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生死穿越(7)
(2015-06-17 16:26更新,共3044字)
    这时他们四个才看清楚,这些土著人竟然都没住在那一排排的房子里,而是露天住着。他们基本都是在灌木丛的背风一侧挖了个浅坑,就睡在坑里。每个坑边都有一堆火,有的火刚刚熄灭,飘起一股青烟。郭天宇他们这才明白,原来之前看到的不是炊烟,而是熄灭的篝火冒出的烟。

    后来才知道,聚居地里那一排排的简易房是政府盖的,可土著人除了下雨天,都不喜欢在屋里住,所以把床垫子、桌子、椅子等都搬到外边。他们露天住惯了,晚上非要看着星星才睡得着。

    这时土著人之间叽里呱啦地说了一通,应该是他们的土著话,郭天宇看过资料,现在全澳洲只有北领地的土著人还保留着他们自己的语言。

    随后就见一个高大精神的土著人走出人群,对着他们说了几句话。他们四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弄明白他是用英语在问他们问题,只是他说的英语口音很重,完全没能听清楚。

    他们四个推举英语最好的赵敏去对话,赵敏不断地说着“Please speak slowly!”(请说慢一点),“I didn’t catch you said. Please repeat it!”(我没听清楚你说什么,请重复)和“Pardon?”(请原谅,麻烦再说一遍),艰难地开始沟通。

    在赵敏与土著人交流的当口,刘帅悄悄压低声音对两个男同伴说:“你看这些男土著人除了裆部兜了一块布之外,都是赤裸的。为什么他们的女土著人都穿着衣服呢?我印象中土著人不管男女都是不穿衣服的呀!”

    郭天宇也压低声音说:“估计是文明进化了吧!”然后不忘骂了一句,“你这臭瞎子,这个时候思想还这么不健康,想看女人裸体!”

    刘帅委屈地争辩道:“我只是好奇,你们可别想歪了!”

    过了好一会儿,赵敏终于对着那个土著人连连点头,表示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然后面带兴奋地转过头来告诉三个伙伴:

    “搞定了!他是这个部落的头领,但他的土著名字太长,我只记住头三个音节,近似于‘阿特姆’。运气特别好的是,他家里就开了一个简易汽车修理厂,因为凡是能这么远把车开到这附近的,基本也都需要修理保养了!”

    刘帅听了高兴地跳了起来,说道:“太棒了,我还怕只能把车子扔在沙漠里呢,那样损失就大了,关键是现在我们又可以进行后面的旅程了,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但只见赵敏微微皱了下眉头,说道:“不过天宇说得对,他们说要收我们费用,得要六百澳元!”

    郭天宇道:“只要他们把我们的油箱清洗好,再把车开回到公路,这点钱倒还不算贵。”

    赵敏苦笑道:“哪有那么好的事,这是我们四个人进入他们领地的费用,每人收一百五十澳元,修理车子的费用另算。不过交了这六百块澳元,他们的食物我们可以随便吃的。”

    郭天宇轻声惊呼道:“哇,光是进领地费就这么贵?他们的东西我哪敢吃啊!”

    他看到一个土著小孩,手上拿着一片树叶,树叶上爬着六七条活的虫子,他正抓起虫子一条一条地放进嘴里,把他恶心得差点儿吐出来。

    刘帅拍了他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大声对那个土著头领说道:“OK! No problem!”(好的,没问题!)然后给另外三位使了个眼色,表示在这个地方土著人愿意帮忙已经很不错了,千万不要再多生事端了。

    赵敏也解释说:“刚才我也问为什么这么贵,他说已经给我们优惠了,如果是白人来还要更贵,他们讨厌白人。”

    陈冠平悄声说:“估计这个部落也被白人屠杀过吧!”

    郭天宇点头道:“应该是的,很多土著人和白人都有血海深仇!”

    付了六百澳元之后,阿达姆又和赵敏一阵讨价还价。在四个人发誓只需要帮忙清洁油箱和加一桶汽油之后,阿达姆伸出了张开手指的两只手,表示送他们过去并把车再开回来修理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要收费一千澳元。这次他们四个都不敢说贵,好在刘帅澳元现金带得足够,老老实实地先交了钱。

    惊魂稍定,赵敏面有痛苦地说:“土著人身上的体味太浓了,一阵阵往我鼻孔里钻,我实在有点受不了了!”

    这时他们都看到了不少土著人在津津有味地吃生虫子,差点儿要吐出来。

    刘帅说:“哎呀我的妈呀,早知道他们吃这些东西,我还哪敢想让头领的女儿来陪啊。虫子的蛋白质很高,这么生吃身体的味道当然大了!”

