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九天玄鞭
(2016-04-03 12:58更新,共4603字)
    刘云的炼器房地处寒星门的东南方向,可以说是寒星门最偏僻的地方,起初,炼器房离众弟子修炼的地方很近,不过,因为炼器时很容易误伤本门弟子,后来,门主就统一地让人把所有炼器的东西搬到东南这块荒地,炼器房也是那时候建起来的,当陈洛飞奔到炼器房时,刘云正在专心致志地修复一件武器,此时的她依然如同陈洛刚拜她为师的时候见到的那样,袒胸露乳,将袖子和裤腿高高地卷起,丝毫不在意自己是个女的,也有可能是因为炼器房平日里就她一人,加上炼器房的温度过高,所以才让她这样的,罢了罢了,或许是天性使然,云姐天生就不爱拘泥于小节,陈洛想着就没走上前去。

    当一个炼器师全神贯注的炼器之时,最怕的就是有人闯进来打断,因为一旦被打断,轻则,只是让这件兵器还没修复好,炼器师损耗了大量的灵力,重则,这件兵器有可能永远都修复不了,成了炼器师眼中的废品,同时,炼器师也有可能丧命。

    陈洛就悄悄地折回,把门关上,虽然自己在和赵然打的那场战之中,似乎有点领悟到了林叔话中的精髓,有点小小的开窍,所以才迫不及待地跑过来,但既然云姐在忙,那我就先去借点书来增长一些炼器的知识,这样想着,陈洛快步地走向了寒星门的藏书楼。

    藏书楼。

    陈洛打算从第一层找起,毕竟基础的炼器知识他也还没完全掌握,之前跟在云姐面前虽然学了点如何辨识灵石灵材,但是对于一个想成为一名出色的炼器师来说远

    远不够。

    陈洛凭借着惊人的记忆力,一目十行地浏览每一层书架放置的书本,很快,他锁定了几本书,《初级炼器师必备》、《教你如何辨识灵石灵材》、《灵阵图的刻画》

    他本想把这几本书拿下来翻阅一下,无奈,这几本书都被贴了封条,放在了一个小小的盒子里,于是,他只好选择把这几本书搬到借书处,“我想借这几本书,”陈洛对着看管藏书楼的弟子说道。

    “这三本书每本借阅的贡献点是九十,三本一共是二百七十个贡献点,并且借阅时间是半个月,你可想好了要借阅?”藏书楼的弟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嗯”陈洛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藏书楼地弟子似乎也是见惯了这种情形的,也没多说什么,直接找到陈洛的记录本,扣除了二百七个贡献点,“记得及时来还书,半个月为期限。”

    “多谢,”陈洛说完,如获至宝地把书捧回自己的住处。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三天过去了。这三天陈洛每天如饥似渴地捧着书不撒手,就连吃饭也是早起先去饭堂拿几个包子,然后就闭门不出,饿了就啃包子,每天

    如此,很快他就看完了《教你如何辨识灵石灵材》。

    “呼”合上书,陈洛打算去找云姐,请教她一些炼器中辨识灵石灵材的知识,毕竟纸上得来终觉浅,很多书上的知识要把它放入实践中才能认识的更全面更深刻。

    炼器房。

    刘云经过将近十天的努力修复九天玄鞭,还是失败了,这时的她坐在地上,双手交叉叠放在拱起的腿上,把脸深深地埋在胸前,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无助苦闷烦恼的样子,因为在外人的眼里看来,她,刘云,从来都是一个不拘小节,向来以笑脸示人,可是,她也是个女人,有自己的骄傲,有自己思想的女人,她更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她也会疼,也有她的脆弱,有她的无可奈何,只是这些从不轻易示人罢了。

    “云姐,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坐在地上?”陈洛一脚踹开了门,看见屋里灵石灵材弄得到处都是,云姐也衣衫凌乱地坐在地上,心中一惊,快步走上前,俯身温柔地问道。

    开始,陈洛也只是来碰碰运气,想看看云姐是否已经修复好兵器,得空可以指点自己一二,可是走到门口,他看到房门紧闭,还以为云姐还在修复,有点沮丧,正打算离开,忽然,房中传来小声地啜泣声,这声音幽怨细小而绵长,不仔细听,怕是听不出来的。

    听到熟悉的声音,云姐慢慢地抬起头,平日里总是嬉皮笑脸的她此刻两眼通红,腮边挂着两行清泪,发髻凌乱,眼神无光。

    “我真的是没用,就像杨柳说的,寒星门养着我就像养着废物一样,供着那么多灵石灵材给我又有什么用,连个兵器都修复不了,”刘云越说越激动,整个身体都禁不住颤栗起来,仿佛下一刻就要倒下。

