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营营汲汲
(2015-08-24 09:28更新,共3036字)
    李、松、维三家被暗地报复之后,暗地里结盟的小世家退如潮水,忽然跟反高二字撇清了关系。

    果然高家倒未继续发难,反而在全国推行了一套新规矩:凡有为难生计者皆可来高家领粮,不管之前是哪家的农户,全都是桃国的子民,也都是高家的子民。

    这一套规矩下去,郭家先行放下揭起的竿,一-夜之间入了高家的阵营。

    于是有人忽然想起,之前高家后院着火,那是你们郭家干的罢?怎么着,现在为了口饭吃,连脸也不知为何物了?

    郭家临到困难时也顾不上什么脸皮,何况之前在高家门前哭闹早都闹出些经历来了,毫不犹豫承认道,之前迫于生计也是无可奈何,如今多亏了高公子和赵老爷大度,不仅不计小人过还伸手帮咱们一把,让郭家一脉能传承下去,郭家纵使势微力薄,但从此只要二位发话,愿听差遣。

    北卿几人那日看到高家着火的情形,却知这火起得实在蹊跷,还有高家的反应,这背后隐藏的东西,呼之欲出,直到那日梁沛忽然道,“会不会自始至终,郭家都有问题?”

    北卿这才有如临头一棒,忽然抓住了其中的关联,“你的意思是说……这一切都只是高家布的局?”

    “不是没有可能”,梁沛也被自己的想法给唬了一跳,却越想越觉得或许这就是真相。

    “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开始高家就串通好郭家,一个跳脚大闹,却其实帮着高家搜集暗中抵抗他的世家,高家表面上息事宁人,暗地里却做着杀人惩戒的勾当……”

    梁沛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虽没有急辩的才能,却其实聪慧,比一般人敏感,不过疏于口才,不敢轻易表露罢了。“高家真正的目的……”

    “恐怕是借着这次的事件,给今后铺路”,北卿叹了口气,好一出戏。不过是借着几个小小世家的力,引起全桃国人的注意,甚至不得不怀疑坊间那些声音是不是都是高家派人有意识地引导,“将所有人的目光先集中起来,甚至连那些质疑都可能是有意为之,先刻意派人点出,他高家沉默了许久也不着急回应,等到所有人都开始有意无意地注意到问题了,再忽然开始施恩,告诉所有人他高家的作用……明面上做尽好事,连先前看上去最恨他的对头也能收拢,这一下,不知笼络了多少人的心。”——

    “早知道沐风哥哥并没有不欢迎别人坐他旁边,我当时就不应该有那么多的顾虑。”

    “是呀,我也好悔。”

    “我也是。”

    北卿跟几个女子一起外出给自家府里置办些东西,可她们路上除了对于要买什么的必要交流以外,话题几乎便没离开过宋沐风。要说在路上扯一扯还隔着些许距离不太方便,等她们中午饿了找到个茶楼围了个桌子面对面坐下,北卿才知道什么才叫真正开始。

    “其实我觉得梁沛也不错,听说李莲儿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突然一个女子道。

    北卿心说她们终于不谈宋沐风了,她在一边一直听着难受,一句话不说好久了。

    “论外表沛哥哥虽然稍微输给沐风哥哥一点,但是他看着更温柔,更好亲近,莲儿姐姐应该是看上他这一点了。”一个额间描了一朵小小桃花的女子说。因着她无论作何打扮,眉间总少不了那朵桃花,而且本身又特别显小,所以北卿她们便由此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小桃花。

    “平心而论,我觉得其实沐风和梁公子的长相没有谁更突出一说,而是各有各的特点。你这么喜欢你沐风哥哥,当然是觉得他更好看了。”

    “当然,在我心里没有人能比得过沐风哥哥了。可是他虽然对人很好,我却总觉得自己太难真正接触到他。”小桃花说着有些郁闷。

    北卿见她们没两句话又把话题扯回来了,内心无力地叹了口气。

    你不是觉得自己没有真正接触到他,是你没有真正接触到他。他那种人,不只是冷淡了,简直是淡漠。自从北卿不坐在他身边以后,他便再没来找她说过话。甚至于有时候路上迎面碰见,一开始北卿还会觉得有些尴尬,不知道该不该有所反应,却看见他那样子,根本就是完全忽略她了。

    而他对别的女子虽然是客气有礼,但其实并未像有些男子那样刻意地去讨个好,可是他越是这样,却越有女子倾心于他。真是卑鄙,明明有婚约了不告诉大家,还故意用这种方法来引诱无知女子,北卿在心中怒骂。

    “什么?”原来刚才北卿太过生气,无意中一声卑鄙脱口而出了。

    “没什么。只是我劝你们还是别打他主意了。”

    “为什么?”

