怨。

    “哎,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你们一个两个都只会欺负我,你,还有夏一欢!”苏凡渊一脸委屈的看着雷禹廷,那样子,让人觉得搞笑不已。

    “那你想让我怎么样?”雷禹廷依旧低头,看着他手里的文件。

    “雷禹廷,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对夏一欢有意思?”苏凡渊试探性的问着。

    雷禹廷不语。

    苏凡渊自然觉得无趣,也对,雷禹廷的心中一直有人,怎么会对夏一欢感兴趣呢!

    “廷,若是你这辈子都找不到她怎么办?”苏凡渊收起那顽劣的笑意,一脸严肃的看着雷禹廷。

    雷禹廷依旧低头,做自己的事。

    “哎!廷,若是这样,你可以考虑考虑夏一欢,我觉得,她不错!”说完这句话,苏凡渊转身离开。

    其实,他心里面也明白,雷禹廷根本就不会放弃那个人的。

    听到关门声以后,雷禹廷才抬起头来,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他已经找到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