    陈洛从来没有见过刘云这个样子,至少,在他认识刘云以来,他一直都认为刘云是个没心没肺的人,似乎把一切都不放在心上,看到刘云这个样子,他紧紧地握住了刘云的双手,抱住她,在她的后背轻轻地拍着,就像母亲安抚孩子入睡时一样,“没事,云姐一切有我呢”

    刘云就像是隐忍了许久的山洪,终于找到了爆发口,靠在陈洛的肩膀上大声的哭了起来,而陈洛,依旧在她的耳边轻声细语地 呢喃着,“没事了,一切都将过去,”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半个时辰过去了,刘云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不再像之前那么激动,也渐渐地止住了哭声。

    “云姐,你现在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陈洛见她稍微冷静下来,开口轻声地问道。

    “这根九天玄鞭是我们寒星门副门主杨兴的女儿杨柳所有,可是,上次,杨柳外出杀敌时被损坏了,交给我让我一定要修复好,可是这是玄级二品的武器,我自认为能力不够,没有完全的把握,所以本想推脱,可是杨柳只说半个月后来取,还说了一些难听的话,现在,我真的修复不了,果然如她所说,我真是个废物。”

    刘云说着低下了头。

    “也就是说,距离杨柳来拿九天玄鞭,我们还有五天的时间,那么我们就还有机会不是吗?”陈洛仔细地替刘云分析形势,“而且云姐,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非常厉害得,你一直都是我的榜样,至于那个叫什么杨柳的话,你也不用将它放在心上,不必理会。”陈洛接着说。

    “真的吗?”刘云半信半疑地看着陈洛。

    “肯定呀,难不成你徒弟我还会骗师父不成?再说了,在你这么英明的师父面前徒弟哪敢说假话,你说是不是”陈洛又恢复了之前在刘云面前油腔滑调的样子。

    “噗呲”一声,刘云听到陈洛的话哭笑不得,“好了好了,不许再夸我了,你刻画阵灵图比我优秀,快点帮我看看这九天玄鞭要怎么修复,我每次刻画到一半就进行不下去了。”刘云和陈洛都从地上起身,拉着陈洛走到九天玄鞭面前。

    陈洛听到云姐的话也马上恢复了严肃的模样,认真地端详着这根神器,屏气凝神,用心感受着这根神鞭的内部阵图结构。

    这根神鞭是由三个阵图组合而成的,主阵图是由聚灵阵图形成的,另外两个是小型的阵图组成,三个阵图盘根交错,果然复杂。

    不过,幸好,这根神鞭损坏的是主阵图,其他两个阵图还是完好无损的,而恰好陈洛已经牢牢地掌握了聚灵阵图,因此修复这根神器的希望又大了一层。

    “云姐,能不能让我一试,不过,我可不敢保证一定能在期限之前修复成功,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辅助我,炼器的细节,灵材的辨识你比我知道的清楚,修复之时的细节都需要你帮我。”陈洛放下神鞭,说道。

    “嗯,我相信你可以的,”听到陈洛这样讲,刘云心里又惊又喜,陈洛总是会让人意想不到,他刻画的灵阵图自己远远不及他,假以时日,等陈洛炼器的基础功打的牢固一点,炼器的修为必定在自己之上。

    两人说干就干,事事亲力亲为,就连烧火也是自己动手,这里地处偏僻,一般也不会有什么人,所以可以放心的修复灵器。

    “金玲娇三钱”

    “紫晶角一两”

    “凤尾石两钱”

    ••••••

    刘云以极快的速度叫喊着,目的是为了帮助陈洛更快地学会辨识灵石灵材。

    陈洛在高温的炼器房中有条不紊地抓着一些灵石灵材,每拿一次放入炼器炉之前都给云姐看一下,避免出错。

    就这样,在炙热的炼器房中,两人待了五天,陈洛虽然之前已经将《教你如何辨识灵石灵材》那本书看完了,但偶尔还是会犯点小错误,不过云姐都没有追究,认真地将原理讲给他听,陈洛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学到了很多炼器知识,果然,这一趟没有白来。

