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陷害
(2015-12-07 19:03更新,共3140字)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夏一欢满意的点了点头。普通的白色短袖加上肥肥大大的牛仔裤,一双白色的帆布鞋,普通得的能再普通的模样,可她夏一欢就喜欢这副模样。

    “一欢,你就准备这个样子去演讲?”付安妮从夏一欢的身后走了过来,同样看着全身镜中的夏一欢。

    “怎么了?我觉得蛮好的啊?”夏一欢转过头对付安妮笑了笑。

    付安妮有些无语,好歹夏一欢也是作为新生代表上去演讲吧!再说了,这可是“樱野”,美女帅哥众多的地方,何况这还不是普通的高中,是一个聚集着权力,势力,金钱的学校。夏一欢穿这样,一定会被看不起的。

    “好了,别愁眉苦脸的了,赶紧走吧!不然迟到了。”看到付安妮眼中的担忧,夏一欢只是轻轻一笑。

    她不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学校,虽然父母没对她说什么,但是,如果光靠她的成绩,也不一定能够进得了这所学校,父母一定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才让她进入到这所学校来的。

    但,她就是她,她夏一欢不会因为环境而改变自己,要么就是她改变环境。

    付安妮只好跟在夏一欢的身后,昨天与岳沁已经结下了梁子,而岳沁又是学生会的人,她真怕岳沁会动什么歪注意来欺负她和夏一欢。她还好,有家里撑着,可是夏一欢呢?

    据她所知,夏一欢出生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里啊!虽然不晓得夏一欢是怎么进来这所学校的,但是,若是岳沁欺负夏一欢,夏一欢也反抗不了吧?

    来到万人大礼堂,夏一欢与付安妮坐在安排好了的位置上。

    “一欢,你看,好多人啊!”付安妮见人万人大礼堂全是人,眼中惊讶不已。

    没想到“樱野”这么出名,居然有这么多人来这里,不晓得一会夏一欢上台会不会紧张?

    夏一欢无所谓的看着台上,台上岳沁正在指使着林浩与其他人搬运东西。

    夏一欢嘴角露出一副似有似无的嘲笑,看来,这岳沁在学生会的地位不算是一般啊!这岳沁的手段还是有的。毕竟,这可不是初中,这样的高中等于半个社会呢!

    付安妮看着夏一欢一双眼看着中央,她也顺着夏一欢的视线看了过去,台上,一身银色长裙,一头波浪卷发的岳沁正在试着话筒呢!此时的岳沁跟昨日的岳沁还真是判若两人呢!这差别还真的蛮大的。

    夏一欢看到付安妮眼里的惊讶,笑了笑。其实,昨日她就看出来岳沁长得不错,只是,岳沁太过心计,她应该是想在林浩的面前装清纯而已,莫非岳沁以为在林浩的面前扎着两个小辫子,戴着一副没有镜片的镜框,就清纯了?

    岳沁侍弄好话筒以后,抬起头,一眼就看见了正在看着她的两人,向到昨日被夏一欢当着众多人面前说那么难听的话,极度的不爽!想到一会夏一欢要上台演讲,一个让夏一欢出丑的想法在岳沁的脑袋中盘旋着。

    看到岳沁眼中的小阴谋,夏一欢全然当做没看见,看来,她初中天天研究心理学还是有用的,拿来对付岳沁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是完全够用的。

    当学校的领导把该讲的都讲完以后,就轮到了夏一欢。而夏一欢却靠着后椅睡着了。

    付安妮着急的摇了摇夏一欢,也没看见夏一欢拿着稿子,这可怎么办啊!

    “一欢,醒醒,醒醒,马上到你了,你的稿子呢?”付安妮紧张的看着夏一欢,从昨天她就没有看见夏一欢拿稿子什么的。

    “稿子?什么稿子啊?”夏一欢揉了揉眼睛,刚才她正梦见吃好吃的呢!还没吃完就被付安妮给摇醒了。

    “哎哟,我去!”付安妮忍不住爆粗,敢情夏一欢没准备?这可怎么办啊?

    “好了,好了,你安心吧!”夏一欢起身,自信的看了台上正在点她名字的岳沁。

    岳沁,就你那小伎俩,上小学我就已经全然懂了。

    “加油!”付安妮小声的说道,没有稿子,夏一欢上台肯定会出丑的。

    “嗯!”点了点头,夏一欢慢慢的走上去。

    岳沁见夏一欢上来了,她先退回到幕后,在侧旁看着手里没有拿稿子的夏一欢。

    哼,莫非夏一欢全背下来了?就一天的时间,她就不信夏一欢能把那两张纸给背下来。

    夏一欢转头,对着岳沁张扬的笑了笑,她很喜欢看到岳沁那吃憋的表情。

    而岳沁看到夏一欢那复杂的笑容,一脑的气愤,她一定要让夏一欢在这台上,当着万人的面出丑。

    昨天勉强的吃完饭以后,她就早早的回来,调查了一下夏一欢,原来,夏一欢不过出生在普通家庭里,生活算是小康。但是,岳沁却认为夏一欢的出现完全是拉低了“樱野”的水平,“樱野”怎么可以让夏一欢这么身份低贱的人进来?

