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贵人
(2014-12-22 09:41更新,共3039字)
    艾雅眸光微收,肩膀耸动,似乎带了几分抽泣:“镇国侯爷,是非公道自在人心,世子爷的所作所为,到底怎样,还请您评出个是非来!”

    说完,她又昂起头,声音更加悲伤:“若这丫鬟是我艾家的家生子,我便落个管教不当的名头,艾雅也是认了,而这丫鬟,却是刚刚买来,我回家问才知道,她是罪官之女,被发卖到牙行的,温侯爷,据说这丫鬟的父亲曾经是您的属下,若是想要搭救故人之女,直接和父亲说就是了,为什么要用这种方法……”

    艾夫人的脸色刷地惨白,犯法了的罪官之女,按理说,一般的大户人家是没兴趣买来做丫鬟的,只是她最近忙于艾子衿进宫的事情,分不出余力来对付艾雅,才特意挑选了一个心术不正的丫鬟,想要放在艾雅的屋里教唆她学坏,可没想到,这丫鬟的家底竟然牵涉上了镇国侯……

    寒秋油嘴滑舌的,很是会哄人,又画的一手好花样子,艾子衿很喜欢这丫鬟,才会把那金盏花的花样交给她画,没想到,今日竟然引火上身。

    艾夫人已经感到,艾相国的目光冷冷在她身上打了好几个转了!

    最近六姨娘那小蹄子得了艾相国的青眼,艾相国已经好几天冷落她了,要是艾雅再继续搬弄是非下去,保不好,自己也要被牵扯进去!

    艾夫人心里后悔,眼光恨不得在艾雅背后盯出来一个洞来,直到现在,她才意识到,这个庶女,已经不知不觉的从原来愚蠢的兔子,变成了一只张牙舞爪的狼,幸好她是后院的主母,对庶女们的婚事,还是有能力做主的,现在她出面,推了这门亲事便是,可不能再让艾雅胡言乱语下去!

    打定了主意,艾夫人昂首挺胸的走上前,故作慈爱的按了按艾雅的肩膀,对镇国侯温平之和温夫人道:“两位已经看见了,我家这个女儿,可不是受人欺辱的主,世子爷前途无量,我门艾家高攀不上,这门亲事,就这样算了吧!”

    温平之心里不忿,但如今骑虎难下,他冷哼一声,对温夫人和温少嘉道:“我们走!”

    “今天倒是来的巧,看到了一出好戏……”

    就在温平之说完这句话之后,路边却忽然传来了一句戏谑的话语,这句话声音并不大,但是却清楚的传到了艾家和温家众人的耳中,温平之脸色变的凝重起来,这样能用内力把声音凝聚成一线的高手,在这京城里,并不少见,但是能同时抵达这么多人耳边,却是少见了!

    艾相国也听见了这个声音,和常年在外戍边的镇国侯不同,艾相国对京中贵人门出行的车驾更加清楚,他望了一眼街边的车驾,脸色便已经变了,立刻伏下身来,拘手一拜:“臣下参见……”

    “艾相国倒是好眼力。”

    一边笑,那人一边打断艾相国的话,施施然从百姓外围一辆看似普通的车驾跳下来,与此同时,有身着平常服饰的侍从开始驱赶百姓,不一会,本来热热闹闹的相国府邸外面又重新变的冷清威严起来。

    一看艾相国行礼,艾家众人纷纷跪倒,艾雅没有功名品级,也只得立刻行礼,她低低抬眸看着那人,白玉钩带,一身华炮,却是拿大尘最华贵的玉锦织成,这锦一匹一百金,只有宫里的天潢贵胄才用的起。

    那人的声音,也是优雅动人的:“艾相客气了,各位请起吧。”

    听见这句话,艾雅才敢起身,她扫过那人的面容,俊美无俦,眉飞入鬓,本来极其出色的容貌,配上那一身简单却华贵的衣饰,更是相得益彰,而这人本身的气质更如阳春白雪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四皇子,”艾相国又唤了一声,拱手赔笑道,“家丑不可外扬,老臣却让殿下见到这一幕……”  

    四皇子笑道:“艾相国客气了,令爱和镇国侯世子都是年轻气盛,年轻人之间难免有口角,倒是让艾相国和侯爷两位长辈,跟着置气。”

    大尘的国姓是慕,四皇子,按照艾雅在前世的记忆,四皇子的名字叫做慕沐,前世在京中便有礼贤下士,如沐春风的好名声。

    当今大尘皇帝的几个皇子是各位妃嫔所出,并没有嫡子,而前世争抢皇位最有力的几位竞争者,便有四皇子慕沐!

    “咳咳,”慕沐轻声咳嗽了几声,“大哥,艾相国已经认出我了,你就不要再隐匿形迹了。”

    这话一出,几个人都惊住了,只见那车上又下来一个人,面容冷峻,衣着平常,但气质比起慕沐,更为凌厉和尊贵!