    “他这种人……”,北卿端起一杯茶水,冷哼一声。

    “北卿,我知道你还没走出情伤,但是……”

    “情伤?”北卿刚要喝,却被茶烫了一下,只好放下等它凉一会儿,“谁告诉你我是情伤的?”

    “我们看出来的”,几人异口同声道。

    “我跟他,以前只是朋友罢了”,北卿轻轻晃动着茶杯,一边说,“现在,什么都不是。”

    “那你就是有意报复他”,小桃花立马便愤愤不平了起来,“所以才说他的不是”。

    “报复?”,北卿无奈地笑了一声,心想我还没真的说他什么,你就如此护短了,“那既然你们这么喜欢他,我便问你们,到底对他了解多少?”

    “了解很多啊”,又是小桃花先开口了,“比如他平时在书院都在干什么,他喜欢穿什么颜色,喜欢看什么类型的书……他家有哪些长辈,世家的宗谱关系。”

    “宗谱关系?”北卿听她念叨那么多都有些不耐烦了,“莫非你还能背出来?”

    “当然。从他家祖上第一代到他我都记得。”

    “你背他家宗谱有什么用?”北卿只觉得这丫头完了,陷在宋沐风这泽烂泥里太深了,恐怕轻易是拔不出来了。

    “喜欢一个人,会自动去了解他,会去收集所有与他相关的消息。再生硬无趣的东西,只要与他有关,我都不觉得无聊,反而有些庆幸自己又离他近了一些。”

    北卿看她说得那么认真,突然十分不忍。本来小桃花向来就是她们护着的小妹妹,此刻北卿觉得这小姑娘越发招人心疼了。

    “那你知不知道你沐风哥哥其实已经有婚约了呢?”虽然不想打击她,但是却至少要告诉她,让她自己去选择,如果能早点放弃那就是最好的。

    “啊?”几个人明显不知道,乍一听都没有反应过来。

    “宋伯父早就给他定了一门亲事。”北卿就知道她们一时接受不能,便换了个说法来表达同一个意思。

    “和谁?”小桃花睁着双大眼睛望着北卿,眼看眼睛里都要出雾了。

    “章灵。”

    “难怪,难怪章灵当时敢过去坐他身边”,小桃花一下就有些失落,“难怪,沐风哥哥并没有生气的意思。”

    “可是他们平时也看不出特别亲昵的样子”,一女子说道,像是在安慰小桃花,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是呀是呀,不是说这种婚约的事要通告所有世家以后才算是正式确定了,现在我们又都还没有消息,所以肯定是他们两个自己还没有答应。只要沐风没有宣布他喜欢章灵,我们就还不是无望。”

    “嗯”,小桃花一想又不放心,“可是章灵和他现在就坐在一起,万一……”

    “你先别吓自己了,谁规定了坐一起就一定会产生情愫的?”,一女子一手拍了拍小桃花的背,一手指了指北卿,“没看见这边不是还有个活生生闹掰了的例子么?况且这都过去小半年了,你看到他们有任何进展吗?只要他们一直保持现在这样,我们就仍然有机会。”

    北卿看着小桃花瞥自己一眼时眼里居然放了一瞬的光,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宋沐风跟章灵坐在一起是什么状态,她并不十分清楚,她从未回头看他,甚至有些恼,她跟梁沛说话都变得不方便。

    “上次去爬小桃山,宋沐风拿的是章灵的包袱”,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她们,毕竟人家亲昵的时候,她们可能没有察觉到而已。

    “是啊”,她们倒都知道,“章灵那日爬着爬着,脸突然煞白,额头也开始冒汗。我们以为她难受,让她就在原地等我们,她又不肯,只说休息一会便好了。恰好沐风从上面下来,便说那他帮她拿东西。”

    【纠结好久还是修改了前文的两处时间限定,宋程二人自小时候起分别十二年再相见(之前是八年,虽然古时年龄小一些没关系,但一想再见时沐风还未满十二太丧病了,就往上添了四岁,只是这样一来北卿年龄稍嫌大了一点TAT);第二处是桃夭阁学制由七年改为五年】

    【另外不知道为何发表会一次发两章一模一样的,希望不会再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