    既然知道夏一欢是一个毫无势力与背景的人,她岳沁要想弄死夏一欢简直是太容易了,她要把昨日丢的丑加倍还给夏一欢。

    回过头,夏一欢清了清嗓子,惹得台下一阵笑声。

    而夏一欢也不觉得尴尬,开口娓娓道来,一点也不紧张与害怕,如流水般的平静。

    台下,隐藏于黑暗中的人看见台上的正在演讲的夏一欢,嘴角微翘着,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出了万人礼堂。

    坐于第二排的正中间的长相妖媚邪气的男生带着好奇的目光看着台上的夏一欢,没想到此女虽然普通至极,但是本事到蛮大的,若是招进学生会,定对学生会有很大的作用。

    夏一欢演讲完毕,台下鸦雀无声,但,几秒过后,如雷声般的掌声响了起来。夏一欢自信的笑了笑,回头对着正在咬牙切齿的岳沁挤眉弄眼,她无非就是故意气岳沁。

    旁边的人推了推岳沁,告诉岳沁该她上台了。

    岳沁理了理银色的衣裙,高傲的走上台前。夏一欢这么普通的人,跟夏一欢站在一起,她都觉得夏一欢脏了她四周的空气,降低了她的身份。

    岳沁见夏一欢要离台了,她马上走到夏一欢的身旁,穿着高跟鞋的脚向前伸了伸。

    夏一欢当然看见岳沁的小动作了,她可不是个惹事精,但是,谁若敢惹她夏一欢,那么她夏一欢会让那个人尝试着双倍的痛苦。

    这不,台上岳沁那刺耳的尖叫声马上响了起来,夏一欢佯装去扶岳沁,只见岳沁摇着头,眼中带着泪的往后退去。

    夏一欢居高临下邪气的笑了起来,弯身扶着岳沁,在岳沁的耳旁小声的说道“以后可别招惹我,不然,恐怕以后你连高跟鞋都穿不了呢!”

    夏一欢一说完,岳沁马上感觉到自己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寒颤着使劲推开夏一欢。

    “哎哟!”夏一欢顺势倒在地上,发出夸张的叫声。

    而台下早就已经吵得沸沸扬扬的了。

    第二排中间的那男生嘴角弯弯翘起,这名叫夏一欢的女生实在是太有趣了。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这岳沁恐怕真的好一阵子都不能穿高跟鞋了吧!不过,这也是她咎由自取。谁让她欺负一个看似普通的夏一欢呢!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只是好心的想要扶你。”夏一欢委屈的看着岳沁。

    岳沁百口莫辩,而校长皱着眉头正在看着她。这件事是她先弄的,闹大了对谁都不好,更何况她现在是学生会的人,不能给学生会招黑。

    “对不起,我只是太疼了。”岳沁垂下头。

    夏一欢抬起头看了一眼还处在木愣中的林浩,林浩立马反应过来,上来扶着岳沁。

    而夏一欢直起身来慢悠悠的走下了台,哼哼,她夏一欢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这一次警告相信岳沁好一段时间都不会来找她们的麻烦了。

    回到位置上,付安妮迫不及待的问着夏一欢刚才是什么情况?她刚才就看见岳沁刚走到夏一欢的身旁,就摔倒了,而夏一欢赶紧去扶着岳沁,却被岳沁推倒在地。

    这岳沁真的太过分了,一欢去扶她,她居然还把夏一欢推到在地。付安妮心里打抱不平的瞪着被扶下去的岳沁。

    夏一欢笑着说道“嘿嘿,安妮,刚才我在台上的表现如何?”

    付安妮一想到刚才夏一欢台上的表现,立马气就消了,转变为惊讶。夏一欢刚上台,自己就紧张得不得了,没想到夏一欢居然能够这么平淡的演讲,而且,她还没有稿子,没有稿子也能这么如流水的演讲,这实在是让人惊讶了。

    “很好,一欢,你真厉害!”付安妮打从心里对夏一欢竖起了大拇指。

    得到付安妮的肯定,夏一欢更乐了。

    然而,坐在台下的岳沁却眯着眼睛,转头看着夏一欢,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夏一欢到底是怎么让她扭到脚,摔在地上的。本来她应该去医务所的,可是,她不能就这么走了。校长和领导都在这,要是她先走,校长和领导对她的印象肯定不好,她可不想把去年做的努力都在今日毁掉。

    夏一欢,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

    岳沁死死的瞪着夏一欢,在心里默默的说着。

    而夏一欢当然也感受到了那股恶意,她自然知道那目光的主人是谁,不过,她夏一欢一点也不怕,连岳沁这种小玩意都搞不定,那她夏一欢也就白活十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