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帝皇
(2015-12-08 14:22更新,共3290字)
    到了某著名的餐厅以后,夏一欢虽然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心中顿时三只草泥马奔跑而过。尼玛,这是餐厅么?这么金碧辉煌的是餐厅么?这么豪华大气的地方真的只是餐厅么?她怎么感觉这明明是宫殿呢?

    夏一欢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苏帆渊,走到他的身旁,拉着他的衣袖,把他从餐厅里面拉了出来。

    “喂,我说苏帆渊,你真要带我到这叫帝皇的餐厅吃饭?我怎么感觉把你的这辆跑车买了,都不够我们两在里面喝一杯白开水啊?”夏一欢瞅了瞅那两个大大的金黄色的两字,又看了看这如此之高的大楼,她真不的敢相信,这居然只是一所餐厅。

    “没事的,你放心吧!这里的白口水是不要钱的。”苏帆渊笑了笑,刚看到夏一欢那纠结的模样,他还以为夏一欢不满意呢!

    原来是因为钱的问题啊!呵呵!他没有告诉夏一欢,这里的白开水虽然不要钱,但是,前提是能够进得来。

    这帝皇餐厅,可是全国或者全球最出名的餐厅,不仅仅是因为这里面的东西好吃,而是因为这里面都是政委以上的官员和全球前一百名公司总经理以上职位的人才能够来的。

    “可是”夏一欢不确定的看了一眼苏帆渊,万一苏帆渊的钱不够,那可怎么办?这么高大上的餐厅,就算他们想在这里做工赔偿,人家未必要他们啊!

    见夏一欢还在纠结着,苏帆渊直接拉着夏一欢大摇大摆走进到餐厅里面。嘿嘿,没办法,谁让自己的好基友是这家餐厅的大股东呢!而自己,也算是这家餐厅的二老板吧!

    “苏老板!”苏帆渊刚一进去,以为身材微微有些肥胖的男人就跑了过来。

    额?这是什么情况?夏一欢瞄到那个身材微胖的男人胸前挂着的什么经理来着。

    “给我上本餐厅的招牌菜,送到最顶层去。”苏帆渊说完,拉着夏一欢走到了电梯门口。

    黄金vip的电梯?夏一欢再次瞟了一眼苏帆渊,这苏帆渊到底是什么身份?能来到这家餐厅就算那啥的了,他还是vip?苏帆渊不会打算把她买了吧?不然,那个经理为什么叫他苏老板?

    “苏帆渊,你不会是人贩子吧?”进入到电梯里面以后夏一欢开口问道,她已经做好与苏帆渊打斗的姿势了。

    苏帆渊看着夏一欢的姿势,咽了咽口水,他能猜想到他说是以后的结果。他一定会被夏一欢打得面目全非的,手脚骨折的。

    “你看我这么帅气的人像人贩子么?”苏帆渊撩了撩前额的刘海,斜着眼看着夏一欢。

    苏帆渊的这个动作的确很帅气,很吸引人,但是,她夏一欢又不是普通女生。

    “你不装逼会死么?”一脚踢在苏帆渊的小腿上,夏一欢对着苏帆渊翻了白眼。

    “痛!”苏帆渊假装委屈的看着夏一欢,这夏一欢就是一只母老虎好么?

    “知道痛就好,以后你再敢在我面前装逼,我见一次,踢一次。”夏一欢双手环抱,靠在电梯墙上霸气的说道。

    这,夏一欢不是人类,她不是女的!苏帆渊偷偷的看着夏一欢,腹诽着。那个女的不是见了他以后一拥而上,那个女的不是见了他以后被他迷得团团转,唯独夏一欢例外。所以,他能肯定,夏一欢绝非女的。

    “夏一欢,你不会是拉拉吧?”看着如此傲慢的夏一欢,苏帆渊只能想到这两个字。不然,夏一欢面对着她面前这么帅气的人不为所动呢!

    “拉你的大头鬼!”夏一欢微微一跳,伸手拍了拍苏帆渊的头。虽然她一米六几,苏帆渊一米八几,但是,她夏一欢的弹跳力却不是一般常人能有的。

    苏帆渊知道他自己说这句话以后的结果是什么,他以为夏一欢又是踢他的腿,所以把腿交叉。可谁知道夏一欢居然是打他的头。

    这辈子,都没有人敢碰他的头,夏一欢居然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敢打他的头。

    看着苏帆渊那阴沉着脸的模样,夏一欢不为所动,依然傲气的看着苏帆渊。

    这让苏帆渊很是无奈,顿时又换上一副笑脸。

    切!夏一欢轻哼一声,转过头去,她还以为苏帆渊要发火呢!结果,也只是那样而已。每个人都有一个不让人去碰的触角,苏帆渊的是他的头,那她呢?呵呵,头背对着苏帆渊,那钢铁的墙壁上倒影出夏一欢带着苦味的笑容。她的触角就是她童年里的那个男孩吧!他是第一个欺骗她的人。

    苏帆渊看着钢铁上倒影着夏一欢那苦涩的笑容,他怔住了。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的笑容会出现在夏一欢的脸上,看来,夏一欢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

    “到了!”苏帆渊转身,理了理被夏一欢拍乱的头发,他可是一个巨爱形象的人。

    夏一欢转过头,又恢复到那种傲气的神情。跟着苏帆渊走出电梯以后,夏一欢被眼前的景象再一次震惊了。

    在她的面前,是那闪着亮光的桌子。夏一欢转头看着苏帆渊“这个,不会是水晶桌吧?”除了水晶和钻石外,什么能这么闪?