    那样一双冰冷的眸子一扫,在场的人几乎都是冰寒彻骨,这个人的容貌俊美不下于慕沐,但是和慕沐的对比却太为强烈,和慕沐如沐春风的气场不同,慕商身上似乎自带一种冷厉睥睨的气势,让人一见就忍不住要臣服。

    大皇子慕商!

    这两个人一出现,温平之和艾相国也不好意思再剑拔弩张,温平之只得硬着头皮,暗中吩咐下人把聘礼抬回去,一场提亲的闹剧,也就不了了之。

    自从那两个人出现之后,艾雅一直维持着低眉顺目的模样,只是她却感到,总有两道目光在她身上挥之不去,一道是充满兴趣的探究,一道却是冰冰冷冷,像是要把她在寒水泡上一个来回。

    艾相国一行人把慕沐和慕商迎回了艾府的中堂,等迎了两位皇子坐下,慕沐才清了清嗓子,道:“父皇派我和大哥来,是来为各位有资格参加赏花宴的小姐反们分发请帖的。”

    大尘这一代的皇帝慕云岫是出了名的爱好饮宴,每逢宫中饮宴之日,慕云岫都要别出心裁,而为了表示对亲近大臣们的重视,每年的赏花宴,他都会派亲近的皇子来送上请帖。

    慕沐将请帖递给艾相国,艾相国双膝微屈,恭恭敬敬的接了请帖,对慕沐道:“谢过大皇子、四皇子了。”

    慕商只是坐在座位上,冰冷的点了点头,而慕沐却是春风一笑:“艾相国客气了,哦,还有件事,差一点忘记了。”

    只见慕沐懊恼般的敲了敲自己的头,随后对艾夫人道:“这次赏花宴,和以往形式有所区别,以前小姐们的书画闺作,都是在宴席上展示,这次母后说了,小姐们才艺多种多样,若是只拘于一项展示,也是件憾事,所以先让我和大哥来,取了小姐们的书画作品,送进宫中,等宴席上的时候一起展示,书画展示的环节,就换成歌舞吧。”

    以往的赏花宴,都是这些大家小姐们发挥自己最擅长的才艺,会念诗的念诗,会跳舞的跳舞,毕竟,人各有所长,而今天看来,这样详细的要求各位小姐展示才艺,便是要给各位皇子选妃了!

    艾夫人想到这里,越想越兴奋,几位皇子至今还没有立过正妃,若是艾子衿能够得了一两个皇子的青眼,可就能够一步登天了……

    她清了清嗓子,按捺下心中的喜悦,故作矜持的道:“请大小姐过来,再带上她的那幅画。”

    下人得了艾夫人的话,一溜烟去通知艾子衿了,慕沐和慕商笑眯眯的坐在屋子里等着,似乎是过了好一会,慕沐才看到站在一旁的艾雅一般,笑眯眯的冲艾雅点了点头,对艾相国道:“这位是……艾相第几个女儿?”

    艾雅一直低头做鹌鹑状,她对这几个皇子不感任何兴趣,慕沐一直忽略她,对她来说,却是件高兴的事情。

    慕沐喜欢的,便是大家闺秀模样的女子,安分贤淑谨守本分,素来不喜凌厉泼辣的女子,刚才看到艾雅咄咄逼人的样子便是不喜,因此一进艾府,便有意把艾雅晾在一边,想要打压打压她的傲气,万万没想到,在艾雅心中,恨不得这些皇室中人,永远注意不到自己才好!

    艾相国笑了笑:“小女艾雅,按排行,在家里排行第三,小女年幼莽撞,让两位殿下见笑了。”

    慕沐轻轻一笑,听得艾相国只有两个嫡女,一个艾青青很早之前就寄养出去了,另一个如若珍宝的, 便是艾家的大女儿艾子衿,这样看来,这个艾雅,便是庶女了!

    一个小小的卑贱庶女,也有这样大的口气……想到刚刚艾雅站在门口冷冽凌厉的样子,慕沐更是厌恶的皱了皱眉头,本能的,便对这样的女子不喜,彻底把艾雅从他记忆里清除出去了。

    他轻声笑了笑,就在这时,艾子衿带着几个丫鬟,袅袅婷婷的走了进来。

    艾家的几个女儿都是容色出众的,艾雅年纪还小,尚未长成,便有了冰肌玉骨的迹象,刚刚及笄的艾子衿更是丽色无双,一身粉白衣裙的映衬下,人面桃花莫过于此,看的慕沐眼前一亮。

    “臣女参见大皇子、四皇子。”

    艾子衿含羞带怯的向慕沐和慕商行了礼,慕沐温和一笑,示意她起身,就连刚刚一直冷着脸的慕商,看到艾子衿,也是容色稍缓,对她点了点头。