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回忆
(2015-12-09 16:54更新,共3006字)
    当苏凡渊还在奸笑的时候,夏一欢则是吓傻了。

    因为,此时此刻的她正好看见雷禹廷脖子间露出来的那条独一无二的项链。

    那条项链,她至今的都记得。

    因为,那条项链是一条极其普通但是却十分独特的。

    因为,是爷爷送给她的。

    爷爷说,这是他们家的传家宝。

    哎?

    大家本来还兴致盎然的看着两人,突然夏一欢一动不动,死死的盯着雷禹廷脖间显露出来的那条项链的时候,大家都蒙了。

    这是啥情况啊?

    雷禹廷低头,便看见显露出来的项链,那条红绳子下,一颗琥珀上面隐隐约约折射着夏一欢那呆愣的模样。

    而琥珀的里面,则是一个银色的小小的元宝。

    夏一欢之所以敢说是独一无二,正视因为这小小的元宝里面刻得有一个夏字,后来爷爷更是把她的欢字深深的刻在了琥珀上。

    “一欢,你怎么了?”迟迟不见夏一欢有什么动静,沈梦瑶着急的站了起来,走到夏一欢的身旁。

    付安妮皱着眉头看着夏一欢的样子,莫非,夏一欢和雷禹廷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

    可她又突然想到夏一欢之前说的那些话,她带着几丝的疑问走到夏一欢的身旁。

    “我,我没事!对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夏一欢回过神来,侧头,看着付安妮和沈梦瑶,脸上强挂上笑容。

    然后,迫不及待的逃走。

    看着夏一欢那逃似般的身影消失在门口,雷禹廷收回目光,眼底是任何人都察觉不到的笑意。

    “这”苏凡渊好大半天才回过神来,这夏一欢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他正看得起劲的时候,她居然逃走了?

    沈梦瑶抬起头便看到苏凡渊那邪魅的眼眸看向门口,她垂下头,死死的握着拳头。

    付安妮看着雷禹挺那漫不经心的样子,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咦?

    苏凡渊见雷禹挺朝着门口走去,莫非雷禹廷这家伙又要把烂摊子交给他处理了?

    好吧!

    苏凡渊十分无奈的看着雷禹廷的身影消失在门口。

    没办法,谁叫他打不过雷禹廷呢!

    “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今天就到此为止。”苏凡渊拍了拍手,温和的说道。

    沈梦瑶看着苏凡渊,眼里透露出一种崇拜以及仰慕。

    付安妮若是此时看到,就能够猜想到沈梦瑶对苏凡渊的感情。可惜,付安妮此时此刻却烦恼着。

    因为,雷禹廷对夏一欢的态度,十分的不一样。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对夏一欢很淡漠,但是,若是一般的人,雷禹廷肯定会不屑一顾的。

    夏一欢回到更衣室,把道服换下来。

    换上平时穿的衣服以后,夏一欢带着厚厚的眼镜,这副眼镜,她一直没有取。哪怕和雷禹廷过招的时候,她都没有取下来,这是因为,眼镜经过她的改良,是不会轻易掉下来的。

    偷偷的逃出跆拳道社,夏一欢四处张望着,就怕遇到什么人,至于她所怕遇见的人,只有她心里最清楚。

    三楼窗户前,雷禹廷看着夏一欢东躲西藏的离开,他冷漠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其实,他没这么早打算让夏一欢知道他到底是谁的,不过,这样也好,他很期待着夏一欢接下来对他的态度。

    夏一欢抬起头看着那高高的围墙,这围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个小事。

    往后退了几步,夏一欢飞奔起来,然后纵身一跳,爬上了围墙。

    现在的她,不敢再继续呆在学校里面了,因为,她怕遇见雷禹廷。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十分欠扁的雷禹廷,居然会是他。

    翻下围墙以后,从小巷子出去。

    夏一欢坐上出租车,现在的她根本就不敢面对雷禹廷,所以,她只能逃避。

    “姑娘,去哪啊?”出租车司机见夏一欢坐上车了,半天不说话,他只好开口询问着,

    “去客车站。”现在,她唯一的去处,就是回家。

    “好勒!”出租车司机听到夏一欢的回答以后,立马开着车朝着客车站驶去。

    回到家的夏一欢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公园。

    走到湖边,夏一欢又沿着湖走着,终于看到了那颗大树,夏一欢才停下脚步。

    此时,阳光正好,夏一欢躺在草坪上。

    看着蔚蓝的天空,天空上渐渐浮现出他的模样。

    在她三岁的时候,她遇见了他,那个俊俏的小男孩。

    是的,那时的她,和父母分散以后,哭得稀里哗啦的,不知道怎么走着走着就走到了这里。

    带着哭腔的她看到了躺在树底下的她,只是一眼,她就被惊住了,并且,默许了芳心。

    树底下的他,闭着双眼,美得让她惊叹。

    闭着嘴,她大气不敢喘的靠近他,阳光透过树叶,斑斑驳驳的照射在他那无暇的脸庞上,那长长的睫毛下透着阴影。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

