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来自神话的特效
(2016-07-21 10:57更新,共2314字)
    凤栖猛地将风里希抱住,带着她远离小美人鱼铜像。

    将空间撕开的惊雷,准确无误地落在小美人铜像上头,这个作为哥本哈根,甚至作为丹麦文化象征的小美人鱼,在顷刻之间,葬身于神话的争斗。扭曲的铜像,倒在碎石之上,绝望地看着乌云翻滚的天空。美好的童话,在神话战斗中,根本无力生存。

    树木和雕塑纷纷倒塌在地,幼嫩的枝丫上小火苗在飞窜。狂风呼啸,似乎连大楼都要一并吹倒,玻璃化成碎片,随风飞舞。砂石漫天,再也看不清世界原本的颜色。

    泥土的腥味,和烧焦的香味,充斥在人们的呼吸道中。

    闪电狰狞而丑陋地一次又一次撕开天空,带着风雨肆虐着童话的世界,破坏人类世界最纯洁的幻想。

    游人纷纷惊恐地逃窜。人类的求生本能,让这一片区域,瞬间清空。

    处于雷电重灾区的含章等人没有凤栖那么快的反应速度,虽没有被劈个正着,但还是让雷给他们换了一个发型,顺带的帮他们舒展了筋骨。

    只有眼白和牙齿还是原来颜色的含章等人,哀怨地将凤栖望着,对于这种关键时候只要老婆放弃队友的头,组队打BOSS时,队友会很吃亏。

    磅礴大雨从天而降。

    凤栖随手挥动一下,无形的结界将几人都圈在内,仿佛一个无形的壁障,将他们和外边的世界隔开。成吨的雨水倾盆而下,在结界上形成半透明的水膜。风里希好奇的跑过去,用手戳了戳结界,能感觉到明显的阻力,结界拒绝她出去。

    “发生了什么?”风里希看不清外头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这雷雨来得实在蹊跷,明明刚刚还是风和丽日,小美人鱼还能晒太阳,这分分钟,就被雷电劈焦了成烤鱼了。

    闪电时不时落在他们周围。

    在结界外,风里希看到两个模糊的身影,这两个人化成灰,她都知道他们是哪两堆灰。

    风里希的脸瞬间全黑。

    “是托尔,托尔和宙斯又打起来了。”已经反应过来的导游,将竖起来的头发压下去,可是那头发太顽强,始终屹立在头顶。白彦看不下去,帮他了一把,一巴掌拍下去,搞定。

    导游觉得拍在自己头上的那一巴掌实在是劲儿太大了,他愤怒地看着白彦:“你……哪来的老虎!”电光火石的刹那,导游搂着风里希的小蛮腰,再不敢向前一分。

    一只吊睛白眼大虫,卧在地上,小爪子时不时抓一抓自己的尾巴,然后抬头朝导游很是亲切地看一眼,说道:“托尔和宙斯?北欧神话和希腊神话里掌管乌云雷雨的神明?”

    “白彦,你这毛……”风里希知道那是白彦,玩耍的时候,风里希强迫白彦现出过原身。只不过,当初洁白如雪的毛啊……

    烧焦了毛的白虎对自己仿佛大火烧过的山林似的毛,张着血盆大口,一双兽瞳瞬间变色。

    凤栖对他看了一眼,白彦心领神会。

    但是搞不明白,这种时候为什么不派青龙出去,反而把他原形逼出来,让他上。

    灰白色的老虎,顶着烧焦了的毛冲进雨中,雨水将它并不防水的毛浸湿,穿着沉重的行头,白虎的步伐却半分都没有减慢。

    他直直地奔向天上,在闪电中穿梭,身影快的如同鬼魅。

    “我有没有瞎?”

    东九黎手里紧握着他的双刀,分神朝使劲抹眼睛的巴德尔看过去。巴德尔神话武装之后,金色的眼睛光芒灼灼,不过不知道是揉的太用劲,还是昨晚熬夜打游戏,眼里有点儿血丝。

    “你应该没有瞎。”

    巴德尔指着天空:“那我为什么看见一只白老虎飞出去了?没长翅膀它也飞出去了,这不符合常理!”

    东九黎默默看着他,指指他的翅膀:“你有翅膀,你也飞不上去。按照你的逻辑,你也不符合常理。”

    巴德尔抖了抖在哗啦啦滴水的翅膀。这暴雨来得又急又猛,还时不时有闪电劈下来,巴德尔实在是不敢飞出去。本来被雷电劈死的概率就低,他不想成为小概率事件。

    “这时候吐槽我没什么好处,月读呢?”

    “回去拿符咒了。”东九黎说,“那只白色的老虎,可能是我们神话里的白虎,掌管西方星宿的。因为宙斯和托尔都属于西方神话的神,所以出面的是他。”

    “你们神话里的人……那,那个小姑娘来救洛基叔叔了?”中国神话里的神巴德尔见到的,还活着的笼统就那么几个,所以很快就想到了风里希等人,立即眼睛就亮了起来。

    “我觉得我们俩咱在雨里,讨论这些东西有点儿傻。”东九黎都懒得抹掉脸上的水,反正抹的还没有淋得多。

    “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现在我飞不上去,只能等着月读过来了。真是,为什么我们总是被分配到这么坑爹的任务!”

    巴德尔想了想,还是把神话武装解除了,那一对水淋淋的大翅膀,让他有点儿承受不了。

    东九黎漫不经心地提醒:“你要知道,这是你的老爹给我们的任务。”

    “坑儿子!”

    “青龙,你们也一起过去帮他们吧。”凤栖看了抱着他妹子的北欧汉子,金色的妖瞳寒光一凛,一百好几十斤的汉子,就那么轻飘飘地从结界里飞了出去。

    跟着北欧汉子飞出去的还有一条青色的龙,和背上盘踞着蛇的巨大乌龟。

    北欧汉子怀疑自己眼睛进水了。

    正在找躲雨的地方的东九黎和巴德尔一起揉了揉眼睛,然后感叹,这个玄幻的世界。

    月读很快过来的,他穿着阴阳师狩衣,帽子不知道去哪了,不过他也不喜欢戴。狩衣哗啦啦的滴水,导致他飞行速度大大降低。因为之前闪电过于密集,他也无法穿越,只能等在战场之外找机会进去。

    “只是公园里,公园外头天还是晴的,很多人在拍照。好像有人圈定了范围,让托尔和宙斯只能在这个范围里争斗。”月读说。

    巴德尔不关心这个,只问:“你的符咒带来了没?”

    月读点点头:“带来了。”然后他从衣服里掏出一大把湿漉漉的黑色纸张,早就看不清符文纹路了。被水冲淡的墨汁,沿着月读的指缝往下滴。

    三个人一起沉默着。

    东九黎沉默了一会儿,对尴尬的月读说:“下次买防水的颜料。”

    巴德尔严肃着脸:“纸也要防水的。”

    月读:“……”

    全员OUT的东九黎小队,躲在雨中,用手挡在眼前,默默看着天上白虎,青龙,玄武庞大的身影在乌云里若隐若现。

    月读来的迟一点,才开始吃惊:“好莱坞什么剧组在拍戏?”

    “这种特效大概不太好做?代价太大。虽然特效片爱拆地标,”东九黎望着满目疮痍的长堤公园,叹了一口气,“但是至少丹麦方面不会真的让人毁了小美人鱼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