    再看了看地上,我擦,真特么镶崁的是钻石。夏一欢爬在地上,看着闪闪发光的钻石,眼里全是桃心!

    这地上的一颗钻石,就够她们家生活一辈子了。

    “咳咳!”苏帆渊轻声咳嗽着,摆脱,从一进到这房间开始,夏一欢就一直无视着他的存在好么?这让他这么帅气的大活人怎么受得了。

    然而,夏一欢则是继续无视着苏帆渊的存在。她的眼里全被什么水晶,钻石给迷住了。

    卧槽,夏一欢看了一眼桌上的玫瑰,刚开始她还以为只是镶的黄金铂片,没想到真特么是黄金。

    我勒个去啊!就这房间里面的随便一样东西,拿出去都够她们一家生活一辈子了。

    “苏帆渊,我这不是做梦吧?”夏一欢回到苏帆渊的身旁,为了确定她不是在做梦,于是,她死劲的掐了掐苏帆渊。

    “啊!夏一欢,你干嘛呢?”甩开夏一欢的手以后,苏帆渊看了看自己被夏一欢掐得紫青紫青的胳膊。

    “啊!不好意思啊!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听到苏帆渊的叫声以后,夏一欢满意的坐在地上。哇哦,现在她可是做在钻石上呢!

    我去!这不是应该掐她自己么?苏帆渊的心中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似乎看出苏帆渊心中所想,夏一欢吐了吐粉嫩的舌头。“我怕疼!”不管苏帆渊那吃人的表情,她在地上滚来滚去,也不想想干不干净。

    额!苏帆渊看着在地上滚来的滚去的夏一欢,苏帆渊再一次悔不当初为何要请夏一欢吃饭,为何要带她来帝皇。好在每天每隔两个小时,都会有人上来打扫一道。不然,他死也不要跟夏一欢坐在一起吃饭。

    “滚够了么?”苏帆渊绕过夏一欢,坐在水晶椅子上,这夏一欢当真是好吧!他啥也不想说了,夏一欢爱滚多久滚多久,跟他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刚巧这个时候,端着饭菜的人员齐齐的走到门口,听到敲门声以后,苏帆渊说了一声“进。”

    当那些训练有素的人端着东西进来时,看到在地上翻滚着的夏一欢,还是免不了一惊。但,很快又恢复到甜美笑容的模样,依次走到餐桌前把东西摆好。

    “好了,你们下去吧!”苏帆渊无奈的摆了摆手,他真想说,他不认识地上滚来滚去的夏一欢,他真的认识。

    “哇塞,有吃的!”一闻到饭菜香味,夏一欢迫不及待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坐在椅子上,看着满桌琳琅满目的菜。拿起筷子,也不管手洗不洗,夏一欢直接夹了起来,还未到嘴边,就被苏帆渊用筷子夹住。

    “洗完手,再吃饭!”苏帆渊无奈而有力的说着。

    “好吧?我去洗手,但是,你必须等着我回来再吃。”夏一欢把书包放在一边的椅子上,起身。

    哎?他的神啊!这夏一欢是你派来捉弄我的么?苏帆渊真的是欲哭无泪啊!

    突然,夏一欢又倒退回来,走到苏帆渊的身旁,伸手紧紧的握着苏帆渊的手。

    “嘿嘿,你也脏了,我们一起去洗吧!”夏一欢得逞的笑了笑了,谁知道苏帆渊会不会在她走之后偷吃呢!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谁知道帆渊会不会像她一样是个大吃货呢?

    “你”苏帆渊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真的是没办法拿夏一欢怎么办,无奈只能跟着夏一环到洗手间去洗手。若饭菜还没上来,夏一欢看到洗手间,肯定又会被里面的设置吸引,可惜她现在的心思全然在餐桌上,根本没有心思去注意到其他的。

    走出洗手间以后,夏一欢猛的奔向了餐桌。

    看着夏一欢的背影,苏帆渊的脑海中只有两个字,那就是“吃货!”偶尔他刷微博的时候看见关于有吃货女友这个话题的时候,他觉得有吃货女友还不错。如今,看到夏一欢,他承认,他是错得多离谱了。

    吃完饭以后,苏帆渊开着车送夏一欢回学校,夏一欢解开安全带以后,笑着对着苏帆渊说道“今天的饭菜真美味!”

    尼玛!要不是打不过夏一欢,苏帆渊真想给她一个爆栗,好歹也要对他说一声谢谢吧!算了,跟夏一欢计较这些,算他有病!

    “夏一欢,你等等,我忘了告诉你,其实,跆拳道的社长另有其人哟?”见夏一欢打开车门下去以后,苏帆渊伸着脑袋说道。

    不等着夏一欢回答,苏帆渊就开走了。

    从后车镜里面看着转身离开的夏一欢,苏帆渊真的快被她气死了。他在夏一欢这么一点魅力也没有么?她居然走得如此潇洒。哎,她一定是自己的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