    九天玄鞭在第三天就已经练好了,就剩下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灵阵图的修复。

    陈洛全神贯注,将自己的心神都放在刻画灵阵图上面,对于刘云,他则是毫无保留,刘云站在一边看着他刻画的每一步,慢慢地领悟其中精髓。

    很快,到了杨柳来要鞭子的这一天。

    “刘云,我的九天神鞭你给我修复好了没有,该不会是不会修复所以就躲着不见人了吧”炼器房门口一个稚嫩的声音狂妄地叫嚣着。

    陈洛此刻只剩下最后一步的刻画了,因为这刺耳的声音差点被打断了,刘云心里也着急,但她知道,此刻不能打扰到陈洛,否则就前功尽弃了。她只能硬着头皮去顶住门,一定不能让杨柳破门而入。

    “刘云,刘云,你在哪里?给我出来,你说说寒星门养你干嘛用的,连件武器都修复不了,真是浪费了那么多好的灵石和灵材••••”外面女子声音越来越大,说的话也越来越难听,刘云在门内,听得脸色涨红,可是,她知道此刻她除了忍以外别无他法。

    门外的女子骂骂咧咧了好一会,可能是没有耐心了,就使劲的捶打门,“刘云,你给我出来,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要踹门了啊,”杨柳果真是个火爆脾气,,说完就使劲用脚踹门,刘云只能徒手去档住门,不让她进来。

    杨柳平日里就仗着自己是副门主的掌上明珠,骄纵狂妄,而且自身也在十七岁就突破了洞天境,这九天神鞭是赤铁级势力的七杀殿看重她送给她的,是玄级二品的灵器,也因此寒星门一直都把她当做重点对象来培养,希望有朝一日她能进七杀殿。从小生活在雄厚背景的家庭,再加上后天得天独厚的天资,让她养成了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一直都是我行我素。

    就在刘云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陈洛完成最后一笔的刻画,刚刚门口的声音还有杨柳的叫骂声他都听到了,只是不能出手阻止,“云姐,让她进来吧”陈洛走过去,把九天玄鞭放在刘云的手上,顺便把门栓打开了,拉着云姐站在一旁,颇有看好戏的意味。

    刘云的手一空,外面的杨柳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形,继续用脚踹门,用力太猛,“啊”摔了个狗啃泥的姿势。

    “哈哈哈哈•••••” 陈洛和刘云看到她这个样子,捧腹大笑。

    “笑什么笑,都不许笑,”杨柳趴在地上恨恨地捶了一下地板,猛地站了起来,“是你们故意设计的对不对”

    “没有啊,我们怎么敢得罪杨大小姐你,可能是你天生神力,用力太猛,门也受不住了吧”刘云忙做惶恐状。

    一身火红的武者衣服倒和她的性格蛮像的,果然是小辣椒,陈洛看着气的两颊鼓鼓的杨柳心中暗想。

    “你•••”杨柳气的说不出话来,自己刚刚也确实用了很大的力气,但心里还是把害得自己摔跤的帐算在了刘云和陈洛头上,咬牙切齿地说“废话少说,赶紧把我的九天神鞭还给我,如果你不会修复,我找人拿去找修罗殿的炼器师修复”杨柳好像完全忘了刚刚那一幕,得意洋洋地看着刘云,那眼神仿佛在说“这玄级二品的神器也是你能修复的?”

    “喏,给你,我师父已经帮你修复好了。”陈洛把九天神鞭扔给杨柳,似乎毫不在意。

    “你说什么?”杨柳太诧异了,两只眼睛瞪得铜铃一般大,小嘴还不停的喃喃道:“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肯定是他们在骗我,是的,他们在骗我。”还在不断地安慰自己。

    “没什么不可能,实话告诉你,就你这破鞭子,我师父只是动了那么一小小下的手,其实大部分都是我这个徒弟在做的,你想想,她的徒弟都这么厉害,她又怎么可能会弱呢?”陈洛这是还不忘“雪中送炭”,调侃地说道。

    杨柳还是不相信,她要试试这九天玄鞭的威力是否真的恢复如初,“九天星辰,”她大喝一声,往神鞭里注入了一丝灵力,只见这根鞭子忽然像活了一样,一只凤凰从鞭身上飞出,尖锐的声音昭示着它的到来,杨柳轻轻一甩就把庭院中的一颗大树粉碎,“果然是神鞭”陈洛暗道。

    杨柳挥鞭几乎将神鞭的所有招式甩了一遍,确认无疑才收手,不然还有更多的树要遭殃。

    “既然你说已经修好了那就修好了,哼”杨柳依旧不服气,扭头就走。

    “陈洛,这次又是你帮了我,谢谢你。“等杨柳气冲冲地离开后,刘云感激的看着陈洛说。

    “云姐,这是应该的。”陈洛笑着说,“从今天起,师傅你可要教我炼器的知识哦。”

    “ 当然可以”刘云脸色酡红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