    郭天宇把右手食指放在嘴前,低低地“嘘”了一声,说道:“我警告你们,虽然澳洲土著人是很温和的,但千万不要再流露出对他们的食物和身体味道讨厌的神情,我们得尊重他们的生活方式,何况我们现在还得求着他们帮忙呢!”

    赵敏不敢再看土著人生吃虫子,点点头说:“好吧,听你的!”

    因为阿特姆听起来像“奥特曼”,所以他们在背后都叫他“奥特曼”。

    赵敏悄声说:“‘奥特曼’让人去给我们弄吃的东西了,千万别给我们吃活虫子啊!”

    刘帅说:“走了一夜,吃的干粮早就消化了,我好饿啊,但是如果‘奥特曼’给我们吃虫子,我宁愿饿死也不吃!”

    郭天宇听了“扑哧”笑了起来,打趣道:“如果著名的腾龙股份公司的接班人,竟然因为不肯吃虫子而饿死在澳大利亚,那墓碑上一定会有八个字的墓志铭,叫作‘饿死事小,吃虫事大’!”

    陈冠平想了想,说道:“换了我,也是宁可失节,不愿吃虫子的!”

    这又被赵敏抓住把柄:“哈哈,绕了半天,你们男人就是想和‘奥特曼’的女儿一起‘失节’,对吧?我看‘奥特曼’四十岁的样子,女儿年龄应该和你们是般配的!”

    笑骂声中,几个土著人把食物送了上来。他们一看,发现是几盘从没见过的肉,没有那些可怕的活生生的虫子,稍稍放下心来。但由于不知道这都是些什么肉,还是不敢轻易下口。

    “奥特曼”今天收进了一千六百澳元,心情很好,特意过来陪他们吃东西。

    看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吃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用蹩脚难懂的英语一点点地让四个人明白:自己爱吃飞蛾和虫子,但知道你们肯定不敢吃,所以就没端上来。

    现在摆在地上的三盘肉,一盘是袋鼠肉,一盘是蜥蜴肉,还有一盘是鸸鹋肉。这些肉都是用火烤熟的,烤的时候还加了盐和其他调料,反正白人都敢吃,你们应该也能吃的!

    刘帅实在饿得不行,想到如果在澳洲能吃一次袋鼠肉,也算是品尝了真正的澳洲风味,于是大胆地抓起一块袋鼠肉吃了起来,边吃还边不断点头,连说:“好吃,好吃,不过味道好奇怪!”

    看刘帅的吃相,另外三个也忍不住了,纷纷抓起袋鼠肉吃。

    赵敏嘴里啃着一块袋鼠肉,皱着眉说道:“刘帅,你骗人,没你说的那么好吃,而且这个肉既不像猪肉,也不像牛肉,更不像羊肉,真说不上来是什么味道。”

    郭天宇接过话茬儿,笑道:“真是小笨蛋,这当然不像猪肉,不像牛肉,不像羊肉,因为这是袋鼠肉!”

    四个人开心地大笑。终于脱离险境,加上有东西落到肚里,他们完全松弛了下来。

    等把一盘袋鼠肉消灭完,郭天宇犹豫了一下,从那盘鸸鹋肉里抓起一块,放在嘴里细细地咬嚼起来,突然他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说道:

    “奇怪,鸸鹋肉的味道怎么这么像牛肉?好吃!”

    被他这么一说,大家也都抓起鸸鹋肉品尝,果然味道像极了牛肉,不禁啧啧称奇。

    郭天宇边吃边解释道:“鸸鹋我们在路上看到过的,就是跑得特别快有点像鸵鸟的那种大鸟,全世界只有澳洲有,是仅次于非洲鸵鸟的世界上第二大鸟类,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鸟种之一。所以吃鸸鹋肉,相当于在吃远古时代的味道,太难得了!”

    陈冠平兴致也来了,补充道:“我想起来了,澳洲人还把鸸鹋和袋鼠一起放到了国徽上,作为国家的标志,所以今天我们吃了袋鼠肉和鸸鹋肉,等于把澳洲最重要的两种动物都吃了!这六百澳元还是很值的!”

    这时,“奥特曼”帮他们把最后一个盘子里的蜥蜴的肉撕开,蜥蜴活着的时候让人恐惧,而烤出来的肉却是雪白雪白的,一丝一丝的很像鸡肉。

    先是两盘“国宝”下肚,又获得了很好的休息,三个男生的体力和精力都得到了恢复,结果没多久又风卷残云地把蜥蜴肉也吃完了。只是不管他们怎么劝赵敏,她仍然鼓不起吃蜥蜴肉的勇气。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和“奥特曼”熟悉起来,也逐步适应了他的口音,能够更顺畅地交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