    那时不年幼无知的她就这么呆呆的跪在他的面前,看着睡熟的他,哪怕她的腿都麻木了,她依然没有察觉到。

    直到他慢慢的睁开了那双大大的眼睛。

    看到他睁眼,她居然有一种做了亏心事的感觉,下意识的想要躲起来,可是因为脚麻木了,她的脚就像似踩在了棉花上,身体重心不稳的摔在了草地上。

    顿时,她又稀里哗啦的大哭起来。

    “又不是我推的你,你自己摔的,哭什么哭?”本以为这个长得好看的小男孩会拉她一把,或者安慰她,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小男孩会无情的说出这样的话。

    听到小男孩的话以后,她委屈的从草地上爬了起来。

    “你长得可真丑!”小男孩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出这样伤人的话。

    “哼,我长得丑关你屁事!”那时的她,很是不满的嘟起小嘴,双手书环抱着撇过头去,硬是不看他。

    “当然不管我的事,只是,你丑得吓到我了。”小男孩靠在树干上,淡淡的说着。

    这句话惹怒了她,可是,她一句话也反驳不出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小男孩撇过头看着坐在草地的她,询问着。

    “我和爸爸妈妈失散了。”她从地上草地上站了起来,可惜,脚还是麻木着,紧急着,又摔倒了地上。

    小男孩看到她以后,走到她的面前。

    “来吧,我背你去找你的爸爸妈妈!”说完这句话以后,小男孩蹲在她的面前。

    “谢谢!”趴在小男孩的背上,她有种不知道该用上面词来形容的开心以及快乐。

    低头,看到脖子间的项链,她想都没想的给解下来,紧紧的握在了手里。

    不远处,她看到了着急的爸爸妈妈,立马大喊着“爸爸妈妈,我在这。”

    爸爸妈妈看到她以后,跑过来。

    小男孩放下她,正想转身离开,她一把抓小男孩,把项链塞在他的手中。

    “我叫夏一欢!以后要做你的新娘,你不许娶其他人,听见没有?”那时的她,十分霸气的在小男孩的耳边低声说着。

    小男孩无语,默默的离开。

    看着小男孩无语的离开,她急得快哭了,可是在她即将跟随着父母离开的时候,却远远的听到他的声音,虽然只是一个字,但是却让她直至现在也无法把他忘怀。

    “好!”

    听到他的声音以后,她迫不及待的转身,却看到他上了一辆黑色的小车。

    尽管如此,她每天都会到这里来,期待有一天能够与他相遇,可惜,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见过他。

    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初的小男孩居然会是现在的雷禹廷。

    从草地上站了起来,夏一欢走到树下。

    额?这是什么?

    夏一欢看到树下刻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字,我,雷禹廷,定会娶你。

    夏一欢看到这几个字,彻底的惊住了。

    她来这里这么多次,却从来没有靠近过这颗树,只是呆呆的坐在草地上,等待着。

    雷禹廷,既然你出现在我的面前了,那么我就不会放你走了。

    所有的一切,都豁然开朗。

    夏一欢仰起头,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夏一欢没有回家,而是立马回到了学校。

    既然雷禹廷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那么她岂能放过这样大好的机会?

    “一欢,你去哪了?”付安妮回来以后,见夏一欢正惬意的躺在床上,她微微有些着急的问道。

    “没去哪啊!”夏一欢朝着付安妮浅浅一笑。

    还好x市和a市不远,不然,今晚她可真的就回不来了。

    “奥!”付安妮应声,然后拿着干净的衣裳进入了浴室。

    坐车坐了几个小时,没一会,夏一欢就睡着了。

    从浴室里面出来的付安妮盯着已经睡着了的夏一欢,她有些奇怪,为什么夏一欢睡觉得时候,也不愿摘下眼镜?

    于是,付安妮轻轻的走到夏一欢的床边,犹豫了一会,她最终还是伸手想要把夏一欢的眼镜给摘掉。

    不过,夏一欢的一个翻身,立马吓得她退回了到她的床上。

    大气不敢喘的看着夏一欢的背影,付安妮选择了关灯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